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谢安娜,你说谎/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记住,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将项链举到萧钰麟的面前,谢安娜问:“那这算什么!?”

萧钰麟有些头疼,说:“我说这只是个误会,你信吗?”

“不信。”

“可事实就是如此,我也不知道余薇为什么也会有条这样的项链。真的,相信我。”

萧钰麟表情真挚,态度诚恳。

可是谢安娜一个字都不相信,冷冷地说:“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萧钰麟是真的很冤枉,莫名其妙就背上罪名。

但萧钰麟一定会调查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

真相什么的,都是后话。

萧钰麟倒是对谢安娜此刻的态度,比较感兴趣。

“先不说我了,就算我送了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给你,你为什么那么生气?”

是啊,她为什么那么生气?她又有什么理由生气?

谢安娜的气势一下弱了下来,眼神飘忽,说:“我……我就是……不喜欢被当做替代品。”

萧钰麟倒是很淡定,他好像抓住了谢安娜的小辫子,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你没动情,还会在乎是谁的替代品吗?”

谢安娜急了,有些手足无措地说:“我没有动情,我说了,我只是……”

还没等谢安娜说完。萧钰麟突然俯身,吻了上去。

这个吻那么突然,谢安娜一点准备都没有,瞪圆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萧钰麟的眼睫毛很长,轻轻闭着,好像落在眼睛上的黑色蝴蝶,微微扇动翅膀。就可以飞走。

在谢安娜反应过来之前,萧钰麟便抽身离开,双目含情地看在谢安娜,声音略微沙哑道:“谢安娜,你说谎。”

心里最深的秘密被人戳踹,谢安娜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悲哀。

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就算了,现在连伪装都不会,被人撕破了面具,连最后的自尊心都无法守护。

谢安娜啊谢安娜,你就这点能耐吗?

怪不得萧钰麟看轻了你,喜欢戏弄你,你就是活该啊!

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待再次睁开的时候,谢安娜破罐子破摔,说:“是,我说谎了。我对你动心了,我喜欢了不该喜欢的人,你满意了!”

说话的功夫,谢安娜的眼泪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她告诉自己,要勇敢一点,就算被戳破心事,也要保持住最后的傲骨。

可实际上,谢安娜从说第一个字开始,就难受得要命,鼻子发酸,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

萧钰麟本来还想戏弄戏弄谢安娜,见她这幅样子,心疼不已。

伸手擦掉谢安娜的眼泪,萧钰麟收敛笑意,声音严肃。

“如果我不喜欢你的话,干嘛要费心向你解释这些?如果你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道具,利用过后,你伤心,你难过,随你去好了,我为什么要担心你?”

谢安娜吸了吸鼻子,说:“或许,你只是比较爱惜玩具吧。”

萧钰麟本来紧绷着脸,听了这句话,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无奈地摇摇头,萧钰麟问:“谢安娜,你的脑袋就不能正常一点吗。我的种种表现,难道就没让你有一种,我也喜欢你的感觉?”

他也喜欢自己?真的,可能吗?

谢安娜有些迷茫,又有些期待,同时,还有些恐惧。

“我……不想自作多情。”

“不,你不是自作多情,而是两厢情愿。”

说着,萧钰麟再次吻上了谢安娜。

和刚刚的突然偷袭不一样,萧钰麟这次吻的很慢,很甜,小心翼翼的,好像在呵护一件珍宝。

他刚刚偷吻谢安娜。只是想让那丫头稳定下心情。

但是在触碰她的双唇之后,才发现她的滋味那么让人贪恋,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更多……

