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向我道歉!/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倒是睡的很安稳,一夜无梦,睡到大天亮。

只是,她为什么会在萧钰麟这里?而且身上还穿着萧钰麟的衣服!?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谢安娜推门走出去,气势汹汹地找到了萧钰麟,准备和其对质。

萧钰麟正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脚步声,不紧不慢地看了谢安娜一眼。

可就是那一眼,让谢安娜一愣。

“萧钰麟,你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

嗔怪地看了谢安娜一眼,萧钰麟的眼神中满满的怨。

而这眼神让谢安娜身体一抖,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错开目光,谢安娜努力让自己气势十足,质问道:“萧钰麟,我问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喝醉了。”

“为什么不送我回学校?”

“因为,我要等着某人向我道歉呢。”

萧钰麟重新掌握主动权,端着臂膀,理直气壮地看着谢安娜。

可谢安娜却没听明白,皱眉问:“什么乱七八糟的。”

将几张照片放到桌上,萧钰麟拽拽地说:“这是证据,你仔细看好了。”

“什么证据?”

“谢安娜,你跟我玩失忆是吧!上次你说过的,你要我找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现在我找到了,诬陷你是小三的人,不是我,而是照片里的女生!”

定睛看了下,谢安娜瞳孔一缩。

是吴静……

看着谢安娜的反应,萧钰麟问:“你认识她?”

谢安娜点头,说:“认识,我们关系不怎么好。但是么想到,她会用这种手段陷害我。”

眼神一狠,萧钰麟说:“敢欺负你,这个人就交给我处置好了。”

“你要干嘛?”

“当然是要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惹了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

谢安娜忙纠正道:“什么叫你的人,你是你,我是我。”

“嘿,你误会了我,还理直气壮的。难道你忘了,要向我道歉了?”

“那个……”

谢安娜开始看向别处。

萧钰麟端着臂膀,催促道:“我可是等着呢,快点道歉。”

好吧,既然自己做错了,道歉也是理所应当。也没什么丢人的。

谢安娜深呼吸一口气,低着头,说:“上次的事,对不起。”

萧钰麟等了会儿,见谢安娜没有后文,便问:“这就完了?”

“那你还想怎样,对你三跪九拜?”

“不需要,你来亲我一下就好了。”

说着,萧钰麟还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谢安娜气红了脸,吼道:“萧钰麟!”

“好啦好啦,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先坐下来吃早饭吧。”

谢安娜可没心思吃早饭,她问:“你还没说,究竟要怎么处置吴静?”

喝了口咖啡,谢安娜垂眸说:“这女人心狠手辣,留着也是个祸害。她不会因为你的心软而感激你,就交给我,以绝后患吧。”

“不行,那太残忍了。”

“她想办法对付你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残忍呢?她并不是第一次对你用计,对这种人用不着心慈手软。”

“而且,如果你不处置她,她就会想办法置你于死地。难道,你还想再经历一次小三的风波吗?”

“那,也不至于要人性命吧。”

“谢安娜,你在想什么呢。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能用权利解决的事,我干嘛要打打杀杀的啊。”

谢安娜愣了下,说:“是你刚刚说的,要永绝后患。”

“我只是吓唬吓唬那女生,让她害怕,不敢再找你麻烦。”

“只是这样?”

“对啊,不然呢。”

吐出一口气,谢安娜瞪了萧钰麟一眼,不满道:“你这人,就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怎么逗你啊。”

“萧钰麟!”

“好了,昨晚喝了酒,你肯定很头疼,来喝点粥吧。”

亲自把粥碗放到谢安娜的面前。萧钰麟神色温柔。

故意不去看萧钰麟的脸,谢安娜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别说,这粥的口感还不错。

挑眉看向萧钰麟,谢安娜问:“这是你做的?”

“是啊。”

“看不出来,你还不是那么无用。”

“只要你细心观察,会发现我有很多闪光点的。”

萧钰麟突然变得很温柔,这让谢安娜差点被粥呛到。

唏哩呼噜地吃完粥,谢安娜抬手擦了下嘴唇。说:“我才懒得观察,我吃完了,现在就要回学校。”

“好,我送你吧。”

谢安娜本意是拒绝的,但是一想就算她拒绝,萧钰麟也能想到法子搪塞自己,何必多费唇舌呢?

所以,谢安娜回房间换衣服。就准备和萧钰麟一起回学校。

在离开公寓之前,谢安娜在架子上看到一个盒子,非常眼熟。

上面那个标志,谢安娜才见过,就是前几日,她和萧钰麟一起在商场里看到的珠宝品牌。

那一瞬间,谢安娜感觉有一盆水从上淋了下来,整个人懵了瞬。而后垂下眉,心底所有的想法都烟消云散。

谢安娜,别因为萧钰麟和你纠缠,就是喜欢你。你在他心里,只是寂寞时候的消遣,你,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

回到学校,谢安娜表情有些疲惫。

七七从床上探头看下来。正想问点什么,看到谢安娜脖子上可疑的红色印记,不由笑得很贼。

“安娜,你昨晚是不是和萧钰麟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

“我不只知道这些,还知道,你们昨晚,有过亲密接触。”

谢安娜脸色红了红,斥道:“别胡说。”

“我没胡说。答案都写到你身上了。”

“什么?”

“快进去照照镜子吧,顺便换一件高领的衣服,免得又被外面的人传闲话。”

谢安娜不明所以地走进洗手间,然后嘶声力竭地吼了声:“萧钰麟,你这个混蛋!”

