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自私的女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深呼吸了下,转身,看着助理问:“活动新增加了环节,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

助理还是第一次看到谢安娜这样发脾气,愣了下,怯怯地说:“我也不知道安娜姐不清楚,还以为都已经沟通过了呢。”

“那在拍摄之前,我根本没有提起化妆包的事,也没有整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助理神色茫然,摇摇头。

“很好。”

谢安娜笑着说了两个字,可是那笑容,却让人更加胆颤。

小心翼翼地看着谢安娜,助理问:“安娜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你。可能要换一个雇主了。”

助理一愣,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被解雇了!”

谢安娜说完,起身就走。

而助理呆在原处,满面无助。

从公司回到公寓,谢安娜很疲惫的样子。

姨妈正在看电视,见谢安娜回来了,立刻起身迎了过去。

“今天回来这么早啊,还以为要很晚才会回来呢。”

谢安娜垂着头,说:“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那晚饭做好了,我给你端过去好了。”

谢安娜没有理会姨妈,回手关上了门。

表哥嘴里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地说:“混娱乐圈也没那么好,你看安娜累的,天天跟个狗似的。”

此刻的姨妈,脸上已经没有了笑,神色冷冷地说:“你只看到她辛苦的一面,怎么没看到她风光无限的一面呢?这人啊,千万不能贪心,不然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洗过澡,谢安娜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姨妈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笑着敲开了谢安娜的门。

“安娜啊。你肯定没吃晚饭吧,我给你做了煲仔饭,快来吃点。”

姨妈一向懒得可以,怎么可能会主动给她煮饭吃?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不动声色地看了姨妈一样,谢安娜说:“多谢了。”

“别总是想着减肥,不好好吃饭,女人啊,还是要丰满一点比较好看,有福气。你以后可是做贵夫人的,肉要多一点,才能显得富态。”

姨妈喋喋不休,谢安娜觉得更烦。

耐着性子应付一番,谢安娜打发走了姨妈。

然后,她看着那碗煲仔饭,微微皱起眉。

起身。谢安娜将那碗饭倒入马桶,然后转身,从包里面拿出一包饼干充饥。

从那日之后,谢安娜都不在家里吃饭,甚至喝水。

但是她在姨妈面前伪装得很好,姨妈并没有发现。

姨妈只以为谢安娜在保持身材,故意吃的很少。

但是这无所谓,只要入了这个圈套,她谢安娜就完蛋了!

又过了几天,一则惊天的消息,铺天盖地地传来。

影视界新晋小花,涉嫌吸毒,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

一众吃瓜群众在看热闹,他们就等着警方给出验尿结果,然后断送小花的演艺之路,彻底消失在演艺界。

可是,事情却峰回路转,验尿结果显示,小花是清白无辜的。

很快,小花召开了记者会,痛斥不实报道,并哭诉自己遭人陷害的事实。

借着这次发布会,小花连上次的不实报道一并解释,矛头直指她的姨妈。

在小花的控诉中。吸血鬼一般的姨妈被暴露出来,种种可恶的行径,引人唾骂。

不止如此,警方也插手此事,直接逮捕了姨妈和表哥,因为他们涉嫌藏毒。

这下,谢安娜的生活终于回归了平静,七七也得以重回公寓。

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谢安娜应该觉得开心。

可是谢安娜却觉得很累很累,真想抛下这里的一切,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将自己藏起来。

但现实却没给安娜这样的机会,很快,又有一个麻烦找上了她。

……

豪华餐厅内,谢安娜和萧钰麟面对面坐着。

悠扬的小提琴曲,让气氛变得很祥和。

萧钰麟动作优雅地切着牛排,不时和谢安娜讲着趣事。

虽然萧钰麟言语幽默,但是谢安娜的笑却并不轻松。

她知道,萧钰麟今天请她吃饭,不是来讲笑话的。

果然,没一会儿的功夫,萧钰麟放下刀叉,叹了一声。

“安娜,我一直在等你对我说实话。”

垂下的眉眼,闪过一丝不自在。

抬头,对上萧钰麟的眼眸,谢安娜没有再隐瞒。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可以自己解决。”

“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我洗脱了罪名,难道这不是解决办法吗?”

萧钰麟摇摇头,说:“这只是你的解决办法,却不是我的。谢安娜,你还真是自私的可以。”

这番指责,让谢安娜觉得莫名其妙。

“表面上看,你利用这次的事除掉了麻烦的亲属,意图不轨的余薇,还提升了你的知名度。可是我呢,我的家族,会让我和一个身世如此复杂的女人交往吗?”

这番话,让谢安娜表情一愣。

原来,萧钰麟担心的是这个。

笑容突然变得有些苦涩,谢安娜低头,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并不是伪装,就可以掩盖住身上屌丝气质。在和我交往的时候,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现在想后悔的话,也……”

“谢安娜!”

还没等谢安娜的话说完,萧钰麟突然很严肃地叫住了她。

“我想听的,不是这些!”

“那你想听什么?”

“遇到问题,依靠我来解决,有那么难吗?”

谢安娜沉默了瞬,说:“我能自己解决,为什么还要加以他人之手?我不找你的麻烦,你应该开心才对。”

“如果两个人不愿意麻烦彼此,你觉得,这份感情还能长久吗?”

萧钰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沧桑。让谢安娜不由自主地抬头。

两个人目光相交,谢安娜却突然心虚地错开了视线。

自己,真的能完全依靠他吗?

