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疯狂的报复/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哟,这家人还真可怜,好好的日子,都被自己的女儿给搅了。”

“听说,那家的老先生出了意外,老夫人瘫痪在床。他们之前都是很好的人,怎么会沦落至此呢?”

“还不是因为有个好女儿,给他们争来了灭顶之灾。要我看啊,那个女儿分明就是祸水,能将好日子变成现在这般。”

众人的交谈声,越来越大,段子莹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

她拽着自己的行李,快步离开,跑到无人的地方,便开始痛哭。

一直哭到段子莹浑身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时候。

看着远方的天空,段子莹好像看到了爸爸慈爱的眉眼。

他一向都很疼段子莹,也是段子莹心里寄托。

可是现在。信念轰然倒塌,段子莹完全慌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教导员告诉她,让她改过自新。

父亲最后一次见她,也让她好好反省。

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也愿意改,却没人愿意看她悔改的模样。

既然如此,那就,一直恶下去吧。

让那些伤害过她,和她的家人的人,全都送命!

……

端着一碟点心走过来,叶初雪看着空出来的位置,问:“嗳,萧钰麟呢?”

“走了。”

“干嘛走这么快?还没有品尝品尝我新研制出的甜点呢。”

谢安娜喝了口果汁,戏谑道:“他那粗狂的家伙,能品尝出什么来,不过是捣乱罢了。”

听了这样的评价,叶初雪忍俊不禁,笑说:“哎,这天底下,也就只有你敢这样怼他了。”

段依瑶站在叶初雪的身后,拿起自己的包,说:“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离开吧。”

“别走那么快啊,这些点心都没吃呢。”

“我减肥,就不吃了。”说着,段依瑶看向谢安娜,说,“安娜,我送你回去吧。”

“不会很麻烦吧。”

“不会,顺路而已。”

见这两个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叶初雪无语了。

哎,她的点心,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坐在车上。谢安娜看着段依瑶的侧脸,突然想起叶初雪对她的评价。

抿唇犹豫了下,谢安娜问:“依瑶姐姐……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

“当然不会。”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应该和萧钰麟和好?”

段依瑶神色如常,说:“这种事,我觉得怎样怎样,没有一点意义,关键还是在你。”

“但如果,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你要怎么处理?”

“让自己变得更强,当有一天,你能堂堂正正出现在你应该出现的地方,那么就说明,你得到了地位和名望,和萧钰麟更加匹配,也就没有谁高攀谁的说法了。”

段依瑶的话,让谢安娜神色恍惚了瞬。

但很快,又幻灭下来。

她垂着眸,说:“依瑶姐,你说的,正是我想的。可是……变得和萧钰麟一样强,似乎是这辈子都无法完成的任务。”

“我想,你理解错了我的含义。”

谢安娜满面诧异,问:“哪里错了?”

“我指的变强,不是拥有一个空名,亦或是创办一家公司,同萧钰麟一较高下。而是,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且不用再仰仗他人鼻息而活。”

“你现在就朝着那个方向在努力,而且成绩斐然。以你的速度发展,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国内一线小花。届时,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内心将无比强大,充实。”

“这样的你,是不会被别人打败的。因为真正能打败你的人。只有自己。”

听了段依瑶的话,谢安娜内心是震撼的。

心底的某些东西,在慢慢融化,消失。

转而长出了坚硬的铠甲,将谢安娜的心牢牢包裹起来。

含笑看向段依瑶,谢安娜说:“依瑶姐,听了你的话,我觉得人生突然很有方向感,而且,我也不迷茫了,知道未来要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能为你指点迷津,我很开心。希望我对你说的,都是有用的。”

“当然有用,最起码,我现在不会再原地打转,也知道我该怎么做。”

“其实,我的话只是一个点拨的作用。实际上,经过这几天,你自己已经差不多想通了,只是需要一个人,在背后推你一把。”

“不论如何,还是要很感谢你。初雪说的对,你是个很完美的女人,能认识你,真是我此生幸运的事。”

“完美?”段依瑶突然笑了下,声音中,有些苦涩,道,“这世上,哪里会有完美的人,每个人,不管多么光鲜亮丽,都有难以言说的苦衷。”

段依瑶说这话的时候,一抹愁色出现在段依瑶的脸上,显得那样不匹配。

谢安娜想开口问一问,但转念一想,自己这样做很唐突,便咽下了想要说的话。

车子转了个弯,段依瑶正准备上桥,却发现一辆黑色的车子,正快速冲过来。

第六感告诉段依瑶,那个人很危险,眸子一眯,段依瑶便改变了主意,从桥下穿行而过,且加快了速度。

可身后的车子紧追不舍,不顾一切地冲过来,狠狠撞向段依瑶的车子。

“小心!”

段依瑶伸手护住了谢安娜的头,同时单手操控方向盘,眉目沉着。

谢安娜吓了一跳,抬头看向后面,脸色有些发白。

后面的黑色车子,车头已经瘪了下去,可是对方仍旧紧追不舍。

“那个人疯了吗,为什么要撞咱们的车子啊?”

“她当然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个找死的疯子!”

段依瑶看到了车上的司机,正是消失一段时间的段子莹。

看来,监狱里的生活并没能让段子莹反思,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做疯狂的事。

这样的人,果然不值得可怜!

眸子眯了下,段依瑶准备给段子莹一点厉害看看。

一个急转弯。段依瑶调转车头。

可就在段依瑶逐渐接近段子莹的时候,她发现,一个哭泣的小女孩正站在两车之间!

