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女人心,海底针/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一会儿,萧钰麟也赶到,他见到了谢安娜,一把便抱住了她。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谢安娜原本很慌乱,直到她被萧钰麟紧紧抱着,一直飘忽的心才缓缓落下来。

听着萧钰麟稳健的心跳,谢安娜眼睛一红,眼泪差点掉落下来。

委屈和自责一起涌上来,谢安娜真的很想靠在萧钰麟的肩膀上大哭一场。

可抬眸的时候,她看到一个女孩的身影。

她是今日来店铺消费的第一个客人。

不知道为什么,谢安娜总觉得她很奇怪,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阴阴的气质。

女孩和谢安娜对上了视线,立刻调转目光,后退,隐藏在人群之中。

“喂,我在抱你的时候,你怎么也在发呆啊?”

萧钰麟发现谢安娜不专心,不满地抗议。

谢安娜回过神来,立刻推开了萧钰麟,脸上还有不正常的绯红色。

真是,怎么一着急,还和这个家伙抱在一起了!?

火势不算大。很快就被扑灭。

但店铺却被弄得很狼狈,火烧的痕迹,还有水泡的地方,简直是惨不忍睹。

看样子,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迎客了。

叶初雪倒是不在乎,也没管有多少损失,先带着谢安娜去了萧钰麟那,缓缓神。

去了公寓。谢安娜才发现常婆婆竟然还在。

听说谢安娜遇到了火灾,常婆婆很心疼,带着她去洗漱,顺便去房间里休息。

萧钰麟本也想跟去,却被叶初雪叫住。

“你来一下,我们有话和你说,是关于安娜的。”

听了这话,萧钰麟便乖乖地坐下来,等着听叶初雪的见解。

“我们觉得,今天这场火灾,是有人故意为之。”

眉头皱了下,萧钰麟道:“竟然有人要害安娜,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收拾呢,肯定是要收拾。但我觉得对方的举动,很奇怪。”叶初雪端着臂膀,分析道。“他们,好像一门心思的想让安娜离开。可安娜离开,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知道答案。”

听了南宫昭的话,叶初雪忙拽着他的手臂,追问道:“什么法子?”

“先顺着他们的意思,假意让安娜停工休息,看看接下来,他们要做什么。”

这倒是个办法,可是……萧钰麟能同意吗?

抬眉看向萧钰麟,叶初雪在等着他的回答。

萧钰麟犹豫了下,然后说:“好。”

听了这个回答,叶初雪长出口气,说:“呼,我还以为你肯定会拒绝呢。”

“我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到有个黑手要伤害安娜,我就没办法坐以待毙。唯有揪住对方,才能搞清他们究竟有什么意图。”

“好,那现在就开始行动!”

另一边——

得知甜品店着火,苏巧巧很开心。

“你这次做的很好,谢安娜马上就要倒大霉了!”

着火的时候,吴静也在现场。她被当时的景况吓到了,现在还有些呆呆的。

苏巧巧告诉她,那个塑料瓶里装的是可燃液体,遇到火就会产生烟气,让那家甜品店烟熏火燎,没办法营业。

可没想到,那竟然是酒精,一把火,就差点让甜品店变成了灰烬。

如果东窗事发,那她就是纵火犯,会坐牢的!

想到这些,吴静就开始瑟瑟发抖,脸色煞白。

见吴静那魂不守舍的样子,苏巧巧心里暗哼,觉得她很没用。

但表面上,苏巧巧还在柔声安慰着吴静,道:“别担心,东西都已经烧没了,他们肯定查不到你这里的。而且我已经调查过。厨房的监控是坏掉的,肯定没人能发现你。”

的确不会有人发现自己,因为吴静根本不是自己动手,而是找了帮手。

如果这事让苏巧巧知道了,没准会横生枝节。

算了,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就让真相也掩入时光的尘土中吧,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吴静如此告诉着自己,但心底的某处,还在惴惴不安。

……

叶初雪和萧钰麟达成一致,便准备离开。

在离开之前,她找到谢安娜,对她说:“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等甜品店重新开业。我再找你来。”

“好。”

“不许胡思乱想,觉得店铺关门和你有什么关系,记得了?”

