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一场春梦了无痕/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露西有些委屈地看着萧钰麟。

普通男人,肯定会受不了这样的盯视,就算前面有陷阱,也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可是萧钰麟却面不改色,以玩笑的口吻说:“估计,是露西小姐比较喜欢喝酒吧。”

听了这话,露西的表情有些尴尬。

轻咳一声,老板说:“她现在这个样子,没办法继续留下来。萧少,我还有客人要陪,希望你能送她回去。”

没想到对方这样直接,萧钰麟扬了扬眉,说:“可以。她的住址是什么?”

“皇后大街,228号。”

“知道了。”

单手揽着露西的腰肢,萧钰麟带着她离开了场地。

不明真相的人,看到露西被萧钰麟带走,脸上露出暧昧的神色。

唯有萧钰麟自己,心底划过一抹冷意。

二人坐在上车,露西双眸微眯,看向萧钰麟。

靠在椅背上,露西用乞求的语气问:“萧少,能不送我回去吗?”

“不回家,你要去哪里?”

“哪里都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行。”

“可是你现在,很不舒服。”

“没关系,洗个冷水澡,或许能让我清醒过来。”

露西的暗示很明显,萧钰麟勾起了嘴角,说了声:“那就如你所愿。”

露西还以为萧钰麟终于上钩了。

却不知道,她才是萧钰麟眼中的猎物。

两人回了酒店,露西先去洗澡。

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萧钰麟脱下西装外套。

“我说,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话音落下,半晌,一个身影从套间走出来。

靠在墙壁上,慕钰麒手臂环胸,问:“这什么情况啊,昨天还跟我说,你和你的小女友情意绵绵,今天就带别的女人回来了?”

“虽然你今天偷懒了,让我一个人去了酒会。但我这个人就喜欢以德报怨,给你带回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

抬起下颚,向浴室的方向说:“你之前不是对这个大胸女感兴趣吗,我给你带来了。”

慕钰麒吹了声口哨,笑说:“好好的,你会便宜我?”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况且,总是让你看我和安娜秀恩爱,不太好。”

“哼,你还知道不太好啊。”

“所以,才给你补偿。”

歪头看向萧钰麟,慕钰麒说:“恐怕,补偿什么的是假,想甩锅才是真的吧。”

“既能享受美人,又能知道对方在玩什么把戏,一举双得,不是很好吗?”

“你好了,可我被你当枪使了。这个买卖不划算,我不来。”

轻笑了下,萧钰麟说了句重点。

“那女人的胸,足足有E哦。”

眼睛一亮,慕钰麒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我看你今天应酬的也很累,去我的房间休息吧。这里就交给我了,保证不会让客人失望而归的。”

笑着摇摇头,萧钰麟说:“小心点,别弄出太大的动静,遭人投诉。”

“我尽量。”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萧钰麟离开了房间。

露西只裹了一条浴巾走出来,身上带着水汽。

妖媚地看着慕钰麒,露西问:“刚刚,你是在说话吗?”

“打电话而已。”双眼瞄了下露西的胸,慕钰麒走到她身边,搂上她的肩膀,深呼吸了下,“亲爱的,你身上可真香。”

露西咯咯笑了下,说:“你身上也很香,只是,好奇怪。你刚刚并没有喷香水呢。”

露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正要再问点什么的时候,慕钰麒突然环着她的腰身,直视着她的双眼。

“这不是为了增加气氛嘛,怎么样,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慕钰麒可比萧钰麟会撩妹,一个深邃的眼神,就让露西欲罢不能。

“当然喜欢。”

对着露西的耳根吹了口气,慕钰麒横抱起她。

“喂,你还没洗澡呢。”

“陪我一起洗。”

“不要,人家刚刚洗过了。”

“那就再陪我洗一遍。”

浴室里,再次发出水流声。

可这次,里面夹杂着不可描述的声音。

与此同时,在隔壁房间内,萧钰麟正拿着手机,含情脉脉地打着越洋电话。

“怎么还没睡?”

谢安娜坐在椅子上,手上还拿着剧本。

“今天有夜戏,可能要通宵呢。”

“别太辛苦,我会心疼的。”

谢安娜甜甜地笑了下,说:“听你的声音,好像也很累的样子。”

靠在沙发上,萧钰麟扯松了领带,说:“我倒是不累,只是要对付各种虚伪的家伙,感觉有点反胃。这个时候,特别想你,莹莹笑颜,干净又纯粹。”

听着萧钰麟性感、醇厚的声音,谢安娜觉得半边身子都苏了。

真是,怎么越来越不矜持了。

舔了下嘴唇,谢安娜说:“拜托,这么晚了,你就别肉麻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呢,有没有想我?”

