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让萧钰麟勾起嘴角,说:“到时候就告诉你了。”

“你不说清楚,万一把我卖了怎么办?”

“你这么笨,就算我想卖,谁想买啊?”

“你……”

看着谢安娜气鼓鼓的模样,萧钰麟觉得很可爱,刮了下她的鼻尖,说:“好了,你是无价之宝,这总行了吧。后天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聚会。礼服我会让人给你送来,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

又是聚会,他们有钱人的聚会,还真是多啊。

谢安娜小声嘀咕了一句,问:“能吃到好吃的吗?”

“放心吧,都是好吃的。”

这句话,让谢安娜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那就说定了,不许反悔。哦,这个给你。”

萧钰麟说着,拿出一条项链,戴在了谢安娜的脖子上。

谢安娜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就传来微凉的触感。

低头一看,竟然是那日萧钰麟在商场挑选的项链。

“这……”

“看你这两日太辛苦,这是送你的礼物。”

“可是……”

“不许说不要。这是我送给你的,好好收着,下次聚会的时候,要戴上。”

谢安娜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转身就快步走开了。

“这丫头,又怎么了?”

看着谢安娜的背影,萧钰麟有些莫名其妙。

其实。谢安娜没头没脑的离开,只是不想让萧钰麟看到她微红的脸。

以及,上扬的嘴角。

原来萧钰麟那天选的项链,是送给自己的……

想到这,谢安娜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像个怀春少女一样。

如此体贴的挑选礼物,是不是说明,她在萧钰麟的心里,有不一样的地位?

就算比不过余薇,也是很不同的存在吧?

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谢安娜脚步轻快,好像快要飞起来一样。

……

余薇的订婚聚会,在一艘豪华游艇上举办。

宾客全部登上游艇之后,游艇缓缓出发。

夜色伴着海风,旖旎多情。远方灯火,就像海上明珠。烨烨生辉。

靠在栏杆上,谢安娜看着海景,微微眯着眼,感觉很放松。

萧钰麟与人寒暄回来,就见谢安娜好像一只猫儿一样,躲在角落里偷懒。

含笑走到她身边,萧钰麟开口问:“那边有点心,怎么不过去吃?”

单手撑着下颚,谢安娜姿态慵懒,说:“坐在这里很舒服,我想多呆一会儿。”

“喜欢吹海风,下次我们自己坐船出海。”

我们……

这样的称呼,让谢安娜有些羞赧。

谢安娜没再说话,萧钰麟也很享受这片刻的平静,和谢安娜肩并肩坐着,一起看向远方,心底安宁。

可这份安宁并没有持续太久,便被人打断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萧少,真是幸运。”

听到身后有声音,萧钰麟眉头微微皱了下,然后起身,看着后面的人。

萧钰麟并没有什么笑意,面无表情的问了句:“为什么不能来?”

对方笑的很暧昧,说:“毕竟,你和余薇之前……呵呵,你果然很豁达。”

萧钰麟显得愈发不耐烦起来,说:“都是过去的事了,总提起来有意思吗。人啊,还是要向前看。”

“的确,萧少看的很远,身边的女伴,也越来越年轻漂亮。”

见对方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谢安娜一愣。

下意识地挡住了谢安娜,萧钰麟的忍耐快达到极限,声音冷冷,道:“那是自然,我萧钰麟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

意识到自己已经惹恼了萧钰麟,男人忙说:“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向那两人点了点头,男人后退离开。

谢安娜扭头看着身边的人。问:“他刚刚是什么意思,这次的聚会,目的为何?”

