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这个男人是祸害/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混蛋!

谢安娜真的很热,再走下去,可能就要中暑了。

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上车再说吧。

谢安娜眯了眯眼,转身,就打算将行李箱放到车上。

见谢安娜肯上车,萧钰麟忙帮谢安娜提行李,还为她打开车门。

坐上车,车内凉爽的空气让谢安娜好像活过来一样。

可这样让谢安娜更不爽了。

她在外面累得像头驴一样,这家伙却在里面享受冷气,太可恶了!

看着谢安娜气鼓鼓的样子,萧钰麟明知故问,道:“怎么不开心呢?”

“见到你,能开心起来就怪了。”

“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谢安娜皱起眉,控诉道:“你害得我晒了那么久的太阳,不怪你怪谁。”

萧钰麟还觉得很无辜,说:“你可以不晒太阳啊,乖乖坐上我的车,不就好了?”

“这么说,还是我自作自受喽。”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你……”

伸手指着萧钰麟,谢安娜就要发飙。

可是萧钰麟却握住了谢安娜的手,含情脉脉地说:“今天杀青。肯定发工钱了,请我吃饭吧。”

谢安娜冷哼了一声,质问道:“凭什么!”

“就凭我今天来接你。”

谢安娜被气笑了,提醒道:“哈,你弄错了吧,不是我主动求着你来接我的。”

“但结果就是,我送你回了学校。”

“你这是强词夺理!”

“我是商人,只看结果。”

明明自己有理。可是却说不过萧钰麟,谢安娜小脸都气红了。

萧钰麟全当做不知道的样子,问:“要带我去哪里吃饭?”

“吃毛线!”

“毛线也能吃吗?还是算了吧。要不,我挑地方,你付款就好。”

开玩笑,让萧钰麟挑地方,谢安娜得跑多少龙套才能付得起啊。

谢安娜果断拒绝,眼珠转了一圈,突然笑了。

“如果你不介意地方简陋,我知道一处小吃店很好吃,跟我走吧。”

“好。”

萧钰麟满怀期待。

可是当他看到碗里的食物时,脸都黑了。

用勺子搅了搅,萧钰麟问:“这些是什么?”

“羊杂啊,你没吃过吗?”

岂止是没吃过,连听都没听过啊。

萧钰麟对这种东西很抗拒,觉得吃下这种东西的人。一定很有勇气。

看着萧钰麟那表情,谢安娜暗暗偷笑。

坐直了身体,谢安娜拿过一双筷子,吃了一口,还做出很享受的表情。

“唔,好吃!”

看着谢安娜的侧脸,萧钰麟吞咽下口水,问:“真有那么好吃吗?”

“当然,今天就当姐姐带你见世面了。”

话音落下,萧钰麟还是盯着自己的碗,却不动筷子。

“喂,快吃啊,这可是你的劳动所得,别浪费了。”

被谢安娜那样盯着,萧钰麟没办法,只好夹起一块尝了下。

嗯,没想象中那么难吃,但是嚼在口中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尝一块,已经是萧钰麟的极限。

所以他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筷子。

但是谢安娜却不打算放过他,撅着红唇,不满道:“如果你不吃光,下次我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扫兴!”

萧钰麟当然知道这是谢安娜的恶作剧。

但即便如此,萧钰麟还是不想让谢安娜不开心,硬着头皮拿起了碗筷。

“我吃就是了,别不高兴了。”

说完,萧钰麟闭着眼,囫囵吞枣地将一碗羊杂都吃了下去。

萧钰麟几乎是吞下去的,胃里涌出阵阵的恶心感,差一点就吐出来。

看他这幅样子,谢安娜觉得很解气。

哼,让这家伙戏耍自己,晒了那么久的太阳。现在,轮到他受罪了吧!

