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麻烦找上门/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如萧钰麟所说,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京城第一少的女朋友,所以,从她出现在公司的适合,上到公司老总,下到前台小妹,看到谢安娜都是讨好的样子。

这让谢安娜有些别扭。

那感觉,就好像站在了不属于自己的领域里,就算享受别人的恭维和奉承,也会心虚。

化好妆,谢安娜不想听化妆小妹的喋喋不休,便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呼,果然在没人的适合,才是最安静的啊。

坐在马桶上,谢安娜盯着天花板,脑子里有些乱。

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谢安娜要努力调整,不能让莫名其妙的心情,影响了一会儿的拍摄。

可就在谢安娜努力冷静的时候,外面传来几道声音。

谢安娜记得那几道声音,是和自己一起化妆,准备拍广告的模特。

既然有人进来了,谢安娜也不好一直猫在里面,站起身,准备推门出去。

可是就在谢安娜将手放在把手上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交谈的声音。

其中的谈话内容。还和谢安娜有关系。

这让谢安娜动作停顿下来。

“那个谢安娜,凭什么拍C位置,明明菲菲姐的资历更久,经验也更丰富啊。”

“就是,长的也不怎么样,实力也不行,根本不能让人信服。”

那个叫菲菲的女孩心中暗暗冷笑,表面上,还要装出无辜的样子。劝阻道:“哎呀,你们别说了。不管谢安娜再怎么不好,她有个靠谱的男朋友,那我们就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靠男人,算什么本事。等萧钰麟甩了她,她就是双破鞋了。”

“可不是,人家萧少什么身份,找她,不过是觉得新鲜,随便玩玩而已。她还蹬鼻子上脸了,真当自己什么什么名门闺秀呢。”

“喂,你们猜,萧少多久会甩了谢安娜?”

“两个月吧。”

“太久了,我觉得一个月就完蛋。”

“哈,如果你赢了,我请你吃烤肉。”

“好啊好啊,不许赖账。”

几个人说完,笑着离开。

而谢安娜低着头。眼神忽明忽暗。

离开洗手间,谢安娜去了摄影棚。

那里已经做好准备,场监看到谢安娜,立刻笑着迎过去,说:“谢小姐,准备好了吗,咱们现在要开始拍摄了。”

“哦,准备好了。”

“那咱们就开始吧。”

谢安娜点点头,走到一众模特前,做好准备。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摒弃心中的杂念,投入到拍摄中。

音乐响起,两排模特交叠走向镜头。

谢安娜站在最中间,笑容洋溢。

可就在谢安娜要走到自己的点位时,有人故意伸出腿,绊了下谢安娜。

身子踉跄了下,谢安娜险些摔倒。

表演中断,导演皱眉看着前面,叱问道:“后面那个,怎么回事,走抬步都走不明白吗!”

很明显,导演是在指责谢安娜。

虽然这不是谢安娜的问题,但是大家看到的,就是因为她的失误,导致了拍摄中断。

面带羞赧地垂下头,谢安娜说:“对不起。”

“好好走着,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是。”

见导演对谢安娜很严厉,场监忙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眉头挑了下,导演看着谢安娜的表情,变得很微妙。

“怪不得,这样的人也能拍C位。”

不用猜也知道,场监对导演说了什么。

可这样的结果,还不如批评谢安娜一顿,也好过这样的莫名其妙。

至于其他人,都是看热闹的表情。

表面上,她们对谢安娜各种恭维。

但有谁是真的信服她呢?巴不得这个好运的姑娘倒大霉,那才会让她们觉得平衡。

上午拍摄结束,工作人员都去休息,模特们也去了休息室。

只有谢安娜,穿着高跟鞋,在台子上一遍遍的走着。

刚刚在拍摄的过程中,谢安娜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

她们是专业的模特,很有镜头感,走路也很有范儿。

而谢安娜是第一次拍这种东西,缺乏经验。只能靠自己摸索。

趁着中午别人休息,一遍遍练习,找感觉。

就在谢安娜完全投入的时候,有人走到了拍摄现场,看着她一圈圈走着。

手臂环胸,男人看了一会儿,开口说了话。

“安娜,休息一下吧。”

听到声音,谢安娜看向对方。

原来。是那日在甜品店和谢安娜认识的经纪人,谢安娜叫他鹏哥。

擦了擦额头的汗,谢安娜笑说:“我不累。”

“你一直走,腿会水肿的,拍出来的效果一样不会好。”

听了这话,谢安娜笑容一凝。

没想到,努力练习也不能解决问题呢。

谢安娜在台边上坐下来,有些沮丧地问:“我是不是给大家拖后腿了?”

“你是个新人,想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过程你必须经历。虽然很痛苦,但熬过去,你就会成为一颗巨星。熬不过去,你就会和那些暗搓搓找你麻烦的人一样,一辈子,也就那个样子了。”

谢安娜并没有要告状,只是在这一瞬间,有些迷茫,想找个人倾诉一下罢了。

但是让谢安娜没想到的是。鹏哥竟然什么都知道,这让她深感意外。

见谢安娜瞪圆了眼睛,鹏哥笑说:“你那是什么反应啊?”

“没有没有,我只是,没想到您观察力如此独到。”

鹏哥笑笑,说:“在公司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比这更过分的都有。所以,你没必要放在心上。用自己的实力堵住他们的嘴,比任何话都有力。”

“嗯,您说的是。”

“现在心情好点了?”

谢安娜点头,说:“好多了。”

“那就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继续努力。”

说完,鹏哥转身要走。

可是谢安娜却叫住了他。

“那个……”

回头看着谢安娜,鹏哥问:“怎么了?”

轻轻咬着唇,谢安娜鼓足了勇气。问:“我想问一下,您这样照顾我,也是因为萧钰麟吗?”

