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美人计/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安娜很孝顺,自己受了苦,从来都不和家里人说。但这不表示,安娜在外面的生活很安逸。相反,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吃了和你多苦。相信您作为母亲,肯定非常心疼安娜。”

萧钰麟说了这么多,谢母实在没办法继续求情,只能讪讪地说:“是我……考虑不周了。”

“而且,这件事已经见报,若是在这个时候救出姨妈和表哥,肯定会引起舆论的不满,对他们反而不利。”

萧钰麟的话很有道理,让人无法反驳。

谢母有些着急,喃喃道:“那怎么办,就让他们在牢里面呆着?”

“继续呆着,也没什么不好。一来,可以磨磨他们的性子,二来,也可以断了恶习,三嘛,自然是为了之前的事赎罪。”

“可是……”

“我知道伯母担心什么,所以,我会让人在里面照顾他们,最起码,不会辛苦。”

萧钰麟把话说的很完美,里里外外,将谢母要说的话,都堵个干净。

嘴唇动了下,谢母无奈地叹了一声。

“萧先生,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的。”

“马上都要做一家人了,您就别客气了。”

一听这话,谢安娜不满地皱着眉,斥道:“萧钰麟。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很自然地抬手,揽着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说:“怎么,还害羞了?”

“你……”

“年轻人,阿姨是觉得你很不错。但是想和安娜结婚,我还是要再看看的。”

谢母的眼神依旧很淡,看着萧钰麟,不急不缓地说。

萧钰麟点头,道:“我明白,毕竟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就让您将女儿托付给我,实在唐突。”

谢母没说什么,只是看向安娜,道:“好了,安娜,你好好养身体吧,等妈妈空出功夫了,再来看你。”

谢安娜咬了下唇,道:“如果家里面忙,就别过来了,你自己也很辛苦。”

“没事,妈妈都习惯了。那,你先休息吧。”

说着,谢母转身就要走。

“阿姨我送您。”

“不必不必,你陪着安娜吧。”

将谢母送到门口,萧钰麟转身,看着谢安娜。

谢安娜眼神微微怔然。

母亲的离开,和她出现一样突然,就和以前一样。

伸手在谢安娜面前晃了晃,萧钰麟说:“回神了回神了。”

眨了眨眼,谢安娜对上萧钰麟的视线,理智一点点回归。

“不愧是商人,嘴皮子就是利索,黑的都能让你说成白的了。”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明明是在帮你说话,你反而在嫌弃我。不过,你和你母亲的关系,似乎不怎么融洽。”

谢安娜神色恍惚了瞬,说:“也不是不融洽,只是,关系很淡漠。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淡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此刻的谢安娜,就像个渴求别人宠爱的小孩,却因为失望太多次,而放任自流。

看着这样的谢安娜,萧钰麟有些心疼。

但他知道,谢安娜不想要别人施舍来的感情。

所以,萧钰麟用一种玩闹的语气,说:“你妈妈肯定还是关心你的,只是你太优秀了,她觉得很放心,才会让你有了误会。从今以后呢,有我照顾你,她肯定更会放心。”

果然,这样玩闹的话,让谢安娜笑了下,挑眉看向萧钰麟,说:“萧钰麟,你这人,还挺自恋的。”

“我说的是实话,难道不是吗?”

谢安娜笑笑,也知道萧钰麟是在安慰自己,便没再让自己继续沉沦在糟糕的心情里。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说:“反正,说什么照顾姨妈的话,你都不要放在心上。”

“我本来也没放在心上,我可不是烂好人,得罪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不管是谁。”

“萧钰麟,对不起。”

萧钰麟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到谢安娜没头没尾的道歉。

“啊?”

水一般的眸子。认真地看着萧钰麟,谢安娜说:“对不起,之前,用那样的态度对你。”

这还是谢安娜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向萧钰麟道歉,这反而让萧钰麟有点别扭。

揉揉鼻子,萧钰麟说:“碰了脑袋,还把你碰聪明了?”

