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绕不开的话题/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对段子莹的恩恩怨怨不感兴趣,她只关心段依瑶的情况。

抬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用恳求的语气,说:“我想去看看依瑶姐姐。”

谢安娜渴望的眼神,让萧钰麟无法拒绝,点头,说:“好,我去找轮椅,你等一下。”

段依瑶就住在谢安娜的隔壁,此刻的她,静静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

一向充满英气的面孔,此刻却安静得可怕。冷静自持的眼眸,紧紧闭着,让人无法窥得其中的神采。

看到这样的段依瑶,谢安娜觉得很崩溃。

好像才从甜品店出来,畅谈人生哲理,而此刻。就变成了生死殊途。

眼里止不住地流下来,谢安娜哽咽地唤着:“依瑶姐姐……”

叶景琰已经陪了几个夜晚,眼中带着红血丝。

看着段依瑶的身影,他的眸底划过一抹痛色。

拍了拍叶景琰的肩膀,萧钰麟说:“有安娜陪着,你出来休息一下吧。”

叶景琰并没有多言,转身跟着萧钰麟去了天台。

萧钰麟递了一根烟给叶景琰。

点燃,幽幽吐了口烟圈,叶景琰的眼中,透着疲惫和忧虑。

“想好怎么对付段子莹了吗?”

“之前,还会念着以前的事,给她一条活路。可是现在,她竟然敢动依瑶,我绝不会再容她。”

叶景琰的声音很平淡,但是萧钰麟知道,段子莹触了叶景琰的逆鳞,这次,是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我还想呢,如果你还不行动,我就要自己想对策了。既然有你出手,那就不用我操心。”

害得谢安娜受伤,萧钰麟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但是相比叶景琰,他还是幸运的。

毕竟,谢安娜已经脱离危险,清醒过来。

而段依瑶……

看着病房的方向,萧钰麟叹了一声。

伸手拍着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说:“放心吧,依瑶一定会醒过来的。”

“她经历了那么多风浪,这点小事,自然难不倒她。只是……说好要保护她的,可是我都做了什么,让她一次又一次的遭遇危险?我,真是太可恶了!”

抬手狠狠砸在栏杆上,叶景琰满面懊恼。

“世事难料,你也别太自责了。我想,依瑶也不想看到你这样消沉。”

叶景琰深呼吸了下。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待他再次抬头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冷静和睿智。

“好了,我们回去吧。”

重新回到病房,两人看到谢安娜坐在床边,眼下还挂着泪珠。

显然,她刚刚哭过了。

看到有人回来,谢安娜忙擦了擦眼角。

心疼地搂着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给她无声的安慰。

谢安娜抬头,说:“我想。你们肯定要处理很多事情,那么,在你们不在医院这段时间,就让我来照顾依瑶姐姐吧,就当是赔罪了。”

“可是你也受伤,还没痊愈呢。”

“我这是小伤,没关系的。而且医生也说了,多活动活动,有利于我的伤情恢复。”

萧钰麟很想拒绝这个提议,但是他知道,谢安娜想为段依瑶做点什么,让她的心里能好受一些。

看了叶景琰一眼,见叶景琰并没有反对,萧钰麟便点着头,有些无奈地说:“那好吧。”

得到许可,谢安娜露出淡淡的笑。

接下来,谢安娜没事的时候,就会跑到段依瑶这边,陪她聊聊天。

虽然段依瑶听不到,但是谢安娜却一直在坚持。

这日,谢安娜吃过药,就准备去隔壁的病房。

一开门,谢安娜便看到一抹熟悉的倩影。

“初雪?”

听到声音,叶初雪回头,眼睛红红的。

“我早就想来看看你们的,可是南宫昭那个坏蛋,说我情绪太过激动。会影响你们养病,死活不让我来。今天他好不容易松了口气,我才得了功夫来看看你们。”

侧头看着段依瑶,叶初雪眼睛又红了。

“好好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那个段子莹,真是应该千刀万剐!”

