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七七受伤/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抬手搂着谢安娜的肩膀,七七说:“走,咱们去吃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喂,你不是吧。”

“我是认真的,以后少个人来找晦气,难道不是件高兴的事吗?”

“但是被开除了,吴静的人生就有黑点了。”

七七耸着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那也是自作自受,如果她没作弊被抓的话,又怎么会被惩罚?还能有人刻意陷害她?走啦走啦,别胡思乱想了。”

七七想吃麻辣串,便拽着谢安娜去了学校外面的小吃街。

现在正是中午,小店里的人还不少,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

双目在店里找了一圈,七七指着前面,说:“那边有位置,快走快走,晚了就被人抢走了。”

七七利用身形优势,左钻右绕,成功抢到店里最后一张空桌。

拿起菜单,七七笑眯眯地说:“今天开心。胃口好,我要多点一些。”

叫来服务员,七七点了很多,脸谢安娜那份也点了出来。

谢安娜喝了口水,笑看着七七在张罗。

每次出来下馆子,谢安娜只要带着嘴巴就好,其他一切,都有七七搞定。

很快。锅里面冒出热气,七七手拄着下颚,还在说着刚刚那件事。

看得出,七七很关心谢安娜,谁对她不好,七七也是感同身受。

这样的关心,让谢安娜很暖心。

但在谢安娜心里,始终有个疑问。

等一会儿空出时间,一定要给萧钰麟打个电话,仔细问问清楚。

就在这二人,一个喋喋不休,另一个发呆的时候,有人缓缓靠近过来。

那人眼中有着刻骨的恨意,拥有摧毁一切的欲望。

随意抬头瞟了一眼,七七突然看到虎视眈眈的吴静,正不怀好意地看着谢安娜。

就在这一刹那。吴静举起手上的铁锤,狠狠砸向谢安娜。

“谢安娜,你去死吧!”

“安娜小心!”

七七出于本能地冲过来,替谢安娜挡住了攻击。

谢安娜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闷闷的一声响,然后,周围人发生了尖叫声。

血,好多的血。

就见七七的额头上好像绽放出一朵血色的玫瑰,血珠滴落,砸在地面上。

而吴静好像疯了一样,她也不管是谁受伤,都在拼命的攻击。

也血珠落在谢安娜的手上,那温热的感觉好像热铁一样,灼痛了谢安娜,也让她回过神来。

抬脚揣在吴静的肚子上,谢安娜护住七七,忙吼道:“你这个疯子,滚开!”

失去理智的吴静,怎么可能听进去谢安娜的话,她举起铁锤,还要冲上来。

好在周围人出手相助,拦住了吴静,抢下铁锤,将其控制住。

而吴静还在向谢安娜的方向用力嘶吼,好像要冲破牢笼的野兽。

谢安娜根本无暇理会吴静,她用手紧紧捂着七七流血的额头,对身边人喊道:“快叫救护车,麻烦你们快叫救护车!”

慌乱之中,有人打了电话,接下来,就是难捱的等待。

谢安娜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哭着看着七七,原本生动的小脸,现在惨白一片。

“七七,你千万不能有事!”

和救护车一起赶到医院,七七被送进急救室,谢安娜焦急地等在外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安娜,怎么回事,我听说有人攻击你?”

接到电话。萧钰麟马不停蹄地赶来,见谢安娜无事,才微微松了口气。

谢安娜低垂着头,很沮丧的样子,说:“的确,是吴静干的。”

“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就扒了那女人的皮。”

谢安娜却很激动。她双目赤红,说:“我是没事,可是七七还在里面啊。是她替我档住吴静,不然现在躺在里面的人就是我!”

想到刚刚那一幕,谢安娜忍不住颤抖,透着无助和惊慌。

看着这样的谢安娜,萧钰麟很心疼。他捶了下椅子,咒骂道:“那个不知死活的贱人!”

