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有长进/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的也是,”谢安娜想了下,又问,“如果你有机会的话,你要用什么办法惩罚吴静?”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喽。”放下叉子,七七好奇的问,“安娜,你干嘛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啊?”

谢安娜忙笑笑,说:“没事没事,我只是假设一下。”

“别把时间浪费在那种人身上,没有意义。”

“可是吴静伤害了你,总是要接受惩罚的。我在想,什么样的惩罚力度才够本。”

“这些问题,有警察去考虑,你就别瞎操心了。不过,吴静被拘留,已经在所难免。”

谢安娜低着头,轻轻喃喃了声:“恐怕不止如此呢。”

“什么?”

侧头对七七笑笑,谢安娜说:“我们不说她了,我帮你梳梳头发吧,都要变成鸟窝了。”

说着,谢安娜走到七七的身后,帮她拢起头发。

感觉着手指在头皮上游走,七七微微拧着眉,总觉得谢安娜有心事。

照顾七七睡下,谢安娜离开病房,到楼下的花园透透气。

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有人走到她的身边,问:“小姐,请问你的旁边有人坐吗?”

听到这声音,谢安娜愣了片刻,而后侧头,看到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叶小姐!?”

坐在谢安娜身边的,正是叶初雪。

“哎呀,不是让你叫我初雪吗,别总是那么见外。”

谢安娜微微勾了下嘴角。谢安娜点点头。然后,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紧张的问:“初雪,你怎么会在这里?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听说了你的事,便想来看看。照顾病人很辛苦的,要不然,我找个护工接替你一下吧。”

“这边有护工,萧钰麟早就找好了,你不必担心。”

一听这话,叶初雪的表情变得很暧昧。

“哎呀,我还真不知道,萧钰麟还有这么善解人意的时候。恐怕,他也只有对你,才会有这样的耐心和细心吧。”

叶初雪的话,让谢安娜有些局促,笑笑,并没有接话。

眼珠转了转。谢安娜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啊,对了,我这几天一直在请假,甜品店那边……”

“放心放心,那边一切正常,有人顶班,你忙你的就好。”

听了这话,谢安娜满面歉疚,说:“真是不好意思,本来要好好上班的,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你不必道歉,谁没点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啊。只不过,你最近的意外,似乎多了一点。”

叶初雪的表情,别有深意。

谢安娜并没有多想,还跟着点头,赞同道:“是啊,我可真倒霉。”

“这可不是倒霉的问题,有人在针对你。”

“嗯,不就是吴静嘛。她已经被控制住,不会再找我麻烦了。”

听了这话,叶初雪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站起身,叶初雪拍了拍谢安娜的肩膀,说:“好啦,你忙吧,甜品店那边你不用着急,等一切都安稳下来,再去上班就好。”

“嗯,我知道了。”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累坏了。”

“放心吧。”

对谢安娜又笑笑,叶初雪起身离开。

不过,叶初雪并没有开车离开医院,而是在停车场的入口,停下车子。

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在默默抽烟。

走到萧钰麟身边,叶初雪满面嘲讽,道:“萧钰麟,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想关心人家,就好好说嘛,干嘛要用我做挡箭牌?”

“安娜心里有迈步过去的坎,我希望有人能帮她一把。”

“你也说是心里的坎了,别人帮不了。只能她自己想通。我刚刚看过她了,精神状态还不错,没因为那个坎,食不下咽,你放心吧。”

萧钰麟点点头,说:“知道了,今天的事,多谢。”

叶初雪揉了揉鼻子,善意的提醒道:“萧钰麟。有时候,你可以显得更野蛮一点。”

“野蛮?”

“哎呀,你自己理解吧。”

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叶初雪开车离开。

“这丫头,说什么呢?”

萧钰麟皱眉琢磨了下,然后眉头舒展,轻轻笑了下。

……

为了不落下课程,谢安娜拖同学记好笔记,她隔几日去学校取来。和七七一起学习。

这日,谢安娜又去取笔记,回来的时候,在门口闻到了百合花的香味。

谢安娜在的时候,她不会在病房里插放百合花,因为七七不喜欢那种香气。

帮忙照料的护工也知道这点,所以病房里,从来不会有百合花的味道。

今天是怎么了,有人来探望七七吗?

抬步走进病房。谢安娜果然在桌上看到了百合花。

“七七,今天有人来过了吗?”

“是啊。”

七七说着,嘴巴向谢安娜身后的方向努了努。

谢安娜回头看过去,发现对方竟然是苏巧巧。

苏巧巧站在那里,正在帮七七整理衣物。

看到谢安娜,便对她笑笑,说:“知道七七受伤,我来看看她。”

可是七七却并不领情,将头扭到一边。哼道:“你会不知道我因为谁受伤的吗?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七七的话,让苏巧巧有些尴尬。

但她并没有骄傲的离开,而是硬着头皮,留下来。

“吴静是不对,我也希望能帮忙照顾七七,帮她弥补一下。”

苏巧巧放低姿态,七七却不领情,冷言冷语道:“我好不容易活下来。别再让你照顾着,送了命!”

“我……”

谢安娜打断了苏巧巧的话,说:“你还是离开吧,你留下来,不会改变任何事。而且七七需要静养,你在这里,她要怎么安心?”

苏巧巧垂下眸子,无奈地站起身,说:“那好吧。我现在就走。不过,安娜,你可以送送我吗?”

谢安娜知道,苏巧巧有话要和自己说。

犹豫了下,谢安娜还是跟了上去。

走到没人的地方,苏巧巧突然回身,握住了谢安娜的手,恳求道:“安娜,拜托你,向萧钰麟求求情吧,如果他不肯收手,吴静必死无疑!”

谢安娜心里一惊,问:“发生什么了?”