谢安娜如此问着自己,却发现她的心里根本没有答案,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勇气去想这个答案。

萧钰麟的爱,就像是万丈高山,谢安娜站在上面,领略如画风光,却也能在顷刻之间,坠入深渊。

前进还是后退,谢安娜想自己掌控。

可是现在,萧钰麟却要剥夺这项权利,谢安娜惶恐,也更为不安。

萧钰麟满含殷切地看着谢安娜。

可是谢安娜长久的沉默,让他的期待慢慢落空。

垂下的睫毛,掩盖住眸底的愠怒,萧钰麟起身,冷冷地说:“我送你回去。”

回去的途中,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谢安娜走到公寓门口,萧钰麟也没有说一个字。

谢安娜叹了一声,然后脚步沉重地开门。

听到开门声,七七从里面跑了出来。

此刻的七七脸上还敷着面膜,看到谢安娜,微微一愣。

“咦,你不是和萧钰麟去吃饭吗,怎么这个表情?”

将包包扔到沙发上,谢安娜坐在上面,表情疲惫。

“别提了,我们两个冷战了。”

“啊,为什么啊?”

“因为……”

因为什么呢,自己不能像个小女人一样,对他小鸟依人?

谢安娜自嘲地笑笑,觉得自己真是愚蠢。

萧钰麟想让自己依靠,答应他就是了,就算做不到,说些好听的哄一哄也好啊,干嘛非要那么耿直,弄的不欢而散?

能用这样的理由来吵架,那也真是没谁了。

见谢安娜表情苦涩,七七也没再追问,说:“算了,先洗洗澡,睡吧。”

“好。”

又拍了拍谢安娜的肩膀,七七转身回了房间。

谢安娜一个人坐在那里很久,才缓缓站起身,像个老妪一样,回了自己的房间。

另一边——

热闹的酒吧内,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肆意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但是在角落里,一个男人只顾闷头喝酒,什么话也不说。

男人穿着不俗,长相更不俗,让周围的女人趋之若鹜。

可是她们没一个人能和男人搭讪成功,都被男人给骂跑了。

过了半晌,又有一个人坐在萧钰麟的身边。

萧钰麟正要抬头去训斥,却在看到对方的模样时,停顿了片刻。

仰头喝了杯酒,萧钰麟声音沙哑,说:“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和安娜吵架了,你满意吗?”

余薇冷静地看着他,说:“这不是我的目的。”

“那你要干嘛,看着我们两个人彻底分手?呵,余薇,你可以结婚生子,难道就要让我孤独终老吗?”

“我不是介意你找女朋友,而是介意你那么快就能找到对的人。而我呢,到现在还没走出来。”

“路是你自己选的,怪不了别人。还有,这次的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想算计我的人。我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

听了这恐吓,余薇非但没有担忧,反而妖媚一笑。

“就算我会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我也很开心。”

“你是疯了吗?”

幽幽靠近萧钰麟,余薇笑说:“能看到你被人虐,我当然开心。而且通过这次的事,我发现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红唇微启,余薇好像在发动一个咒语。她说:“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冷战吗?因为谢安娜没那么爱你。或者说,不如你希望的,那样爱你。”

这番话让萧钰麟瞳孔缩了缩,反驳道:“你又不是她,你凭什么这样说。”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呀。”

“哼,就是胡言乱语!”

“是不是胡言乱语,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知道。你不会让我继续呆在帝都,所以我会很快离开。相信我们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那么,临走之前,我祝你早日分手!”

说完,余薇起身离开,而萧钰麟的神色,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萧钰麟越来越狂躁,终于,在一伙人肆意找茬的情况下,他爆发了。

尖叫声,嘶吼声,还有玻璃碎裂的声音掺杂到一起,吵的人耳膜都要变成了碎片。

萧钰麟好像不知疲惫一样,不断挥拳,打倒一个又一个。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对方人多势众,萧钰麟最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

酒精的麻痹下,萧钰麟感觉不到疼痛。

在晕倒之前,他看到有人跑到自己面前,蹲下,将他护了起来。

萧钰麟已经没有心情考虑对方是谁。

他只觉得自己很累,很想睡一会儿。

……

谢安娜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

皱眉起身,谢安娜去开门。

可是当她看到门外的人之后,所有的瞌睡虫都消失不见,只剩下震惊。

此刻站在门外的,是叶初雪和南宫昭,还有挂在南宫昭身上的萧钰麟。

萧钰麟已经昏迷过去,身上还有伤。

虽然伤口已经处理过。但看上去仍旧触目惊心。

“先让一让,先让一让。”

叶初雪推开震惊的谢安娜,让南宫昭将萧钰麟放到沙发上。

回过神来的谢安娜忙问:“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变成这幅样子?”

叶初雪长出了口气,说:“萧钰麟一个人去酒吧买醉,喝多了,和别人打起来。我们接到电话去接他,可是他怎么都不肯走。没办法,我们只好说送他来见你,这才停止发疯。”

“买醉!?”

谢安娜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

叶初雪拿起水杯喝了口水,皱着眉,一副很嫌弃的样子,说:“我说,你们两个吵架就吵架吧,别总弄的这么惊心动魄好不好,再这么来几次,我的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对不起。”

“别和我说对不起,现在我已经把人给你送来了,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吧。”

说完,叶初雪便带着南宫昭离开。

将二人送出了公寓,谢安娜回身,看着沙发上呼呼大睡的萧钰麟,觉得很头疼。

此刻的萧钰麟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谢安娜无奈地看着被吵醒的七七,说:“先帮我把这家伙搬到房间里吧。”

二人合力将萧钰麟搬到谢安娜的房间里,谢安娜准备给这家伙脱衣洗澡。

七七避嫌地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谢安娜和萧钰麟。

可是,就在谢安娜专心给他解扣子的时候,萧钰麟手臂一横,直接压倒了谢安娜的身上。

“谢安娜,你真的很可恶!”

萧钰麟眼睛并没有睁开,声音沙哑地哼哼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