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流言四起/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当谢安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谢安娜睡眼惺忪的走下楼,发现萧钰麟正坐在桌前,在喝咖啡看报纸。

“睡醒了?”

笑着点点头,谢安娜说:“好久没睡这么香了。”

“以后天天和我一起睡,保证你天天都能睡的很香甜。”

脸色一红,谢安娜道:“萧钰麟,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啊,你考虑一下吧。”

“我……不理你了,我要回学校了。”

说着,谢安娜转过身就要走。

萧钰麟拦住她,说:“别急,吃过早饭,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不饿。”

话音刚落,谢安娜的肚子就不合时宜地叫唤起来。

脸上的神色很尴尬。谢安娜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嘴角勾起,萧钰麟握着谢安娜的手,带她坐在餐桌前,说:“既然饿了,就快吃吧。”

抬眸,谢安娜看到一桌子的美味,色香味俱佳。

萧钰麟的厨艺水平,是以光速发展的吗?

尝了口馄饨,谢安娜由衷赞道:“真好吃,又香又鲜。萧钰麟,你进步好快啊。”

不自在的笑笑,萧钰麟说:“这些是订的外卖。”

啊?

见谢安娜满面不解,萧钰麟忙解释道:“那个,我本来是要亲手做给你吃的。但是家里的锅突然坏了,没办法,只能让你简单吃点了,下次再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以萧钰麟的消费实力,他买的锅具肯定都是高档货,怎么能煮个馄饨就把锅弄漏了呢?

谢安娜想过去看看,可萧钰麟却拦住了她。

“别看热闹,快点吃。还是,觉得外面买来的不好吃?”

“不会,不论是你做的,还是你买的,都是你的一片心意,我都很喜欢。”

谢安娜笑容柔美,如同一汪冰泉,让萧钰麟通体舒畅。

嗯,萧钰麟决定了,就冲谢安娜的支持,他要好好练习厨艺,让谢安娜慢慢变成一个幸福的小胖子!

吃过早饭,谢安娜决定回学校。

失踪了这几天,还不知道学校要给自己什么处分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谢安娜回了学校。

余光看到谢安娜惴惴不安的样子,萧钰麟问:“你这是回学校,还是去火坑啊?看你那表情,好像要英勇就义一样。”

沉沉叹了一声,谢安娜说:“我失踪这几天,都没有请过假。老师联络不到我。又夜不归寝,肯定会处罚我的。”

“别担心,我已经帮你向老师请过假了,你这两天不舒服,在医院看病,连假条都交上去了。”

眼睛眨了眨,谢安娜看着身边的男人,心里划过暖意。

他竟然连这种小事也替自己想到了,真的很贴心。

别看萧钰麟玩世不恭,但他认真起来,会让所有人都惊掉下巴。

见谢安娜盯着自己,也不说话,萧钰麟笑着在她面前摆摆手,问:“又想什么呢?”

收回目光,谢安娜由衷地说:“谢谢你。”

“要谢我,可不能只是说说那么简单哦。”

才在心里夸过萧钰麟,转眼间,这家伙就笑的那么露骨,让谢安娜不由红了脸。

不想再和萧钰麟纠缠,谢安娜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看着谢安娜的背影,萧钰麟弯起了嘴角。

……

虽说有萧钰麟帮忙请假,但在同学之间,还是传起了风言风语。

大家都说谢安娜被萧钰麟包养,两个人在外面厮混,过着糜烂不堪的生活。

什么SM啊,多P啊,换妻啊,怎么乱怎么玩,这个谢安娜是照单全收。

正是如此,谢安娜已经变成了上流社会的公交车,谁都能玩玩。

那些不堪的流言被传的跟真事似的,众人看着她。就觉得这个女人很脏。

上公开课的时候,除了七七,都没有人愿意和她坐在一起,好像离得近一点,都会被玷污。

在上课之前,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毫无禁忌地聊着谢安娜。

“真看不出来,那女生表面清纯。实际上那么风骚浪荡。”

“这就叫人不可貌相,人家公子哥就喜欢这种口味的。不然,凭她谢安娜怎么能爬到萧钰麟的床上呢。”

“哎,就算攀上高枝又如何,人家也只当她是只鸡,玩玩而已。”

“人家觉得无所为,能用身体换个名牌包包,觉得很划算啊。”

女生们越聊。声音越大,连周围人,看谢安娜的眼神都多了几分不屑。

七七听不下去了,她拍着桌子,回身吼道:“喂,你们几个有完没有,在别人身后嚼舌根,就很光彩了吗!”

