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聪明反被聪明误/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都说好女怕男缠,何况是萧钰麟这种绝世极品男,到时候肯定会被攻陷的。

人家甜甜蜜蜜,出双入对,自己呢,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七七长叹了一声,说:“哎,还以为搬出来,我就不用做电灯泡了。没想到啊,我的瓦数升级了呢。”

谢安娜脸色有些不自在,牵起七七的手,说:“别听他胡说八道,七七,咱们先回去收拾。”

“哦,好。萧少,拜拜啦!”

七七回头和萧钰麟挥手示意,谢安娜却拽着她,一去不回头。

谢安娜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

说好了,不和萧钰麟同居。

可现在这样,和同居也没什么差别啊?

所以说,自己一定要严防死守,不能让萧钰麟有下手的机会,看到时候,他还怎么嘚瑟!

……

萧钰麟原本以为,两个女生的东西,不会多到哪里去。

可是当他看到谢安娜和七七的行李之后。不由瞪圆了眼睛。

他已经开了一辆商务车来,可还是装不下她们两个人的东西。

没办法,萧钰麟打电话叫来一辆货车,载着人和东西,一起去了公寓。

说实话,这还是萧钰麟第一次坐货车,感觉很新鲜。

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帮人搬家,没想到搬家会是那么累人的事。

哎。早知道,就让搬家公司来好了,自己逞什么强呢。

萧钰麟暗暗后悔,但是表面上,还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什么都要抢在前面。

既然有人出苦力,谢安娜当然乐得所见,还顺便将七七那份也交由萧钰麟来搬。

而谢安娜和七七只负责指挥,指挥累了,就坐下来喝茶。

见那两个女人悠闲自得,萧钰麟真是想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样一副画面被人瞧见的话,一定会惊掉下巴的吧。

谢安娜享受得心安理得。

可是七七却如坐针毡。

凑到谢安娜的耳边,七七问:“安娜啊,咱们这样使唤京城第一少,真的好吗?”

“也不是咱们使唤的,而是人家觉悟高,自己主动要求的。”

“谢安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表情很欠揍?男朋友这么优秀就算了。还对你这么好,你真是走了狗屎运!”

走了狗屎运吗?

谢安娜嘴角勾起,笑容甜甜的。

即便到了现在,谢安娜还会觉得不真实。

她竟然和萧钰麟走到了一起,这是她之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按理说,有这样一个男朋友,谢安娜可以少走很多路,靠着一条捷径,达到顶峰。

可谢安娜却很反感依附萧钰麟,似乎那样做,她就会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

谢安娜不喜欢那样的不对等关系,她宁愿自己吃苦,快速成长,也不想被萧钰麟看低。

或许,这就是谢安娜心底最后的骄傲吧。

垂下纤长的睫毛,谢安娜放下了茶杯,走到萧钰麟的身边,对他说:“放下吧,我来就好。”

“不用,这点东西对我来说,不过是小儿科。”

“可是你不知道将东西摆在哪里,弄乱了,我还是要自己收拾。”

萧钰麟听了这话,觉得很道理,便没再坚持。

走到旁边,坐下休息,萧钰麟对身边的七七笑了笑。

那一笑,带着几分威胁的意思。

七七心下凛然,立刻起身去帮谢安娜。

果然啊,只有谢安娜才能降得住萧钰麟,自己在旁边,会瞬间便秒成渣渣的。

而且气压低得很恐怖,七七宁愿吃苦受累,也不想呆在萧钰麟的身边。

收拾的差不多了,谢安娜和七七又回了学校,准备去上课。

萧钰麟还以为谢安娜会和自己吃饭,以做感谢。

可人家根本提都没提,这让萧钰麟很郁闷。

什么叫卸磨杀驴,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自己是个狡猾的老猎人,谢安娜想从自己手底下溜走,可没那么容易。

第二天——

今天下午没课,谢安娜下午也没有通告,她和七七两个人,难得享受同一个午后。

就在二人商量。准备如何打发这个下午的时候,有人在敲门。

七七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嗨!”

