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爱的不够深/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提起这事,叶初雪端着臂膀,皱眉说:“本来呢,这种不入流的把戏很容易搞定。但奇怪的是,好像有幕后人在操控这件事,目前还没有消息。”

有人操控……

“不过你放心,依瑶姐姐已经亲自出手,有她出面,不管是谁在背后捣鬼,都会被揪出来的。”

有段依瑶做保证,萧钰麟倒是安心不少。

但该有的态度还是要表现出来,免得让他们觉得,自己对这件事是可有可无的态度。

端正了身体,萧钰麟说:“希望你们说到做到,别自己打自己的脸,坏了名声。”

“放心放心,我们知道。”

视线落在谢安娜那边的工作台上,萧钰麟说:“那个,我还想吃点别的,我去选选。”

明知道萧钰麟在找借口,叶初雪好像没听懂似的,故意在唱反调。

“哎呀,你不是不喜欢吃蛋糕吗,还觉得那东西甜腻腻的。就别勉强了吧。”

萧钰麟暗暗瞪了叶初雪一眼,以示警告。

叶初雪知道,若是再刺激下去,萧钰麟很可能会发飙,便吐了下舌头,没再说什么。

抬步走向谢安娜,萧钰麟的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她。

站在柜台前。萧钰麟见谢安娜身上的伤已经全好,微微放松了下。

低头,舔了下嘴唇,萧钰麟问:“那个,在这里工作,辛不辛苦?”

谢安娜公式化地回道:“一点都不辛苦,老板人很好。”

“你别看叶初雪文文静静的,她鬼点子多着呢。如果她敢算计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撑腰。”

谢安娜不想再和萧钰麟多费唇舌,便换了话题,故意用疏远的语气,问:“客人,您需要什么样的蛋糕?”

萧钰麟明白谢安娜的想法,抿唇指着一块绿色的蛋糕,说:“就抹茶的吧。”

将蛋糕拿出来。包装好,递给了萧钰麟,谢安娜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说:“给您,请收好。”

可是萧钰麟并没有接过来,而是含笑推了回去,说:“放在你这吧,我记得你爱吃抹茶味的蛋糕。”

可谢安娜一点都不领情,说:“抱歉,我们不能接受客人的礼物。”

目光深沉地注视着谢安娜,萧钰麟问:“我只是你的客人吗?”

“不然呢?”

谢安娜毫无温度的反问,让萧钰麟无言以对。

想到自己处处为谢安娜考虑,这丫头却铁了心肠要和他划清界限,萧钰麟就觉得很窝火。

捏了捏拳,萧钰麟既委屈又生气的说:“谢安娜,等找到证据之后,你就会发现你错的有多离谱。到时候,你一定要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道歉!”

说完,萧钰麟离开甜品店。

看着萧钰麟的背影,谢安娜都知道,他很生气。

那个男人就是如此善恶分明,眼里容不得沙子。

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会是件很幸福的事。

但是恋人的话……

想到这,谢安娜垂下眸子,不愿多想。

可惜,谢安娜不愿多想,有人可不同意呢。

缓步靠近谢安娜,叶初雪靠在柜台旁边,笑眯眯地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萧钰麟像个受气小媳妇呢,安娜,你很厉害嘛。”

谢安娜声音不冷不热,道:“他变成什么样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喂,萧钰麟已经走了,你不用故意说那些话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

“哎呀,我不傻,眼睛也没瞎,有些东西,我能自己看出来。”叶初雪撞了下谢安娜的肩膀。说,“萧钰麟对你,很不一样。”

“但也仅限于此。”

紧紧盯着谢安娜的眼睛,叶初雪问:“他对你那么好,你就不会心动?”

叶初雪笑笑,说:“我又不是小猫小狗,有人对我扔块骨头,我就要对他死心塌地。”

听了这话。叶初雪直拍手掌,赞道:“有个性,真是太有个性了。你是第一个,如此无视萧钰麟魅力的人,佩服!”

