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耍赖皮/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叶景琰很无语,说:“让我们来的是你,让我们快点走的也是你,你真当我们很闲吗?”

“去哪里不是吃饭,你看你们的女人,不是很开心吗?哎,只有可怜的我,各种被嫌弃。”

南宫昭拍了拍萧钰麟的肩膀,笑说:“展现你魅力的时候到了,用你的能力,收服你的小野猫。”

收服谢安娜?

扭头看着谢安娜,萧钰麟仰头喝了一杯酒。

谢安娜正和七七聊的开心,突然打了个激灵,浑身一冷。

这感觉,就好像被野兽盯上了一样,不由自主地戒备起来。

扭头,看向身后,谢安娜正好同萧钰麟黝黑的视线对上,心里一突。

那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七七见谢安娜突然绷着脸,很严肃的样子,不由问:“安娜,想什么呢?”

“萧钰麟的眼神……好恐怖。”

“有吗?”七七抬头看了过去。只看到萧钰麟的侧脸,说,“还是很帅气啊。”

“是吗?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谢安娜没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和朋友们开怀畅饮。

聚餐结束,众人一一道别。

唯有萧钰麟,安安稳稳地坐着,怎么看。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叶初雪歪头看着萧钰麟,问:“喂,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萧钰麟理直气壮地说:“不走,我喝多了,要住在这里。”

一听这话,叶初雪等人露出了暧昧的神色。

谢安娜有些尴尬,说:“萧钰麟,留下来不方便,还是让司机接你回去吧。”

萧钰麟晃悠悠地起身,靠在谢安娜的肩膀上,很伤心地说:“谢安娜,你到底是谁女朋友啊,怎么能对我说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呢?”

“我也是替你着想,在家里休息,总会比在外面舒服一点。”

“谁说的,我就觉得你这里舒服。”

很明显。萧钰麟在耍无赖。

谢安娜满面无奈,众人也是心知肚明。

这次,叶初雪没再找麻烦,还主动帮忙,说:“安娜,就让他留下来吧。回了他自己的家,也没人照顾他,我们也不放心呢。”

萧钰麟没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还能替自己说话,暗暗挑了下眉。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谢安娜也没办法狠着心赶走萧钰麟。

毕竟,这里也算是萧钰麟的房子,而她,才是寄居的那个。

众人离开,萧钰麟便霸占着谢安娜的房间不走。

“喂,你去客房睡。”

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萧钰麟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说:“不要,这里舒服,我就要睡在这里。”

“可这是我的房间。”

“我知道啊,所以才要睡在这里。”

“萧钰麟,你就是故意的。”

“随便你怎么想,我先去洗澡了。”

说着,萧钰麟起身,走进浴室。

这个家伙……

谢安娜真是无语了。

算了,他不走,自己走总可以了吧,大不了她去睡客房。

谢安娜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就准备出门。

可是浴室里的萧钰麟却扯着嗓子,问:“安娜,你这些东西,哪个是沐浴液?”

“你不会看文字啊。”

“都是日文,我看不懂。”

谢安娜表情有些烦躁,说:“粉色瓶子的。”

“有两个粉色瓶子呢。”

“大一点的那个。”

“两个都很大啊。哎呀,你就进来帮我指一指好了,那么麻烦干嘛。”

谢安娜无奈了,只好走进去,帮忙指一指。

打开门,浴室里一阵水汽,熏得气氛很暧昧。

谢安娜并没有看到萧钰麟。正奇怪着,突然有人从后面环住了自己。

“啊!”

“你鬼叫什么啊,我就问问你,这是沐浴露吗?”

说着,萧钰麟还晃了晃手上的瓶子。

谢安娜回头看了一眼,却立刻闭上了眼,皱眉叫道:“萧钰麟,你怎么不穿衣服!?”

萧钰麟笑了。问:“你见过有人穿衣服洗澡的吗?”

“那……我进来了,你好歹也围个浴巾吧。”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啊。我身材很好的,你随便看。”

说着,萧钰麟伸开双手,一副很大度的样子。

谢安娜忙用手捂住了眼睛,控诉道:“你这是耍流氓!”