“不管为了什么,都是别人的事,我们就享受美景和美食就好。”

萧钰麟伸手拨了拨谢安娜脖子上的项链,说,“这条项链,还蛮适合你的。”

萧钰麟若有似无的触碰。好像火种一样,灼得谢安娜皮肤生疼。

忍不住后退半步,谢安娜说:“你以后还是不要给我买礼物了,这些东西都很贵重,我不知道该怎么还你。”

“我不需要你还。”

“但我心里会觉得过意不去。”

“你是我女朋友啊,算的那么清楚干嘛。”

谢安娜脸色一红,皱眉说:“谁是你女朋友,别胡说八道。”

“别人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了。我萧钰麟的女人,谁敢打主意?为了不让你孤独终老,我只好委屈一下,收了你。”

“喂,谁要你收,自作多情!”

看着谢安娜的脸一点点变红,萧钰麟觉得很有趣,故意靠得很近。笑说:“是自作多情,还是两厢情愿啊?”

“你别胡说八道。”

“如果我在胡说八道,你笑的那么甜干嘛?”

忙伸手捂着脸,抹平所有的表情,谢安娜嘴硬道:“我没笑。”

“你就是笑了。”

“没有没有。”

“我看你有没有!”

说着,萧钰麟伸手戳着谢安娜的腰肢。

谢安娜怕痒,躲闪着萧钰麟的攻击。

“两位好兴致啊。”

一道女人声音,让两个人瞬间停止了动作。

是余薇。

余薇今天很漂亮。穿着白色长裙,上面点缀着闪亮的宝石,高贵典雅。

头发盘起,露出光滑的脖颈,偶有碎发落下,显得慵懒又性感。

这样的余薇,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谢安娜并不关心余薇有多漂亮。此刻的她,死死盯着余薇的脖子。

余薇脖子上所戴的项链,和谢安娜的一模一样。

在那一瞬间,谢安娜瞳孔猛缩,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身边的人说了什么,谢安娜听不见。眼前的一切,好像一幕幕默剧。荒诞又真实。

萧钰麟也看到了那条项链,表情一凝。

余薇发现了谢安娜的项链,表情倒是很镇定,说:“谢小姐也喜欢这个牌子的珠宝吗,我也很喜欢,是那里的常客,收藏很多限量版。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一起聊聊。”

谢安娜还在发呆,根本没有回应余薇。

倒是萧钰麟,好像有些生气,皱眉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喜欢这个牌子的东西了?”

白了萧钰麟一眼,余薇说:“女人研究的玩意儿,你懂什么。”

余薇嗔怪的语气,好像在对男朋友撒娇一样,那么自然,那么生动,好像谢安娜不存在一样。

实际上,谢安娜也真的觉得自己很多余。

她算什么啊,人家一条项链,就让她自作多情了?呵,她究竟是多不值钱,才沦落到这种地步?

谢安娜很难堪,转身就想走。

可是萧钰麟却一把拽住了她,解释道:“安娜,我只是觉得这个项链很适合你,才买给你的。”

“哦。”

“你别多想。”

“我能想什么,我是你的什么人啊。”

说着,谢安娜甩开了萧钰麟,匆匆跑了出去。

该死,那丫头肯定误会了!

萧钰麟很懊恼,瞪了余薇一眼,抬步就要追上去。

可是余薇却拦住了她,一双美眸,透着一股倔强。

萧钰麟已经很窝火了,现在被拦住,更是怒火攻心。

看着曾经心爱的姑娘,此刻的萧钰麟已经没有一点涟漪,只剩下愤怒,问:“余薇,你是故意的吧!”

余薇明知故问道:“我怎么了?”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看着这样的萧钰麟,余薇觉得很陌生,又很害怕。

“萧钰麟,你是认真的吗?”

萧钰麟毫不犹豫地回道:“是。”

“为了她,甚至能忘记我?”

“是!”

这样的回答,让余薇心痛欲绝。

忍着眼底的酸涩,余薇问:“那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

“前女友,仅此而已。”

“前女友……”余薇惨淡的笑了下,说,“可是你在我心里,不是前男友。”

萧钰麟笑了,是被气笑的。

“余薇,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当初是你要分手,我成全你,不和你计较,你现在又凭什么和我找不痛快!?”

