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为一个女人夜不能寐/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感到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她想到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堪比大片了。被绑架,被拍卖,被放在地下室,被困阵法。

这一刻,谢安娜竟然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她一步步的挪到了萧钰麟的身边,轻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要说好久不见呢?或许有点夸张,其实呢,也不过是有几天没有见到而已。

可是,这一场经历,却让谢安娜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难熬,这简直就是一种至酷的等待以及一种让人想要崩溃的感觉。

“丫头,你还好吗?”萧钰麟略略顿了顿,终于用那深情的眼神盯着谢安娜。

这些天,他是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而夜不能寐。为了一个女人而动用了自己的势力,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些势力要留着将来适当的时候用的。

可是,这一次,为了谢安娜,他几乎动用了自己全部的资源,虽然当时东子也曾经劝说过他,不要把全部的资源都用上。

可是,他还害怕万一有什么闪失,所以,如果这次三三去救谢安娜救不出来,他还有第二种,甚至第三种方法,对于谢安娜,他总觉得她会给自己一种安心的感觉。

“你还好吗?”谢安娜说完这句话,感到眼角已经有两行泪水滑过,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

“还好,见到你,感到一切都值得了。”萧钰麟这样说道,然后走到谢安娜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

谢安娜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草气息,这让谢安娜有些疑惑,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萧钰麟抽烟,今天的烟味,让她有点疑惑。这一切都使她感觉很蹊跷。

“你抽烟了?”谢安娜微微皱起的眉头里,藏着丝丝的不安,这不安,看在了萧钰麟的眼睛里,竟然也多了一丝别的味道。

“这几天,有抽几颗。”他浅浅的笑容里,充满了疲惫,以及见到谢安娜之后的那种满足感。

好巧不巧,萧钰麟这个时候,打了一个哈欠,所有的疲惫都让人一览无遗。

“谢谢你。”谢安娜第一次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萧钰麟。

而萧钰麟呢,竟然瞬间愣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谢安娜竟然会主动的去抱住他,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可是。这个场景,竟然会如此的熟悉,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是何种情况下发生过的。

“萧,既然安娜已经回来,那我就先走了。”东子不愿意再被这样的场景辣眼睛。

而这一次,他也看出来了,萧钰麟是真的喜欢谢安娜。

微黄的天光,笼罩着整个午后的天空,略带那么一点点蒙蒙灰。

谢安娜就这样抱着萧钰麟,他们就像是静止了一样,在这午后的天空下,静静的看着对方。

谢安娜轻轻的抚着萧钰麟的眉毛,轻声说道:“你的眉毛!”

轻轻的摸着他的睫毛,轻声说道:“你的眼睛。”

萧钰麟只是微微的笑着,宠溺的看着她,手指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庞,轻声说道,“你的脸。”

旁边的梧桐树,一字排开。

颇有一种“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的浪漫,而这一切,都定格在六哥地下室附近的风灵路,风灵路上的风景,一向是被人们所传诵的。

曾经有人说,如果不曾去过风灵路的梧桐树下散步,就不算是谈恋爱。

这一刻,对于谢安娜来说,是幸福的,也是让她为之一生都深深怀念的一个场景。

暗处。一双紫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前面一对男女,眼神妖冶,犹如夜色的鬼火,摄人心魄。

“老大,我们不过去吗?”

“我改变主意了,”嘴角挂着邪佞的笑,六哥说,“萧钰麟比我想象中更喜欢这个女人。握着这个女人,就等于抓住了萧钰麟的软肋。游戏嘛,要慢慢玩,才更有趣。”

对于这番话,小虎子表示没太听明白。

当然,六哥也打算让小虎子明白,他笑着后退两步,隐入了黑影中。

而那边你侬我侬的两个人。全然没有发现六哥的存在。

萧钰麟说要送谢安娜回去休息,安娜也没多想,坐在车子上,闭眼休息。

“到了,下车吧。”

半梦半醒间,她听到萧钰麟的声音,然后睁开眼,看向车窗外。

咦。这不是学校。

扭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问:“怎么没送我回学校?”

“你现在需要洗个澡,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好好休息。宿舍里的小窄床,想想就不舒服。”

萧钰麟说着,俯身帮谢安娜解开了安全带,不由分说地带她下车,回了自己的公寓。

谢安娜是真的很累。也没有反抗。

现在的她,只想躺在床上,睡个三天三夜。

洗过澡,谢安娜走出浴室,突然闻到烤香肠的味道。

顺着香味,谢安娜走到厨房,然后看到萧钰麟围着围裙,在做煎蛋和三明治。

萧钰麟手忙脚乱的样子,让谢安娜看不过去了。接过锅铲,说:“还是我来吧。”

“不行,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晚饭,你等着吃就好了。”

萧钰麟很坚持,谢安娜无奈,只好坐在旁边,看着萧钰麟继续手忙脚乱。

终于,在谢安娜的哈欠连连中,萧钰麟端来了两盘黑乎乎的东西。

呃……

“怎么样,闻着很香吧?”

面对萧钰麟,谢安娜只能将实话咽到了肚子里。

在萧钰麟殷切的目光下,谢安娜拿起了三明治,咬了一口。

“味道如何?”

三明治的外皮已经糊掉了,有些硬,但里面还不错。

“嗯,好吃。”

得到谢安娜的夸奖,萧钰麟笑得像个孩子。

“看来我很有做大厨的天分嘛,明天早饭,我再给你露一手,做个……”

萧钰麟一回头,发现谢安娜竟然哭了。

“你……怎么了?如果觉得难吃,就别吃了。”

谢安娜忙摇摇头,笑着说:“很好吃啊,你看。我都快吃完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哭呢?”

