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质问,要他解释清楚/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他联络上了,之后呢,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先听听萧钰麟有什么要解释的,然后再决定。”

做决定……

谢安娜眸色沉了沉,起身就要走。

“喂,安娜你去哪?”

“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七七在后面唤着谢安娜的名字,可是谢安娜好像没听到似的,走的更快了。

打车去了甜品店,谢安娜还没进门,就看到叶初雪正在店里面。

轻轻抿着唇,谢安娜推门走了进去。

听到声响,叶初雪抬头看了下。

在见到谢安娜的时候,不由怔了片刻。

“安娜,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是发生什么了吗?”

径直走到叶初雪面前,谢安娜直勾勾地盯着她,说:“初雪,我有话想问你。”

察觉到事情有些严重,叶初雪微微蹙着眉,点头说:“好,你问吧。”

“萧钰麟去英国这件事,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

“那他在英国都接触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这个不太清楚,但是也都和工作有关系。安娜,你为什么这样问?”

谢安娜想了下,说:“我……我想去英国。”

“啊?”

这个决定,让叶初雪很吃惊。

“好好的,你干嘛要去英国啊?”

看谢安娜的表情也知道,她肯定不是去旅游散心那么简单。

可是谢安娜并没有回答,而是神色晦暗地说:“我现在的时间不多,只有两天。等确定一些事之后,还要回学校考试。”

“你去英国这件事。萧钰麟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也不希望他知道。”

“所以,你不想让我告诉他?”

谢安娜点头,说:“不止如此,还希望你帮我瞒住他,让他以为我还在国内。初雪,我信任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谢安娜的眼中,有小心翼翼,也有畏惧恐慌,让叶初雪实在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深呼吸了下,叶初雪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眼见为实,有些事,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死心。”

谢安娜语气悲凉,还带着一丝绝望。

叶初雪和谢安娜认识这么久,知道她是个乐观积极的女孩。

可是现在的她,却变得如此消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她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偏偏,谢安娜嘴巴很严,什么都问不出。

而这,让叶初雪更担心了。

深呼吸了下,叶初雪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谢谢你。”

“先别急着谢我,我可是有条件的。”

叶初雪的话,让谢安娜一愣,问:“什么条件?”

“我要和你一起去英国。”

“这……”

见谢安娜在犹豫,叶初雪便劝道:“听你的意思,是非去不可了。我不能阻止你,也不能通知萧钰麟。而你现在的状态又很让人担心,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和你一起去英国。”

“而且,我还可以帮你打掩护,有我帮忙,萧钰麟绝不会知道真相。”

皱眉想了会儿,谢安娜还是点点头,说:“好吧,初雪,这件事很重要,就拜托你了。”

见谢安娜同意了,叶初雪松了口气。

拍拍谢安娜的肩膀,叶初雪说:“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你现在就回去收拾,等我订好机票,就派人去接你。”

“多谢。”

做了决定,谢安娜整个人都好像被掏空了似的。

神色木然地回了寝室,七七还在那等着她。

看到谢安娜,七七一下抱住了她,有些哽咽地说:“你这个坏蛋,去哪里了啊,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

说动心酸的地方,七七忍不住自己哭了起来。

看到七七哭了,谢安娜鼻子也酸了。

深呼吸了下,七七调整好情绪,开始一本正经地质问着:“你说,你刚刚去哪里了?”

“去找叶小姐了。”

“找她做什么?”

“因为,我需要她配合我。我要去英国!”

“啊!?”