“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我心里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我之所以要嫁给别人,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

显然,萧钰麟不相信这样的借口。

“你是谁,你不想做什么,还能有人逼你吗?”

余薇摇头,强忍泪意,说:“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任性的孩子,身上都有家族的使命。而我的使命,就是嫁给一个对家族有用处的人。”

“呵,难道我京城第一少,还不能满足你?”

“不能。”余薇斩钉截铁的说,“你的家族很有名望,但并非仕族出身,不是家族的最佳选择。所以,家族让我放弃你,我喜欢也不重要,我不过是家族的牺牲品罢了。”

余薇越说越委屈,眼圈都红了。

曾经,她以为自己可以走的很洒脱,挥挥手,若无其事。

可是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她还是会嫉妒,会生气,甚至要不顾一切的把他抢回来。

什么家族,什么利益,都统统去死,她只想和喜欢的人,厮守终身。

看着余薇脆弱的模样,萧钰麟面色渐缓。

递给余薇手帕,萧钰麟说:“如果你的家族真的出现麻烦,就算倾尽全力,我也会帮到底。”

推开了萧钰麟的手帕,余薇表情倔强,道:“所以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把事情想的那么天真。但终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喜欢谁并不重要,只能娶一个对家族有用的女人。萧钰麟,你等着看吧。”

“这一天,永远不会发生。我的家族不需要我这样牺牲,而我,也不会向任何势力妥协。是你对我们的感情没有信心,也是你扼杀了我们的感情。一切都已经结束,你还是准备好。做一个新娘子吧。”

将该说的话说完,萧钰麟就准备走。

但是在走之前,他又回过身,对余薇说:“还有,别再做些无用的事,若是惹恼了我……你知道代价是什么。”

余薇如何也没想到,萧钰麟会用这种面孔来和自己说话。

就算他们不是恋人,但也是不一样的关系。他怎么可以用那么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样的变化,让余薇受不了,她嘴唇抖了下,惨笑问道:“我们之间,竟然还要互相恐吓了,是吗?”

萧钰麟面色平静,说:“既然当初你选择了那条路,就怨不得别人。”

说完。萧钰麟不再犹豫,转身就走。

看着萧钰麟的背影,余薇嘴唇动了下,哼道:“萧钰麟,你还真是狠心啊。我的不得已,在你眼里,就那么不值钱,是吗?”

……

一个人坐在甲板上的椅子上。谢安娜喝了一杯红酒。

她只是觉得有些口渴,喝了一杯并不过瘾,就又喝了一杯。

当她想喝第三杯的时候,被人挡了下来。

“再喝,你就要醉了。难道,你还要我把你抗回去吗?”

谢安娜手中动了动,发现根本抽不会手掌,便将身子扭向一边。不去看对面的男人。

看着谢安娜那别扭的样子,萧钰麟笑笑,问:“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谢安娜强调了“一个人”,希望萧钰麟能听明白,离自己远点。

但萧钰麟就好像没听到似的,硬是坐在谢安娜的身边,还故意挤着她。

谢安娜瞪着萧钰麟,问:“喂,你干嘛啊!”

“坐一会儿啊。”

“你去陪余薇好了,别烦我!”

说着,谢安娜还在推着萧钰麟,很用力。

笑眯眯地被谢安娜推着,萧钰麟身体左右晃动,好像在享受按摩一样。

过了一会儿,萧钰麟才开口,说:“陪她干嘛,她有未婚夫的。”

听了这话,谢安娜更生气了。

“你也知道她有未婚夫啊,那你为什么不能忘了她?如果你忘不了,也可以,就努力把她追回来。就算你不碍于种种条件,没办法下手,那你默默放在心里记挂,又干嘛把我牵扯进来?”

盯着谢安娜,萧钰麟神情玩味,说:“你,好像很生气。”

“我当然生气了,难道我被人戏弄,还不能生气吗!”

“请问,我怎么戏弄你了?”

“你将我当做余薇的替代品,这不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