七七这样一吼。直接变成了焦点。

谢安娜暗暗拽着七七的衣角,小声说:“算了七七。”

“不能让他们这样胡说八道,这根本是无中生有!”

对面的几个女生还有恃无恐的回道:“如果真是无中生有,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都在传?无风不起浪!”

“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说别人,偏偏说谢安娜?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要堵住别人的口,真是笑死人了!”

“你们……”

七七被气得眼睛都红了。但是因为嘴笨,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反驳。

谢安娜则淡定了很多,将七七拽回自己身边,低头继续看书。

面对流言,最好的反击就是无视。

他们传来传去,都是那些内容。自己说腻歪了,自然就会偃旗息鼓。

她行得正坐得直,时间久了,大家就会知道的。

见谢安娜不为所动,吴静不由哼道:“这女人还真是厚脸皮,都被骂成这样了,还跟没事人一样。”

苏巧巧不急不缓地说:“每个人都是有自尊心的,那个女人更甚。她现在表现出来的,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很快,她就会崩溃。”

双目邪恶地盯着谢安娜,吴静道:“说真的,我倒是真的很期待那一天呢!”

下课之后,七七本来是想和谢安娜一起去食堂吃饭。

但老师找她有事,谢安娜只好一个人去食堂。

食堂那地方,人多口杂,谢安娜都能想象得到,自己坐在那吃饭,肯定变成众人谈论的对象,到时候,多美味的食物都会难以下咽。

所以,谢安娜决定回寝室吃泡面。

不过在穿过寝室前的小树林时,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看到表哥,谢安娜脸色变得铁青。

她不想理他,从其身边就要绕过去。

可是对方却拽住了谢安娜,连拖带拽地去了偏僻的地方。

一把甩开了表哥的手,谢安娜吼道:“你竟然还敢来找我?”

“安娜,你最善良了。你肯定不会对表哥见死不救的。”表哥厚颜无耻的表情,真的让人想吐。可他却偏偏自我感觉良好,还在对谢安娜做出无礼的要求,“你拍戏肯定赚了不少钱,给我点吧。”

她还以为表哥找自己,是求她的原谅。

没想到这家伙见了面就是要钱,真是无药可救了!

谢安娜气的身体都在颤抖,怒道:“你竟然还来找我借钱。我之前已经借给你不少了。”

“哎呀,这次是真的有急用。”

“什么急用,不就是去赌博吗。表哥,你不能继续下去了,不然会家破人亡的!”

好说好商量不管用,表哥撕掉了伪装,不耐烦地说:“少废话,你就说你借不借吧!”

“不借!”

“你……”

表哥本想上前揪住这丫头的头发。狠狠教训一顿。

但是一想到她背后的“金主”,只能忍气吞声,客客气气地说:“表妹,你不是和萧钰麟好上了吗,他肯定给你买了不少好东西,随便给我一个,就能让我渡过难关。”

“抱歉,让你失望了。他没给我买过贵重东西。”

“怎么可能。”

“不管你信不信,就是没有。”

“你还真是冷血啊,我可是你的表哥。”

抬头怒视着表哥,谢安娜质问道:“把我卖给那个变态的时候,你可想过我是你的表妹?”

表哥语塞,哼哼唧唧地说:“我……我当时也是身不由己,被人骗了。你看,知道你没事。我第一时间就来看看你。”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说完,谢安娜转身就走。

把谢安娜给卖了,表哥心里也很不安。

但她现在不是没事了嘛,干嘛总揪着那件事不放?