面对叶初雪的夸赞,谢安娜有点不自在,说:“也没那么夸张啦,我只是觉得。自己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是别有牵扯比较好。”

见谢安娜如此冷静的分析,叶初雪突然觉得萧钰麟挺可怜的。

深叹了一声,叶初雪说:“如果你很爱很爱萧钰麟,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目光闪烁,谢安娜依旧保持冷静,说:“在深陷之前,及时抽身。保护自己,没什么不对。”

“我没有说你这样做不对,就是……哎,算了,你们之间的事,还是自己解决吧,外人也不好插手。”

抬头对叶初雪露出暖笑,谢安娜说:“不管怎样。谢谢你给我这份工作机会。”

“客气,你能来,也是帮我一个大忙。你看,自从你来了之后,店里的生意好了很多。有不少人,就是冲着你这位甜点西施来的呢。我在考虑,要不让你做店长好啦。”

“那还是算了,我能力有限。下学期课业也比较忙,可能没那么多精力放在店里面。”

“这样啊,那就到时候再说好了,你先忙吧。”

说完,叶初雪对谢安娜笑笑,转身离开。

南宫昭在店门口等着叶初雪,两个人携手站在一起,非常般配。就如同金童玉女一般。

她们那个阶层的女孩子,都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不卑不亢,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唯有这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萧钰麟,站在他身边,不会让他丢脸。

反观自己呢?

穿着寒酸,花钱要仔细算计,还要为生计疲于奔波。

这样的她,如何有底气站在萧钰麟的身边?她只会成为萧钰麟的累赘。

骄傲如谢安娜,不允许自己沦落到那种地步。

所以,她强迫自己不许动心。最起码,在她强大起来之前,都不可以。

默默垂下眼睫,谢安娜掩盖住别样的心思。

……

叶初雪给谢安娜开出一份很有诱惑力的工资。

既然拿了人家那么高的薪水,就要努力干活,和自己的价值相互匹配。

所以,谢安娜会自觉延长工作时间,尽心尽力的工作。

通过这份工作,谢安娜还学会了烤蛋糕。

虽然刚开始做,卖相不怎样,但味道还不错。

每日店铺里卖不掉的点心,都会分给员工做宵夜。

因此,七七胖了两斤,每次都是一边埋怨着谢安娜,一边吃个不停。

这日打烊前,谢安娜看到展柜里还有十几块蛋糕在叹气,心想今天又要听到七七的埋怨了。

不过,店铺里突然来了三五个年轻人,打扮时尚,衣品不俗。

谢安娜见状,立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把剩下的蛋糕卖掉。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为首的男子见到谢安娜,眼睛一亮,身体不自觉地靠过去,用自以为性感的声音问:“你们这里,都什么好吃?”

谢安娜立刻热情地介绍道:“我们的主打是蓝莓芝士,非常好吃。哦,提拉米苏也不错。女孩都很喜欢吃。这款月光森林卖的也很好,您可以尝尝。”

男子频频点头,但目光却停留在谢安娜的脸上,说:“那就把你刚刚说的,每样来两份。”

“好,请稍等。”

谢安娜将蛋糕装好,递到男人面前,然后等着他付款。

男人拿出一张信用卡,交到谢安娜的手上,手指还若有似无地触碰到她的掌心。

心头划过一丝不自在的感觉,谢安娜强忍着不适,完成操作。

将信用卡交还给男人,谢安娜笑道:“交款完成,欢迎下次光临。”

“我还没走呢,你怎么现在就赶我走啊?”