“我在说认真的呢。”

“我也在认真的听。”

谢安娜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开了口。

“我喜欢你,很喜欢。但是,我也不自信,一直都不自信,觉得这样的我,配不上那样的你。所以,在我交付全部真心之前,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成长,成为优秀的人。足以匹配你。”

“好。”

“啊?”

这次,轮到谢安娜呆住了。

看着呆然的谢安娜,萧钰麟觉得很好笑,抬手揉揉她的头发,道:“我说好。”

“可是,你不应该反抗一下吗,说我笨,说我想太多之类的?”

“你就是这样的人,我喜欢这样的你,也只能忍着了。”

萧钰麟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但是在他的眼角眉梢,藏了太多太多的宠爱。

而这份宠爱,让谢安娜觉得忐忑不安,又甜蜜似糖。

“萧钰麟……”

“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觉得这样的我,太有男人魅力了?来吧,你现在可以吻我了,来表达你内心的激动。”

正经没过三秒钟,萧钰麟突然张开了手臂,作势要抱住谢安娜。

弯腰躲了过去,谢安娜无奈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你别害羞啊。我们好久没亲亲了,难道你不想吗?”

手臂一捞,便困住了谢安娜,将她送到自己怀里。

就在两个人互相纠缠的时候,有人一把推开了门。

“安娜……呃……”

叶初雪满面兴奋,却在看到房内两人时,愣住了。

脸上出现一种无奈的表情,叶初雪说:“大白天的,你们两可不可以注意一下。”

谢安娜忙挣开萧钰麟的桎梏,而萧钰麟也很不满,觉得自己的好事被打断了。

“喂,你进门都不知道敲门吗?”

“你当我想看吗,”对萧钰麟吐了吐舌头,叶初雪说,“我不过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依瑶姐姐醒了。”

“天,真的吗!”

谢安娜满面兴奋,二话不说,抬步就冲向隔壁的病房。

萧钰麟就这样被抛弃了,不由满面苦笑。

走到病房内,谢安娜立刻扑到在段依瑶的床边,眼圈微红。

“依瑶姐!”

“你们都在啊。”刚刚苏醒的段依瑶,声音有些沙哑。她看着面前的谢安娜,眸色微沉,“安娜,你也受伤了?”

“我这只是小伤,都快好利索了。倒是你,睡了那么多天,真是吓死我了。你是为了我,才变成这幅样子,若是……哎,我真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了。”

说着说着。谢安娜的眼睛更红了。

段依瑶倒是很平静,道:“别胡说,你坐在我的车子上,我就要保护你,这是我的做人准则。”

可是,这样的话却引起某人的不满。

握着段依瑶的手,叶景琰说:“你的准则还真多,那对我的准则呢?说好要一起走到老的,你若是敢食言,我就和你一起上天入地。”

“你当我想受伤吗,还不是因为……”

想到那个女人,段依瑶的眸子划过一丝阴冷。

抓紧了段依瑶的手,叶景琰说:“放心吧,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绝不会让那个女人,再有机会出现在你面前。”

轻轻闭着眼,段依瑶说:“我真的累了。”

“那就好好休息,有我在这里陪着你。”

看着段依瑶痛苦的模样,谢安娜内心有些震惊。

叶初雪扯了扯谢安娜的手,然后对段依瑶说:“那,依瑶姐,你先休息,我们改日再来看你。”

几人离开病房之后,叶初雪突然肚子痛,去了洗手间。

萧钰麟则带着谢安娜回了病房,而谢安娜的脸上,还有些惴惴不安。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谢安娜摇头,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依瑶姐露出这样疲惫的神色呢。”

“她也是人,当然会有喜怒哀乐。只是这次,恐怕触到了她的伤心事。”

诧异地看在萧钰麟,谢安娜问:“什么伤心事?”

“因为段子莹,害得依瑶失去了她的孩子。”

“啊!?”