谢安娜露出一丝暖笑,说:“嗯,记得了。”

“好了,你多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先走了。”

见叶初雪准备走,谢安娜也站起身。说:“我不休息了,和你们一起离开吧。”

叶初雪忙按着谢安娜的肩膀,把她按了回去,说:“别啊,你多观察一会儿。着火的时候,你肯定也吸入烟尘,那样很容易损伤呼吸道。未免有什么后遗症,你再观察个小半天。”

一听这话。萧钰麟紧张的问:“会损伤呼吸道吗?那我得找个大夫仔细瞧瞧。”

叶初雪真是无语了,直想翻白眼儿。

这家伙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这会儿功夫变得像个白痴一样!?他没看出来,自己是在帮他挽留谢安娜吗?

谢安娜忙说:“不必了,我没那么难受。”

“总之,多观察肯定不会错。安娜,你就听话吧。”

叶初雪转身就走,临走之前。还暗暗瞪了萧钰麟一眼,以做警告。

房间里,只剩下谢安娜和萧钰麟。

两个人面对面地坐在,还有些尴尬。

“那个……”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愣住,表情都有些不自在。

谢安娜低头轻咳了一声,说:“还是你先说吧。”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别瞒着我。”

“我挺好的,没事。那。我现在还是回学校吧。”

“不是说好了,要观察一会儿吗。你回学校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呆着吧。”

“可是……”

观察归观察,也不用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观察吧,真是蜜汁尴尬啊……

谢安娜很不自在,而萧钰麟却觉得愈发难以捉摸自己的心了。

回想着,和谢安娜认识的这段时间,萧钰麟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坐上过山车一样,一会儿高高抛起,一会儿又重重落下,总是心惊胆战的。

就像刚刚,听说甜品店着火了,萧钰麟疯了一样赶过去,只希望谢安娜能平安无事。

而谢安娜呢,她明知道自己不能动心,不能想不该想的东西。

可是看到萧钰麟如此紧张自己,她的心还是微微动了下。

有一瞬间,她甚至想不顾一切的敞开自己。

就算玩弄又如何,只要在某个当下,他们二人的心是真诚的,就足够了。

这样的想法很疯狂,谢安娜觉得应该将这个念头掐灭。

但心底却有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让她顺从自己的心意。

看着谢安娜那副娇羞又不知所措的模样,萧钰麟觉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不过,不管怎么看,现在都不是卿卿我我的好时机。

轻咳了一声,萧钰麟收敛心思,问:“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

谢安娜的话还没说完,萧钰麟的电话响起来。

看着那个号码,萧钰麟皱眉挂断。然后抬头,对谢安娜说:“别管他,你继续。”

“我……”

电话再次响起。

谢安娜有些泄气,说:“算了,你还是接起来吧,万一对方有急事呢。”

看对方的架势,大有萧钰麟不接电话,人家就不放手的意思。

无奈之下,萧钰麟只好说:“你先等我。我去去就回。”

走到外面,萧钰麟没好气地接起电话。

“喂,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余薇轻笑了一声,玩笑般地说:“干嘛那么气急败坏的,是我坏了你的好事吗?”

“别废话,有什么话,快说。”

“你真是越来越不绅士了。”嘟了嘟唇,余薇说,“我要办订婚宴,你也来参加吧。”

萧钰麟本来就没什么好脾气,听了对方的话,更是气闷。

“余薇,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

谢安娜本想到房间外面透透气。

可没想到一开门,就听到这个名字。

身体僵了下,谢安娜默默后退,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来不来,随你,反正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余薇本想挂断电话,但是心思微动,道,“你为什么不来呢,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啊,可以向我耀武扬威。”

“真是幼稚!”