“想了。”

“有多想?”

“特别想。”

刚刚还想着要矜持一点,和萧钰麟聊着聊着,就都忘道了脑后。

听了谢安娜的话,萧钰麟露出一丝笑意。

“大概还要三天吧,我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你可以让我亲自知道知道,你有多想念我。”

萧钰麟故意拉长了尾音,还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虽然隔着十万八千里,但谢安娜还是红了脸。

“萧钰麟,你聊天就聊天,别说的那么色情好不好。”

“我的语气很正直啊,是你想歪了。安娜,是我没满足你,才让你胡思乱想了吗?”

萧钰麟一本正经地说着不正经的话,让谢安娜都要呕血了。

“萧钰麟!再胡说八道,我就挂电话了!”

谢安娜故作生气,可是,她的火气却打在了棉花上,没发挥出一丝一毫的威力。

因为,萧钰麟用自己的办法,化解了谢安娜的怒火。

“能和你聊聊天,就算是听你和我吼,也感觉那么真实,飘飘荡荡的心,好像找到了归属。安娜,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我……”

“安娜,到你了。”

谢安娜的话还没说完,身后便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哦,这就来。”

谢安娜握着电话,正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萧钰麟先开了口。

“好了,去工作吧。”

“你也好好休息,等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

“好。”

挂断电话,萧钰麟身子向后,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

第二天——

萧钰麟神清气爽地坐在餐厅里,享受着美好的早餐。

过了一会儿,有人走进餐厅,一屁股坐在萧钰麟的对面。

相比萧钰麟的神采奕奕,慕钰麒显得萎靡不振,一看就知道,昨晚没休息好。

萧钰麟笑笑,拿出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褐色的液体。

将其交给对面的男人,萧钰麟说:“知道你昨晚很辛苦,特意让人给你准备了补品。”

“现在什么补品都没有用。我只想好好睡一觉。萧钰麟,这女人可真是不一般啊。”

“怎么不一般?”

慕钰麒趴在桌上,表情有些狰狞,问:“能把我榨干,难道会一般吗?”

慢条斯理地吃了一片吐司,萧钰麟问:“难道,你就没想过,她可能对你用了药吗?”

“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是。不过就算用药,也是我们两个一起用了药。”

慕钰麒非但没有担心,反而还有点小得意。

扬眉看着慕钰麒,萧钰麟说:“原来你也……呵,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得意地晃着脑袋,慕钰麒说:“被人算计,可不是我慕钰麒的风格哦。”

或许是得意过了头,慕钰麒不小心闪到了腰,哇哇叫了一会儿。

有些同情地看着慕钰麒,萧钰麟说:“行了,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我来做就好。”

慢悠悠地站起身,慕钰麒说:“喂,下次还有这样的美差,记得找我。”

“你呀,收收心吧。”

“外面花红柳绿,我干嘛要收心?是你们想不开,一个两个往火坑里跳。”

“你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真的,经验之谈。”

“你的经验,在我身上不适用。”

慕钰麒说完,离开餐厅,回房间去补眠。

看着他的背影,萧钰麟直摇头:“冥顽不灵啊。”

……

新项目进展的很顺利,萧钰麟也总算有了松口气的机会。

照这样的情况发展,萧钰麟很快就可以返回帝都,找心心念念的那个小女人去。

想到谢安娜,萧钰麟的嘴角就会浮现一抹浅浅的笑。

只是,天不如人意,就在萧钰麟准备订回国机票的时候,他的办公室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含情脉脉地看着萧钰麟,露西对其点点头。

“萧少。”

萧钰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冷冷淡淡的,好像不曾发生过什么。

实际上,他们二人也的确没发生什么。

只是,这样冷漠的态度,让露西一愣。

明明那晚,他很热情,怎么今天……

不知为何,露西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坐在露西和其老板面前,萧钰麟语气直白,问:“不知道二位一早来这里,有何贵干?”

老板笑笑,开门见山地说:“有项目,要和萧少商谈。”

“要谈的项目,不是都已经谈完了吗?”

“不,我手上还有一个项目,萧少一定会对其感兴趣的。”

萧钰麟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那就先在我助理那登记,再准备一份策划书。”

萧钰麟刚要给助理打电话,让他进来,却被对方老板阻止了。

“这个项目,不能在公司这登记。”

“为什么?”