这次,谢安娜是真的惊到了。

不想谢安娜被这些烦心事所累,萧钰麟说:“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继续纠缠,也只是让自己伤神。”

紧紧皱着眉,谢安娜说:“可是,依瑶姐那么优秀,真是不应该遭受这些折磨。”

“那些事已然发生,多想无益,还是多想想未来吧。既然大家都有惊无险,那么,就快点休整,别日日在医院里碰头了。”

扭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看到这家伙眼底的青色,有些内疚地说:“这些天,你总是来医院里照顾我,很辛苦吧。”

笑着搂上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说:“知道我辛苦,就等你好了之后,犒劳犒劳我。”

“萧钰麟,我在说认真的呢。”

“我也很认真啊,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萧钰麟说着,还凑到谢安娜的眼前,让她看着自己真挚的双眸。

可是谢安娜却很诚实,摇头说:“没有。”

“那我让你好好看看吧。”

说完,萧钰麟俯身贴在谢安娜的唇上,同时手臂紧搂着谢安娜的腰,好像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萧钰麟吻的很用力,快要让谢安娜窒息了。

但是她并没有任何反抗,因为她知道,萧钰麟只是在庆幸,他们的感情,浴火重生。

而谢安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

出院回家,本该是件很轻松的事。

可是谢安娜却觉得很有压力。

因为,七七好像在守护一个珍惜动物一样,把谢安娜保护起来,不让她做这个,也不许碰那个。

就连洗个苹果这种小事,也被七七明令禁止。

无奈地看着七七,谢安娜说:“七七,我没事了,你别这么夸张。”

“我上次受伤,养了那么久还没有完全恢复。你这才住了几天啊,就回来,真不知道那些大夫是怎么想的。”

“我们情况不一样,你当时都病危了,而我,只是点皮肉伤,而且,现在还快要好了。”

“那也要好好照顾,你可是明星啊,如果头上留疤,那怎么拍电视?”

别看七七平日里大咧咧的,可是照顾起人,却细心无比。

能有这样的好友,真是谢安娜的幸运。

心口涌动着温暖的甜蜜,谢安娜含笑看向七七,并没有说什么。

而七七呢,端着臂膀,感慨地叹了一声。

“说真的,最近还真倒霉啊,我们两个轮着受伤,都不让人喘口气。”

的确,这短短的几个月,比自己的前半生还要惊心动魄。

但是七七并没有觉得后悔,相反,她很庆幸。

“虽然有不好的一面,却也有走运的时候。你看,我有了很多拍戏的机会,还谈到了杂志封面和广告,事业一步步走上正轨。而你呢,找了不错的兼职,还住在环境不错的公寓里,考研复习的也很顺利。”

谢安娜的话,让七七也转变心境。

笑着撞了谢安娜的肩膀,七七说:“最最重要的是,你找到了真命天子,还甜甜蜜蜜的,整日撒狗粮。”

嘴角含笑,谢安娜低下了头。

看她这羞涩的模样,七七笑问:“你和萧少,和好了?”

“嗯。”

“哎,看来我又要当大灯泡喽。”

虽然是在吐槽,但是七七打心底里为谢安娜高兴。

她知道谢安娜对萧钰麟的感情,现在见两个人能重归于好,不用彼此折磨,不由替谢安娜开心。

抬手搭在七七的肩膀上,谢安娜说:“目前为止,你还没什么机会。”

七七一下没反应过来,问:“怎么说?”

“萧氏集团要拓展海外业务,萧钰麟最近会很忙,还要经常出国。”

“啊。那你们两个,岂不是要劳燕分飞?”