谢安娜没时间指责谁。她现在只希望七七没事。

可她进去那么久,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这让谢安娜很慌。

扭头看着身边的萧钰麟,谢安娜说:“现在怎么办,七七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放心吧,在来之前,我就已经找了最好的专家,肯定能救回七七的。”

泪珠顺着脸颊滴落。谢安娜喃喃说:“七七是为了保护我才变成这样的,若是她真的出了什么事,那我就变成罪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心疼地搂着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柔声说道:“别哭,一切有我在。”

顺势靠在萧钰麟的肩膀上,眼泪很快就打湿了萧钰麟的衣服,谢安娜哽咽道:“为什么总是让好人承受这些。真不公平。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也没有伤害过别人,为什么让我们遭受苦难!?”

静静听着谢安娜的宣泄,萧钰麟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环着她,给她温暖和力量,让谢安娜能够慢慢平静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从急救室里走出来。

谢安娜离开迎上去。紧张地问:“医生,病人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晚上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去探望她。”

一听这话,谢安娜忙笑道:“好,多谢您!”

七七没事,谢安娜是最高兴的人。

“既然下午才能去探望七七,咱们先去吃饭吧。”

说着。萧钰麟就握着谢安娜的手。

此时的谢安娜好像做梦一样,还在记挂着七七,都没意识到是谁拽走了她。

直到闻到了饭菜香味,她才回过神来。

“你现在可能没什么胃口,但也要吃点东西,免得身体受不了。七七还需要你照顾呢,你可不能让自己先累趴下。”

萧钰麟一面说着,一面给谢安娜夹菜。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面前就累起一座小山。

“你少夹点,我会吃不了的。”

虽然口上这样说,但谢安娜吃饭的速度十分快。

本来就少吃一顿,刚刚又是哭又是吓,耗费不少体力,谢安娜此刻真的很饿。

心情一放松,就吃得停不下来了。

看着谢安娜好像小松鼠一样,吃个不停,萧钰麟不由放下了筷子,专心看着她。

被盯得有些发毛,谢安娜说:“萧钰麟,你也吃啊。这么多东西呢,我吃不完。”

“我来之前就吃过了,你慢慢吃吧,我看看就好。”

说着,萧钰麟还双手拄着下颚,脸上挂着暖暖的笑。

“可是,你这样看着我,我吃不下去。”

“为什么吃不下去,是被我的魅力迷倒了吗?”

谢安娜无奈了,心想这家伙正经不到三秒钟,又变成了老样子。

算了,懒得理他,一会儿还有正事做,没时间在这里耗下去。

加快了吃饭的速度,谢安娜打算吃完饭,就去准备七七住院会用到的东西。

见谢安娜狼吞虎咽的,萧钰麟给她递水,并说:“你慢着点,我又不会和你抢。”

“我赶时间啦。”

“干嘛去?”

“准备七七会用到的东西啊。”

“别操心了,这些东西会有人去准备,你只需要陪着七七聊聊天。解解闷就好。”

抬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问:“这也是你安排好的?”

“对,怎么样,很感动,是不是?我都说了,只要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操心。”

萧钰麟一副很臭屁的样子,在等着谢安娜感激流泪。

但是谢安娜很冷静,看着萧钰麟好一会儿,才问:“那,你打算怎么对付吴静?”

提起吴静,萧钰麟的眼中多了一抹杀气。

“我已经给那女人一条活路,没想到她非但不知道感恩,竟然还企图对你动手,那我可就容不得她了。”

眼神暗了暗,谢安娜喃喃道:“果然是你做的。”

萧钰麟没太听清楚,问:“什么?”

微抿着唇,谢安娜抬头,看向萧钰麟,神色认真道:“萧钰麟,我觉得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你不用觉得麻烦,我……”

“我是觉得根本就不需要。”

还没等萧钰麟说完,谢安娜便打断了她,如此说道。

萧钰麟愣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谢安娜接下来的话,让萧钰麟知道他错的有多离谱。

“如果不是你把吴静逼到绝路,她也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萧钰麟,你真的是在帮我吗?”