那孩子被吓傻了,站在马路上,一个劲儿的哭。

孩子的妈妈要冲过去救她,却被路人拦住。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段依瑶只能咬牙调转了方向。

段子莹却抓住这次机会,直直冲向段依瑶。

而这次,段依瑶的前方,是厚重的桥桩。

车子狠狠撞击上去,因为力道太大,转了个弯,又继续向旁边划过去。

而那里,有一片碧波海水……

扑通——

一声巨响,车子掉入了海里。

从车上跳下来,段子莹神色木然地盯着海面。

在追逐中,她也受了伤,脸上挂彩。

但是她好像不知道痛似的。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平静的海面,喃喃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警车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路人配合着警察,制服了段子莹。

整个过程中,段子莹丝毫没有反抗,好像是生是死,都已经无所谓。

她已经完成生命中最后的使命,有仇报仇,有怨抱怨,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一听说有车子掉入海里,警察立刻打电话给救援队,安排人手和吊车。

至于那些围在海边的吃瓜群众,则纷纷摇头。

连人带车子掉下去,这可是凶多吉少啊,那凶手也太狠了。

就在众人长吁短叹的时候,段依瑶在水下,解开了自己和段依瑶的安全带。

同时,带着半昏迷状态的谢安娜,奋力向上游。

离海面越来越近,段依瑶知道胜利在望。

可是她的体力却在迅速流失。

刚刚在追击过程中,段依瑶和谢安娜都受了伤。

为了保护谢安娜,段依瑶的伤更严重一些。

额头上的血珠刚渗出来,就消融在大海中,无影无踪。

那海水。就好像巨大的海面,正在吸走段依瑶所有的力气。

就在段依瑶将谢安娜拖出水面之后,有人发现了她们。

“呀,那两个人在这呢!”

打捞队的人一听,立刻冲过去,伸手先接住谢安娜。

可是,当他们想去抓段依瑶的时候,她的手却一松,身子缓缓沉入水下。

“快。下去救人……”

……

谢安娜好像做了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飘飘浮浮,好像在一片海水中。

谢安娜感到恐惧,她想要尖叫,想要逃跑。

可她没有力气,只能随波逐流,不知道要飘向哪里。

直到,谢安娜听到一抹声音,在呼唤着她的名字。

“安娜,安娜……”

这声音,是萧钰麟!

就在这一瞬间,谢安娜找到了勇气。

她不想一直飘着,她还有自己的梦想,她还有想去爱的人,她不能困在这里,一辈子!

心中注入了勇气,谢安娜努力划动四肢,要冲出这片漫无边际的混沌世界。

努力,再努力,终于,谢安娜的世界,多了一丝光亮。

谢安娜睁开了眸子,神色茫然地看着四周。

这是哪?

房间里静悄悄的,空气中,还有百合花的香味。

谢安娜打量了一圈,发现自己有些发蒙。

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谢安娜努力回想。却觉得额头很疼。

下意识地去摸了下,谢安娜发现自己的额头被什么东西包裹起来,轻轻一摁,还有些疼。

谢安娜这下更慌了。

就在她挣扎着,要坐起来的时候,有人推开了门。

“呀,谢小姐您醒了!”

护士看到谢安娜清醒过来,立刻走到她身边,扶着她规规矩矩地躺好。

谢安娜内心很绝望。

她不想躺着啊,她想看看周围是什么样的啊!

可是小护士并没有听到谢安娜内心的呼唤,她转身跑出了病房,却找医生汇报情况。

这下,谢安娜又变成了一个人。

但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很久,大夫们快步走入房间,开始对谢安娜进行一系列的检查。

“大夫,她情况怎么样?”

就在谢安娜越来越没有耐心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传过来,让谢安娜感觉很心安。

“谢小姐已经没有大碍,只要继续静养就好。”

听了这话,萧钰麟的心缓缓落下。

拨开众人,萧钰麟走到谢安娜的面前,眼神灼热而迫切。

谢安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围的人,显得有些惶恐。

看出谢安娜的不安,萧钰麟屏退了众人,然后坐在谢安娜的身边,伸手握着她的手。

大掌中的温度。让谢安娜慢慢冷静下来,大脑也重新开始工作。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萧钰麟用温柔的声音,说:“你和依瑶出车祸落水,你还记得吗?”

“车祸……”

谢安娜努力回想,终于想到落水那个瞬间。

恐怖的记忆恢复,谢安娜不由自主地握住了萧钰麟的手,身子还有些发抖,说:“那个疯子。疯狂撞我们的疯子!”

萧钰麟忙握住谢安娜的肩膀,安抚道:“是的,就是她做的好事,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她被抓了起来,不会再来伤害你。而且,还有我在旁边保护你,你很安全。”

萧钰麟的话,让谢安娜慢慢恢复了平静。

仰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问:“那依瑶姐姐呢?我还记得,在落水之后,是依瑶姐姐一直护着我,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听了这话,萧钰麟却沉默了。

见萧钰麟不说话,谢安娜心底的不安感再次浮现。

她揪着萧钰麟的衣角,紧张地问:“萧钰麟,你怎么不说话啊!”

萧钰麟犹豫了片刻,有些艰难地说:“依瑶,她就在隔壁的房间,昏迷不醒。”

谢安娜失神了瞬间,难以相信地摇着头。

“天,怎么会这样……”

“别难过,她一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

萧钰麟的安慰,并没有让谢安娜觉得好受一些。

她低着头,神色痛苦,一直在摇着头,说:“如果依瑶姐姐不是为了救我,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都怪我,怎么那么没用啊!”

“真正要怪的人,是那个疯女人,她才是罪魁祸首!”

“你……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撞我们?”

萧钰麟眸色凝黑,说:“知道,那女人叫段子莹,她喜欢叶景琰,为了他,做过很疯狂的事,最后还做了牢。本以为,她出狱之后能学乖一点。没想到,还是那么愚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