这样的问题,让鹏哥愣了片刻。

话一说出口,谢安娜就后悔了。

哎,自己是猪脑子吗,这种问题,怎么能当着人家的面问出来啊!

谢安娜很懊恼,急着解释道:“我不是说您要巴结谁。就算您会看萧钰麟的面子,也很正常。我……那个……哎呀,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谢安娜急得想揪头发,看得鹏哥摇头失笑。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发掘你,是因为看到你的可塑性。如果你只是个花瓶,我没必要倾注那么多心血,随便找个曝光度高的节目塞进去就好了,何必这样历练你。”

“现在的你,是块璞玉,稍加打磨,会变成一个巨星。这和你是谁的女朋友没关系,只是因为你是谢安娜。有萧钰麟那样的男朋友,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完全看你自己把握了。”

这番话,不急不躁,说的很中肯,让谢安娜十分信服。

看着鹏哥,谢安娜由衷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我,要谢谢你的天分,加油吧。”

说完,鹏哥离开,而谢安娜的心情已经有了大转变。

刚刚的她,还萎靡不振。现在则感觉自己信心十足,未来的路,也光明了不少。

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调整好心绪,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准备。

接下来的拍摄,还会有人想找谢安娜的麻烦。

但是此刻的她,已经能沉下心思应对,就算被对方得逞,也不会灰心丧气,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一样。

那些不入流的小角色也不敢真得罪谢安娜,更不敢做的太过分,只能在小事上找找她的麻烦。

见计策失效,也只好收敛一点,以眼神默默嫉妒着谢安娜。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谢安娜一个人回了学校。

本来,萧钰麟要来接谢安娜。

但是谢安娜觉得自己回学校而已,只是件小事,她完全可以自己搞定,便没让萧钰麟来。

萧钰麟那边好像也有事在忙。便没坚持,只是让谢安娜到了学校,给他打电话。

天色已经黑了,学校周围基本没什么人。

谢安娜步履匆匆,想快点回寝室。

忙了一天,谢安娜还没吃东西呢。现在的她,真是要饿死了。

出门之前,她记得七七那里还有很多好吃的,现在只希望那丫头别像个扫荡军一样,将所有的好吃的全部吃光,留给她一点点就好。

可就在谢安娜刚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有人叫住了她。

“谢安娜,你给我站住!”

愤怒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冷冽,让谢安娜一愣。

回头看了一眼,谢安娜脸上尽是意外的神色。

“姨妈!?”

被谢安娜唤作姨妈的中年女人,缓缓从树阴下走出来,瞪着谢安娜,好像在看一个仇人。

谢安娜从小就很怕这位姨妈,她很凶,骂起人来,能一个小时都不重复一个字。

而且她很护短,不管那位表哥做了什么错事,她绝不会说一个字,更别提出手教育了。

所以,谢安娜对姨妈一家子是能躲就躲,躲不了,就闭嘴不言,蒙混过关。

可是今天,姨妈千里迢迢来找谢安娜,肯定是奔着她来的,这事,没那么容易善了。

缓缓靠近谢安娜,姨妈嘴角下垂,透着一股阴冷。

“行啊,你现在是大明星了,想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呢。”

谢安娜勉强笑笑,说:“姨妈,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想见见你,不行吗?”

“当然可以,只是,很突然。”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我。”

谢安娜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好像随时要冲过去,把谢安娜的脖子咬断。

身子打个机灵,谢安娜尽量保持着笑容,不去触怒姨妈,说:“怎么会呢,如果知道您来了,我就找个饭馆,请您吃饭了。”

“吃什么饭,我现在还有心情吃饭吗!”

姨妈突然吼了一声,吓得谢安娜身体直颤。

“你的表哥,因为你被人砍了手指,这辈子都完了,你说怎么办吧!”

果然,还是因为表哥的事来找自己麻烦啊。

谢安娜轻轻呼吸了下,有些无力。

“姨妈。表哥是怎么和你说,他被人砍手指的事?”

“还能怎么说,就是他没钱了,想找你借点钱。你不愿意,就找人把他手指给切了!”

姨妈越说越生气,如果此刻,她手上有刀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扎向谢安娜。

“谢安娜,你还真是够狠心的。你不愿意借。不借就好了,干嘛要下死手啊!你这样做,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如果是以前,谢安娜很惧怕姨妈,甚至为了息事宁人,选择妥协。

也正是因为她一再的妥协,才让姨妈变本加厉,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对她各种压榨。

现在。谢安娜累了,她不想让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变成自己的负担。

想要飞得更远,就要减少负重。像这种吸血虫一样的亲属,还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吧。

抬眸看着姨妈,谢安娜说:“真正怕天打雷劈的人,应该是表哥啊。”

“你说什么?”

“表哥根本没和你说实话,是他把我给卖了,还卖给一个变态。若不是有人救了我,我现在死在哪里都没人知道!”

姨妈连连摆手。说:“不可能,我儿子不可能做这种事。”

“做没有,把他拽出来,问问清楚不就知道了!”

谢安娜说着,抓着姨妈的手就要走。

可是还没等谢安娜碰到姨妈的手,姨妈一巴掌就扇到谢安娜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脸颊偏到一侧,谢安娜觉得嘴角里有血腥味。

打了一巴掌还不过瘾,姨妈嘴巴里还在喋喋不休着。怒道:“你这贱丫头,做错事,还想栽赃陷害,你真当我是眼瞎啊!”

“我没说谎!”

“就算他要卖了你,你就让他卖好了,反正你也有朋友能救你出来,为什么还要砍手指!?”

姨妈的话让谢安娜心里很冷,她的理论,就好像是我弱我有理。就算杀人放火,也情有苦衷,怪不到自己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