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想起来那年海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这里到底有多大呢?”不管怎样,谢安娜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对于走路这件事情还是有着一种恐惧的心理的。而且,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大的居室,而且还是地下室,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只不过,这种情形下,她也没办法去选择。

她只有跟着六哥不断的往前走。

“丫头,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对你无缘无故的好。”听到对面男人的这句话,谢安娜有些纳闷,这个男人把自己买来。到底是为什么?若说是因为美色,他大可不必费这么大的周折,因为这世上漂亮姑娘太多了,他根本犯不上花这么多钱来把她买回来。

“好,我知道了。”谢安娜此刻表现的非常乖巧,就像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让人忍不住有些心疼。

六哥的心间一顿,这像极了她当初的模样,娇俏的笑容,淡淡的挂在嘴边,不张扬,不含蓄,却有一种独特的内敛的美。

“丫头,你和她真的好像。”六哥的唇角,渐渐的淡出了一层温柔,这温柔瞬间就想要融化了谢安娜的心,她温和的看着六哥,浅浅的笑。

这样子,就像是两个正在热恋中的人们,对于眼前的一切都不在乎了。

“什么?”谢安娜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他喜欢自己,或者说他对自己这样温柔,而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对待女孩残忍。原来不过是自己代替了另外一名女子罢了,不然那的话,他哪里会对自己这样好呢?

这样想着,谢安娜渐渐的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仗着替身这道护身符,才躲过了这么一个劫。不然,早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被他给祸害了呢。

谢安娜苦笑一声,自己的生命安全还得靠另外一个女人跟他之间的情分,还得顶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义,才让自己免于劫难,想想倒也蛮悲哀的。

可是。不管怎样,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六哥在往前走。

走到一处阴暗处,谢安娜心下狐疑,难道这里又是一个密室吗?因为走在这里面,他们经历了无数的岔口,谢安娜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大,也不知道这里面到藏着多少密室。

“啊!”走到黑暗处,谢安娜直觉得自己的胳膊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一样,生生的往外拉。

她的力气根本就不足以和对方抗衡,所以就这样被拉了过去。

漆黑的空间里,根本就看不到对方是什么,当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会怎样对她。潜意识里,谢安娜感觉可能是对方的人,因为这里应该只有他才能进来。

“丫头?”六哥似乎也感觉到了异常,心间竟然泛滥起来种种温情,这一瞬间的相处,似乎要抵得上之前的百八十个女人,他们,都不如她在这一瞬间带给自己的那种感觉真实。

当他回头的时候,发现早就不见了谢安娜的踪影,连一个毛发都看不到,更别说找到她这个人了。

“哼,总算是行动了。”六哥的眼中一脸的不屑。

这个女人,什么来路,他早就摸的一清二楚,现在。不过是想要用谢安娜引出萧钰麟身后的势力。

男人的紫色眼眸里,骤然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他轻轻抬手,想要将刚才的东西都恢复原位,可是,手停在半空,却顿住了。原来,他的特殊功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失去了。

现在。他也只是苦笑一声,最近的变故,都不是他所想要的,只不过是因为那一场灾难,才造成了现在的他。

他本来可以获得叶景琰所获得的一切,不过是造化弄人,而致使他错过了一切。还让他经历了这些本来不该经历磨难。

难道,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是老爷子承认的孩子吗?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是私生子吗?

一想到私生子三个字,六哥拳头一子砸在了旁边的门框上,将手砸的生疼。

他现在的愤怒,都藏着对叶家的恨,以及对萧家的不屑。

他知道。如果想要把萧钰麟引出来,没有比谢安娜更好的诱饵了。

而谢安娜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心里对于六哥的惧怕更加浓烈了。

“安娜,别说话。”就在谢安娜对这一切感到好奇,并且想要用尽全力来套逃跑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这到是让谢安娜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谁?竟然会认识她。

“你是谁?”谢安娜心下不安,还是想要再确认一下,这到底是谁,竟然会找到这里来。

能够进入这里的,显然不是一般人。

“你到底是谁?”谢安娜听对方的声音并不熟悉,所以并不能辨认对方的身份。她现在已经处于这种环境了,再坏又能够坏到哪里去呢。

“谢安娜,你不认识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是来救你出去的。”对方的声音,斩钉截铁,似乎早就酝酿着非常非常深刻的一种坚定。

只是,谢安娜现在谁都不相信,如果说到一个未知的环境被一个未知的人控制,还不如眼前这个人呢。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谢安娜对于他的话并不感到有什么可信之处。

“因为东子,因为萧总。”男人似乎对于谢安娜早就失去了耐心,根本就不想再多做解释,他的眼睛里明显的有了不耐烦,本来说好的只是把人给救出来,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问题。

对方一开始让救人的时候,可没有说这么多啊,也没有告诉他这个女人有这么多的问题。

解答这些问题不相干的问题,在业界还是头一次遇到,这对于三三来说,还是头一次遇到。

“我只回答一次,你到底走不走?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三三对于谢安娜已经完全没有了耐心。

天知道他有多么想一走了之。可是,为了谢安娜,萧钰麟可是花了大价钱的。所以,就算对方是一头猪,三三也不能说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和谢安娜聊天,使劲浑身解数让谢安娜高兴。