现在,他不再忍耐,迫不及待地,要宣泄自己的情感。

谢安娜开始的时候很惊讶,她想推开萧钰麟。

可是萧钰麟的胸膛就好像铁一样。无法撼动。

既然躲不掉,那就顺从自己的心吧。

反正,这样的机会也没有多少。

想到这些,谢安娜慢慢的,垂下眸,轻轻闭上,投入其中。

嗯,一定是因为刚刚喝了酒。自己的心才会这么没有防御能力。

明天,自己一定能变成一个强大的谢安娜,不再被萧钰麟诱惑。

如此安慰着自己,谢安娜配合萧钰麟,一起加深了这个吻。

从这里经过的人,看到了萧钰麟和谢安娜,不由露出会心笑容。

“果然是热恋中的情侣,可真甜蜜啊。”

“就是。这样的旁若无人,只有年轻人才有这样的冲劲儿呢。”

大家看过之后,笑着离开。

但是有一个人,并没有离开,而是紧紧握起拳头。

……

因为订婚宴是在游轮上举行,无法提前离开,必须参加完整场宴会,在游轮靠岸之后。才能自行离开。

所以,纵然宴会无聊,谢安娜也只能忍耐。

谢安娜在忍受无聊的同时,也有些坐立不安。

她记得萧钰麟刚刚说了什么。

两厢情愿……那就是说,萧钰麟也是喜欢自己的。

可这也太难以相信了,那个家伙,会喜欢自己?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啊。

难道。是萧钰麟逗弄自己?

他应该也没那么无聊,费口舌说那些假话,有什么意义呢?

谢安娜越想,脑袋越乱,好像都要炸开了一样。

“谢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萧钰麟呢?”

就在谢安娜头痛欲裂的时候,有人走到她的身后。温柔地开了口。

忙回过身,谢安娜一眼就看到了余薇。

离得近了,谢安娜才发现余薇更漂亮了,光彩夺目,娇艳欲滴。

相比之下,谢安娜就好像一株百合,清新淡雅。

本就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但是此刻的谢安娜没有一点自信,不由自主地垂下头,错开其目光,语气淡然。

“哦,他去洗手间了。”

微微歪着头,余薇笑说:“我和他认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他如此紧张一个人呢。看来,你们的感情很好。”

“其实,也没那么好。”

“什么?”

谢安娜的小声嘟囔可不能让别人听到,不然萧钰麟肯定会找她麻烦。

抬眸看着余薇,谢安娜勉强笑笑,说:“没什么。”

余薇好像并没有将这件小事放在心上,相反,她的眸中多了几分感慨,说:“我有愧于萧钰麟,希望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谢小姐不要让我失望。”

谢安娜觉得他们两个的事,和余薇有什么关系,她叮嘱个什么劲儿呢?

但是碍于身份,谢安娜没有开口。

而余薇好像没说过瘾似的,目光迷离地回忆起来。

“我太了解萧钰麟了,那个家伙,爱玩,又喜欢恶作剧。我们身边这些朋友,就没有能够免遭其手的。你呢,也多包容一点,别太在意,他就是那种小孩子气的人。”

目光闪了闪,谢安娜问:“萧钰麟……很喜欢恶作剧吗?”

“是啊,我都说过他好多次了,但是他根本不听,依然我行我素。你和他在一起。也要多多规劝点,别让他太过分了。”

恶作剧……

谢安娜现在对这三个字非常敏感,不自觉的,眸色沉了沉。

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谢安娜道:“我说了,也要萧钰麟能听才行。”

“我看他对你很不同,况且,他不都当众宣布你的身份了吗?你是他的女朋友,难道你说的话,他敢不听?”

余薇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观察着谢安娜的反应,似乎要印证什么。

但谢安娜只是淡淡笑了下,说:“嗯,说的也是。我还是不太习惯萧钰麟女友的身份。现在开始,我要慢慢适应。”

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余薇说:“可不是吗,那么,下次希望能够听到你们两个的好消息。”

谢安娜正反应着,好消息是什么意思,余薇已经转身离开。

在转角,余薇遇到了萧钰麟。

萧钰麟看了看余薇,又看了看谢安娜,皱起眉。

“拜托,你能不能别用那种表情啊?好像我能把你的小女朋友卖掉似的。”

余薇嗔怪地笑笑,然后从萧钰麟的身边走过去。

鼻尖还能闻到那个男人淡淡的古龙水味道。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

过了今晚,她就是别人的未婚妻,和萧钰麟,完全处在两个不同的轨道。

明知道不能再多想,可是余薇却控制不住自己。

她在疯狂的嫉妒着谢安娜,那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却能霸占着她此生的最爱。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余薇还会做同样的选择,让自己后悔吗?