“吴静企图伤害你,已经被拘留,接受她应有的惩罚。可是萧钰麟替你抱打不平,找人,在拘留所里教训了吴静。至于是什么手段,我就不说了。总之,她现在变得疯疯癫癫的,人都不正常了。”

“再这样下去,吴静会疯的。安娜,看在大家同学一场的份上,你去求求萧钰麟,让他别再折磨吴静了,好吗?”

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谢安娜的心里是震惊的。

但是在苏巧巧殷切的注视下,谢安娜慢慢冷静下来。

垂下目光,谢安娜开了口。

“你应该找的人,是七七,而不是我。毕竟现在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七七。”

“但萧钰麟是在为你出头,也只有你才能劝得住他。”

“你太高估我了,我和萧钰麟不熟,也没那么大的面子,能说服他。”

眉头微蹙,苏巧巧质问道:“你这是见死不救吗!?”

“我为什么要救?”

如此的理直气壮,倒让苏巧巧一愣。

“如果不是送治及时,七七会没命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很公平。”

没想到谢安娜会如此冷酷无情,苏巧巧气急,说:“可七七不是没事吗,吴静也会在监狱里忏悔,这还不够吗?”

“不够!”

谢安娜突然加重语气,那冰冷的眼神,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七七没事。是她走运,和吴静没有关系。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如果你想,你可以自己去找萧钰麟,碰碰运气。”

苏巧巧倒是想去,可是她和萧钰麟毫无瓜葛,自己去找他,无异于自取其辱。

谢安娜肯定也知道,但她还是如此建议着谢安娜,分明就是在取笑她的不自量力。

想到这些,苏巧巧握紧了拳头。

“前面就是大门口,你应该不需要我领路了。七七也不需要你来探望,免得大家都难堪。”

说完,谢安娜转身离开。

扭头看着谢安娜的背影,苏巧巧握紧了拳头。

“谢安娜,你够狠!”

狠狠咒骂了一句,苏巧巧离开医院。

苏巧巧刚到医院,就有人向萧钰麟汇报。

萧钰麟眯起了眼,走到病房外,想看看苏巧巧要玩什么花样。

当他看到谢安娜也走进病房的时候,很想冲出去,拽走谢安娜。

那个丫头心软,很容易被人误导。

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很僵,若是再被人挑拨,那真是岌岌可危了。

但让萧钰麟没想到的是,谢安娜这次反应很冷静,堵住了苏巧巧的口,手段漂亮。

这样的谢安娜,值得嘉奖。

绕到谢安娜面前,萧钰麟不发一声地停下。

谢安娜低着头,正想着心事,一不留神,就和萧钰麟撞了个满怀。

“啊,抱歉抱歉,我……”

谢安娜忙向对方道歉,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一张含笑的脸。

萧钰麟!?

“喂,你走路都没声音吗!”

“有声音,是你想事情想的太专心,没听到罢了。”歪头看着谢安娜,萧钰麟笑着问,“看见我,就没什么话要说吗?”

“我应该说什么吗?”

“我还以为,你会找我,替某些人求情。”

谢安娜沉着眸色。说:“有些人,已经坏到了骨子里,不值得为他们浪费口舌。”

“行啊,长进了。”

萧钰麟说着,还伸手拍了拍谢安娜的头顶,好像在夸奖一个等待吃糖的小孩。

这种感觉,很暧昧。

谢安娜脸红了红,然后,又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

抬头,谢安娜皱眉问:“你怎么知道苏巧巧找过我?”

“我……”

“你在医院里安插了你的人!”

萧钰麟揉揉鼻子,算是默认了。

“有人在针对你,我只是想保护你。”

谢安娜眉头蹙的更深了,问:“又是针对我,我究竟惹了哪位人物,要一直走霉运?”

“别担心,我会替你解决。”

萧钰麟想要保护谢安娜,但是谢安娜却说:“我想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萧钰麟摇摇头,说:“以你的性格。不适合面对这些,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然后,让我欠你一个又一个人情?萧钰麟,我才不会这么笨呢。”

“你呀,真是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该笨一点的时候,又精明得可以。”

伸手弹了下谢安娜的额头,萧钰麟笑容宠溺。

这个家伙,今天是怎么了?

谢安娜觉得很难为情,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可是谢安娜后退多少,萧钰麟就前进多少,暧昧的气息,若有似无地围着谢安娜。

两个人,一直退到谢安娜无处可避,才停下脚步。

握着自己的衣襟,谢安娜说:“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还是要谢谢你。”

“只要你能想清楚就好。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

柔情似水的声音,让谢安娜的心很柔软。

她微微抬起头,看向萧钰麟的眸子,问:“干嘛对我这么好,我这么麻烦,浪费你那么多的时间,你应该觉得很烦才对。”

“不是说了吗,我很闲。多的是时间。”

这样的回答,让谢安娜的眼中划过一丝落寞。

那情绪消失得很快,萧钰麟并没有发现。

双目盯着远处,萧钰麟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不紧不慢地说:“我听医生说了,七七的情况很稳定,你也可以休息休息。”

“我不累,不想休息。”

“可是我很累,为了你的事。我一直在忙,你就当是陪陪我,好不好?”

谢安娜轻笑了下,说:“你可是京城第一少,想陪你的人,肯定都排到后海去了。”

“可是我不想让他们陪,我只想让你赔。你就一句话,到底去不去吧。”

谢安娜是想拒绝的。

但转念一想,人家确实帮了很多忙。

先不论萧钰麟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最终的结果,是七七平安无事。

从这一点来看,她对萧钰麟的态度应该好一些,做不到有求必应,也要竭尽全力。

想到这些,谢安娜抬头,问:“你要去哪里?”

谢安娜这样说,就表示她已经同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