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酒醉/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抢过酒杯,谢安娜倔强地说:“我可以喝的,给我。”

说着,谢安娜仰头就把一杯红酒喝了下去。

叶初雪在旁拍着手掌,挑衅地看向萧钰麟,说:“你看看,巾帼不让须眉呢。”

萧钰麟表情很无奈,说:“你这是在用激将法。”

谢安娜喝的有些快,头有点晕,听到不想听到的声音,觉得有些头疼。

扭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毫不客气,说:“萧钰麟,你别多管闲事,我喝我的,你那么多话干嘛。”

“你是不是傻,叶初雪在激你喝酒呢。”

“只喝几杯酒而已,还能喝醉吗?”

“你真是太不了解初雪了。”

叶初雪正看热闹,听了这番话,不满地抗诉道:“喂喂,你别挑拨离间,分离我们姐妹的感情。”

萧钰麟现在是里外不是人,既然如此,那他干脆袖手旁观好了。反正不管他说什么,也没人当真。

向前伸了伸手,萧钰麟说:“那好,你们喝,我不再多言。”

“本来就不应该多说什么,”叶初雪对萧钰麟吐了吐舌头,然后举杯,笑说。“来来,今天是属于咱们女人的日子,喝尽兴,别管他们男人说什么!”

“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段依瑶嘴角含笑,表示赞同。

“快来快来,我们干杯。”

晶莹的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孩们笑的开怀,喝的尽兴。

谢安娜很久没这么开心了,虽然叶初雪和段依瑶身份尊贵,家世显赫,但谢安娜和她们在一起非常放松。

她们不会因为身份背景就轻视一个人,更看重的,反而是对方的品质。

在酒精的作用下,谢安娜慢慢放下矜持,与叶初雪和段依瑶把酒言欢。

见谢安娜一杯接着一杯喝,萧钰麟想阻止。

但是看到谢安娜真得很开心。也就随她去了。

过了一会儿,段依瑶抽出身,走到了萧钰麟身边。

递给他一张照片,段依瑶说:“上次的事查清楚了,是一个女学生策划的。不过,她身后有黑道势力,对方的主事者,是个叫六哥的。”

眸子眯了眯,萧钰麟喃喃道:“果然是他……”

“怎么,你和他打过交道?”

“嗯,是个很变态的男人。”

段依瑶点头,说:“的确,心狠手辣,还很邪气。我劝你最好别惹上他。”

对此,萧钰麟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歪着头,说:“这话你说错了,明明是他惹到了我。不管他是谁,我萧钰麟都没有怕的时候。”

语气停顿了片刻,段依瑶说:“我只是给你点建议,听不听,随你。”

“不过这件事,谢了。”

“不客气,反正我也不是帮你。”

说话之间,段依瑶的视线落在谢安娜的身上。

此时,谢安娜正和叶初雪说着什么,两个人笑的很开心,脸色绯红,像个诱人的桃子。

看的出来,段依瑶很喜欢谢安娜。这次肯帮忙调查,也多半是因为她。

对此,萧钰麟表示不能理解。

“你们女人的友谊,来的真是突然。”

“想不通就别想,反正你也想不明白。”

论毒舌耿直,段依瑶说第二,没人敢自认第一。

叶初雪发现这两个人在聊天,偷偷溜过来,打算偷听。

可刚一靠近,她就被人发现了。

既然发现,叶初雪索性坦荡一点。理直气壮地问:“喂,你们在偷偷聊什么?”

“如果被你知道了,那还叫偷偷聊吗?”

萧钰麟的话,让叶初雪撅了撅红唇,表情很不满。

抬手勾着段依瑶的脖子,叶初雪说:“回来回来,我们继续喝酒!”

“依瑶不能再喝了。”

叶景琰不轻不重地拽回了段依瑶,声音中有着不可置疑的力量。

叶初雪皱眉。说:“喂,你不是吧,这么扫兴。”

见叶初雪微醺,叶景琰不想和她讲道理。

扭头看着南宫昭,叶景琰说:“南宫,看着点初雪,她不可以再喝了。”

“可我们才刚刚开始!”

“已经结束了。”

“我不!”

“你是想挑战我吗?”