不出所料,七七很震惊。

不过,谢安娜却平静了不少。

“我要亲眼看看,那边都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好还是坏。我都有心理准备。”

看着谢安娜故作坚强的样子,七七很心疼,说:“安娜,别太难为自己了。”

“这不是难为,而是解脱。不论真相是什么,我都要知道。我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了,是好是坏,都来个利索。”

“但是你一个人去,我很担心啊。”

“别担心,有初雪陪我。”

“叶小姐?”七七一副讶异的表情,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道,“哎,不管怎么说,还是小心,别让自己吃亏。”

“我知道。那么学校和剧组方面,你先帮我请假。我会很快回来的,不会耽误什么。”

“都这时候了,你就别想这些了,交给我吧。”

谢安娜点点头,然后继续收拾衣服。

收拾好没一会儿,叶初雪便给她打了电话。

叶初雪本来是想她和谢安娜一起去英国的。

可是当南宫昭知道这事的时候,死活都要跟着一起。如果叶初雪不同意,他就去找萧钰麟说去。

没办法,叶初雪只能带着这个拖油瓶了。

抱歉地看着谢安娜,叶初雪说:“你就当这个家伙是隐身的好了,别管他。”

虽然叶初雪这样说,可是谢安娜还是觉得很自责。

“都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让你们仓促出行,很抱歉。”

“你抱歉什么,是我自己要和你一起走的。现在呢,你就好好放松自己,或许没发生什么呢。”

一听这话,南宫昭立刻凑过来,问:“发生什么了?”

叶初雪嫌弃地推开他,说:“我也不知道。”

“初雪,你这敷衍的话也太不走心了吧。”

“我是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不就可以劝劝她了?”

叶初雪说着,看向谢安娜,希望她能再透露一点。

可是谢安娜却什么都没有说,微微垂着眉,好像在想心事。

看她这幅模样,叶初雪叹了一声。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叶初雪知道谢安娜是个心事重的人,喜欢把心事都藏到心底。

若是能让她慌乱不已,可见这肯定是个大事,而且是和萧钰麟有关的大事。

这,也是让叶初雪惴惴不安的原因。

三人上了飞机,叶初雪挨着谢安娜。

夜已深,可是谢安娜根本没有睡觉的意思。

她眼睛瞪得铜铃一样大,瞳孔里,没有一点神采。

叶初雪已经睡醒一小觉了,转个身,发现谢安娜还没睡,便道:“安娜,你睡一会儿吧,还不知道在英国会发生什么,养足精神比较重要。”

“我睡不着。”谢安娜轻轻叹了一声,说,“也不知道我这个仓促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反正已经出来了,就别想那些了,如果没什么事,就当是散心好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事情真的不太好,也有我陪着你。”

感激地看向叶初雪。谢安娜说:“谢谢你,初雪。”

“如果你想谢我,那就快点休息,这是命令。”

谢安娜无奈,只好轻轻闭上了眼睛。

此刻,正坐在办公室里的萧钰麟,还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已经快要抵达英国。

他是到了时间,要给谢安娜打电话了,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

里里外外找了一圈,萧钰麟眉头微微皱起来。

慕钰麒见状,问:“你干嘛呢?”

“我的手机不见了。”

轻轻扬了下眉,慕钰麒说:“看来,露西那边开始行动了!”

“他们不可能只是偷个手机这么简单,还做什么了?”

“安排了一批杀手,正向咱们这赶来,估计是要对你下手。”

这话让萧钰麟很不认同,问:“为什么不能是你?”

慕钰麒坐在桌上,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说:“他们想拖下水的人,是你萧钰麟,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种时候想撇清关系了?好像已经晚了。”

“哎呀,咱们两个就别争了,反正,不管他们对谁下手,都会获利。”

眸色暗了暗,萧钰麟说:“前提是,他们能成功。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萧钰麟的话,让慕钰麒的眼中划过兴奋的神色。

搓了搓手掌,慕钰麒说:“那么,现在就开始反击吧,让人好好欣赏一出戏中戏!”

“老规矩,扔硬币决定谁是游戏者。”

“扔就扔,谁怕谁。”

萧钰麟拿出一枚硬币,说:“正面是你,反面是我。”

话音落下,萧钰麟便高高抛起硬币。

慕钰麒伸手一抓,将硬币放到手上,摊开看了看。

“萧钰麟,你从小就赢,该不会一直都在作弊吧?”