萧钰麟用纸巾擦着嘴唇,抬头,就看到谢安娜狡黠的笑容。

那笑就像是夜间明月,缓缓流淌在萧钰麟干涸的心田。

恶作剧成功。谢安娜本来是很开心的。

但是被萧钰麟这样盯着,谢安娜慢慢就笑不出来了,浑身都很不自在。

舔了下嘴唇,谢安娜觉得她好像被猛兽盯上了似的。

那头猛兽的脑子里,还在想着不太纯洁的东西……

“好了,吃完了,走吧。”

谢安娜交钱买单,逃一样的走出了店铺。脸上还有可疑的绯红。

开车回到学校,谢安娜一刻也不耽误,拿了箱子就要走。

萧钰麟在后面叫住了她,说:“走了,也不说一声吗?”

脚步停顿了下,谢安娜回头,看着萧钰麟说:“以后还是别来找我了。”

萧钰麟无语了。

“我是让你说点好听的话,而不是气我的话。”

“我只说我想说的话。”

“那我也说点我想说的吧。”

话音落下。萧钰麟靠近谢安娜,抬手抚弄着谢安娜的头发,表情暧昧。

“回去以后,记得要给我打电话。”

萧钰麟的声音温柔而多情,简直能让人的耳朵怀孕。

从旁边经过的人双手捧心,眼睛里泛着桃花。

“哇,好甜蜜呢。”

“是啊,人帅就算了。还那么有钱。有钱就算了,还那么专情,谢安娜真是太走运了。”

“好希望我也能找个那么优秀的男朋友哦!”

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时发出赞叹的声音。

可是谢安娜却越听越火大。

什么甜蜜,明明是毒药好吗!而且这些女人可不可以别意淫了,自己满脸的痛苦,难道她们都没看到吗!

不行,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就要气到头顶冒烟了!

谢安娜不想再和萧钰麟纠缠下去。提起箱子,转身小跑着离开。

嘴角噙着笑,萧钰麟说:“这丫头,还知道害羞了呢。”

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传到谢安娜的耳朵里。

脚步踉跄了下,谢安娜差点左脚拌右脚。

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个祸害!

看着谢安娜越走越快的身影,萧钰麟心情大好。

嗯。果然,逗弄谢安娜是最让人身心愉悦的游戏。

萧钰麟心满意足的离开,觉得今天,是最近最开心的一天了。

那边,萧钰麟刚一离开,一个身影,便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死死盯着萧钰麟离开,苏巧巧的眼神很复杂。

……

刚刚洗过澡。谢安娜用毛巾擦着头发,神态慵懒。

“安娜,刚刚你洗澡的时候,手机响来着。”

谢安娜一听,忙拿出手机看了下。

是叶初雪打来的电话。

谢安娜一刻也没耽搁,立刻回拨过去。

只响了几下,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甜美的声音。

“安娜,最近忙吗?”

“不忙,有事吗?”

“还真有点事,”叶初雪笑笑,说,“是这样的,甜品店不是被烧了吗,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是还需要采买一些甜品店的设备和器具。”

“我想,你在甜品店工作过,知道这里都需要什么,就想让你帮忙采买采买。”

一听这话,谢安娜责无旁贷地说:“我现在还是甜品店的员工,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何来的帮忙一说呢,肯定会出力的。”

“嗯,够意思。”叶初雪点头,笑说,“要买的东西,一个比一个沉,你一个女孩子,我怕你会搞不定。这样吧,我给你找个帮手,到时候帮你搬搬抗抗。”

“嗯,也好。”

“那就这样定了,周末你没课的时候,咱们就行动。”

“没问题。”

“那就先这样了。”

“……好。”

挂电话,谢安娜表情有些犹豫。

就在刚刚,谢安娜想问问叶初雪,周末要来帮忙的人,是不是萧钰麟。

可是萧钰麟是个公子哥,应该不会做这种苦力活,谢安娜便没问,好像她自作多情一样。

可是啊可是。当周末,谢安娜看到萧钰麟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多么天真。

萧钰麟今天换了一辆跑车,相当拉风。

笑看向谢安娜,萧钰麟说:“准备好了,我们就快点出发,今天要逛好几个商场呢。”

说完,谢安娜还是没有反应。

歪头看着谢安娜,萧钰麟问:“还愣着干嘛?”

“为什么会是你?”