谢安娜非常能理解叶初雪的心情。

当她刚清醒的时候,也在责怪别人。

可是此刻,她不愿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将花朵插在花瓶里,谢安娜神色淡然,说:“现在诅咒别人,没有任何用。现在只希望,依瑶姐姐早点醒过来。大夫说了,依瑶姐姐脑袋里有淤血,吸收得差不多了,就会醒过来。所以,我们要坚强一点,不能让依瑶姐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我们哭哭啼啼。”

听了这话,叶初雪止住了哭,说:“安娜,你好坚强。”

眸色中,带了几分怅然,谢安娜说:“软弱没有用的,只会让对手觉得你好欺负,肆无忌惮地欺凌你。”

“安娜,你过去都经历了什么?”

恍惚了瞬,谢安娜回头笑笑,说:“没什么,随便感慨一下。”

“你们都这样坚强,我也不能太差劲。”揉了揉眼睛,叶初雪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说,“明天开始,我来医院和你换班,咱们一起照顾依瑶姐姐。”

“好。”

叶初雪刚刚只顾着哭,现在冷静下来,才发现谢安娜的手上,还有个白色的本子。

“那是什么啊?”

“这个啊,”谢安娜举起来晃了晃,说,“是剧本,经济人说,下半年给我安排了新戏,我正好趁着现在,研究一下。”

“安娜,你还是个病人呢,不用这么拼吧。”

“生病与否,和我努力没有关系。想做一件事,不管在哪里,都会沉下心来做的。”

看着谢安娜淡淡的笑,叶初雪说:“总感觉,你好像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看着病床上的段依瑶,谢安娜说:“经历了这么多,如果我还是那个犹犹豫豫的谢安娜,那就太对不起依瑶姐姐拼命把我救出来了。”

伸手握着谢安娜微冷的手,叶初雪说:“所以,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的。”

“嗯,一定!”

谢安娜和叶初雪相视而笑,给彼此力量。

恰在此时,有人过来敲敲门。

“谢小姐,有人找您,在您的病房等着呢。”

“找我?”

谢安娜想了下。暗想会不会是七七来了。

可是,当谢安娜看到病房里的那个女人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妈妈!?”

站在病房里的中年女人,神色娴静,衣着朴素。

虽然上了年纪,但也能从她的眉眼中,看到年轻时候的风采。

谢母看到谢安娜,微微吃了一惊。

“安娜,你怎么受伤了?”

下意识地捂着额头,谢安娜说:“那个,我……拍戏的时候,不小心受的伤,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要不了多久就会痊愈。”

谢母点点头,很快就恢复如常。

“安娜,妈妈这次来找你,是因为看了之前的报道,说你姨妈和表哥……”

哎。就知道绕不开这个话题。

谢安娜突然觉得有些冷。

从以前就是这样,谢安娜不管发生了什么,是好还是坏,母亲的态度都是淡淡的。

相反,不管什么事,只要和姨妈及表哥沾惹上关系,妈妈就会很担心。

例如现在。

明明自己有伤在身,妈妈多没有多问,两三句寒暄,就开始说了今天的主题。

将头垂下去,纤长的睫毛,遮盖住谢安娜内心的苦涩。

谢母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对谢安娜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她微低着头,说:“妈妈知道,他们有时候是很招人厌,但毕竟是亲属,做事,不要太绝。”

“那妈妈,想让我怎么办?”

“你姨妈和表哥,都已经坐牢了,这可是人生污点啊。要不然,你想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吧?”

谢安娜轻笑了下,反问:“然后呢,让他们继续摧残我?妈妈,你究竟知不知道他们对我做过什么!?”

“长辈能对你做什么啊,要我看。你肯定误会了。”

“误会?就因为误会,我差点没命,差点再也见不到你了!是不是没有我这个女儿了,你也不会觉得后悔?”

