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我想成为你的一部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啊,安娜手艺很棒,煮的咖啡很香呢。”

一提起吃,叶初雪就忘了刚刚的执念,转而将所有的兴趣都投注到咖啡上。

走到柜台后面,谢安娜熟练地煮着咖啡。

七七看着谢安娜,皱眉道:“安娜,这两日你又瘦了不少。”

谢安娜倒是无所谓的样子,说:“没办法,为了上镜,只能减肥减肥再减肥。”

听了这话,七七连连摇头,说:“哎,看你这样子,我都心疼了。作为好友,我都不忍看你受伤。更别提萧钰麟了。”

想起萧钰麟,谢安娜苦笑了下,说:“他呀,在生我的气,哪里还会管我是胖还是瘦。”

“就因为你们有感情,他才会和你冷战。只要有情,就会心疼,而且这样的心疼,还不能在你面前表露出来,更憋闷。如此说来,萧钰麟也是个苦命的人呢。”

见七七长吁短叹,总是为萧钰麟说话,谢安娜不由眯眼看着她,玩笑道:“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好处,怎么处处替萧钰麟说话?”

“不是我替谁说话,而是受不了你。”

“我?”

七七点头,说:“明明心里也很在意,却什么都不说。安娜,既然还想和萧钰麟走下去,就各让一步吧。”

各让一步?

想着这个四个字,谢安娜垂下了眸子,并没有接话。

热咖啡飘散出香浓的味道,谢安娜将咖啡杯放到托盘上,低头。说:“我去把咖啡端出去吧。”

很明显,谢安娜在逃避话题。

七七看着她的背影,无奈一叹。

就在谢安娜煮咖啡的时候,有个人雷厉风行地走进甜品店。

坐在叶初雪的身边,萧钰麟没好气地问:“好好的,叫我来干嘛?”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出来聊天了?”

“快点说正事,我很忙的。”

“嗯嗯。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呢,希望你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一会儿可别后悔哦。”

“咖啡来了。”

一道甜美的声音,将萧钰麟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看到萧钰麟,谢安娜愣了片刻,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将两杯咖啡放到桌上,谢安娜坐在萧钰麟的对面,并没有说话。

见萧钰麟的眼珠子一直盯着谢安娜,叶初雪露出一脸坏笑。

伸手敲了敲萧钰麟面前的桌子,叶初雪满面挑衅,说:“萧钰麟,你不是很忙吗,那你先走吧。”

这个臭丫头……

萧钰麟知道叶初雪在故意找茬,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

伸手拿过一杯咖啡,萧钰麟就喝了起来。

叶初雪可不干了,抗议道:“喂,那是我的咖啡!”

“谁说这是你的,上面写你名字了吗,你喊它,它会答应吗?”

咖啡进肚,萧钰麟说着各种风凉话,气得叶初雪直咬牙。

“算了,不喝就不喝,反正安娜给我煮咖啡的时候,多着呢。不过啊,能喝到大明星亲手煮的咖啡,这样的殊荣,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得到哦。”

轻哼了一声,萧钰麟说:“明星又如何,不还是受人指使。累的像狗一样。”

眉头微微动了下,谢安娜不动声色地说:“事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能按着自己的心意而活,就无愧于自己。”

“可有些人,非要自讨苦吃呢,明明有平坦的康庄大道不走,非要去走荆棘小路。除了蠢,我当真找不到第二个理由。”

“那是因为,你理解不了别人。”

“你还想我怎么理解?你想去自己拼,我就让你自己拼。你不愿和我惹上关系,我就处处躲着你。那么现在,你开心了,你满意了?”

萧钰麟开始的时候,还能克制自己。

但是慢慢的,他开始用近乎咆哮的声调,控诉自己的不满。

而叶初雪和段依瑶,面面相觑。

能让萧钰麟说出如此卑微的话,这可是真是活久见了。

谢安娜被萧钰麟的话震得不知该如何开口,她只知道,萧钰麟受伤了。

而那个害他受伤的人,正是自己。

谢安娜不说话,萧钰麟还在继续追问着。

“现在,我反倒想不通自己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究竟是男朋友,还是个累赘?”

店里还有其他的客人,听到争执声,在偷偷向这边看。

谢安娜觉得很别扭,她压低了声音,说:“萧钰麟,你别疯了,这里还有别人在呢。”

“自打认识你以来,我做的疯事还少了吗?我不管,你现在就回答我!”

见谢安娜很为难,萧钰麟又要暴走的样子,叶初雪忙从中调解道:“大家都淡定,淡定哈,先喝咖啡吧。”

可是萧钰麟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错不错地盯着谢安娜,好像在等着她的答案。

段依瑶趁机拽了拽叶初雪的手,示意她跟着自己离开。

离开了是非之地,叶初雪满面的不赞同。

“让你多事,非要把他们两个都叫来,现在好了,弄得不可开交。”

叶初雪还觉得自己很委屈,皱着眉,说:“我这不寻思着,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们两个也该心平气和了。谁想得到,都这时候了,还没个缓和的意思。”

“你呀,就是多此一举。”

“哎,现在该怎么办?”

回头看了看那边僵持不下的两个人,段依瑶说:“等一会儿见事情不对,咱们就带走安娜,别让萧钰麟发疯。”

“会有那么夸张吗?”

“你还没看明白吗,萧钰麟一直在压抑着他的火气。但是现在,已经快道他的临界值了,任何一点小事,都会让他爆发。”

“萧钰麟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若真等他火山爆发,那局面就无法挽回了。”

“好吧,我知道了。”

叶初雪点点头,然后开始盯着萧钰麟,希望这家伙千万别在这里发脾气,不然,她的小店又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不过,谢安娜的忧虑并没有成真。

萧钰麟等了半晌,一直都没等到谢安娜的回应,心慢慢变冷。

说到底,谢安娜还是不够爱自己啊。

呵,真没想到,他纵横情场的萧钰麟,竟然也有被女人嫌弃的时候。

萧钰麟自嘲的笑笑,然后起身就走。

见萧钰麟要走,谢安娜想叫住他。

可叫住这个男人之后呢,自己要说什么?

