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鸠占鹊巢/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姨妈,你这是颠倒黑白!”

“什么颠倒黑白,别说不过我,就拽词。”

“你……反正,你们就是不肯道歉,是不是!”

姨妈想也没想,便说:“是!”

“那好,为了不让表哥被人勾引,那你们就请搬走吧!”

冷眼看着谢安娜,姨妈说:“谢安娜,你总是想赶我们走,是不是因为你这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胡说八道!”

“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心里知道。现在,你表哥要休息了,快点离开!”

“不走,表哥还没道歉!”

“嘿,谢安娜你是没完了吧!”

“对,你们不道歉。这事就没完!”

“你……”

姨妈刚要破口大骂,表哥拽住了她,然后站起身,有些为难地说:“安娜啊,我没有偷看,只是想找你同学问点事情,却正好碰到她在换衣服,然后就误会了。”

姨妈对此深信不疑,吼道:“听到没有,既然是误会,就快点离开这里,别惹人烦!”

见谢安娜还站在那里,且表情凶巴巴地盯着他们,姨妈皱眉,说:“怎么,没发生什么,你还不满意?谢安娜,你还真是拎不清,这种事闹大了,吃亏的可是你的朋友,你最好想想清楚!”

“安娜……”

不知道什么时候,七七走到门口,小声唤了一声谢安娜。

警告地看了姨妈和表哥一眼,谢安娜走了出去,问:“七七,怎么了?”

七七的脸色还是很难看,皱眉说:“安娜。别和他们吵了,也吵不出什么结果。”

谢安娜面露愧色,说:“对不起七七。”

“这和你没有关系。但是,在他们走之前,我还是回学校住一段时间吧。”

“七七……”

七七笑笑,说:“别露出这种表情啦,我知道你也很为难。但是,别因为这样的人而委屈自己,不值得。嗯,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七七说完,回了房间。

看着七七的背影,谢安娜心情很糟糕。

之前七七总是帮自己,而她呢,却连守护都做不到,这算什么朋友?

不行,不能让七七受这样的委屈,必须让姨妈和表哥尽快离开!

……

谢安娜一早就去了影视城拍戏。很晚才回家。

七七已经回学校了,此时家里,只有姨妈和表哥。

谢安娜也没指望这两个人会给自己留饭,打包好宵夜,回家。

一进门,客厅里空空荡荡的,表哥的房间里倒是亮着灯。

疲惫地闭了闭眼,谢安娜提着宵夜,准备先洗个澡。

可是从客厅走过去的时候,谢安娜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停下脚步,谢安娜打量着四周。

最终,她走到电视柜前,眯起了眸子。

转身走到表哥的房门前,谢安娜一把推开了门,面色不善地盯着里面的人。

这声音来的太突然,吓了里面二人一跳。

姨妈正准备发难,谢安娜先开了口。

“电视呢?”

姨妈慌了片刻,但很快又冷静下来,理直气壮道:“你表哥觉得那电视不太好,拿去卖了。”

“那钱呢?”

“就那点小钱,你也要和我们算计吗?”

“我再问一遍,钱呢!”

谢安娜咄咄逼人,姨妈觉得很烦,一拍桌子,吼道:“花掉了,怎样!”

“是还赌债了吧!”

“就算还赌债了,也是因为你。如果你早点帮忙。让你表哥工作赚工资,他会卖那个破电视吗?就因为搬电视,你表哥手都划破了!”

谢安娜表情很凶,表哥拽了下姨妈的手,示意她不要再喊了。

可是姨妈无所谓,甚至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这个谢安娜,就是欠了他们。

谢安娜抿着嘴角,点头说:“这笔账,我会记着,等表哥发工资的时候,从他工资里扣除。”

谢安娜的话,好像踩了姨妈的尾巴,她立刻吼道:“谢安娜,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真是不得了了,有了靠山就是不一样。”

不理会姨妈的冷嘲热讽,谢安娜冷脸说:“我警告你们,如果这里再少一样东西,我就去报警!姨妈,你也不想表哥那些债主,去监狱里找他要账吧!”

