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她是我的女朋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点心在那边,酒水在那边。要不,我带安娜去吧。”

“不用了,正好我也要吃一点。”

说着,萧钰麟极富主权地握着谢安娜的手,从东子面前趾高气昂的离开。

离开之前,谢安娜还不忘和东子挥挥手,好像她是被萧钰麟生拉硬拽着离开的。

走到甜品台前,萧钰麟黑着脸问:“你们两个有那么多话要聊吗?”

谢安娜很无奈,说:“从我们两个见面开始,我和东子只说了两个字。”

“两个字也有点多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当哑巴呗?”

“有时候,我还真想毒哑你。”

“有病!”

白了萧钰麟一眼,谢安娜开始大吃特吃。

唔,这点心真的好好吃!

谢安娜开始的时候还假装矜持一下。但吃着吃着,她吃货的属性暴露无遗,开始左右开弓,吃的那叫一个畅快。

怕谢安娜噎到,萧钰麟还帮她端茶倒水,伺候的非常之到位。

谢安娜也没客气,一会儿让萧钰麟帮忙拿点心,一会儿让他拿沙拉。吃到哪个东西很美味,还要让萧钰麟也尝尝。

这二人觉得很正常的互动,但是在外人看来,却是异常亲密。

美眸紧紧盯着萧钰麟和谢安娜,余薇紧紧捏起了手掌。

他们的感情可真好啊,好的,让人嫉妒。

可他们认识的时间那么短,怎么能相处得如胶似漆?该不会,是萧钰麟故意演戏给自己看吧?

想到这些,余薇的手掌又松开,面上的表情,也没那么紧张。

吃得差不多了,谢安娜抬头,发现人群在向前台聚拢,不由好奇的问:“大家要干嘛?”

萧钰麟无奈笑笑,说:“你呀,光顾着吃,宴会开始了都不知道。”

“宴会开始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来只是负责吃的。别忘了,是你说的,要请我吃饭。”

谢安娜说的义正言辞,反倒让萧钰麟无话可说。

主台上,主持人拿出一件件拍卖品,介绍一番,下面的宾客便纷纷举牌。

谢安娜一面吃,一面瞟两眼,觉得好无聊。

直到,主持人拿出一条钻石项链,谢安娜停下了吃的动作,说:“嗯,也就这条项链看着还不错。”

“喜欢的话,就买下来送给你。”

谢安娜觉得这项链造型比较简单。应该不会贵得离谱吧。

刚刚那些拍卖品,随便一个破花瓶还要上百万,搞得好像市场通货膨胀了似的。

“起拍价,一百万。”

就在谢安娜暗暗腹诽的时候,主持喜气洋洋地开了口。

“咳咳——”

见谢安娜被呛到,萧钰麟忙帮她拍背。

用帕子擦了擦嘴唇,谢安娜真是无语了。

就那么简单一个吊坠项链,要一百万?简直是抢钱啊!

但有很多冤大头,愿意让人家抢。

“一百五十万。”

“两百万。”

“两百二十万。”

……

场上举牌者不断,大家热情洋溢,似乎觉得这项链一点都不贵。

疯了,这些人都疯了!

就在谢安娜频频摇头的时候,身边的男人也举起了牌子。

“五百万!”

谢安娜眼睛瞪得圆圆,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钰麟,问:“原来你也疯了。”

萧钰麟大方地说:“好不容易有个你喜欢的东西,当然要买给你。”

“那也不用花那么多钱啊,太败家了!”

“放心吧,我很有钱,这不算什么。”

“六百万!”

就在二人对话的时候,又有人举起了牌子。

是余薇。

萧钰麟扭头看向余薇,微微眯起了眸子。

见有人接盘,谢安娜忙不迭地说:“既然余小姐也喜欢,就让给她好了。”

“你怎么这么没有原则,喜欢就要努力争取,你施舍给别人的东西,人家就会稀罕了?”