答案……是肯定的。

从余薇那走到谢安娜面前,萧钰麟有些紧张,问:“她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

“你的表情,可不像没什么的样子。”

谢安娜嘴硬,说:“我嫉妒不行吗?你的前女友那么漂亮,我嫉妒。”

“可是她的男人没有你男人优秀啊。从这一点上,你就赢了。”

谢安娜本来很纠结,一听这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萧钰麟,你还能再臭美一点吗?”

萧钰麟倒是很认真,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

“我才懒得理你呢。”看着越来越近的岸边,谢安娜站起身,说,“船靠岸了,也该走了。”

接下来,还有一场舞会,年轻人们比较喜欢加入,在炫目的舞池里,肆意摆动腰肢,享受青春。

一些年纪大的长辈。折腾不起,便早早离开。

而谢安娜在这个时候离开,显得有些突兀。

不过,萧钰麟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来露个面,就已经足够。

一些朋友还在挽留萧钰麟,让他留下来。多玩一会儿。

萧钰麟却将锅甩给了谢安娜,说她还要急着回学校,自己要送她回去。

对此,谢安娜只能默默在心里鄙视着萧钰麟。

离开游轮,谢安娜明显松了口气。

萧钰麟将这些看在眼里,轻轻笑了下。

心爱的人离开,余薇觉得接下来的宴会,已经索然无味。

虽然她是今日的主角。但是她一点都没有兴奋、幸福的感觉。反而觉得现在的一切,都那么虚伪。

包括她自己。

这样的感觉,让余薇很烦躁,找了个借口,就回了休息室。

至于她的未婚夫,还在外面应酬,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见余薇回房间。有人立刻站起身,迎了过来。

“余小姐。”

看那人的容貌,竟然是苏巧巧。

苏巧巧在业余时间师从一位著名彩妆师,是对方的得意门生。

今天,本来应该是那位彩妆师来帮余薇补妆,但是临时有事,就将这项重任委托给了苏巧巧。

苏巧巧手脚利落,人也很聪明。得到余薇的信任和喜欢,闲暇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多聊几句。

见余薇失魂落魄的,苏巧巧问:“余小姐,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呢。”

此时的余薇,已经没有心情管自觉的脸色。

现在的她,满心所想,都是萧钰麟和谢安娜。

虽然余薇抵死不认。但是她知道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且是她无力改变的。

轻轻闭上了眼,余薇声音苦涩,说:“萧钰麟,这次竟然是认真的。”

微微垂下眸子,余薇说:“您所指的,是萧钰麟身边的女人吗?很巧,她是我的同学呢。”

余薇现在不想再听那两个人的事,便皱着眉,说:“别说了,我不想听。”

“的确,那种女人,的确不值得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苏巧巧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鄙夷,这让余薇挑眉。

苏巧巧知道,余薇想继续听下去,她也没卖关子,开口,继续道:“你别看谢安娜好像很清纯,实际上,她在学校里的名声很糟糕,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言都有。”

“虽说有些是谣言,但这谣言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落在她身上,这不也说明了问题吗?而且……”

苏巧巧故意拉长了声音,引得余薇好奇心被吊起。

“而且什么?”

微微靠近余薇,苏巧巧说:“我觉得,谢安娜实在太过分了。”

余薇不解,问:“她怎么了?”

“如果没有她勾引萧少,萧少心里还会记挂着您,不会说松手就松手,没有任何犹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