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奇妙的阵法/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说。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宿命,有些事情真的就是天注定的。

比如,谢安娜的到来,比如,这一次用谢安娜做突破口,对于六哥来说,这都是一场宿命。

和叶家的那一场较量,也许,就是从现在开始的。

“六哥,不然,就把道路锁了?”看到六哥很难过的样子,跟在他身边的小虎子一咬牙。狠狠的说道。

能够让六哥伤心的人还没有出现呢?他怎么能够允许一个小丫头来伤害他呢?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丫头竟然让六哥这样的难过,太不合常理,也不是小虎子所想要见到的。

所以,他对于六哥的表现,更多要迁怒于谢安娜的。

只是,谢安娜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人家嘴边上的肉,此刻要怎样都是完全要看别人的心情。

三三呢,也不过是在道上混的比较开而已,和六哥这样的人比起来还是要差一个段位的。

萧钰麟更是只存在于商界,对于这些所谓阵法更是不了解。

“不用。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出去。”六哥冲着小胡子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正是因为这样,小虎子却是心下一横,要不然自己就去直接封锁了他们的道路算了,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受到别人情绪的影响。

“小虎子,你去什么?”看到小虎子有些气呼呼的往前走,六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喊住了小虎子。

“没什么,老大,我只是去上个厕所。”小虎子自然知道六哥是想要说什么,可是他又怎么会承认自己的确是想要断了他们的路呢?

老大教会了他阵法之后,说让他不要用这个东西来害人,但是没有说不要用这个东西来阻挡坏人啊。

在小虎子的眼睛里,只要是惹老大不高兴的人,统统都是坏人,但是如果让老大高兴的人,就是好人。

他这个逻辑只是自己的逻辑,可是,有的时候,小虎子就是这样任性的一个人。自从开始跟着老大,他就一直是这样。

“好,小虎子,不要乱来。”看着小虎子的表情。六哥就感觉不对劲儿,说不定想要干什么呢。

小虎子根本就不顾六哥的劝说,自己早就一路奔到了阵眼的地方,想要去做些手脚,这些年来,他们很少在这个阵眼上做什么手脚,而且六哥也从来都不认他参加这些。

他心里清楚,不过是怕他乱来,也怕他把自己给困在了这个阵法里。

以前的时候,他也曾经干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最后,也还是六哥想办法把他给救出来,有过好几次,都是这样。

当然,六哥的担心也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切实存在的。

小虎子,走到阵眼的位置,用手轻轻一推,随手拿了几个石子,抛到了阵眼的位置,然后用手随手一推,又将一些植物置换了位置。

这一下,就相当于动用了两个阵法。

估计一般的人是走不出去的,除非是像六哥那样的人。

做完这一切小虎子得意的看了看困在阵法里的三三和谢安娜,心想,让你们去解阵法吧。

估计,再给这俩人十天的时间,也走不出来。哼。谁让这个丫头惹老大生气呢?哼,活该。

小虎子对于谢安娜的意见老大了,可是也还是微微的看了她一眼,径直走掉了。

小虎子可以看得见他们,但是他们根本就看不见小虎子,因为这阵法早就掩盖了他们的视线。

“三三?你是叫三三吗?”谢安娜有些试探的说道,虽然听他刚才偶然提起自己叫三三。可还是有些不确定,对方到底该怎么称呼。

“是。”三三心情很烦躁,他很希望谢安娜能够安静一点,根本就不是像现在这样聒噪的厉害。

现在三三根本就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阵眼究竟是在哪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头绪,他有些急躁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办法是可以很快就克服的。他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似乎都是拿命换来的。

本来以为这次可以发一笔,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遇到的问题更加的棘手,相比以前,更加的不好办了。

这些。都让三三有些不愿意再搭理谢安娜。可是,谢安娜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说话。

“那你以前有没有玩过关于阵法的呢?”谢安娜不知道该怎么问问题,可是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她自己觉得已经表达的够清楚的了。

“以前?什么时候?当然了。”三三有些心不在焉,可是听到谢安娜提起阵法,竟然也有了几丝神往,毕竟阵法这个东西是很玄妙的。也是他曾经最喜欢的一样东西。

可是,今天,貌似是遇到了高手,他并不能够轻易地将这个阵法解开。

“我试一试。”在观察了好几圈之后,三三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一股气息朝着自己吹过来。他的直觉以及以往的经验,都告诉他,这里估计就是阵眼了。

“我可以为你做什么?”谢安娜看着三三一个人在忙活,觉得自己如果不帮忙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三三看了谢安娜一眼,“不需要,我自己能搞定。”

谢安娜乖乖地的站在一边,看他来打开阵法。对于这一切,谢安娜也是好奇的。

这边他们两个在努力的想要打开阵眼,然后再出去,二萧钰麟和东子呢,两个人却是急的满头大汗,不知道该怎么办?