“好”。谢安娜看得出来,对方有些不耐烦了。所以也就识趣的不再问一些不相干的问题了。

谢安娜随着三三一路走来,经历了许多的路口,可最后,仍旧还是站在了原点,这些可都是之前他们所走过的路啊。

“这里好熟悉,感觉像是什么时候来过一样啊。”谢安娜眉头紧紧的皱起,这地方好生熟悉。却又觉得不可思议。

三三全程都是黑着脸,其实,这哪里是熟悉的问题,而是这里分明就是他们之前所走过的地方,只不过,谢安娜总认为是过了而已。

其实,他们不过是一直在这个大圈圈里面转圈而已。兜兜转转,多少时间,最后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还没有走出去,这里还是原来的位置。”三三看着苦闷的谢安娜,想了想还是把实话告诉了她,不然的话,她可能还一直以为自己走出了很远呢。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很累,明明感觉走了很远”。对于谢安娜来说,自己已经走了很远的路,又怎么可能一直还在原地转呢。

这边他们两个人一直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断的轮回。而在不远处等待的萧钰麟更是一手拿着一包纸,不断的擦汗。

“东子,你觉得他能行吗?”萧钰麟拿着纸张。擦着汗,突然,擦汗的手停在半空中,问到了这个问题。

东子点点头,“没有问题啊,他一定能行”。

听到东子的话,萧钰麟这才重新把纸放回了远处。

他的脑海里想起谢安娜时的身影。经常和脑海中那个救了自己的女孩重叠,似乎冥冥之中。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他现在很想知道,谢安娜的身份信息,然后看一下她和那个女孩之间的联系。

可在这一堵墙之后,三三和谢安娜却是疲惫的困在了那堵墙之后。

“咋办?”谢安娜虽然不害怕,却也还是有着几分目中无人的那种中二的状态。她现在有点郁闷,好不容易有人来接她。要带她出去,可是现在竟然被困在了这里。

“咋办?你别烦我好不好,让我好好想想办法,真不知道,萧钰麟那家伙怎么想的,竟然会为了救你这样一个智商低下的家伙,花那么多的钱。”三三对于谢安娜很是不屑。

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死死的盯着谢安娜,生怕她有点什么闪失,对萧钰麟根本就没有办法交代。

虽然他有点讨厌谢安娜,可还是不断的看她。

“我是不是很笨?”谢安娜有些抱歉的看着三三,似乎说了这句话之后,大家的心情都很好。

“是啊,你还好有自知之明。”三三不屑的看着谢安娜、。

谢安娜也不甘示弱,所以,她根本就开始不听三三再说其他的。

可是,三三似乎有许多的话想要跟谢安娜说,但谢安娜不停的在往前走。她认为,只要一直走,总能够走到目的地。

“谢安娜,你去哪儿”?三三焦急的问答,对于谢安娜的行为,他还是在意的。毕竟,他经验丰富,只是这是进入了人家布的局,而谢安娜可就不一定知道了呢。

估计谢安娜这会儿还蒙在鼓里呢。

“我只是想再试一下,看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谢安娜非常的自信。以至于根本就没有看到三三那一张生无可恋的脸以及他无奈的表情,只是自顾了自的往前走。

“别走了,这里是一个死角,而且,我们已经困在这里了。”三三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傻呢?自己话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她还是要胡乱的跑。难道就不知道这里又多么的危险吗?

谢安娜看着三三,死角?什么意思。

“听不懂,是吧?我们已经被困在了人家布置的阵法里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连三三脑子里也还是一团浆糊。

这种阵法,他也只是以前的时候听说过,哪里又能够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可是,这难道就是之前失传许久的阵法吗?这些阵法都是在历史的长河里慢慢的消失了。本来三三还想着见识一下的,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见识啊。

对于阵法呢,三三之前也曾今了解过一些,但是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今儿个算是开了眼界,但开眼界的同时也罢自己给困在了里面。

“阵法?我或许可以试试看哦。”谢安娜一听三三提到了阵法。就自动开启了大脑的疯狂模式,对于阵法,她以前也有过研究。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可是谢安娜对于那些阵法的应用和布局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

谢安娜有些不安的看着三三,阵法?现在的社会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阵法呢?

这些东西,不应该是很早之前甚至是上个世纪,上个年代。都不够久远。应该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东西吗?

“阵法?你确定?”谢安娜温和的声音就像是一缕风一般吹着三三,三三有些晕,可是依旧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我怀疑咱们被人布阵了。”三三一边说,一边想着如何寻找到这个阵法的阵眼。其实,这个时候,只有找到阵眼,才能从阵法当中走出来,而不是如此落寞的等待。

可是,在地下室内,六哥却是冷笑一声。

“哼,还想走出我设计的阵法,简直是太小看我了。”六哥的手里,呼啦一下子,攥碎了银灰色的杯子,杯子的玻璃茬子刺到了他的手,鲜血顺着手指的缝隙,一点点的往外流,这女人是有多么的怕他,才要冒的险呢?

六哥微微的闭着双眼,对他来说,这一次或许才是最大的赌注。

他纵横赌场多年,从来没有输过,不知道这一次的结果会怎样?对于和叶家的这场豪赌,他还拿捏不准,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但是,就现在来说,他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开始,那么他是必要将这一场比试做到极致,才不枉费自己这一场心力的付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