谢安娜越说,越激动,反倒让谢母有些不知所措了。

“安娜,你说什么胡话呢!”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想过伤害谁,都是姨妈和表哥贪得无厌。一步步紧逼。”

“所以,你是不肯让步了?”

谢安娜握了握拳,说:“让姨妈和表哥得到应有的教训,也可以让他们学乖一点。”

“可他们是你的亲人啊,血浓于水啊!”

“那他们算计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也是他们的亲人?有用的时候,就来哭诉,没用的时候,就各种算计,这样的亲属,不要也罢!”

“你……”

谢母本就不是话多的人,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突然倔强起来,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就在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有人推门走进来。

“安娜,你在吵什么啊?”

萧钰麟走进来,立刻让病房里,熠熠生辉。

看到这个穿着打扮十分得体的男人,谢母一愣。

萧钰麟自然也看到了谢母。

从她和谢安娜的神态来看,肯定互相认识,而且,渊源颇深。

“年轻人,你是谁?”

“您好,我是安娜的男朋友,萧钰麟。”

谢母愣了片刻,然后显得有些局促。

“啊,那个,我是安娜的母亲。”

“伯母您好。”礼貌地打个招呼。萧钰麟侧头看向谢安娜,说,“安娜,既然伯母来看你,怎么还让伯母站着呢。”

萧钰麟说这话的时候,也在观察着谢安娜的反应。

谢安娜只是垂着眸,并没有说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

萧钰麟也看出这二人有问题需要解决,便说:“阿姨您先坐,要不,你们先聊,我去倒两杯水。”

说完,萧钰麟对谢母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萧钰麟一走,谢母便拽着谢安娜,说:“安娜,我看这位先生谈吐不俗,不像是普通人啊。”

谢安娜自嘲的笑笑,问:“妈妈,你只顾着看姨妈和表哥被抓的消息,难道就不知道我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物吗?”

谢母脸上表情讪讪,说:“妈妈很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想再多做计较,谢安娜说:“他叫萧钰麟,是萧氏集团的总裁,在帝都,很有名望。”

“哦哦。那就是有钱人喽?只是,这样的有钱人,会不会对感情不认真啊?”

见母亲难得关心自己一句,谢安娜温柔了语气,说:“不会,他对我很好,也很体贴我。”

“那,你若是让他帮忙疏通你姨妈的事,会不会比较容易。”

一听这话。谢安娜愣住了,转而低下头,苦涩地笑笑。

“原来还是为了他们。”

“安娜,我知道你长大了,不愿听妈妈唠叨,但有时候,你不能太自私,只顾着自己享受,就把穷亲戚都扔到一边。”

谢母苦口婆心的劝。可是谢安娜却不为所动。

见谢安娜这态度,谢母很无奈。

门再次被打开,萧钰麟带着水走进来。

“伯母,请喝水。”

“谢谢。”握着水杯,谢母开口道,“萧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

“您说。”

“能不能,帮忙把安娜的姨妈,还有表哥弄出监狱啊?”

谢安娜生气了,皱眉看向谢母,提高了声调。

“妈妈!”

虽然谢安娜在阻止,可是谢母根本没有停下来,还在苦苦哀求道:“他们在狱中生活的很苦,我和安娜都很心疼,想快点把他们接出来。就算他们做错了事,自己在身边督促几句就好了,何必扔到那里受苦。你说,对吧?”

谢安娜紧抿着唇,眼中尽是怒火。

见谢安娜这状态,萧钰麟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轻咳了一声,萧钰麟说:“伯母宅心仁厚,但是有些人,不值得对他们好的。而且,这事还要安娜首肯才行,毕竟,她才是受害者。”

“受害者?”

“是啊,姨妈和表哥为了从安娜这里得到钱财,和外人联手,陷害安娜,抹黑她,想让她在演艺界没有立足之地。”

“如果不是碰到了,真难以想象,会有这样的亲属,对晚辈下死手。安娜被他们伤的不轻,不想出手帮忙,也是情有可原。”

“啊,竟然发生了这些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