“最初做出这种幼稚事的人,不正是你吗。”

“余薇,你真是越来越无聊了。如果以后还有这种事,你给我的助理打电话就好,我很忙!”

说着,萧钰麟就要挂电话。

可是余薇的话还没说完。

“如果你只是为了气我,实在没必要拉着一个人陪着你。谢小姐是个不错的姑娘,若是为了我,而耽误她,就有些可惜了。”

萧钰麟皱起眉,说:“余薇,我告诉你,我们之间结束了,我现在很认真地开始下一段感情,和你无关。”

“是吗。”

“是,如果没别的事,就挂了吧。”

挂了电话。萧钰麟的心情有种说不出的平静。

如果是以前,听说余薇要办订婚宴,萧钰麟肯定要喝点闷酒。

但是现在,他的心很平静,毫无波动。

相比之下,他更担心房价里那个女人。

抬眸看向门口,萧钰麟勾勾嘴角,抬腿走了进去。

坐在谢安娜的对面,萧钰麟说:“那个,我们继续。”

谢安娜好像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说:“啊,我想回学校。”

“可是你刚刚的话还没说完。”

“有吗?我不记得了呢。如果你不方便送我回去,那我就自己走好了。”

谢安娜执意要走,萧钰麟觉得很奇怪。

“好好的,你怎么了?”

谢安娜低着头。也不看着对方,说:“我没怎么样,都挺好的。”

“你……”

“好了,我的决定已经告诉你了,我现在要回去了。”

说着,谢安娜不再理会萧钰麟,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扭头看着谢安娜的背影,萧钰麟皱着眉。喃喃说:“女人心,还真是难以捉摸。”

“少爷。”

回过身,萧钰麟看到身后的常婆婆,找到了倾诉对象。

“常婆婆,您说女人怎么都那么别扭呢,”

常婆婆眼珠昏黄,却透着睿智,说:“表面上看着别扭。实际上,还是因为有了心结啊。”

“心结?”

谢安娜那女人,能有什么心结?

见萧钰麟百思不得其解,常婆婆提点道:“刚刚,我发现安娜走出了房间,在看你接电话。然后,她的表情就变了,好像很失落的样子。”

“我不就打个电话吗。她失落个什么劲儿。”

“请问,您是给谁打的电话呢?”

“我……”

话说到这,萧钰麟恍然大悟。

难道,是这丫头误会自己还对余薇有感情?

哎,这个蠢丫头,说话做事之前,就不知道用用脑子吗!

萧钰麟气急,转身就走。

“少爷。您干吗去?”

“当然是找到安娜,解释清楚啊。”

“请您等一下。”常婆婆叫住了萧钰麟,说,“我倒是觉得,您可以利用这件事,探探安娜小姐,对你到底是什么感情。”

萧钰麟被说得心动了。

但是他还有些不解,问:“这要怎么试探?”

看着神色懵懂的萧钰麟。常婆婆神色无奈,说:“少爷啊,您平日里也很聪明,怎么今天突然变笨了呢?”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感觉他变笨了,难道,他真的变笨了?

见萧钰麟不明所以的样子,常婆婆耐心地说:“既然安娜在介意余薇,那您就继续刺激安娜,在她承受不住的时候,你再向她解释,逼迫安娜看清她的心,也让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听了常婆婆的话,萧钰麟仔细想了想,而后露出了然的神色。

接着,萧钰麟对常婆婆伸出了大拇指,赞道:“姜啊,还是老的辣。”

拍开萧钰麟的手,常婆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我辣不辣,还不都是被你逼的吗。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让人操心。”

说完,常婆婆见萧钰麟还在那傻笑,非常无语地说:“还傻站着,你再浪费时间,安娜都回学校了!”

一听这话,萧钰麟忙转身跑出去,追着谢安娜的身影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