“哪有那么夸张,再说,我也很忙,等伤好了,就要去剧组。这次是个年代戏,我的戏份比较重,也会很忙。”

这话让七七频频摇头,脸上还有不赞同的神色。

“你们两个真是大忙人。不过安娜,就算再忙,你也要记住,萧钰麟是你的男朋友,要多花点时间,和他维系感情。不然啊,山高水远的,你男朋友又那么优秀,小心被别人拐跑了。”

可是谢安娜却对此并不在意,带着几分自信,说:“如果能被人拐跑,那证明不是我的菜,何必为他浪费心思。”

“哎呀,我说认真的呢。”

“好好好,我知道啦。”

“别不往心里去,多少血淋淋的例子啊。国外的女孩子还那么热情,一窝蜂地往前冲,很容易把持不住的。”

“嗯嗯嗯。”

七七苦口婆心,但是谢安娜并没有放在心上。

见她这幅样子,七七也很无奈。

叮铃铃——

手机响起,谢安娜拿起来看了看,脸上漾出温柔的神色。

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了。

七七笑着摇摇头,然后离开房间,给谢安娜一个安静的空间。

接起电话,谢安娜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问:“现在在哪呢?”

“刚到英国,一会儿要开会。”

“那还打什么电话。”

“不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吗。”

萧钰麟的话。让谢安娜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有想我吗?”

谢安娜故意说着反话,道:“不想。”

“嗯,那就是想了。”

谢安娜忍不住笑了,说:“萧钰麟,你怎么那么臭美啊!”

“这不是臭美,而是我很了解你。你呀,就是口是心非。”

谢安娜很想和萧钰麟多聊一会儿。

可是,一想到他旅途劳累,便压下心中的话,劝道:“好了,刚下飞机,快休息一会儿,免得开会的时候,睡着了。”

“就算睡着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是啊是啊,你是谁,京城第一少呢。”

嘴巴露出莞尔的笑,萧钰麟说:“好了,先不聊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记得?”

“嗯,记得。”

挂断电话,萧钰麟的嘴边,仍旧绽放着温暖的笑。

坐在他对面的慕钰麒不乐意了,单手撑着下颚,哼道:“行啊,我出国累的像条狗一样,你却在国内风花雪月,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将手机收好,萧钰麟说:“嫉妒啊,那你也找个女朋友好了。”

慕钰麒笑容玩味,说:“女朋友……竟然不是女伴,看来你是认真的。”

“我一直都很认真,不像你,总是玩弄别人的感情。”

“这话怎么说的,我也很认真好不好。不过,我倒是对这个谢安娜很好奇,想知道,她究竟用了什么狐媚手段,把你收服囊中。喂,要不然,你把她叫来英国,既能一解相思之苦,也可以让我了解了解她。”

慕钰麒兴趣满满,可是萧钰麟却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那你就一直好奇下去吧。”

“喂,你不是吧,连见一见都不可以?”

萧钰麟满面嫌弃,说:“你人品不好,我担心,安娜会以为我和你是同一类人呢。”

能让萧钰麟如此保护,可见这女人是真的收服了萧钰麟的心。

不过另一方面,慕钰麒也很好奇,萧钰麟真的忘了另一个女人了吗?

身子微微前倾。慕钰麒问:“余薇那事,就算了?”

无所谓地耸耸肩,萧钰麟说:“不然还能怎样,让我去抢婚?我萧钰麟,还没那么无趣。”

萧钰麟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没有一点波澜。

看的出,他是真的释然了。

这也让慕钰麒放下心来。

靠在椅背上,慕钰麒取笑道:“现在这么豁达,那当初是谁为了分手的事,买醉来着?”

“讲黑历史是吧?你的可不比我的少,什么,为了小模特和父母顶嘴,为了某位千金和兄弟反目,为了……”

忙拦住了萧钰麟,慕钰麒说:“行了行了,知道你记性好,可以了吧?”