看着叶景琰微眯的眸子,叶初雪一下子就怂了。

挑战叶景琰从来都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咽了下口水。叶初雪纠正道:“就是,吃点东西总可以吧。”

“好,把酒杯都收起来吧。”

这家伙……

见叶初雪还不死心,南宫昭在旁边劝道:“喝酒只是为了助兴,如果喝的难受了,那可没必要。你们现在的气氛刚刚好,如果再过了,可能会出丑哦。”

“我才不会出丑呢!”

“不是你。若是别人,难道你会袖手旁观?”

嘴唇动了下,叶初雪这次不再说话。

南宫昭见状,立刻起身收起酒杯。

谢安娜一个人坐在吧台那里,正考虑要不要再喝一杯,手里的杯子就被人收走了。

看了看空空的手掌,谢安娜喃喃道:“咦,怎么把酒杯都拿走了呢。我还想喝呢。”

萧钰麟适时坐在谢安娜的身边,语气温柔,说:“喝果汁吧,喝那么多酒,小心会水肿。如果一会儿有导演给你打电话,让你去拍戏,你顶着一张肿脸怎么办?”

“嗯,说的也是。”

此刻的谢安娜。安静乖巧,像只小猫一样,趴在那里。

看着这样的谢安娜,萧钰麟突然有一种冲动。

缓步靠近谢安娜,萧钰麟伸手,想握住她的肩膀。

可是谢安娜突然挺直腰身,神色亢奋地说:“要不,我们一起跳舞吧!”

说着。谢安娜还起身晃了晃,要去找音响。

将谢安娜拽了回来,萧钰麟有些无奈地说:“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我要跳舞嘛。我跳舞很不错的,你看。”

谢安娜说完,还手舞足蹈起来,蠢萌蠢萌的,好像一只企鹅。

叶初雪被谢安娜的模样逗笑了,她指着谢安娜,说:“哈哈,我今天总算见到比我跳舞还要没天赋的人了。”

谢安娜清醒的时候,绝不会做这种可笑的事。

而现在的她,并不在乎,自己逗笑了别人,还露出傻傻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谢安娜,萧钰麟很无奈,说:“让你别喝那么多,一点都不听话。”

叶初雪在旁边也笑说:“原来你喝多了啊,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差。”

谢安娜抚着自己微烫的脸颊,说:“还好吧,我觉得也不多啊,还能在喝呢。”

叶初雪虽然还想怂恿怂恿谢安娜,但是酒水都已经被没收了,没办法,只好劝道:“别逞强,还是回去休息吧。好好休息,明天还要来上班呢。”

听叶初雪这样说,谢安娜只好点点头,说:“哦。”

轻轻捂着额头,叶初雪一副很疲惫的样子,说:“本来是我送你回学校的,但我现在好想回家睡觉。那送安娜的任务,就交给萧钰麟吧。”

说完,叶初雪对萧钰麟使了个眼色。

接到暗号,萧钰麟忙做出护花使者的模样,握着谢安娜的手臂,准备带她离开。

坐着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一旦走起路来,谢安娜才觉得她整个人都是在飘的,好想脚下踩着棉花。

看来。她是真的喝多了。

谢安娜没再坚持,和萧钰麟一起坐上车子,然后坐在车上闭目休息。

萧钰麟正想开车离开,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落在刚刚的地方,便折身回去取。

“你的手机,在这里呢。”

萧钰麟刚转个弯,叶初雪便晃悠着手上的手机,笑眯眯地看着萧钰麟。

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机,萧钰麟淡淡地说了声:“多谢。”

“喂,我帮你那么大一个忙,你只说谢谢两个字?也太敷衍了吧。今天明明是在帮你,你却在数落我,我很生气哦。”

虽然这样说,叶初雪却笑得很甜,笑容里,透着满满的算计。

看了叶初雪一眼,萧钰麟语气淡淡,说:“会补偿你的。想好条件,再来找我吧。”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心疼。”

不再理会叶初雪,萧钰麟转身就走。

看着那家伙的背影,叶初雪端着臂膀,摇头喃喃道:“哎,我真是太善良了,就见不得别人蹉跎时光。”

南宫昭走到叶初雪的身边,问:“你想让萧钰麟帮什么忙?”

