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借刀杀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余薇愣了片刻,而后很是诧异地问:“难道,您不知道谢安娜已经搬出来住了吗?”

这话相当于打了姨妈的脸,她表情有些尴尬,却故作镇定地说:“啊?这我还真不清楚。”

“安娜也真是的,这事为什么不告诉你呢。她现在住的地方可好了,若是有机会,真应该接你们过去小住。”

姨妈的笑更不自在了,说:“呵呵,可能安娜还没来得及联络我们吧。”

“很有可能,她是个大忙人,那么好的放房子,就那么空着,真是很浪费。”

“可不是,那。这位小姐,请问怎么称呼?”

“叫我余薇就好了。”

“呵,余小姐,那个,你可知道谢安娜的住址?”

“知道是知道,但是,若你不清楚,打个电话给安娜问问不就好啦。”

姨妈的笑容有些局促,说:“安娜工作忙,我怕打电话,打扰到她工作,那就不好了。”

“说的也是。”余薇点头,然后将地址写在一张卡片上,递给了姨妈,说,“她就住在这里。”

姨妈忙接过卡片,说:“多谢了。”

握着那张卡片,姨妈眼底划过一丝恨意。

哼,谢安娜这个小贱人,跟着萧钰麟吃香的喝辣的,就忘了他们这些穷亲戚了?她宝贝儿子的伤,还没算清楚呢,这次绝不能再吃哑巴亏了!

冷目看着姨妈的神色变化,余薇知道。谢安娜要头疼了。

她还真是好奇,谢安娜会怎么打发这个贪心的女人。

想必那时候的场景,一定会非常精彩。

嘴角微微勾起,余薇的笑容,妖娆而美丽。

……

叮铃铃——

听到门铃声,谢安娜忙跑去开门。

开门的时候,她还在想七七怎么又忘带钥匙了,这都是这个礼拜的第五次了。

还好自己在家,如果不在,她肯定要去大马路上等着了。

可是,当谢安娜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外根本不是七七,而是姨妈和表哥。

“姨妈!?”

谢安娜还没回过神来,姨妈已经挤开她,到房间里打量着里面。

双眼放光地打量着,姨妈赞道:“你果然住了大房子。这环境还真不赖。能住在这里,短命十年都愿意啊!”

紧紧盯着姨妈,谢安娜问:“姨妈,你来,有事?”

随便坐在沙发上,姨妈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说:“的确有事,第一,我看你这里环境还不错,而且还有两间房空着,打算带你表哥来住。”

“可是……”

还没等谢安娜说完,姨妈便打断了她,继续道:“第二,让萧少给你表哥找份工作,体面点的,工资多点的,还不能太累的。”

谢安娜眉头皱了下,反问道:“表哥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去了公司,能做什么?”

大手一挥,姨妈命令道:“大公司里,不是有人只要喝喝茶,看看报纸就好了吗?让你表哥做那个。”

露出嘲讽的笑,谢安娜说:“那不就是养闲人了?”

“胡说什么。你表哥那是能力超群,找不到匹配他的岗位!”

“那让他做总裁好不好啊?”

“总裁怎么了,只要有机会,他一样能行!”

谢安娜真是懒得和姨妈周旋,她微微侧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说:“姨妈,我没那么大的脸面,能替表哥求下这个岗位。”

谢安娜还以为,姨妈听了这话会暴跳如雷。

可姨妈反倒幽幽一笑,说:“我本来也没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我还有人帮忙,工作的事,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这话让谢安娜很意外,问:“你找了谁帮忙?”

“就是……”话说了一半,姨妈改了主意,不想让谢安娜知道实情,便昂着下颚,趾高气昂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本事。”

“我是怕你们被人利用。”

“只要能吃到肉就好,是不是被利用,有什么关系?”

见姨妈根本不在意的样子,谢安娜有些急了,说:“姨妈,表哥都已经这样了,你不能……”

“住口!”姨妈脸色突然一变,斥道,“他变成这样,不还是因为你!”