七七在外面揉揉耳朵,笑着摇摇头。

趁着下午没课,谢安娜把图书馆的书还回去。

或许是因为心虚,谢安娜总是不自觉地捂着领口。好像别人都能到那些印子似的。

转过弯,谢安娜抬眸,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以往见到她,谢安娜都是避之不及,免得惹自己不痛快。

可是今日,对方并没有看到谢安娜,谢安娜却主动追了过去,拦住了她。

“你站住。”

听到声音,吴静回身,看到谢安娜,神色不耐。

“干嘛?”

谢安娜紧盯着吴静,问:“看到我,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

吴静冷笑了声,说:“哈,我知道你是萧钰麟的女朋友,也不用这么嚣张吧。”

谢安娜神色严肃,说:“吴静,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呢?”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何必装疯卖傻。吴静,我已经知道,是你设计陷害我,刻意损坏我的名声了。”

心底一沉,吴静严肃慌了片刻。

但她可不打算向谢安娜低头,错开目光,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我既然已经知道,就说明手上有证据。吴静,我自认为没得罪你什么,你为什么非要致我于死地?”

斜睨着谢安娜,吴静态度很嚣张,说:“就是看你不顺眼,不可以吗?”

“仅仅如此?”

“是!”吴静的眼中带着恨意和怨毒,说,“你身份卑贱,凭什么得到现在的一切?你就应该像蝼蚁一样生活,永远都见不得光!”

或许是三观不一样,谢安娜真是难以理解吴静的思维。

她想不明白,两个人无冤无仇,她干嘛揪着自己不放。

难道,就因为别人比她幸福?

可问题是。谢安娜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幸福,相反,生活中还总是有麻烦事,让人焦头烂额。

理解不了,真是理解不了。

皱眉看着吴静,谢安娜问:“每个人都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你凭什么用你的眼光界定别人的身份,甚至还要以审判官的身份,胡作非为?”

吴静懒得多说,摆摆手,不耐烦道:“别和我讲这些大道理,我懒得听。”

“你懒得听,可是有的人,已经准备找你的麻烦了。”

“你什么意思?”

垂下目光,谢安娜说:“最近,你还是请假比较好,离开帝都,找个地方躲一躲。”

“哈,你这是在恐吓我吗?”

“我只是给你一点建议,听不听随你,反正,我已经仁至义尽。”

吴静根本就没听进去,端着臂膀,非但没有认错的自觉,反而趾高气昂道:“什么仁至义尽,分明就是假仁假义。谢安娜,你少在那里危言耸听。我和你可不一样,我并不是毫无身份背景的杂草。”

见这女人冥顽不灵,谢安娜觉得自己和她已经无话可说。

既然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已经和自己无关。

“话我已经说完了,你想怎么做,已经和我没有关系,自求多福吧。”

谢安娜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谢安娜的背影,吴静皱起眉,喃喃道:“这女人,神经病吧。”

从转角离开,吴静就看到苏巧巧站在那里,似乎在等着自己。

“你们两个。刚刚在聊什么?”

果然,苏巧巧看到两个人了。

轻耸了下肩,吴静说:“那个疯女人,竟然在恐吓我,真是长胆子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恐吓你?”

“说什么,掌握了我陷害她的证据。开玩笑,就算有证据又如何,我不过是传传话罢了,还能怎么对付我?”

吴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而苏巧巧却沉思了半晌,说:“一个谢安娜,的确不足为据。但是加上萧钰麟呢?有他给谢安娜撑腰,你恐怕要小心了。”

“难道,萧钰麟会对我下手?”

“没什么不可能,只要谢安娜向萧钰麟撒娇。萧钰麟就甘愿被谢安娜利用。”

吴静咬牙切齿,说:“真是个可恶的贱女人!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你先请假,回老家呆一段时间吧,避避风头。”

这话让吴静有些沮丧,喃喃道:“怎么你也是这样说的?”

“还有谁说过这种话?”

“谢安娜。”

瞳孔缩了下,就在这一瞬间,苏巧巧改变了主意。

“吴静,咱们不能助长谢安娜的气焰。不过是个贱人罢了。萧钰麟还能被她迷得晕头转向不成?放心,有我帮你,不会让谢安娜得逞的。”

吴静露出感激的笑容,说:“巧巧,谢谢你。”

“和我还客气什么。如果有什么事,就立刻告诉我,我好帮你想办法。”

“好。”

交代完,苏巧巧和吴静一起去了食堂。两个人有说有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天气越来越热了,没事的时候,谢安娜就躺在寝室里看书,不愿意出去乱逛。

就在谢安娜看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七七突然跑进来,推开门,大声嚷嚷道:“安娜。安娜,快去看学校的公告栏!”

谢安娜懒得去看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摇头说:“不去,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超级爆炸的消息,还和你有关系呢,不然我干嘛让你去看,快走快走。”

谢安娜本来不想去,但是耐不住七七的软磨硬泡。还是被她拽到了公告栏板前。

看着眼前的消息,谢安娜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吴静同学,因为在考试中作弊,造成恶劣影响,现校领导一致决定,将吴静同学开除。”

要不是在公众场合,七七真想仰天长笑。

端着臂膀。七七哼了一声,说:“真是苍天有眼,恶人有恶报,罪有应得啊!”

忙撞了下七七的手臂,谢安娜说:“七七,你低调一点,别弄得吴静好像你仇人似的。”

“难道不是吗?她总是找你麻烦,就是得罪我!只是,最近也没什么考试啊,难道是之前的考试?既然发现了,怎么没早点发布出来啊?”

七七歪着头喃喃着,而谢安娜则陷入了沉思。

她想到了萧钰麟那日的话,难道,这都是萧钰麟的杰作?

轻咬着唇,谢安娜眉头紧锁。

“安娜,你怎么不说话?”

猛地回过神,谢安娜问:“啊,要说什么?!”

“幸灾乐祸啊。”

无奈地看着七七,谢安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