“别惹我,我自然就不会去招惹你。”

“萧钰麟。你这样人身攻击可真没意思。”

“我是在实话实说。”

什么实话实说,这分明就是在恐吓。

不过,看在他是自己亲兄弟的份上,就暂且忍忍吧。

故作一副大度的样子,慕钰麒道:“说认真的,这次的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了,没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处理得了的。”

“他们可不是简单角色,背后有黑道势力,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面对慕钰麒的警告,萧钰麟语气淡淡,说:“不管他们有什么势力,这次合作,就是要赚钱的,毕竟,没谁和钱有仇吧。”

时隔月余,再次见面,慕钰麒总觉得萧钰麟变了很多。

他变得沉稳自信,不动声色。

而这些,都是那个女人教会他的吗?

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小明星罢了,真的有那种魔力?

见慕钰麒盯着自己看,萧钰麟用手边的笔扔了过去,问:“又在盘算什么鬼心思呢?”

“不是鬼心思,而是好奇心啊。”

“那就收起你的好奇心,小心,好奇害死猫啊!”

说完,萧钰麟站起身,整理下西装,抬步走向会议室。

看着萧钰麟的背影,慕钰麒笑笑,心想这宝贝如此醒目,岂是他想藏,就能藏住的?

恐怕啊,现在不只是他感兴趣,连爸爸妈妈也很想了解了解呢。

……

会议进行的很成功,一口气谈下好几个项目。

只是,这几个小时的会议真是让人吃不消。饶是体力充沛的萧钰麟,也觉得很疲惫。

扯松了领带,萧钰麟准备散会之后,就回酒店冲个澡,好好放松一下。

“萧少,看您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路途太疲惫?也是我考虑不周,没给你休息的时间,就直接约了时间来开会。”

对方的总裁很自责,扭头看向身边的女助理,说:“露西,你去给萧少安排下,找最好的spa技师,帮萧少放松一下。”

“好的。”

这位叫露西的女助理,频频对萧钰麟放电,那眼神。勾人心魄。

可是萧钰麟对她根本不感兴趣,面对秋波,没有丝毫回应。

总裁见状,决定推波助澜,又说:“接下来,我们还有个庆功宴,希望萧先生和慕先生,能够赏脸出席。”

“看情况吧。”

萧钰麟向对方点点头,转身离开。

回了酒店,萧钰麟是想洗澡休息的。

可是,当他看到慕钰麒的时候,就知道没消停日子了。

“不和你的组员开会,来我这干嘛?”

“哎呀,人家担心你啊,想看看你初来乍到的,有没有被那些家伙吞到肚子里。”

“放心吧,好的很呢,他们还在筹划什么庆功会,邀请你我参加。”

庆功酒会?

慕钰麒咂摸咂摸嘴,说:“我看啊,什么庆功酒会,想拉拢你才是真的。”

萧钰麟频频摇头,说:“真是愚蠢,谈完项目,我就要回国。而你才是留在这里的主力,不在你身上花时间,找我做什么。”

“因为,他们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呢。”慕钰麒笑容神秘,说,“据我所知,这家公司还想将业务开展到国内。虽然他们也是家有实力的公司。可是在全新的环境下,他们未必能发挥出优势。”

“所以,找个靠谱的合作伙伴,非常重要。思来想去,就开始打你的主意。喂喂,人家现在是在用美人计哦!”

萧钰麟听言,露出嫌弃的表情。

“就那种女人,也好意思自称是美人?胸大的像奶牛,屁股又那么翘,眼睛都快黏到男人身上了,无趣,太无趣!”

听了萧钰麟的描述,慕钰麒傻了眼。

“这种女人你还觉得无趣?萧钰麟,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是在实话实说,如果你喜欢,你就拿去,别让她在我眼前晃,惹人心烦。”

轻声哼了下,慕钰麒说:“你的审美,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哪里诡异了,很正常好不好。”

“要我说,你就接受了人家的好意吧,安抚人心,也为日后铺好路。”

萧钰麟满面不屑。说:“我萧钰麟做事,还需要收买人心吗?”

“听不听随你,反正我也只是给个建议。你现在啊,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人,其他人,无关性别。”

无关性别又怎样,有了谢安娜,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不也挺好的吗?