哦,肯定是她不愿意借钱给自己,这个小气鬼!

谢安娜是表哥最后的希望,现在她都撒手不管,这让表哥非常生气。

揪住了谢安娜的手臂。表哥表情阴狠,恐吓道:“谢安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好说好商量不行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你想干嘛?”

“哼,你不是要做演员吗?如果我向记者给你曝点黑料,你觉得你还能在娱乐圈里混下去吗?”

看着表哥那张丑恶的嘴脸,谢安娜觉得自己很悲哀。

曾经最亲密的亲人,现在反而要想方设法伤害自己。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强忍着眼圈中的眼泪,谢安娜故作坚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我这种十八线的小艺人,就算你想爆料,谁又想看呢?表哥,有时间算计我,倒不如想办法赚钱去。”

甩开了表哥的手。谢安娜走得决绝。

“臭丫头,还弄不了你了是吧!”

表哥狠狠啐了一口,转身离开学校,同时,心里还在盘算着,如何能从谢安娜那里弄出点钱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只肥鸭子,可不能让她轻易跑喽。

就在表哥想得专心的时候,身后有三个人跟上了他。

转弯走到无人处,后面三人突然冲上前,用黑布袋子罩住了男人的头,将他推搡着上了车。

“饶命啊,饶命啊,欠你们的钱我会想办法补上的,绝不会拖欠!”

表哥也不问对方的身份,趴在地上就开始求饶。

用一块干净的布擦拭着匕首,萧钰麟对着匕首吹了口气,漫不经心地问:“欠了那么多钱,你用什么办法补啊?”

“我……我有个表妹,漂亮又性感,你们看看值多少钱。”

表哥不说这话还好,或许萧钰麟还能网开一面。

可一听这话,萧钰麟的身上立刻泛出杀气。

“真是死性不改!”一把摘掉表哥的面罩,萧钰麟语气阴森,道,“你这种人渣,活在世上也没什么用,不如死掉算了。”

“什么,有钱你们还不要?”

东子在旁哼了一声,说:“我们不是放高利贷的。”

“那你们是谁?”

“谢安娜的朋友。”

表哥反应了瞬,然后突然站起身,咒骂道:“那个贱人让你们来找我的麻烦?真是反了天了!以为攀上高枝,就对我各种嫌弃。她不就是个有钱人的玩物吗!你们说,她是不是也伺候过你们,伺候舒服了,才心甘情愿替她卖命!?”

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萧钰麟缓缓抬眸,神色阴冷而吓人。

表哥身子哆嗦了下,突然有种感觉,他好像惹了不该惹的人物。

舔了下干裂的嘴唇。表哥向后缩了缩。

可车内的空间就那么大,表哥就算想躲,也没地方躲。

一把揪住了表哥的领子,萧钰麟勾着嘴角,笑容嗜血,说:“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的反了天。”

说着。萧钰麟拽住表哥的手,放在地面上,另一手握着匕首,就对着他的手砍了下去。

瞬间,车内响起杀猪般的叫声。

东子揉了揉耳朵,暗想这家伙胆子跟老鼠似的,嗓门倒是不小。

看着地上滚落的一小根手指,表哥脸色煞白。差点昏厥。

“记住,如果以后还敢找安娜的麻烦,就不是切手指那么简单了。”

说完,萧钰麟命令司机停车,然后像丢垃圾一样,将表哥扔了出去。

哦,还有他的那根手指。

车厢内重回安静,东子靠在车窗上。问:“对安娜做出那种事,只割了一根手指,还真是便宜了他。”

“不能做的太过分,免得安娜夹在中间为难。”

这话让东子诧异的瞪圆了眼睛,说:“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咱们京城第一少,说话办事从来都只顾自己爽快,什么时候顾忌过身边的人?”

斜睨着东子,萧钰麟说:“我怎么感觉这话是在抱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