“这个嘛,暂时保密。”

叶初雪的表情,神神秘秘的,南宫昭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在盘算什么。

算了,叶初雪今天高兴,自己就别扫她的兴,反正改日,叶初雪也会自己坦白交代的。

另一边——

坐上车没一会儿的功夫,谢安娜就睡着了。

萧钰麟载着她回了自己的公寓,并亲自把她抱回房间。

“喝,我们接着喝!”

谢安娜躺在床上,手臂还不断比划着,像个酒鬼一样。

萧钰麟被谢安娜的表情逗笑了。没想到她这么喜欢喝酒。

下次,自己倒是可以陪她喝个尽兴。

只是现在有个问题。

谢安娜喝了这么多,需要洗个澡,不然她睡着了也不会舒服。

常婆婆已经回去,没人能帮忙洗澡。

也就是说,想给谢安娜洗澡,只能萧钰麟亲自来。

他倒是没什么,就怕这丫头醒过来不自在。

就在萧钰麟犹豫的时候,谢安娜一转身,竟然吐了。

好吧,这下必须要洗澡了。

萧钰麟好像很嫌弃的样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渴望和谢安娜有肌肤之亲。

就算什么也不做,只是抱抱她也好。

不见面的这几日,萧钰麟很想念她。

这想念让萧钰麟自己都措手不及,似乎在他没意识的时候。已经让某些东西在自己的心里生根、发芽。

后悔吗?

萧钰麟问过自己,但答案是否定的。

喜欢就是喜欢了,有什么难为情的。

他只是想不明白,谢安娜身上,是什么东西让自己欲罢不能。

这感觉,是曾经的余薇都未曾带给自己。

看着面前熟睡的谢安娜,萧钰麟轻叹了一声。

这女人,分明就是来折磨自己的。

伸手解开了谢安娜的衣服扣子。萧钰麟灼热的手掌,将她抱了起来。

睡梦中的谢安娜,觉得两块铁一样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身上,很不舒服。

叮咛了一声,谢安娜调整下姿势,身体靠在萧钰麟的身上,又拧了拧,继续睡。

她是睡得舒服了。可萧钰麟却觉得很煎熬。

谢安娜正好用两团柔软贴着萧钰麟,手臂勾着他的脖颈,嘴唇若有似无地靠在萧钰麟的脖颈上,一呼一吸的气体,喷在他的皮肤上,每一次,都会引起一次战栗。

靠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将谢安娜放到浴缸里。萧钰麟摒弃所有杂念,用最快的速度将谢安娜洗白白。

本来,还以为帮美人洗澡是个美差。

可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折磨人啊。

仰头望着天花板,萧钰麟忍着身体里的燥热,简直想骂街。

洗过澡,萧钰麟用浴巾将谢安娜裹起来,扔到床上。

因为这里没有女人的换洗衣服。萧钰麟就将自己的睡衣套在谢安娜的身上。

因为尺码不对,谢安娜穿着睡衣总会露出肩膀,更添几分诱惑。

舔了下嘴唇,萧钰麟实在受不了了,便在谢安娜的红唇上吻了起来。

萧钰麟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普通的吻而已,望梅止渴罢了。

可慢慢的,他不满足于一个吻。他想要的更多更多,简直要吞了谢安娜才甘心。

等萧钰麟反应过来的时候,谢安娜身上的衣服又被脱个一干二净。

而且,白皙的皮肤上还被弄出很多红色印记,透着暧昧的气息。

萧钰麟很懊恼,面对谢安娜,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总会溃不成军。

不行,不能再沉迷下去了。

萧钰麟侧过头,随便帮谢安娜穿好衣服,就离开了房间。

房门一关,萧钰麟长长呼吸了下。

好像考验总算结束,让人迫不及待地要离开考场。

那一夜,萧钰麟一夜无眠。

每每想到那白皙的皮肤,他就觉得自己身体很燥热。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萧钰麟就去冲澡。冷静下来之后,重新躺回床上。

可过不了多久,又想些不该想的,身体再次燥热……

周而复始,折腾到最后,天都亮了。

萧钰麟对此很崩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