第438章: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坏/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是不想救出谢安娜,而是对手六哥,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计划一下,不然的话,得不偿失。我们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东子急的说话语速非常快,可是看样子,萧钰麟并没有听他说。

“我感觉,所有的错误,都是我造成的。如果不是我,肯定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萧钰麟觉得自己对于谢安娜的歉意更多了一层。

只是,世事难料,有的时候,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以为一切都是按照既定的剧本来演戏的。

不论谁,只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会抓狂,当然,萧钰麟也不例外,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对,都是你的错,谁让你把她一个人扔在大街上的。我们现在首先知道的是,为什么谢安娜被绑架了,为什么她被拍卖了,世界上那么多的漂亮姑娘都没有被拍卖,被绑架,唯独有她,这其中有什么原因?你知道吗?”东子一开始有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如今一分析起来,更觉得这件事情的诡异与不正常。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萧钰麟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同寻常,因为就谢安娜而言,她既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惦记的家产业没有丰厚的产业,是谁要绑架她呢?

难道仅仅因为姿色吗?虽然说这个丫头的姿色尚可,但是别人更厉害啊,比她还要漂亮的多的是呀。

“那你既然这么说,就是已经知道了原因吧?”萧钰麟现在的智商低确实有需要再提高一下,这样似乎才能够与他的身份相符合。

就连东子都觉得萧钰麟在遇到谢安娜出事儿的时候,智商完全被一个路人碾压了,这还是哪个风流倜傥的总裁么?还是那个被人称呼为“多情少爷”的萧钰麟吗?

“是的。她是被她表哥赌输了,卖到这里来的。”东子说这些话的时候,顿了顿,才复又说道,“其实这个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既然你是被用来还赌资的,那就没有资格再被别人说三到四,其实,这正说明,我们不能去贸然管。因为。她是作为赌资存在的。”

东子有些躲闪的眼神,还是被萧钰麟看在了眼里,萧钰麟不知道东子今天是怎么了?照说东子不是这样的人啊。

“东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萧钰麟几乎快要发火了,他今天总感觉东子哪里不对劲儿,虽然东子说着这样的话语,让他感到不舒服,可是并没有把东子怎么样,因为东子说的总也有几分真实的意思。

但是,这会儿看来,好想并不是这样的。

“萧钰麟,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谢安娜已经被你害惨了。”东子的眼中似乎都有泪水迸发出来了。

这转折也太大了吧,这一下到让萧钰麟蒙了。

“东子,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萧钰麟有些茫然,东子的态度转变的太快,以至于他根本就适应不过来。

以前的时候,都是他的思想转变的太快而让东子跟不上他的脚步。

可是,今天,确实因为东子的态度,而让萧钰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真的决定救出她?然后会对她好一辈子吗?”东子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认真的样子。

“东子,你不要这样认真好不好?无论如何,我现在想要把她救出来。无论如何,她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我却负责的。”萧钰麟的话,像是在说给东子,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可是。他却又总是无意识的在重复,似乎只重复才能表达自己的决心一样。

萧钰麟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话唠了,他本身可不是这样的人。

“哼,无论怎样,这个女人,我一定会救出来。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萧钰麟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完就走了出去。并没有再接着和东子多说什么。

等到萧钰麟走后,东子感叹一声,谢安娜,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东子在萧钰麟走后,出了一身汗,他很害怕萧钰麟又像以前那样。对于她的话,似听非听得。

但是,今天,他似乎是听懂了,似乎是知道了他东子不过是在担心萧钰麟对谢安娜不好。

在幽暗的地下室里,谢安娜和六哥正在紧张地搏斗着那可怜的心理战术。

六哥想让她彻底的变成了的奴,或者说。尽量的吧谢安娜想自己的喜欢的那个女孩的形象来打造,他希望谢安娜能够模仿甚至是效仿那个女孩。然而,谢安娜这般刚强的性格,又哪里肯委屈呢?

可是,现在的处境,不得不委曲求全,即便是再刚强。她也还是要为生活而努力活着,何况,现在,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亲人,还有朋友,还有那个人……

一想到萧钰麟,谢安娜不禁开始自嘲了,自己这样想念着他,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干嘛?

呵呵,京城第一少,这个名字可不是白叫的,他说不定现在正在花天酒地呢。

“怎么?又想那个小子了?”六哥见到的女人那么多,然知道什么样子的女人该怎么来哄。看到谢安娜的情形,似乎也已经明白了八九分,但凡看到女人如此光景,大多是爱上了一个男人,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这版痴情的望着眼前的东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呢?

阅女无数如他,又怎能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呢?

谢安娜惊讶的看着六哥,都说这个男人如此薄情,可是他倒是真真的懂得女人心,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那这个男人才真正的是一个潜入海底的海洋生物呢。

就连这海底针在想什么,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还有什么是六哥所部知道的呢?