不行不行,这里太危险。还是要离开!

心里打定主意,谢安娜扭头就走。

可是萧钰麟却拽着谢安娜的手腕,将她又给拽了回来。

“这就是耍流氓了?那你是没见过真正的耍流氓,是什么样。”

说完,萧钰麟俯身就吻上了谢安娜的红唇。

这家伙,总算露出狐狸尾巴了!

谢安娜用力推着萧钰麟,不让他继续得逞。

可是萧钰麟却轻轻托住谢安娜的手臂,将她架在墙壁上。

宽厚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的柔软。大掌勾着谢安娜的长腿,夹在自己的腰间。另一手插入谢安娜的长发中,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贴得那么紧,谢安娜连多少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感觉到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马上就要窒息了。

就在谢安娜要晕过去的时候,萧钰麟放过了她。

可是还没等谢安娜平息一下,脖颈间的麻酥感。让她浑身一颤。

“别……别……”

侧头看着谢安娜红彤彤的脸颊,萧钰麟勾了勾嘴角,问:“别什么?”

谢安娜张唇,要说些什么。

可萧钰麟却没给她机会,唇口一覆,便将所有的话都咽到了肚子里。

一番深吻过后,谢安娜感觉身子一凉。

低头看了看,谢安娜大惊。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她的衣服都已经不翼而飞,与萧钰麟赤诚相见了。

乱了,全乱了。

谢安娜觉得有些事,已经超过了她的掌控。

虽然想反抗,但是为时已晚。

大局已定,无法反抗。

而且,她现在也没力气反抗。

趴在萧钰麟的肩膀上,谢安娜轻轻闭着眼。张口咬在萧钰麟的肩头。

似疼似痒的触感,刺激到了萧钰麟,他低吼了一声,便进入了谢安娜。

这一瞬间,萧钰麟觉得自己圆满了。

什么赌气,闹脾气,都已经不重要了。

那感觉,就好像找到了另一半契合的灵魂,二人合二为一,再也不愿分开。

一夜无眠。

第二天,谢安娜是被太阳晒醒的。

睁开眼看了下手机,谢安娜的大脑空白了一瞬,而后像弹簧一样坐了起来。

“天,都这个时候了!”

谢安娜的喊声,打断了某人的好眠。

萧钰麟不甘心地坐起身,眯着眼问:“不好好睡觉,你喊什么呢?”

“都几点钟了,还睡觉!”谢安娜裹着单子,满面焦急地冲向浴室。

揉揉眼睛,萧钰麟又重新躺了回去。

当谢安娜化好妆,踩着高跟鞋跑出来的时候,萧钰麟懒懒地问:“去哪啊?”

“合作洽谈会!”

“如果是洽谈剧本的,你就不用去了。”

脚步一听,谢安娜皱眉问:“为什么?”

“半个小时以前,你的经纪人给你打电话,让你别迟到。”

一听这话,谢安娜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那你说了什么?”

萧钰麟打了个哈欠,说:“我说你在睡觉,今天请假休息。”

“什么!?萧钰麟,你真是要害死我了!”

谢安娜简直想掐死面前的男人,他知不知道刚刚都做了什么啊!

大掌一探,将谢安娜又拽到怀里,萧钰麟不紧不慢地说:“你那是什么眼神,要吃了我吗?如果你昨晚没吃够的话,可以继续。”

一句话,就让谢安娜的怒气化成了羞涩和无可奈何。

这个男人啊,最擅长的就是厚脸皮了。

用力推开萧钰麟,谢安娜皱着眉,说:“总之,你影响了我的工作!”

萧钰麟手掌托着脸颊。神态慵懒,道:“我也是为你着想,怕你累坏了。”

神色变得有些不自在,谢安娜说:“就算再累,也是昨晚的事。今天是新的一天,要开始新的工作!”

“你是我的女人,可以不用那么辛苦。”

“这和我是谁的女人没关系,我要自己努力,而不是依附让任何人。”

“选择依赖我,让你那么难以接受吗?”