慕钰麒愤怒了,将硬币扔到桌上。

萧钰麟不用看也知道答案,笑笑,说:“作弊而不被人发现,也是种本事。等你也有这本事的时候,我一定甘拜下风。”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最讨厌看你这幅嘴脸了。”

说完,慕钰麒转身就走,脸上还带着忿忿的神色。

微微勾起嘴角,萧钰麟让自己的助理去补办手机卡,而他,继续处理工作。

只是,在处理文件的时候,萧钰麟有些不专心。

过了打电话的时间,安娜会不会担心自己?

想了想,萧钰麟借来一部手机,打给了谢安娜。

可是谢安娜的手机在关机。

萧钰麟又给七七打了电话。

七七正睡的迷迷糊糊的,接到萧钰麟的电话,立刻清醒过来。

“安娜呢,她和你在一起吗?”

“你这家伙,还好意思问安娜!”

七七怒火滔天的声音,让萧钰麟一愣,问:“怎么了?”

“你……”

七七刚要说什么,便语塞了。

这种情况下,不能暴露谢安娜,不然安娜可就白跑一趟了。

七七想了下,说:“还能因为什么,安娜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她很生气。”

“我的手机丢了,我也没办法。”

哼,还真是个烂借口!

七七默默吐槽,眼里尽是鄙视的神色。

“那安娜人呢?”

“她啊,可能在拍戏吧,我不太清楚。”

“那,等你看到她,让她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向她解释了。”

“嗯,知道了。”

挂了电话,七七对着手机做鬼脸。

“鬼才要替你说话,等着安娜当面找你对峙吧!”

握着手机,萧钰麟觉得七七对自己的态度,有些不怪异。

难道,是自己吵了人家睡觉,生气了?

萧钰麟摇摇头,并没有再深想。

第二天——

谢安娜一夜都没有给萧钰麟打电话。

萧钰麟越想越不安,决定让东子去查查。

他对东子千叮咛万嘱咐,一旦有了结果,一定要立刻告知他。

挂了电话,萧钰麟的助理进来,说有人要拜访他。

这个时候来拜访自己……

萧钰麟眸子眯了眯,让助理将其带进来。

当对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萧钰麟立刻闻到香到发腻的香水味道。

这味道很刺鼻,萧钰麟不由自主地皱起眉。

谢安娜不喜欢喷香水,在她身上,总会闻到清雅的洗发水味道,淡淡的,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而现在,谢安娜在干嘛呢?

站在萧钰麟面前,露西露出最完美的笑容。

可是从她进门开始,萧钰麟就没抬头看她一眼,这让露西的笑容挂不住了。

深呼吸了下,露西主动打破了僵局,唤了声:“萧少。”

抬眸,神色淡淡地看着露西,萧钰麟问:“有事?”

坐在萧钰麟的对面,露西媚眼如丝,说:“咱们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干嘛对人家那么冷漠,我可是会伤心的。”

“我们身处不同立场,保持点距离,肯定没错。”

露西紧紧盯着萧钰麟的双眼,想从其中看到什么。

可是萧钰麟藏得太深,露西什么都没探到。

垂下眸子,露西不甘心,继续出招。

眸光流转,露西已经换了一副态度。叹道:“其实,我也觉得我的老板有些过分。明明是他强人所难,却还要怪你不配合,这有什么道理嘛。”

“难得你肯讲道理,真是不易。”

“你放心,我会努力说服我老板,让他不再和你作对的。”

“那先谢了。”

“想谢我,只是用一个字,就够了吗?”

嘴角的笑容加深,萧钰麟明知故问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见对方“上套”了,露西心里暗暗高兴。

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媚笑道:“怎么着,也要和我吃顿饭吧。”

“你的要求,也合情合理。”

“那你是同意了?”

“我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萧钰麟的承认,让露西压制不住心底的雀跃,忙道:“那好,地点和时间我来定,到时候,不见不散。”

“好。”

露西起身,走到萧钰麟身边,俯身在他的脸颊上吻了吻,然后离开。

露西刚一离开,萧钰麟的笑容离开消失不见。

拿出手帕,嫌恶地擦着脸颊,萧钰麟那表情,好像被狗舔了似的。

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萧钰麟出现在约会地点。

萧钰麟钟灵毓秀,不管在哪里,都显得那般夺目。

看着这样的男人,露西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真可惜啊,以后这样的人物,就只能活在传说里了。

如果他能识相一点,配合老板。不就没有这些节外生枝了?