六哥抬手,轻轻地将谢安娜的头发,向两边拨弄了一下,那动作相当的轻柔。就像是在抚弄一件稀世珍品一样,倒也多出了几分珍惜的味道来。

纵然如此,却是让谢安娜感到相当的不安,这不安来自内心深处的一种恐惧,那种恐惧就像是一种蛰伏了很久的小蛇一样,随时准备出洞。

“谢谢。”谢安娜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却还结结巴巴的,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女孩被男朋友吻过之后的那种羞怯感觉。

同时,谢安娜的脸上还红了一块,又一块,像极了刚刚初恋的小女生。

这情形,让六哥忍不住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温柔又展现了出来。他浅浅的笑着,笑容里隐藏了那一抹悲哀。只是,这悲哀,也是欢喜的悲哀。是一种失而复得的悲哀。

“小橘子,你好美。”六哥的声音骤然变的这样温柔,到是让人感到一阵茫然,尤其是让谢安娜觉得有毛骨悚然,因为一个人一旦改变了他以往的习惯。还是在一天之内数次的改变,这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什么?”谢安娜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不少,他竟然喊她小橘子,这又是闹哪出呢?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名字呢?

“你以后就叫小橘子,我不管你以前名字叫做什么,但是现在。你是我的人,就得按照我说的去做。”六哥又恢复了以往的霸道和不讲理,其实这种狠厉的声音和果断的态度更是让他又回到了当初的那种状态。

“好,小橘子知道了。”谢安娜无奈的看了六哥一眼,这个男人性格如此不定,以后可得小心点,因为没准哪天他会因为心情不好而念奴与她。那就不知道结果几何了。

“这就对了。”六哥满意的看着谢安娜的转变,满意的看着谢安娜那张和她几乎一样的脸。

“真像,太像了。”六哥看着谢安娜自顾自的说道,根本就没有注意谢安娜也是一个大活人。不过,然并卵,因为就算他知道又怎样,他依旧还是会喜欢自说自话。

“您这儿设计真漂亮。”谢安娜觉得自己总得表现一下自己喜欢这里。才能够免得一场灾难啊。

最重要的是,谢安娜知道,如果自己执意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那么结果无疑就会让自己多受罪。

可是,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哄她开心,然后想方设法的逃出去。他还能有别的办法吗?很显然,是没有,也想不到其他的什么办法。

“是么?这里的设计,可是专门为她而准备的。你自己最好小心点,这里的所有东西,你不要乱动。如果你动了,最好先向我说清楚,否则的话,如果是你自己私自乱动而引发的后果,我可不敢保证你还能够活着出去。”六哥这一警告,竟然连生死都放在其中了看见这里的设计应该还有机关什么的。

不然的话,六哥何需这样紧张呢。

“我知道了,先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去动这里面的任何东西的。”谢安娜漠然的说道。

“知道就好。”六哥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谢安娜,然后继续让她再继续看这个地下室内的其他陈设。

“嗯。”谢安娜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他,一路一路的看下去,有酒柜,有卧室,有客厅。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文化沙龙现场。

谢安娜亦步亦趋的跟着六哥,生怕离开了六哥,自己根本就出不去了。这里面太大了,也太绕了,因此谢安娜根本就没有找到过出口,现在,也不过是在努力得让自己记住来时的路。

“先生,您……”谢安娜看到刚才那个先生明明已经定好了时间,又要赶在这个时间调时间。太过分吧。

谢安娜感觉追着对方跑,实在是太难了,索性就自己找到了一把椅子,放在那儿喝茶,别的小朋友整整做了一个动作的的全套,真是聊不通啊。

“这个地下室,现在你知道有椅子。我自己却还不知道,但是你自己今晚要住在这儿的。”六哥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竟然会答应的这样快,就像当初的她一样,从来当时不按套路出牌,常常杀他个措手不及。

今天,这个女孩又是这样。当真是轮回啊,喜欢的人总会来到你身边。

“知道。谢谢。”谢安娜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心里在意的要命。

她其实蛮担心这里面有什么猫腻的,本来被表哥卖掉就算是不够顺畅了。可是,还是有很多人都在的情况下。

“见过,却从来都没人给你写日期,所以有的时候也根本就记不住是什么东西,回头一到家起来了。”谢安娜自以为是的解释到。也不管这种方法是否可行。

天边的太阳早就隐匿在了月亮的身后,六哥这才起床了,他说不怕,美好的一天从晚上开始。

当人们在最紧张的时刻,或者说总危险的时刻,总是会向往之前生活中最安定的时刻。

可是,对于萧钰麟来说。倒好像不是这样,他此刻脑海里闪现出来的确是那年那月,在海边的画面,那个女孩的身影,一直在他的心尖说晃啊晃,就像是秋天的落叶一般,唯美却又不实际。

谢安娜在六哥的地下室内一边深深恐惧着六哥的行为,一边又为这里的设计感到惊讶。

她四处的敲敲打打,她知道,如果在六哥的眼皮子底下若是能够找到出口,那将不会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如果她擅自动了这个地下室的任何东西,而致使自己和他都陷入困境的话,那可就完了。

“第六块转,很异常。”谢安娜腹诽道。

当然,她是不敢说出来的。但是不论怎样,在她发现第六块砖异常之后,就留了个心眼,这个地方,并不是和萧钰麟在一起,不是自己虽然懵懂,只要任性就可以了。

淡青色的天空,透过这边唯一的天窗,微微的照进来,显然已经是晚上了。

谢安娜不知道到底是跟着六哥走了多久,才终于走到了一处休息的地方。

总之,走的大约得一个多小时,不然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