萧钰麟的语气有些高昂,让谢安娜觉得,萧钰麟这话是别有用意。

而那边的余薇也不含糊,面无表情的继续举牌。

“七百万。”

“八百万。”

“九百万。”

“一千万!”

最后一声,让众人已掉了下巴。

余薇还想举手,但身边有人拽住了她,对她说了什么。

默默看了眼萧钰麟。余薇这次没有再叫价。

主持人趁机落槌,向萧钰麟的方向喊道:“那么,这条项链就归萧先生所有!”

在众人的瞩目中,萧钰麟缓缓走上台,拿过项链之后,亲手将项链戴在谢安娜的脖子上。

谢安娜再次成为焦点,但她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直到下一个拍卖品展出,那样的盯视才逐渐减弱。

轻轻松了口气。谢安娜对萧钰麟说:“我想去洗手间。”

“嗯,去吧。”

转身离开,谢安娜去了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脖子上面好沉。

戴着一千万,能不沉吗……

这哪是礼物,简直就是烫手山芋。

人家买首饰,是为了漂亮。而谢安娜的首饰。简直就是催命符,搞不好在街上就能被人劫了。

不行不行,还是摘下来,一会儿还给萧钰麟吧。

心里如此想着,谢安娜就摘掉项链,转身离开洗手间。

但回去的时候,谢安娜没看到萧钰麟。

奇怪,人呢?

随意在别墅里溜达。谢安娜一面透透气,一面在找萧钰麟。

可是当她走到转角的时候,一阵娇俏的声音,让她停下脚步。

身子后退,隐藏在柱子后面,谢安娜屏住了呼吸。

“你不觉得那条项链很眼熟吗?”

是余薇。

站在余薇对面的,正是萧钰麟。

萧钰麟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脸的桀骜不驯。

“没觉得。”

萧钰麟的疏远。并没有让余薇退却,反而露出一抹苦涩的笑,说:“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生日礼物,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小心保管着。”

这番话,让谢安娜心里狠狠一疼。

原来,他那么想买下来的项链,是他送给前女友的礼物。

这般珍视,一定是因为这项链在他心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吧。

既然如此,自己更不能霸占,无论如何,都要物归原主。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的疼呢?

伸手捂着胸口,谢安娜垂下了眸子。

紧紧盯着对面的女人,萧钰麟说:“再怎么小心保管,不也拿出来卖了吗。”

“我是想和过去划清界限,不愿和你再有纠缠。”余薇的表情很脆弱,但语气很坚决,“这条项链,谁都可以买,唯独你不行。”

“我想你误会了,我买项链,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的女朋友喜欢。”

“女朋友?”余薇笑容嘲讽,问,“萧钰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就为了气我,随便找个女人冒充你的女朋友?”

萧钰麟不喜欢余薇用这种语气评价谢安娜,便皱眉说:“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从你说分手开始。我们两个就没有关系了,我对你也死心,准备开始新的恋情。”

“而且,安娜很好啊,虽然迷糊,但是人很真诚,和她在一起,我很放松。不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要迁就你,好像在伺候一个老佛爷。”

萧钰麟的话,让余薇的心很痛,却还要故作坚强,问:“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很有意思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顺便告诉你,收起你同情的表情。我不需要!”

曾经海誓山盟的两个人,现在却要为了别的人争个面红耳赤,余薇觉得这样非常讽刺。

嘴角微微勾起,余薇眼睛含泪,说:“萧钰麟,你根本不懂,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是不懂,我不懂好好的。你却说要分手。我不懂那么多年的感情,你说不要就不要!好啊,分手就分手好了,我不在乎。而且我现在也很幸福,希望你不要来打搅我的幸福!”