看到门外的人,七七愣住了。

叶初雪对七七笑笑,问:“怎么,不让我进去坐坐吗?”

“啊,哪里哪里,是我反应比较慢,你们快请进。”

听到叶初雪的声音,谢安娜忙走过去。就看到叶初雪和南宫昭,段依瑶和叶景琰正站在门外。

“怎么是你们?”

“听说你搬了新的地方,特意带了东西来吃火锅。啊,我们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呢。”

说着,叶初雪还晃了晃手上的袋子。

谢安娜忙将外面一行人让进房间,说:“你们真是太客气了,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叶景琰语气很平淡,说:“其实,是他们最近实在太无聊。找了个理由,就来你这里叨扰,你别嫌烦。”

“怎么会,你们别嫌我们家乱七八糟就好。”

谢安娜说着,又向门外看了看。

奇怪,这些人都到了,怎么没看到萧钰麟呢?

“安娜,看什么呢,快点关门啊。”

“啊。哦。”

为众人倒了茶水和点心,谢安娜坐在旁边,听着七七眉飞色舞地讲话,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

萧钰麟最爱热闹了,这些人到,他怎么会不来呢?

是在忙,还是出了什么事?

叶初雪正讲得开心,见谢安娜盯着茶杯发呆,便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安娜,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谢安娜忙笑着摇头,说:“没什么。”

“你今天,怎么总是在发呆啊?”

“有吗,可能明天要拍戏,我有点紧张。”

“哎呀,你都有那么多经验了,不必紧张。一定会做得很好的。对了,我带了很多吃的东西,咱们一起准备准备,晚上喝酒吃火锅吧。”

一提到吃,七七眼睛都放光了,说:“好啊好啊,就在平台上吧。我和安娜上次还研究,说要在平台那边吃烤肉呢。不过,没有烤肉。火锅也是一样的。”

提起烤肉,七七就想到了萧钰麟说的话,脸色变了变,喃喃说:“不过啊……”

“不过什么?”

目光在南宫昭和叶景琰脸上流转,七七说:“萧少说过,除了他之外,不许别的男人进这公寓。”

叶初雪愣了片刻,而后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哈,这是萧钰麟说的?他什么时候这么古板了?哎呀,就这句话,够我笑话他一年的。”

叶初雪笑得开心,可是谢安娜却惴惴不安。

犹豫了片刻,谢安娜问:“那个,他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好像一天都没收到他的消息了。”

“没收到就对了,萧钰麟那家伙,在生你的气呢。”

“啊?”谢安娜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答案,整个人一愣,不解地说,“可是,我也没惹到他啊。”

“你肯定惹到他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知道萧钰麟在生气,我们几个就大张旗鼓地来了,目的啊,就是想看看萧钰麟能忍到什么时候出现。”

南宫昭在旁说:“只要我把照片发给他,不出十分钟,他一定会出现的。”

“我觉得是五分钟。”

“那咱们打赌吧,谁输了,谁一会儿洗盘子。”

“我看这个主意不错。”

就在谢安娜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那边几个人已经开始打赌下注。

对此,谢安娜表示有些无奈。

如果让萧钰麟知道这些,他会不会气的想杀人?

谢安娜很好奇,但是却不想知道答案。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

这声音让其他人眼睛放光,唯有谢安娜,觉得很头疼。

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萧钰麟。

冷眼看着里面众人,萧钰麟问:“你们在这干嘛?”

叶初雪看热闹不嫌事大,理直气壮地说:“你没看到吗,吃饭啊。”

“外面有那么多地方吃饭,干嘛跑这里来?”

“我们知道安娜和七七搬了新家,特意来吃火锅。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指着身后两个女人,叶初雪说:“这两位,一个是我的前员工,一个是我的现员工,我和他们维系维系感情,很正常。”

叶初雪的话,让萧钰麟冷哼了一声,说:“叶初雪,我看你就是闲的。”

“你说对了,那又如何?”