恐怕连谢安娜自己都不知道。

轻轻闭上了眼,谢安娜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走出甜品店,萧钰麟发现两个女人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呀。是谢安娜!”

“今天真是赚了,遇到明星了呢。”

“咱们一会儿去合照,记得要把我拍的漂亮点哦。”

“好啊好啊!”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一前一后走进甜品店,脸上还带着雀跃的红光。

可是萧钰麟却满面鄙夷的神色。

“哼,庸俗的人,才会喜欢庸俗的明星!”

……

灰色高墙外,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着制服,表情严肃地对另一个人交代什么。

对方手中提着袋子。低着头,仔细聆听,不时点头。

“好了,希望你能记住之前的教训,回去之后,好好做人,别辜负了你父母对你的期望。”

听到“父母”两个字,段子莹晦暗的眸子闪了闪,但很快,又重归寂静。

向指导员鞠了一躬,段子莹转身离开。

她终于离开这座牢笼,重获自由。

在里面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

或许,之前她真的错了。

追求不属于她的东西,却葬送了更多,更珍贵的东西。

害了自己不说,还害了段依瑶,和她那个无辜的孩子。

想到这些,段子莹深深呼吸了下,觉得胸口闷得发疼。

不过还好,在铸成更大的错误之前,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段子莹给自己打气,希望一切还有重新再来的机会。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一向疼爱她的爸爸,却没有来接她。

段子莹也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错事,爸爸肯定很生气。

不想来见她,也是情有可原的。

等一会儿回了家,见到爸妈,一定要好好向他们赔罪。

只要一家人还在一起,就有重新振作的机会。

转了几路车,段子莹回到熟悉中的家。

可是,今天家里怎么那么安静?

拿出钥匙,打开门,段子莹只闻到空气中有浓浓的药味,却没有一点声音。

不知为何,段子莹突然害怕了。

她想拔腿就跑,可身子却不受控制,一步一步向前。走到爸妈的卧室门口。

卧室门微微敞开,段子莹一推,便打开了。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段母。

她躺在床上,慢悠悠地睁开了眼,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来。

在看到段子莹的一瞬间,段母恍惚了瞬。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直到段子莹扑到她身边,段母这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真的回来了。

看着母亲沧桑的面容,段子莹一下就哭出了眼泪,哽咽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莹莹,真的是你吗?”

“是我。我回来了。”

段母笑笑,然后,抬手就给段子莹一个耳光!

啪——

这变化来的太快,段子莹完全愣住了。

可是段母却没给她反应的机会,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拳头。

那拳头毫不留情,打在段子莹身上,很疼很疼。

下意识地起身闪躲。段子莹疼的眼圈都红了。

可因为段子莹的躲闪,段母身子一扑空,就掉到了地上。

“妈妈!”

段母好像没听到女儿的呐喊一样,手臂撑着上半身,还在向段子莹的方向匍匐,似乎要将她撕碎。

看到母亲行动不便的样子,段子莹面色一白,也顾不得被打,忙去扶住段母。

“妈妈,你的腿怎么了?”

“还能怎样,拜你所赐,成了废人,半身不遂了!”

“什么!?”

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会这样?

段子莹惊诧不已,忙问:“那爸爸呢,难道他没带你去看医生吗,为什么好好的,会半身不遂呢?”

“你爸爸?”

听了段子莹的话,段母恍惚了瞬,而后嚎啕大哭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段子莹急了,正想再开口问两句,眼角突然瞄道一张照片。

那张黑白照片上,是一个男人的音容笑貌。

段子莹对他再熟悉不过,那曾经是她最温暖的靠山。不管她做了什么,都会无条件地给她依靠。

而今……

段子莹瘫坐在地上,满面的不敢置信。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段母凄惨地笑了下,说:“有什么不可能的,有你这样不孝的女儿,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你做的那些丑事,你爸爸心力交瘁。各路打点,希望能让你别吃那么多的苦。因为休息不够,他在过马路的时候就……”

段母的话还没说完,但段子莹已经知道母亲要说什么。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呢?

段子莹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一个能给她慰藉的,温暖的家。

而今,家已经变得不成样子。还是因段子莹而发生了这些,这让段子莹如何能接受!?

段母无视段子莹哭成了泪人,冷声命令道:“段子莹,你走吧,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真怕我会做出什么来。”

段子莹立刻摇头,拒绝道:“我不走,这里是我的家啊!”

“你不走?那你这是打算要逼死我,你才满意啊。”

“妈妈……”

段母闭上眼,脸上满是泪痕。

“一看到你,就联想到你爸爸浑身是血的模样,折磨的整夜整夜无法入睡。你快走吧,别折磨我了!你要是不走,就拿把刀把我杀了吧,给我一个痛快,也可以不用像个废人一样活着!”

段子莹吓的手足无措,明明那么疼她的母亲,怎么能说不要她,就不要了呢?

“可是,可是离开了,我要去哪里?”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路都是你自己选的,就算是哭着,也要自己走下去。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再拦着你。”

“妈妈,我不想走啊!”

“但是我不想看到你!”

段子莹被母亲的一声吼吓到了,身体一哆嗦,拿起地上的行礼就跑了出去。

站在楼下,段子莹碰到了熟悉的人。

他们也听说了段子莹的事,对着她指指点点。

其中,还夹杂着段子莹都没听过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