谢安娜问的莫名其妙,但是萧钰麟却听懂了,笑着回了一句:“为什么不能是我。”

抿了抿唇,谢安娜警告道:“你最好别盘算别的,我是不可能回应你的。”

萧钰麟无奈的笑笑,说:“放轻松,今天忙正事,咱们也只谈正事。”

“希望你说到做到。”

打开车门,谢安娜坐了上去。

两个人系好安全带,萧钰麟准备开车。

打量着这辆蓝色的车子,谢安娜皱眉,问:“今天去采买东西,你开跑车,能装得下什么啊?”

萧钰麟无奈,提醒道:“小笨,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做送货上门吗?”

眼睛眨了眨,谢安娜开始后知后觉。

什么啊,既然能送货上门,还要萧钰麟干嘛啊,自己一个人就搞定了啊!

此时的谢安娜,觉得自己好像被愚弄了。

算了算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就当请了个司机好了。

不再理会萧钰麟,谢安娜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

那是一张清单,谢安娜提前列好,准备按着上面的东西一项项采买。

接下来,谢安娜并没有和萧钰麟有过多的交流,货比三家,买的很专心。

将列表上最后一项划掉,谢安娜长出了口气。

搞定!

将全部东西买完,谢安娜转身。却发现萧钰麟不见了。

奇怪,这什么情况啊?

谢安娜四处找了找,发现那家伙竟然在珠宝店里呢。

自己辛辛苦苦的买东西,这家伙竟然自己跑去偷懒,真是过分!

谢安娜气哼哼地走去,冷着脸质问道:“萧钰麟,你在干嘛?”

此时的萧钰麟,手上握着一条项链,举到谢安娜的面前,问:“这条项链怎么样?”

“不怎么样!”拍掉萧钰麟的手,谢安娜不满道,“如果你有事,就去忙你的,别装作陪我的样子,却在忙自己的私事。”

萧钰麟并没有为自己辩解,反而悠悠地说:“我想把它买下来。送给一个女孩,你觉得,她会喜欢吗?”

不知道为什么,谢安娜心里突然觉得很酸。

努力忽视那种异样的感觉,谢安娜扭头过,粗声粗气地说:“我又不是那个女孩,我怎么知道。”

“你们的眼光应该差不多,帮我参谋一下。”

“谁要帮你参谋。我可没那么闲!”

说完,谢安娜转身就走。

萧钰麟让服务员把项链装好,立刻去追谢安娜。

可惜此时的谢安娜,已经坐上公交车,冷冷看着萧钰麟。

脸上露出无奈的笑,萧钰麟只能眼睁睁看着谢安娜从自己眼前溜走。

这个丫头,跑的还真快。

但就算你现在跑掉了,早晚还是会回到我的手心的。

扬起嘴角。萧钰麟笑容得意。

……

经过一个礼拜的努力,甜品店收拾妥当,可以开门迎客。

但是叶初雪并不急着营业,而是选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准备了甜点、酒水和饮料,将谢安娜等人叫了过来。

叶初雪站在前台,轻咳了一声。

“今天是甜品店重新开业的日子,我们今天不对外迎客。只接待自己人。来来来,今天的东西大家随便吃,随便喝。”

叶初雪话音落下,刻意停顿了下,等待大家的掌声。

众人莞尔,鼓掌。

满意地点点头,叶初雪走到谢安娜的身边,说:“甜品店能重新开张。多亏了安娜,如果不是她忙前跑后的,甜品店不会这么快就重振旗鼓。来来来,这一杯先敬安娜。”

叶初雪说着,举起一杯红酒,就要递给谢安娜。

谢安娜忙摆摆手,说:“别别别,这都是我该做的。您这样太客气了。”

“不,这是你应得的,快喝吧。”

“这……”

就在谢安娜犹豫,要不要接下酒杯的时候,一只大掌横伸过来,拿走了酒杯。

是萧钰麟。

脸上露出得体的笑,萧钰麟十分绅士地说:“这杯酒,还是让我替安娜喝掉吧。”

叶初雪却不乐意了,皱着眉,说:“萧钰麟,一杯葡萄酒而已,你管的也太严了吧。”

萧钰麟的举动,将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和谢安娜的身上。

那种暧昧的打量,让谢安娜很窘迫,想立刻就和这个家伙划清界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