挑衅地看着萧钰麟,叶初雪满目的不在乎。

将叶初雪拽了过来,萧钰麟皱着眉,在她耳畔低声说:“咱们不是说好了,帮我镇住安娜的吗,你怎么倒戈相向了?”

“因为我改变主意了,帮你,没有帮安娜好玩。”

萧钰麟气得咬牙切齿,说:“叶初雪,你还真是两面三刀啊!”

叶初雪佯装没看出萧钰麟在发脾气,还在故意气着他,问:“我们马上要开饭了,你是要加入我们,还是坐坐就走?”

萧钰麟牙齿磨得直响,问:“你说呢?”

“哦,你要走啊,那慢走不送!”

“好了,初雪你别闹了。”南宫昭见萧钰麟眼睛都要喷火了,忙说,“咱们三个男人,去把桌子搬到平台去吧。”

一句话,就将萧钰麟挽留下来,还给了十足的面子。

对萧钰麟吐了吐舌头,叶初雪转身去了谢安娜那边。

见叶初雪和萧钰麟嘀咕了半天,谢安娜好奇的问:“初雪,你刚刚在和萧钰麟说什么呢?”

叶初雪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说:“关于你的事。”

“我?”

“是啊,我发现了,只要这事和你有关,萧钰麟就会失去理智,好玩的很。”

听了这话,谢安娜都无奈了。

虽然临时起意,决定吃饭。

但大家配合默契,一会儿的功夫,就架起热腾腾的火锅炉,众人坐在桌前。谈笑晏晏。

有叶初雪在的地方,就不会冷场。

只听叶初雪妙语连珠,逗得众人前仰后合。

萧钰麟坐在谢安娜的对面,看着她笑的那么开心,自己却不开心了。

该说这丫头心大呢,还是迷糊呢?难道她就没看出自己在生气吗?

从进门开始,她就没单独和自己说过一句话,安慰也没有,解释也没有,真是让人生气。

越看越气闷,萧钰麟便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待众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一个人喝掉一瓶红酒了。

叶初雪很是心疼,哇哇大叫道:“喂,你别糟蹋我的酒啊!”

萧钰麟打了个嗝,不满道:“什么话,你拿酒来,不就是给我们喝的吗。”

“你那是喝吗,你那是牛饮!再说了,酒都被你喝光了,我们喝什么啊。”

“小气,我再买就是了。你不是很喜欢吃火锅吗,快点吃,好堵住你的嘴。”

叶初雪还想再说什么,看到谢安娜略带担忧的眼神,便改了主意。

笑眯眯地走到谢安娜的身边。叶初雪说:“安娜,你和七七乔迁之喜,我敬你一杯。”

谢安娜忙端起酒杯,和叶初雪碰了一下,笑眯眯地说:“只要大家不嫌弃这里鄙陋,日后经常来玩。”

“真的吗?说实话,我很喜欢这里,装修设计很对我的胃口。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做客的。你别嫌烦哦。”

“不会不会,你来这里,会让这里蓬荜生辉的。”

“哈,还是安娜会说话,让人听了浑身舒畅。不像某些人,不请自来,还别别扭扭的。”

很明显,叶初雪是在针对萧钰麟。

萧钰麟就奇怪了,他最近有惹到叶初雪吗。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就揪住自己不放了?

不行,得找她谈谈。

萧钰麟起身,奔着叶初雪就走过去。

可还没等萧钰麟靠近叶初雪,便被另外两个男人拽到一旁,美其名曰要聊聊天。

“南宫昭,你能不能管管你女人,再惹我,小心我不客气!”

“初雪就是爱热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她。不过话说回来,你今日这事,实在有违男子气度。”

“我怎么了?”

“和谢安娜闹别扭嘛,女人啊,有时候就要哄一哄,何必那么较真。”

“我也没想找她别扭,只要她肯表个态,别总忽视我就行了。还有,你们吃完饭就快点走。别总霸占我和安娜的宝贵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