见萧钰麟脸上又漾起暖暖的笑,慕钰麒无奈地摇头。

完了,这个男人是彻底陷下去了。

起身离开房间,慕钰麒决定去找个美女,排解一下自己单身汪的郁闷心情。

……

虽然,萧钰麟不想去参加什么庆功酒会。

但是碍于面子,他还是要走个过场,意思一下。

相比慕钰麒的兴致满满,萧钰麟真是冷静得出奇。

想想以前,萧钰麟也是这种趴体的常客。

而现在。却清心寡欲的,看着就很无趣。

此刻的他,只想快点从这种名利场退出去,然后看看谢安娜睡了没有,给她打个电话。

可惜,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也未能实现。

听说萧钰麟出席庆功会,不少商界名流和他攀谈。

纵然萧钰麟神色冷漠,却也阻止不了他人的热情似火。

虽然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欧洲人,倒也深谙中国的酒桌文化,纷纷举着杯子,向萧钰麟敬酒。

萧钰麟耐着性子,喝了几杯。

然后,他发现事情不太对劲儿。

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还没等酒会进行一半,他就会喝个烂醉如泥。

不愿再和这些人虚与委蛇下去,萧钰麟放下了酒杯。

可还没等他说话。有人替他开了口。

“萧少这两日还没倒过时差,不适宜饮酒。诸位有谁没喝尽兴的,我可以奉陪。”

露西笑容爽朗,有一种知性和性感混杂的美。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露西对萧钰麟感兴趣。

众人也没有煞风景,开起了二人的玩笑。

“哎呀,这郎才女貌站在一起,真是养眼。”

“可不是,认识这么久,还没见露西如此袒护过谁。莫不是……”

对方的笑容很暧昧,其他人,也是副了然的样子。

露西很擅长欲擒故纵的把戏,暗暗看了萧钰麟一眼,而后说:“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们可别乱说。”

“哈,男未婚女未嫁,就算一夜风流,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嘴角挂上一抹弧度,萧钰麟总算开了口。

“虽然是句玩笑话,但如果让我的女朋友听到了,她可是会发脾气的。”

听了这话,露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聪明如她,会听不出萧钰麟的话外音?

只是,露西没想到,自己还没出招呢,就折到了这个男人手上,不由暗暗沉下脸色。

露西那不甘心的样子,落在旁人眼中,倒是觉得很玩味。

有趁机问道:“哦,萧少有女朋友了?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

“并非是什么千金,而是一位演员。”

“演员啊……”

那人故意拉长了声调,同时,露出不赞同的目光。

“小明星,玩玩就算了。如果想找伴侣,还是要找地位相当的,或者是像露西这样能干的,互利互助嘛。”

萧钰麟勾起嘴角,说:“我萧钰麟,还用不着依靠女人来博成功。”

如此自信的回答,让对方一呆,然后讪讪地点头。

“呵,说的也是。”

萧钰麟说话的时候,露西在就旁边看着他。

虽然拒绝了露西,但是这样的萧钰麟,却更加激发起她的兴趣。

露西是个天生的交际家,和人谈天说地,高谈阔论,总是能成为焦点。

这样的女人,也是男人的焦点。

可是,一看露西跟随的男人,在场的男士们便知难而退。

酒过三巡,露西有些醉了。

脸色绯红,眼神迷离,脚步还有些踉跄。

露西是想牵着萧钰麟的手,可是萧钰麟却总是在关键时刻,把手抽走,让露西扑个空。

很明显,萧钰麟是不想和露西有牵扯。

萧钰麟却是这样,露西就越想征服这个男人。

就在露西暗暗谋划的时候,她的老板走了过来。

看到露西醉成这幅模样,老板一愣,问:“露西,你这是怎么了?”

露西摇头笑笑,说:“没事。”

“还没事,你看你脸,还是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不用,我还能喝。”

“好好的,喝什么酒啊,你以前可从没这样失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