“因为我?”

“就因为你,害得他被砍了手指,到现在都郁郁寡欢,不肯出门。你表哥原本是多优秀的人啊,现在,完全废了!”

这样的指责,让谢安娜心生不满,小声嘟囔道:“他本来也是个废人。”

“你说什么?”

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谢安娜深呼吸了下,说:“好,暂且不说工作的事,就说住吧,这房子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住,我还有个同学在这里。”

姨妈挥挥手,命令道:“让她走就好啦。”

“那怎么行,我们都约定好的,怎么能这样做。”

“同学而已,难道还比自家亲戚还重要?”

“反正我不能让她走。”

姨妈眯了眯眼,问:“也就是说,工作不帮忙找,房子也不给我们住喽?”

谢安娜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认了姨妈的话。

姨妈冷笑了声,点点头,道:“很好,你还真是个冷血冷情的人啊!不过还好,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姨妈说着,带着表哥就冲到七七的房间门口。

谢安娜一急。忙跟过去,问:“你要干嘛?”

可姨妈并没有理会谢安娜,而是指挥着表哥,说:“儿子,看看喜欢哪个房间,咱们娘俩就住哪。”

“你们不可以这样!”

谢安娜努力反抗,可是那对母子,谁都没将谢安娜的话放在心上。

表哥一看这房子,就非常喜欢。

见自己有机会能住下来,表哥表情雀跃,问:“妈,真的可以吗?”

“咱们来走亲戚,谁能说什么?就算萧钰麟,也不能阻止你来探望表妹吧。况且,你的手指可是萧钰麟弄断的,让他给你找个工作,也没什么问题。”

姨妈说的理所当然,这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谢安娜真是个害人精呢。

谢安娜也不愿拿自己的家事来烦萧钰麟,萧钰麟这几日出差了,现在她只希望能在萧钰麟回来之前,解决这里的事。

发呆的瞬间,姨妈和表哥已经走进七七的房间,并将行李放到里面。

“这个房间不错,我就住这里吧。”

一听这话,谢安娜忙阻止道:“不行,这里有人住。”

可是姨妈根本就没把谢安娜的阻止放在心上,随意挥了挥手,说:“不就是你那个同学吗,搬走搬走。正好她不在,现在就把她的东西打包好了。”

表哥立刻响应,伸手就要把桌上的东西收起来。

谢安娜愤怒了,她冲到表哥面前,怒目而视,道:“你们敢动这里的东西,我就打电话报警!”

见谢安娜真的生气了,姨妈便给儿子一个眼神,并说:“不动就不动,儿子,你去住那间空的房间,我看客厅也不错,就住这里好了。”

说着,那对母子换了战场,有说有笑的布置着。

隔壁的母子嘻嘻哈哈,而谢安娜却听得很头疼。

做人做到他们那么厚脸皮,也很不容易。

然而,现在要怎么向七七解释呢?

抬手捂着额头,谢安娜觉得头疼死了。

嗑哒——

门口传来开门声,是七七买好午饭回家了。

手上提着两份便当,七七提高了嗓门,说:“安娜,我买了你最爱吃的小笼包,还热着呢,快来吃呀。”

话音落下,七七没看到谢安娜,反而看到两个不速之客。

姨妈听到有吃的,快步走出来,毫不客气地拿过袋子,边吃边说:“正好饿了,儿子你也快来吃。”

七七呆住了,扭头看着谢安娜,在想这女人究竟是谁。

谢安娜抱歉地笑笑,解释道:“家里的亲戚,住两天,然后就走。”

姨妈立刻吞咽下口中的食物,纠正道:“我们可没说马上就走,如果住习惯了,就一直住下去了。”

“啊!?”

七七傻眼了,但因为对方是谢安娜的亲属,七七也不好说什么。

将七七拽到一旁,谢安娜低声道:“别听他们胡说八道,过两天我会想办法把他们赶走的。”

“那。萧少知道这件事吗?”