“好,我不打搅你,也祝你幸福。”

说完,余薇倔强的离开。背影决绝。

萧钰麟站在那,一直到看不见余薇的身影,才默默离开。

而他的一切,谢安娜都看到了眼里。

萧钰麟,一定很伤心吧,他的心里,肯定没忘记余薇。

至于自己……

谢安娜自嘲的笑笑,心想她不过是个替代品。有什么资格和余薇相提并论?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是谢安娜还是不由自主流下了眼泪。

泪珠打在手背上,像火一样,灼得人生疼。

过了许久,谢安娜才重新回到人群中。

萧钰麟皱眉走到她身边,不耐烦的问:“你跑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抬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也没说话。就那样默默地看着他,眼神忽明忽暗。

萧钰麟被这样的谢安娜吓到了,他伸手摸了摸谢安娜的额头,问:“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很好。”

后退半步,躲开了萧钰麟的触碰,谢安娜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将项链递给了萧钰麟。

“这条项链。还是还给你吧。”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吗?”

“我戴着,名不正言不顺。”

“说什么呢,我送给你的,你戴着就好。”

“不行,我真的不能要。”

“你怎么那么别扭呢。”

“我就是那么别扭的人,你才知道吗?”

说着,谢安娜转身快步离开。

“喂,你去哪?”

“吃饱了,当然要回去。”

“等等。”萧钰麟拽住谢安娜,说,“等一下再走。”

“还要等什么,你究竟还要让我做你的挡箭牌,做多久?”

眉头微微皱着,萧钰麟问:“什么挡箭牌啊?”

见这个时候,萧钰麟竟然还在装傻,谢安娜很生气。

难道,她就长了一张白痴脸,能随便让人愚弄吗?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直直看着萧钰麟,说:“我知道,你之前救了我,你让我帮忙,也无可厚非。但是下次麻烦你提前告诉我,免得我胡思乱想,当了真。”

萧钰麟完全被弄晕了,问:“谢安娜,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说什么,你心里清楚。算了,既然你要装傻,那就装到底好了。”

说完,谢安娜甩开了萧钰麟。向别墅外面走去。

但让谢安娜没想到的是,别墅外竟然有记者。

看到谢安娜和萧钰麟一前一后走出来,记者立刻围过来,举着话筒和摄像机,对准了两个人。

“萧先生,听说您这次是拍卖晚宴拍价最高者,您为慈善事业做出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拍卖品,让您如此感兴趣呢?”

抬手搂住谢安娜,萧钰麟一副公式化的表情,说:“其实,我本来也没打算参加拍卖,是我的女朋友喜欢,才买来送给她。”

“女朋友?”

“没错,就是我身边这位小姐。谢安娜。”

如此劲爆的消息,让记者们立刻将摄像机对准了谢安娜。

虽然拍戏的时候,谢安娜也会面对镜头。但那样的感觉,和现在不一样。

拍戏的时候有台词,说错了话,还可以NG。

而现在呢,连一个字都不能说错,这让谢安娜很紧张。

似乎意识到谢安娜的紧张。萧钰麟捏了捏她的手掌,示意一切有他在,要她不必紧张。

记者们对谢安娜的身份很感兴趣,便问:“不知道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名门闺秀?”

在谢安娜开口之前,萧钰麟先说:“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学生,希望媒体朋友们还要手下留情,不要吓坏了她。”

玩笑般的语气。替谢安娜解了围。

“呵呵,萧少还真是心疼您的小女友呢。”

“这位小姐,看上去很眼熟啊。”有记者盯着谢安娜看,突然一拍脑袋,说,“哦,我想起来了,前两天那个很火的帖子,就是说女学生勾引教授的那个帖子,好像就是……”

“我正好要说这件事呢。”萧钰麟打断了对方的话,表情严肃,说,“那完全是有心人的中伤,我要追查到底,将凶手揪出来,给我女朋友一个公道。”

“所以您认为,谢小姐是无辜的?”

“不然呢,放着我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朋友不用,反而去找那个秃顶的教授?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呵呵,说的也是。”

“好了,我要送她回学校了,麻烦各位让一让。”

紧握着谢安娜的手,萧钰麟带着她从记者面前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