“因为,这次的合作,见不得光。”

眸子一眯,萧钰麟重复地喃喃着:“见不得光的合作……”

“实不相瞒,家族内部有了一些矛盾,我需要掌控公司绝对的权利,才能占有优势。而同萧少合作的项目,就是我的优势。”

老板说着,给露西一个眼神,让她将合作书交给萧钰麟。

拿过合作书大概翻了翻,萧钰麟又将其扔回桌上。

这次,他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凝重和拒绝。

“你这是洗钱,我们萧氏,从来不做违法的生意。”

“可是这里是英国,谁知道你有没有违法?而且我会打点好一切,只是借你们萧氏的名号而已。”

“想一想,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是借你们公司的名号用一用,就可以分得三成巨额利润,这是多好的事啊。”

老板的声音中满满的蛊惑,可是萧钰麟却根本不为所动。

“有些钱可以赚,但是有些钱,连碰都不能碰。”

老板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说:“萧少,我已经表现出我的诚意,你没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这是原则问题,不管是谁来和我谈这件事,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老板突然笑得有些阴森,说:“这可未必。”

挑眉看着对方,萧钰麟问:“难道,你比我更了解自己吗?”

“我是不太了解你,但这里是英国,我的地盘,你最好能配合我,别让我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

“原来是在恐吓。”

昂起下颚,老板说:“我很欣赏萧少,不希望事情发展成这个地步。但萧少也要展现你的诚意,才能让我安心啊。”

“难道,我乖乖被你利用,就可以让你安心了?哼,你也太小看我们萧氏,和我萧钰麟了!”

见萧钰麟一直不肯松口,老板动怒了。

“所以,你是如何都不会同意了?”

“我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不需要再额外多说什么。”

“你就没想过,惹恼我的代价!”

“我没有义务要顾忌每个人的情绪,合则谈,不合,那就好聚好散。”

冷笑了一声,老板说:“好聚好散?你说的轻巧。敢折了我的路,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说完,老板带着露西,怒气冲冲地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慕钰麒后脚走进办公室。

为了避嫌,慕钰麒并没有同那二人打照面。

虽然没见面,但是慕钰麒能感受到那二人的火气。

“喂,发生什么了,前两天还给你送美人,怎么突然又变得凶巴巴的?”

“这家伙想借咱们公司做洗钱工作。”

慕钰麒听过这话,笑了,说:“真是蠢货,竟然在打咱们的主意。”

“他可不蠢,相反,聪明着呢。估计谈合作,只是第一步。我们会拒绝,也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内。”

慕钰麒挑眉,问:“你的意思是,他刚刚只是在演戏?”

“没错,不然,她那个能言善辩的女助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没准是被你的光彩夺了心魄,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斜目看着慕钰麒,萧钰麟眉头微微蹙着。

“好啦,开玩笑的。”伸拳砸在萧钰麟的肩膀上,慕钰麒说,“我听说,他们家族最近不太平,会打公司的主意,也很正常。而且,不只他会谋划,其他人也可能搀和进来。不过。他们就算斗反了天,也和咱们没有关系。”

“谁说的,我们可是合作商,一方倒了,余下所有的利益,不就归对方所得吗?”

萧钰麟语气淡淡的,却隐藏不了眸底的血雨腥风。

慕钰麒露出了然的神色,而后笑说:“原来,你是在打这个主意,胃口还真不小。”

萧钰麟伸了个懒腰,说:“如果不是为了来一盘大的,谁要窝在这里啊,我都快无聊死了。”

“觉得无聊,那就去找露西啊,相信她会用尽浑身解数,让你有聊的。”

萧钰麟直摇头。道:“还是算了吧,谁知道露西的老板会不会对她下死命令,杀了我们其中之一啊。”

“我还不知道,你竟然会惧怕一个女人。”

“我这是常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千万不能小瞧任何一个小角色,很有可能,她就是杀死BOSS的终极反派。”

慕钰麒的脸色,好像吞下一只苍蝇似的,问:“既然她很危险,那你还把她塞给我!?”

萧钰麟耸了耸肩,说:“还不是因为你对人家朝思暮想,我才帮了你一把。”

见这家伙又在甩锅,慕钰麒心下暗暗冷哼,并说:“总之,最近都小心一些吧,他们的势力,不容小觑。”

“应该是你最近要小心一些,因为,我马上就要回国了。”

错愕地看向萧钰麟,慕钰麒问:“你不是吧,就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眉眼含笑地看着慕钰麒,萧钰麟说:“怎么会是一个人,不是还有露西吗。”

慕钰麒站起身,咆哮道:“萧钰麟,你不能这么不够意思!”

“让你收获名利和美女,这明明是在便宜你啊。等你踢掉了露西和她的老板,别忘了给我邮一瓶好酒,算是庆功了。”

萧钰麟满面得意,而慕钰麒,则咬牙切齿。

铛铛——

恰在此时,萧钰麟的助理敲开了门。

“萧少,明天回帝都的机票,都没有了。”

萧钰麟一愣,问:“全部?”