哎,为了那一点名誉,固执不懂变通,真是送命也活该。

短短一瞬间,露西心思百转千回。

然后,她迅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对着萧钰麟的方向招招手。

“萧少,这里。”

抬步走向露西,坐下,然后打量着四周,萧钰麟说:“我以为,你会找一些比较高档的地方,没想到,你竟然会带我来居酒屋。”

“别小看这家店,在英国很有名的。而且,我多花了十倍的价钱,才把这里包场的。”

“露西小姐有心了。”

“别那么见外。你叫我露西就好了。”

对露西的频频放电视而不见,萧钰麟低头看着菜单,问:“你想吃点什么?”

双手撑在下颚处,露西媚笑道:“随便,能看到你,我吃什么都是绝世美味。”

抬眸,神色清冷地对露西勾起嘴角,萧钰麟说:“露西小姐的嘴巴还真甜,难怪你的老板那么信任你。”

不知道是不是露西的错觉,她觉得萧钰麟刚刚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动着危险的光。

抿唇笑了下,露西说:“呵,那也是我做事认真,对老板忠诚。”

“你这样的‘好’下属,还真是难能可贵呢。”

萧钰麟的话越来越诡异,露西心慌之下,有些自乱阵脚。

她不想再被萧钰麟牵着鼻子走,便主动换了话题,问:“萧少这两日就要回国了吧?”

“是。”

“哎,好舍不得你回去呢,像你这样好的床伴,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遇到了。”

露西满面暧昧的神色,眼波勾人,还伸出了脚尖,勾着萧钰麟的膝盖。

有那么一瞬间,萧钰麟真的很想拿刀砍了这个女人的脚,扔得远远的。

还好,露西察觉到萧钰麟身上的不悦,收回了自己的蹄子。

垂下目光,萧钰麟暂时掩住杀气,说:“这可未必,露西小姐这样的尤物,能让多少男人为你魂牵梦萦,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男人。不计其数。”

露西尴尬地笑笑,说:“呵,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阅历多丰富似的。”

意味深长地看着露西,萧钰麟问:“难道不是吗?”

萧钰麟的眼神,让露西很不安。

笑容变得有些僵硬,露西尽量表现得情真意切,说:“当然不是,我可是个很重情义的人。你走了,我会很久都没办法自拔。”

听了这话,萧钰麟露出玩味的笑容。

而那笑,让露西愈发没底。

不行,不能再这样闲聊下去,感觉萧钰麟趁机在套自己的话呢。

露西眉头微蹙,而后舒展开。

店家端上一壶清酒,露西亲自为萧钰麟斟酒,而后说:“萧少。如果你肯同我们老板合作,或许我们就不是敌对的关系,还能再联络的。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和你回帝都哦。”

“我有女朋友,你和我回去,只会给我带来麻烦。”

娇嗔地看着萧钰麟,露西问:“哎,你这话还真是让人心寒,难道,我还比不过你的女朋友?”

萧钰麟想也没想,便说:“当然比不过。”

这个回答,简直让露西想吐血。

她对自己的魅力非常有信心,不然,这个男人也不会躺在自己身上,欲仙欲死了。

想到这些,露西的自信感再次回归。

昂首看向萧钰麟,露西挺着自己36E的胸,说:“据我所知,你的女朋友瘦瘦小小的,那样的身材,手感怎么可能会好。”

“可是我就喜欢排骨身材,看到太丰满的,会觉得很油腻。”

萧钰麟表情真挚,而露西则嘴角抽搐,表情很难看。

露西觉得,萧钰麟是在羞辱自己。

凭她的身材,怎么可能比不过一个排骨精!