照说,这个时间段儿谢安娜和三三早就应该从地下室里出来,这些地图上都有显示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是,到现在为止,别说是他们到达目的地了。就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晃见,这太不符合常理了,根本就不是正常时间该发生的事情。

所以,东子这个时候擦着汗水,轻轻地走到萧钰麟的身边,想要安慰他几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轻声说道,“我们再等等吧。他们或许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萧钰麟并没有说话,他直接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对于三三的实力,他不是担心,而是感觉对方很强大,这种感觉。是一种心理上的直觉。

三三也知道,自己这钱可不是白拿的,既然被萧钰麟花了重金雇佣而来,就是要让他来解决事情,他不能就这样砸了自己的招牌,他还需要进一步让自己在这个社会上存活呢。又怎么能够这样轻易的放弃呢?

“就是这里。”在第三次三三拿着石头砸在了对面的树木上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改变了。

谢安娜眼见着刚才的那些树木都挪开了地方。都已经改变了方向,甚至逆生长,因为这些树木竟然都换成了郁郁葱葱的果木,和刚才的灌木丛根本就是两回事儿。

“原来,真的有阵法?这太神奇了。”谢安娜惊讶于三三的厉害,更觉得自己的无知。

三三的唇角微微一弯,弯出了一种优美的弧度。却没有了男人特有的刚强。

“谢谢你。”谢安娜由衷地对三三说道。

三三却害羞的笑笑,“这是我应该的。”

“啊?怎么又变了?”谢安娜看着三三,刚想说,那我们走吧。却又发现,这个地方竟然又变了模样。这简直是太出乎意料了,根本就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可以直接走出去。

这一次。变得跟之前简直是大变样。

“坏了,我们是路被人封死了。”三三的额头迅速的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这一次,他可是努力的想要走出去,但是现在的情形,根本就允许他这样。

三三找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示意谢安娜不要跟过来。他要自己想想到底该怎么破阵,破一个阵法所需要的精力太大,也非常的让人感到疲惫。

而三三刚刚将之前的阵法破掉,这又来一个,的确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六哥在地下室里等待着消息,他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对于三三的水平他也是多少了解一些的。他算着时间这个时候他应该差不多已经解开了阵法。

这孩子的手法还是有一些的,在年轻一代当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可是,这么半天了似乎还是没有动静,难道是这孩子发挥失常吗?这让六哥有些疑惑。

他悄悄的走出房门,从后面的竹林绕到了那一带阵法周围。

咦?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这阵法明明在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现在竟然完全跟变了似得。

这一切,都让六哥感到有些狐疑。

“小虎子?”六哥突然想到了小虎子之前说过的话。所以,他现在要找小虎子问个究竟,这事情是否真的和小虎子有关呢?这些,都使得六哥感到难以接受,他可是和小虎子说好的,不让他再多做其他的改变或者说改动了。

可是,小虎子竟然跟没有听到一样。现在这蹩脚的阵法,一看就是那小子弄得。

如果换成是他,就算是想要堵死人家的路,也不会弄得痕迹这么明显。看来,这道行还是不行啊。

“六哥,我在呢。”小虎子有些战战兢兢地,不过他还是蹭着墙过来了,心里还是有些恐惧的,不过,他自己犯的错要自己来承担,这点意识还是有的。

只是,他心底还是对于六哥有些恐惧的,但是,不论如何,他已经为老大做了一点事情,就算是被六哥骂,也值了。他才不会退缩呢,他就是不想看到老大难过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六哥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孩子,总是这么自以为是,这样的阵法,蹩脚又漏洞百出。一看就不是出自一个行家之手。

略略有点水平的人,只要细细思量就能把这个局给解开。

可是,今天似乎没有那么容易,因为之前六哥所布的阵法本身就多了一层拧巴的意味,而现在,再加上小虎子的阵法,更加多了一层难解的意味。

六哥不过是等急了。这才古来看看情况。

果然是小虎子捣鬼了。

“老大,我觉得这两个人太过分了。竟然这么不把您放在眼里,在您眼皮子底下想跑,我就是不甘心老大这样受欺负,您要打要骂要揍死我,都随你。”小虎子说完,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倒也逗乐了六哥。

六哥不怒反笑,他看着小虎子,说道:“小虎子,你到是长能耐了啊。还敢要挟你老大了,现在马上给我滚过去,把阵法解除了,弄个有难度的。别老弄这么蹩脚的东西,看着闹心。”

“好嘞。”听到六哥这样说,小虎子高兴的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儿,这就对了,老大到底还是舍不得训自己,还是让自己一展才华的。

“去吧,不要搞得太low哦!”六哥唇角。溢满了笑意。

当谢安娜在三三的身边,温柔的看着他,让三三的心里有莫名的有了一种感动。

虽然说和谢安娜才相处了这么不到两个小时,但是谢安娜已经在努力的替他来着想,这对于三三来说,还是第一次。

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努力的生活,没有人可以为他而去做些什么。

“三三,你说,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谢安娜有些不安的看着三三,说话的时候,有些局促不安,似乎他们之间这样才是正常的交流方式。

然而,三三却不是这样,他略略抬头,看了谢安娜一眼,不再说话。

小虎子看着自己弄出来的蹩脚的阵法,已经把对方困住,别提多高兴了。

以前的时候,老大从来都许多让自己实践过,也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总是用阵法,这样会给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要懂得内敛与藏锋,也许,只有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出丑。况且,阵法是这个世界上早就消失已久的技能。

有道是怀璧其罪,六哥也是怕小虎子被别有用心的人给惦记上,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去阻止小虎子用阵法来处理一切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