“是的,全部。”

听了这话,慕钰麒反而乐了。

拍着萧钰麟的肩膀,慕钰麒说:“看到没有,对方的反击,这才开始。所以你就别幻想着能把我抛下,自己回去潇洒去。让咱们兄弟俩,风雨同舟吧。”

挑眉看向身边的人,萧钰麟问:“你确定,这不是你的手笔?”

慕钰麒笑的很欠揍,说:“我倒是希望,但是可惜,真的不是我。”

萧钰麟眯起了眼,说:“能把我算计过去,也算这男人有几分本事。”

“现在不是研究对方才情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如何自保。我说过,对方有黑道势力。想全身而退,必须用用脑子才行。”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慕钰麒哼了一声,耸肩说:“你明明已经有办法了,干嘛还要问我。”

萧钰麟的确有了主意,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慕钰麒发现了,不由觉得很无趣。

“真是没劲,什么都被你猜到了。”

“没办法啊,谁让我们是双胞胎,都有心电感应的。就像……”目光落在萧钰麟的手机上,慕钰麒笑说,“你的手机马上会响。”

叮铃铃——

事情还真如慕钰麒所说的那般,萧钰麟的手机响了。

而上面的号码,还是他所心心念念的。

脸上的神色立刻变得温柔起来,萧钰麟走到一旁,接起电话。

谢安娜已经知道萧钰麟要回国,语气中带着几丝兴奋,问:“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机。”

伸手挠了挠头,萧钰麟说:“情况可能有些变化,我会晚一点回去。”

笑意凝在脸上,谢安娜突然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那是什么时候?”

“等确定好了时间,我再告诉你。”

“好吧。”

听出谢安娜语气了的失落,萧钰麟安抚她,道:“乖乖等着我,这次给你买了礼物,表现得好,就送给你。”

“切,我还不稀罕呢。”

打电话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语气有多甜腻。

这让坐在旁边的慕钰麒受不了了。

敲了敲桌子,慕钰麒说:“喂喂。你们两个差不多就行了,别腻歪了。”

突然听到电话那边有声响,谢安娜好奇地问:“是谁在说话?”

“一个讨厌的家伙,别理他。”

听萧钰麟如此评价自己,慕钰麒不干了,抗议道:“我怎么就变成讨厌的家伙了?萧钰麟,你这话可伤人心了啊!”

“好了,他太吵,我一会儿给你打电话。”

萧钰麟知道慕钰麒有多爱凑热闹,便挂断电话,免得一会儿慕钰麒要说些乱七八糟的。

萧钰麟挂了电话,让慕钰麒攒了一肚子的话,都没地方宣泄了。

看着萧钰麟的侧脸,慕钰麒说:“你啊,典型的有了女人忘了兄弟。”

收起手机,萧钰麟看着慕钰麒,说:“在这方面,你是没有资格说别人的。”

慕钰麒有点心虚,担心萧钰麟挖自己的黑历史,便主动说着正事。

“先不说这事,目前你也走不掉,有什么打算?”

“打算嘛……就如你所愿,帮你先解决了那些烦人的家伙好了。”

这话让慕钰麒笑了。

伸手搂着萧钰麟的肩膀,慕钰麒说:“你说了这么半天,也就这句话还算中听。那么,就让我们兄弟联手,斗他们个昏天暗地!”

另一边——

露西陪着老板坐上车,立刻像条蛇一样,缠在他的身上。

手指若有似无地点在老板的胸膛,露西一脸崇拜的样子,仰头看着他。

可是老板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他握着拳,表情凶狠。

“这个萧钰麟,果然不知好歹。”

露西笑了下,声音柔弱无骨,道:“他会拒绝,本来也在您的预料之中,若是同意了,那才让人起疑。”

“这两兄弟,的确不是善茬,和他们交手,务必要小心。”

“不管他们再如何厉害,现在,不也被咱们握住把柄了?有了这个把柄,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侧头看着露西,老板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道:“说的也是,也多亏了你的建议。才能掌控局势,免得被他们两兄弟牵着鼻子走。”

“我也是受了您的启发,现在啊,就等萧钰麟狗急跳墙呢。”

“真希望,萧钰麟不会让我们失望!”