说完,谢安娜转身就走,将姨妈不堪入耳的谩骂都抛到了脑后。

回到房间,谢安娜坐在地上,手臂环着自己。

一个人坐在那里,谢安娜突然很想哭。

但她不能软弱,像姨妈那种人,一旦看出你软弱,就会将你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当初,妈妈不就是因此被姨妈吃的死死的吗?

她,绝不会变得和妈妈一样!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拿出手机,在网上挑了个一模一样的电视,明天送货上门。

萧钰麟很少看电视,那么,电视新一点旧一点,应该看不出来才对。

谢安娜的补救工作做的很及时。

第二天电视一到,萧钰麟就给谢安娜打了电话。

“我回来了,想我没有?”

自然是很想念,但是对谢安娜来说,她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听电话那边沉默了,萧钰麟笑说:“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啊,今天拍戏很累,脑袋空了会儿。”

“你呀,都告诉你别那么拼了,让我养着你多好。”

“我……”

“好了好了,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知道你不会听的。”还没等谢安娜说话,萧钰麟便自嘲地笑笑,说,“给你买了礼物,晚上咱们一起吃饭,这总可以吧。”

“晚上啊……我们去外面吃吧。”

“好啊。”

挂断电话,谢安娜便开始苦思冥想,如何能不让萧钰麟不去她的公寓。

吃饭的时候,气氛很甜蜜,萧钰麟百般宠着谢安娜,让谢安娜短暂地忘记了烦恼。

可是有些事,不是逃避可以解决的,总是要去面对。

放下手里的叉子,谢安娜表情犹豫,说:“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说吧。”

“你能……帮我表哥找份工作吗?”

这话让萧钰麟的动作一停。

谢安娜见状。忙补充道:“我知道他品行不好,也不需要太好的工作,只要能让他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就好了。表哥被姨妈宠坏了,都不知道如何生活。如果给他机会,自己养活自己,或许能走上正轨。”

“你真的相信,那个家伙还有救吗?”

谢安娜自己也很心虚,小声喃喃说:“毕竟是亲戚,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萧钰麟沉默了瞬,而后说:“可以,我让助理去处理。”

见萧钰麟同意了,谢安娜松了口气,对他笑笑,说:“谢谢你。”

“这点小事,说什么谢,只要,你晚上能让我高兴就好。”

萧钰麟说着,露出很暧昧的笑容。

谢安娜先是红了脸,然后低头,为难道:“今天不行,你还是回家吧。我明天有场早戏,要很走就出门,不能熬夜。”

“既然有早戏,为什么不在附近的酒店住?”

“这不是你回来了吗,和你在这边见面,比较方便。”

这话让萧钰麟听着很舒坦,向后靠着椅背,道:“哎呀,真没想到,我现在的地位这么高了。”

“别开玩笑了,快点吃,吃过饭,我就要回去了。”

“好吧,先放你一马,等你忙完,我再连本带利补回来。到时候,可不许告饶哦!”

谢安娜红着脸,嗔怪道:“你这人,脑袋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东西!”

“当然是关于人类繁衍的东西了,怎么样,很伟大吧!”

笑着推开了萧钰麟凑过来的脸,谢安娜笑容无奈,却很甜蜜。

但是,当她回到公寓的适合,心底的沉重感又浮了出来。

萧钰麟这次办事很迅速,很快就给表哥安排好了职位。

在萧钰麟心里,表哥就是个废人。

而且,他曾经出卖过谢安娜,萧钰麟能容下他已经是法外开恩,根本不会给他什么重要职位。

所以,当姨妈听了谢安娜的回复,简直要气炸了。

“什么,去做保安!?你竟然让你表哥去做保安!?谢安娜,你是不是故意的!”