垂下头,谢安娜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和萧钰麟才认识多久,她能为了救自己,尽心尽力。

可表哥呢?竟然为了赌博,把自己卖给那种变态。难道他的良心不会痛吗,他就不会替自己担心吗?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有血缘的亲人啊!

谢安娜越想越难受,最后哭得眼睛都红了。

看她伤心的模样。萧钰麟似乎猜到了什么。

伸手替谢安娜擦掉眼泪,萧钰麟说:“以后有我保护你,绝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

抬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哭的像只兔子,哽咽问道:“我、我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我萧钰麟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萧钰麟认真的模样,让谢安娜露出一抹笑意。说:“那我可当真了,如果你说话不算数,我会找你算账的。”

“好。”宠溺的笑笑,萧钰麟问,“心情好一点了吗,继续吃饭吧。”

擦干脸上的泪痕,谢安娜点点头,然后继续吃那份黑暗料理。

而萧钰麟则拿了条手巾过来。轻轻为谢安娜擦着长发。

“你是女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注意呢。头发没干是不能睡觉的。”

别看萧钰麟表面上大咧咧的,但是他也有很温柔细腻的一面。

当他将这一面展现出来的时候,那杀伤力,是无穷的。

就像此刻的谢安娜,被萧钰麟温柔以待,觉得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可是,他以前对余薇也会如此体贴入微吗?

心里刚冒出这样的念头。谢安娜便自嘲的笑笑。

她是谁啊,充其量是萧钰麟感情空窗期的排遣品,要求那么多,就是不自量力。

想到这些,谢安娜眼中的光,又暗淡了几分。

而帮她擦拭头发的萧钰麟,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变化。

饱餐一顿,谢安娜准备休息。

可她刚躺下。旁边的位置就深陷下去。

立刻坐起身,谢安娜戒备地看着萧钰麟,问:“你要干嘛?”

“睡觉啊,我也累了好几天了,要好好休息。”

萧钰麟说着,伸了个懒腰,一副很舒服的表情。

“你休息可以,但是为什么要躺在我的旁边?”

“因为这张床舒服。”

这个回答。让谢安娜无言以对。

掀开被子,谢安娜有些无奈的说:“那我去别的房间好了。”

可萧钰麟却一把就将谢安娜按到了床上,双臂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和我睡一起,就那么难受吗?”

两个人以这种姿势面对面,这让谢安娜有些紧张。

“也不是啦,问题是……是……”

“是什么,你就别计较那么多了。快点睡吧,我又不能吃了你。”

说着,萧钰麟重新躺在谢安娜的身边,手臂一横,就将谢安娜扣在自己旁边,让她动也动不了。

手臂动了动,谢安娜发现自己根本逃不掉。

既然如此,那就接受现实吧。

而且有萧钰麟在身边,谢安娜觉得很安全,闭上眼,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睡着了。

听着谢安娜均匀的呼吸声,萧钰麟睁开了眼,笑着蹭了蹭她的头发,也睡了过去。

可是在睡梦中的谢安娜,却并不安稳。

在梦里,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诡异的地方,在连连环环的地下室中,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谢安娜用力的奔跑,跑的精疲力尽,终于,她看到光线。

那光线充满了希望,让谢安娜心生向往。

加油,跑到那,就可以出去了!

谢安娜自己给自己打气,飞快的跑向了出口。

可在那里等着她的,并不是逃出的希望,而是那个拥有紫色眼眸的男人。

“啊!”

谢安娜突然坐起身,浑身是汗,呼吸急促。

“做噩梦了?”

萧钰麟惊醒,看着谢安娜的样子,问。

谢安娜还心有余悸,她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点着头。

看着她的样子,萧钰麟觉得很心疼。

将她搂进怀里,萧钰麟安抚道:“都已经过去了,别怕。”

缩在萧钰麟的怀里,谢安娜小声喃喃道:“是的,已经过去了,我再也不会见到那个可怕的男人了。”

“对不起,安娜。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谢安娜已经清醒过来,抬头,对萧钰麟说:“不要说对不起,是我表哥将我卖到那种地方的,等着吧,我一定会找他算账的。”

“这种事,交给我就好。我肯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看着萧钰麟凶神恶煞的脸,谢安娜知道,如果表哥到了萧钰麟的手上,肯定会死的很惨。

谢安娜是很生气,但也不想表哥去死,便说:“表哥的事,交给我就好了,我还有话要问他呢。”

“你问你的。我解决我的,两不耽误。就你那个表哥,不给他吃点苦头,以后还会打你主意。”

这话倒是很对。

算了,就让萧钰麟处理好了,表哥已经被宠坏了,需要有个人敲醒他,不然他这辈子就废了。

经过刚刚那个噩梦。谢安娜已经没有了睡意。

她靠在萧钰麟的肩膀上,问:“你怎么都不问我,这两天发生了什么?”

环着谢安娜,萧钰麟说:“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包括那个六哥,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回想着六哥说的话,谢安娜道:“我倒是觉得,那个六哥和你,好像很有渊源。”

“怎么可能,我和他能有什么交集,他是混黑道的,名声又那么糟糕。”

这番话,让谢安娜吐槽道:“貌似,你的名声也没好到哪里。”

看着怀里的人,萧钰麟并没有动怒,反而笑道:“看来,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还知道开我的玩笑。要不,咋俩做点别的?”

“没有没有,我还困呢,先睡了。”

谢安娜像条鱼儿一样,从萧钰麟的怀里滑了出去,背对萧钰麟,裹紧了杯子。

谢安娜是见识过萧钰麟有多么“勇猛”的,被他缠着,那还要不要睡觉了。

看着谢安娜那戒备的样子,萧钰麟直摇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