“是的。”

“哎,看来,我的女人是个女强人啊。”萧钰麟起身,披了件外套,慢悠悠地说,“刚刚是逗你的,我告诉你的经纪人,一个小时以后你可以赶到公司。司机在外面等着你,现在出发,完全来得及。”

没想到事情还能柳暗花明,谢安娜抓起包包就跑,同时还在抱怨着萧钰麟:“你这家伙,以后能不能先说重点!”

看向谢安娜的背影,萧钰麟笑笑,说:“我在这里等着你,早点回来哦。”

……

忙完一天的工作,谢安娜满身疲惫。

走到公寓门口,保安在向她打招呼。

轻轻勾起嘴角,谢安娜算是向对方打了招呼。

可是才走了几步,她又听到保安和另外一个人打招呼。

“余薇小姐,您回来啦。”

余薇……

听到这个名字,谢安娜脚步停住。

而就在谢安娜停顿的瞬间,身后的余薇已经走了过来。

歪头看着谢安娜,余薇笑容完美,道:“真巧啊,没想到我们竟然是邻居。”

巧合?这真的是巧合吗……

谢安娜微微点了下头,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她和余薇的关系,的确很微妙。

虽然萧钰麟说,他和余薇已经是过去式,谢安娜还是会介意。

介意余薇在萧钰麟心底的位置,也介意他们两个的无可奈何。

萧钰麟和余薇之间。并非没有情。

而是因为外力原因,不得不分开。

如果没有那个外力,又如何会有谢安娜的存在呢?

也正是如此,谢安娜才会不自信。

她甚至不敢深究,自己和余薇在萧钰麟的心里,哪个更重要。

因为这些种种原因,谢安娜不愿意与余薇面对面。

而今,却不得不打交道。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调整好心情,抬头,笑看着余薇。

“余小姐在这边有房产吗?”

“是啊,这不是要结婚了吗,打算趁着这段时间,享受一下最后的单身生活。”

“呵,还是余小姐懂得生活呢。”

“哎,哪里。我的未婚夫可是个不懂情趣的木头。哪里比得上萧钰麟,会甜言蜜语,哄人的功夫,是一套一套的。”

余薇说的漫不经心,好像随便一提。但她的语气却有着说不出的暧昧和慵懒,好像她才是萧钰麟身边的女人,依旧享受着他的宠爱。

这让谢安娜的脸色变了变。

余光看到谢安娜垂下眉眼,余薇笑笑。问:“看谢小姐面色疲惫,怎么,是工作很辛苦吗?”

谢安娜有些恍神,然后点头,说:“最近有新戏,还有通告,的确比较忙。”

“哎,萧钰麟也真是的。就看着你忙得昏天暗地?真是不懂体贴人。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只要我累到一点点,就会心疼,还嚷嚷着要养我,不许我做女强人。”

余薇的话,让谢安娜一下就回想到那日,萧钰麟所言所语。

原来,那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啊……

嘴角忍不住勾起。但却是一抹苦涩的笑。

余薇好像才发现自己说了不恰当的话,自责道:“哎呀,看我都说了些什么。谢小姐别在意,我胡说八道的。”

谢安娜勉强笑笑,说:“哪里,咱们只是随便聊聊。”

话虽如此,但谢安娜已经不想再继续聊这些让她难堪的话题。

而就在谢安娜想借口的丝毫,七七出来倒垃圾。正巧看到了俩个人。

“咦,安娜你怎么站在这里?”

“哦,碰到一位……朋友。”

在如何界定余薇的身份时,谢安娜犹豫了片刻,最后,也只是说了轻飘飘的“朋友”二字。

七七倒是没看出谢安娜的异样,只是比较诧异地说:“这不是余薇小姐吗,原来你们也认识啊。”

这一个“也”字。让谢安娜心起迷茫。

七七笑着解释道:“就在咱们搬来的第一天,我有幸和余薇小姐认识。我当时不知道物业中心在哪里,正好碰到了余薇小姐,不仅亲自带我去,还送了我水果呢。”

七七果然是个吃货,随便一点吃的东西就能把她收买。

不过,也正好碰到了七七,谢安娜有了脱身的借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