谢安娜面色不改,说:“就这,还是我求情得到的,你们别不知足了。”

“放屁,明明可以做经理,却做了保安,好怎么能知足!”

谢安娜冷笑了一声,反问道:“你觉得表哥哪里能做经理?”

“他聪明又老实,怎么就不能做经理?”

“你可以去公司里看看,能做经理的人,都是名牌学校毕业,经验丰富,且人品要正。这些,表哥都有吗?”

“如果他有,我还找你干嘛?找到你,不就是走后门吗!”

如此大言不惭,真亏她能说的出口。

起身,谢安娜说:“总之,我的能力就是这样。如果你们觉得不满意,就自己想办法吧。”

话音落下,谢安娜不再和姨妈多做纠缠,推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姨妈气坏了,表情愤愤,嘴里发出各种难听的咒骂。

过了会儿,姨妈骂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

表哥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做上经理,各种和朋友吹牛。

可现在。他竟然只能做个保安,这落差让他觉得很委屈。

站在姨妈身边,表哥说:“妈,我不想做保安。”

“当然不能做保安了,我的儿子,怎么能做保安!”姨妈眼神凌厉,说,“我们手上,不是只有谢安娜这一张牌。本来。我也没打算谢安娜能帮多少忙。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这么冷血。既然如此,就别怪我无情无义了!”

见姨妈好像胸有成竹的样子,表哥忙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神秘地看着表哥,姨妈说:“傻孩子,难道你忘了,咱们还认识了一位贵人吗?”

贵人……

神色迷茫了片刻,然后,表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

刚刚做过美容。余薇正准备离开,便听前台的人说,有人找她。

对于谁会来找自己,余薇胸有成竹,露出浅浅的笑。

随手拨弄下头发,余薇走向休息室。

姨妈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但是她并不着急。

这里又凉快,环境又好,还有那么多美味的点心吃,等多久都无妨。

看到余薇,姨妈立刻站起身,露出讨好的笑容。

“余小姐。”

“先坐吧,”余薇面含浅笑,坐在沙发上,问,“突然给我打电话见面,是有什么事吗?”

提起正事,姨妈的表情一变,气哼哼地说:“余小姐,你说的没错,安娜那个臭丫头,果然从中作梗!”

余薇笑笑,说:“这很正常,毕竟安娜以后是做大明星的,你们这样的穷亲戚,最好能全部消失不见。”

“哼,现在嫌弃我们了,难道她忘了她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谢安娜,可不是以前那个小丫头了。就在上个礼拜,她还接到邀请,要出席电影节的颁奖晚会呢。相信要不了多久,安娜就会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到时候,你们的差距越来越远,她再也不是你们可以欺负的小女孩了,”余薇颇为感慨地一叹。继续道,“本来都是同样的出身,就因为谢安娜找对了靠山,便能出人头地。而你们呢,以后只能仰望她,这滋味,还真是难以言说。”

这话成功激起姨妈心里的嫉妒之火,愤恨道:“哼,这样忘恩负义。老娘一样能让她这颗新星陨落!”

见姨妈眼中有杀气,余薇忙说:“你可别做糊涂事,毕竟是亲人。”

“她背后使绊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们是她的亲人呢!不给她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们都是好欺负的呢!”

见姨妈慢慢上套,余薇心底泛起冷笑。

萧钰麟说他喜欢谢安娜,因为她是特别的。

现在,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的特别,会不会让萧钰麟改变初衷。

……

拿着手中的行程表,谢安娜皱起眉。

“下个礼拜,不是要参加颁奖典礼吗,为什么取消了?”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谢安娜以新人的身份,参加的第一个正式活动。

谢安娜也非常重视,早早就做好准备。

可现在,上面一句话也没有变取消,这让谢安娜难以理解。

谢安娜的助理小张面露难色,说:“安娜姐,你没接到内幕消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