“您是要在店里吃吗?靠窗的位置不错,还可以看到街边风景。”

“但是我想让你陪我吃。”

一听男人的话,他的同伴都露出暧昧不明的笑容。

现在,谢安娜可以很肯定,这个男人在调戏自己。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努力扬起笑脸,说:“抱歉,我现在是工作时间,不可以陪着客人坐下来。”

“那你什么时候下班,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抱歉,我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我开车接你。”

“我不会喝酒。”

“那就吃点东西,随你。”

谢安娜已经说的很明白,但是这个男人还在死缠烂打,这让谢安娜的耐心渐失。

笑容微敛,谢安娜说:“先生,如果您来消费,我很欢迎。但是有关私人方面的东西,我没办法答应。”

当着朋友的面,被人拒绝,这让男人很没有面子。

微微站直了身体,男人带着几分恐吓的语气,说:“小姐,你不过是个服务生而已,有必要摆那么高的姿态吗,我请你。可是看得起你。”

“那我承受不住那份厚爱,抱歉了。”

“你……”

男人正要发火,又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是叶初雪和南宫昭。

这两人看过电影,正准备回去。路过甜品店,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碰到这么一出戏。

看到靠山,谢安娜长出了口气。

“老板。”

叶初雪摆摆手,笑说:“哎呀,叫我叶小姐就好了,叫老板,都把我给叫老了。”

看到店里又来了个美人,男人眼睛又亮了几分。

可是,这个美人身边的男人一看就不好惹,所以他不敢做别的想法,先倒打一耙。

“你是这里的老板?”

“没错。”

“你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什么素质,服务态度不好。我要投诉!”

男人表情很愤怒,好像真的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叶初雪看向谢安娜,说:“你来讲讲,都发生了什么。”

瞥了眼男人,谢安娜不紧不慢道:“这位先生要去我陪他吃点心,我不同意,便要以此为借口,约我去吃东西。我拒绝。他便恼凶成怒,胡言乱语。”

“你放屁!”男人彻底没了风度,好像一头胡乱咬人的狮子,吼道,“明明是你觉得我很不错,要倒贴我。我拒绝你,你就往我头上倒脏水!”

一听这话,男人的同伙也开腔帮忙。各种指控谢安娜,好像她就是个无耻又拜金的女人。

嗯,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刚刚的事,谢安娜都会信了他们的鬼话。

现在,谢安娜很担心叶初雪会相信了那些话。

如果她怀疑自己,那这份工作又要做不久了。

好在,叶初雪根本没把那男人的话放在心上,慢悠悠地开了口。

“哎呀。我到底该听谁的话呢,是你骚扰我的员工,还是她想钓凯子?”

“什么骚扰,就是她服务态度不好,还心怀不轨。”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正气,好像完全忘了刚刚是谁做那死缠烂打的事。

叶初雪已经给了对方机会,但那个男人还是在说谎。还怂恿他的朋友如此做。

这种人,已经无药可救了。

想到这些,谢安娜叹了一声,说:“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你承认喜欢安娜的美貌,想认识一下,我也不会说什么。可是你竟然信口雌黄。胡搅蛮缠,那我可就忍不了了。”

拧眉看着谢安娜,男人皱眉问:“你说什么呢?”

扭头看向身边的南宫昭,叶初雪摇晃着他的手臂,撒娇一般地说:“亲爱的,把这个家伙给我丢出去,以后也不许再踏进店门半步。”

“好。”

说着,南宫昭抬步靠近那些男男女女,然后,揪住为首的男人就往外面拽。

其他人想帮忙,却被南宫昭三两下就解决掉了。纷纷躺在地上,捂着伤口哎呦哎呦地叫唤着。

“还不快滚!”

知道自己打不过那个对方,男人站起身,满面愤愤。

“你们,给我等着!”

南宫昭沉下脸色,说:“你竟然还敢恐吓我们,是不想活着离开了吗!”

见对方又要打过来,男人和他的朋友立刻落荒而逃。

将人赶跑了,叶初雪还觉得不解气,认为南宫昭下手太轻,没教训够。

嗯,牙齿都被打掉了,还觉得不够本,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心思可是够狠的。

就在谢安娜腹诽的时候,叶初雪握住她的手,说:“安娜,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人,不需要忍耐,直接轰走。”

“这个,不好吧。”

“能有什么不好的,我的甜点,是给心灵美好的人享用的,而不是给那种人渣糟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