谢安娜抿了下唇,说:“他这两日不在帝都,还不清楚。所以,我才要在这两天想办法让他们回去。”

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七七开始担心谢安娜,问:“安娜,我总觉得他们两个不像善类,你能斗过他们吗?”

看着那边狼吞虎咽的母子。谢安娜眸色沉了沉,说:“斗不过,也要斗,我不能让他们一直骑到我的头上。”

“不行的话,就给萧少打电话。”

谢安娜一听,忙阻止了七七,说:“这是我的家事,我还是能自己处理的。”

“那……好吧。我先回房间了。”

七七有些害怕那对母子,决定先回房间躲避一会儿,观察观察情况。

真不知道那对母子有多久没吃饭了,才半天的功夫,就将冰箱里的食物吃了个精光。

晚饭的时候,人家已经不饿了,一个啃了一个苹果,就准备去睡觉。

谢安娜觉得很抱歉,便想带着七七出去吃。

可是谢安娜又担心她不在的时候,那对母子会惹是生非,便只能打电话叫了外卖。

披萨送上门,姨妈本来也想吃两口。

但无奈,她的肚子实在太撑,便砸吧砸吧嘴,回了房间。

没有讨厌的人在,谢安娜躲在七七的房间里,总算吃了一顿饭。

吃饭的时候,七七还和谢安娜商量对策,要怎么对付这对母子。

七七的主张是,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

可谢安娜却有她的顾虑。

虽然姨妈很糟糕,表哥很糟糕,但是他们和母亲的关系很不错。

如果真赶走了他们,姨妈肯定会添油加醋,歪曲事实。

然后,妈妈就会找自己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讲述当年,她是如何被姨妈从水里救出来,捡了一条命。

面对恩人,那必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果做不到,就是忘恩负人。

可如果什么都不做,姨妈和表哥肯定会变本加厉。

那么。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赶走那对母子呢?

谢安娜皱眉想了会儿,也没想出个答案来,反倒让脑袋更大了。

吃过饭,谢安娜回了自己的房间,准备背背台词,第二天还要早起去拍戏。

可台词才背了一半,她便听到七七惊叫了一声。

心底一沉。谢安娜忙冲向七七的房间。

在房间门口,谢安娜看到了一晃而过的表哥。

就在谢安娜迷糊的时候,七七跑了出来。

她紧揪着自己的领口,另一手拽着谢安娜的手,脸色惶恐。

拍着七七的手背,谢安娜问:“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家伙……偷看我换衣服!”

什么!?

听了这话,谢安娜很生气。

“七七,你先在房间里等着,我去教训他!”

“安娜,你别……”

七七后面说了什么,谢安娜没有听到。

此刻的她头脑一片空白,她只想找到表哥,替七七讨个说法。

一把推开了门,谢安娜盯着躺在床上的表哥,表情凶的吓人。

表哥心虚地坐起来,问:“干、干嘛?”

“离七七远点,别打她的主意!”

姨妈也不管发生了什么,先跳起来,护住自己的儿子,对谢安娜疾言厉色,道:“谢安娜,你喊什么?”

“表哥偷看七七换衣服!”

姨妈白了她一眼,说:“看一下又不能少块肉,那么紧张干吗。”

这话让谢安娜觉得很荒诞。

“姨妈,事关一个女孩子的清誉,这是小事吗?”

姨妈端着手臂,面露鄙夷的神色,道:“怎么,还要你表哥娶她吗?你表哥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要娶的也是大家闺秀。这种女孩子,拿来玩玩还可以,娶进家门可不行。”

姨妈说话的时候,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她那自信的模样,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说:“我不管表哥要娶谁,他偷看七七,现在必须向七七道歉!”

“凭什么道歉,都是因为你的同学勾引你表哥,他才会把持不住自己。说到底,还是那个女人的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