老板说着,倾身吻上了露西。

大掌在玲珑的曲线上游走,红唇忍不住发出呻吟声,让人脸红心跳。

……

明明说好这两日就会回国,可是萧钰麟却将回归的日子一拖再拖,这让谢安娜心里很不安。

谢安娜告诉自己,要有平常心,不能胡思乱想。

可是她的心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旦静下了,就会忍不住想些有的没的。

谢安娜知道这样下去很不好,就想用工作麻痹自己。

或许忙起来了,就不会觉得那么空虚。

谢安娜变得越来越忙,差点连回学校考试的日子都忘记了。

还好七七提醒了她,谢安娜才想起还有考试这回事。

也兴得她的提醒,谢安娜还有两天的准备时间,避免了裸考的情况。

向剧组请了假,谢安娜和七七去泡图书馆。

可是现在的谢安娜已经小有名气,她在图书馆,完全变成了动物园里的动物,被人围观,拍照,胆子大的,还会来和她搭讪。

没办法,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自习,谢安娜只能拿着书回宿舍看。

在回宿舍的路上,也不时有粉丝跑来,要同谢安娜合照。

开始的时候,谢安娜还能笑着完成其心愿。

可是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没办法,谢安娜只能和七七抄小路回去。

费尽千辛万苦地回到寝室,七七瘫坐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七七喃喃道:“你没红的时候,盼着你火起来,让大家都知道你。可是现在你火了,我却希望能回到过去,和你一起去小吃街吃麻辣串。”

“人啊,总是在得到一些的时候,失去另一些。”

“行啊,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

“真实感悟而已。”

从床上坐起身,七七说:“别感悟了,你看书吧,我去买些吃的回来。照这情况发展啊,估计你连食堂也去不了,我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吧。”

看着七七的身影,谢安娜说:“七七,抱歉,让你跟着我一起受苦。”

“怎么会是受苦呢?你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少人羡慕我,可以和大明星走到一起啊?刚刚我可神气了,阻止别人靠近你,很有经济人的范儿哦。”

这丫头,还没忘记做经纪人呢。

谢安娜听了她的话,无奈的笑笑。

“好了,不说了,这功夫食堂的肉包子刚出锅,我去了。”

“嗯,好。”

七七离开之后,谢安娜拿出书本,认真地看着。

可是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谢安娜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这不是电话,只是条信息。

拿出手机看了下,有个陌生人要添加谢安娜为好友。

面对这种情况,谢安娜一般不会回应。

可是这次,她却犹豫了。

因为对方在认证申请上,写着:想知道萧钰麟为什么不回国,就加我。

内心的理智告诉谢安娜,不要加这个人,这很有可能是个骗局。

可是谢安娜的手指却不受控地点了接受。

按下之后,谢安娜又后悔了,想删掉这个人。

但对方很快发来一张照片,而那张照片,却让谢安娜如遭电击,连手机掉到了地上,都不知道。

七七回寝室的时候,就看到谢安娜呆呆地坐在那,好像雕塑一样。

看到这样的谢安娜,七七吓了一跳。忙坐在她身边问:“安娜,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谢安娜听到有人在说话,却没听清对方都说了什么。

她只是呆呆地扭过头,看着身边的七七,红了眼圈。

“七七,好像有些事,被你说准了。”

七七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弄懵了,问:“什么啊?”

眼睛盯着地上的手机,谢安娜没说什么,好像在看一个会吃人的怪物。

七七舔了下嘴唇,然后伸手去拿手机。

解屏之后,七七就看到手机上有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半裸着身子躺在一起。

女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尤物。

男人,也是身姿雄壮。

如果是平时,七七一定会对着照片吹口哨,觉得收到了福利。

可是,可是照片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钰麟啊!

此刻,七七明白谢安娜为什么慌了,这事放到谁的身上,都会不知所措。

握着双拳,七七愤愤道:“这个萧钰麟,太过分了!就算那个女人身材很棒,也不能这么没有立场啊!”

将脸埋在双掌上,谢安娜有些绝望地问:“七七,我该怎么办?”

“打电话给萧钰麟,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要说。”

对,找萧钰麟对峙。

谢安娜拿过手机,立刻拨给萧钰麟。

可是手机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他不接电话。”

“那就接着打!”

谢安娜打了一个又一个,可是萧钰麟都不接。

这下,谢安娜已经从刚刚的不知所措,变得担忧不已。

“为什么一直都不接呢?会不会发生什么了?”

“哼,能发生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一定是那个贱小三用萧钰麟的电话给你发了照片,向你示威呢,真是可恶!”

谢安娜听了七七的话,更慌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和萧钰麟之间,竟然会出现小三这个物种。

七七本来还想咒骂几句,但是看着谢安娜痛苦的样子,又将话都咽了回去。

拍拍谢安娜的肩膀,七七说:“安娜,你先别慌,萧钰麟总会联络你的,这事不可能一直拖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