短暂的惊愕过后,萧钰麟冷静下来,以不容拒绝的态度,说:“当然,我就是因为太听你的话,没有彻底除掉吴静,才会让她伤害了七七。如果我下手再狠一点,七七就不会出事。”

“在敌人和朋友之间,难道只能用敌人的生死,换取朋友的平安?”

“那你想怎样,是希望看到吴静痛哭流涕,求你原谅,最后皆大欢喜?这根本不可能。如果吴静懂得收手,她就不会落到今日的地步。”

嘴唇动了下,谢安娜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情,我会继续做,不会因为你的心软而做出让步。你自己也好好想想,一味的退让底线,只会伤害你身边的人。”

谢安娜默默记住了萧钰麟的话,在心底一遍遍念着,神色,却更加迷茫了。

……

七七到底还是年轻,恢复得很快,第二天就恢复了意识,能够交谈和进食。

谢安娜原本一副自责的模样,觉得如果不是因为她,七七就不会躺在这里。

可七七却觉得这和谢安娜没有关系,伤害她的人是吴静。她才是罪魁祸首。

而且,她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没失忆也没变傻,额头上的伤疤,还会有后续的美容手术,保证不留下疤痕。

七七是个乐天派,没心没肺,还安慰着谢安娜不要多想。

但有些事。不是谢安娜不去想,就可以当做没发生。

例如吴静。

谢安娜可以肯定,萧钰麟一定会对吴静下重手。吴静的下场,是可以预见的悲惨。

既然知道这些,谢安娜却什么都不做,会不会太残忍了?

但如果她为吴静求情,七七的伤又算什么?而且吴静,也未必会念自己的好。

哎。真是好矛盾啊。

“谢安娜!”

猛地回过神来,谢安娜看着病床上的七七,神色迷蒙,问:“什么事?”

七七无奈了,问:“你究竟在想什么啊,我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反应。”

“抱歉抱歉,我刚刚走神来。你叫我。什么事?”

“我好渴,能帮我倒杯水不?”

“你等一下,我现在就给你拿水。”谢安娜忙去倒水,送到七七的唇边,帮她小口小口喝着。

“怎样,感觉好一点了吗?”

七七点头,示意谢安娜可以把水杯拿走。

盯着谢安娜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七七问:“暗暗。你刚刚,在想什么?”

“没什么。”

七七眯着眼,说:“你有没有事,我会看不出来?说吧,是不是和萧钰麟吵架了?”

“你好好养病,脑子里别想写没有用的。”

“哎呀,就是因为在养病,脑子比较空。才观察细致。就这两天,萧钰麟没事就往医院跑,表面上是给我送水果,实际上,就是在找机会和你见面。”

“我说,萧钰麟一个公子哥能为你做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反正你也心动了,就答应他得了呗。”

谢安娜嘴硬道:“我可没心动。”

“谢安娜,说谎话,鼻子是会变长的哦。”

“我就是没动心。”

“那谁的眼睛,总是含情脉脉地看着萧钰麟的背影呢?”

“七七,生病也不能阻止你的八卦之心吗?帅哥可不喜欢长舌妇。”

见谢安娜有点急了,七七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笑哼哼地说:“切,被我戳破心事,就害羞了。”

不想理会七七,谢安娜转身去切水果。

水果准备好,送到七七面前,谢安娜看着她大口大口吃着,发了会儿呆。

过了半晌,谢安娜突然开口,问:“七七,你恨吴静吗?”

七七吃了口苹果,说:“恨倒是谈不上,但若不是她,我也不会躺在这里养病了。”

“所以,你还是会介意的,对吗?”

“那当然了。”

“如果,让你原谅她呢?”

七七立刻摇头,说:“原谅?不可能!我可没那么烂好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