露西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人低估她的魅力。所以现在的她,很生气,也没了风花雪月的心思,开始直奔主题。

收起笑意,露西哼了一声,眼角眉梢,带着凛冽之气。

“也是,如果让我去帝都,不只我们的关系会曝光,还会让你吃公司回扣的事,公之于众。”

“吃公司回扣?”萧钰麟扬了扬眉,笑容愈发灿烂,问,“你这是在向我头上扣脏水吗?”

萧钰麟虽然是在笑,但是他的眼底没有一点温度。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可惜,露西并不知晓,她还以为自己能拿捏住萧钰麟,为此沾沾自喜着。

侧头看着萧钰麟,露西不紧不慢地说:“这可不是脏水,而是有理有据的。如果你想看,我们可以把资料放到你桌上。”

见露西胸有成竹的样子,萧钰麟笑笑,说:“看样子。这段时间你们也没闲着,一定把栽赃的证据都处理好了吧。”

“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明知道萧钰麟在说什么,露西却装出不清楚的样子,这演技,连谢安娜都要甘拜下风了。

想到谢安娜,萧钰麟脸上的神色见缓。

恍惚间,萧钰麟看到了露西的脸,心里顿时觉得很反胃。

错开了目光,萧钰麟说:“就这点小把戏,你觉得,萧氏的人会相信吗?”

“或许不会信,但如果,他们看到我们两个,亲密的合照呢?”

“合照?”

露西笑着拿出自己的手机,并将其递给了萧钰麟。

只看了一眼,萧钰麟就觉得辣眼睛。

这个慕钰麒,还真是不小心,睡就睡吧,怎么睡姿还那么丑,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就在萧钰麟暗自品评的时候,露西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开了口。

“只有一些数据和记录,的确不够让人信服。可是,如果大家发现我们的关系,会不会增大说服力呢?”

将视线重新落在露西的身上,萧钰麟突然觉得,这女人还是穿上衣服比较顺眼。

将手机推了回去,萧钰麟身子缓缓后靠,说:“看来,你们为了达到目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露西倒是无所谓的样子,说:“这是一场美丽的邂逅,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场孽缘。躲也躲不过。”

“露西小姐对自己还真是自信啊。”

抬手拢着长发,露西笑得自信又得意。

可是萧钰麟接下来的话,却让她花容失色。

“如果,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呢?”

脸上的表情一僵,露西死死盯着萧钰麟,然后冷笑了一声,说:“萧少,你不用为了逃避责任,连这样蹩脚的话都说出来吧。”

露西认准了萧钰麟是在狡辩,而萧钰麟却不急不缓地说:“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浪费时间,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吧。”

一听这话,露西就知道萧钰麟在打什么主意了。

忍不住冷笑了下,露西暗想,这男人是真拿自己当傻子了吗!胸大无脑,说的可不是她!!

在露西的鄙视下。萧钰麟缓缓开了口。

“众所周知,我姓萧少,他姓慕。我掌管萧氏,而他,入主慕氏。虽然他手上也有萧氏的股权,但不足以左右我的决断,慕钰麒一向风流,就算换个女伴,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露西小姐的照片,恐怕要浪费了。”

露西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她吼道:“我不可能会弄错的,我见过慕钰麒,你们两个,我还是能分的出来的!”

侧头幽幽地看着露西,萧钰麟说:“我和慕钰麒从小就喜欢玩一个游戏,假扮成彼此。看谁能把我们认出来。而到目前为止,还没人能发现破绽。”

露西手掌拍着桌子,怒道:“不可能,你肯定是想推脱责任,才这样说的!”

面对气急败坏的露西,萧钰麟表情依旧很淡,慢悠悠地说:“你说你能分得出我和慕钰麒,那你可知道,他的肩膀上有疤,而我没有吗?”

只这一句话,露西的眼神便一片灰败。

气定神闲地看着露西,萧钰麟嘴角勾起,笑说:“露西,你输了,别再垂死挣扎了。”

“输?哼,你太小看我们了。”露西挑眉看向萧钰麟,笑容妖媚而危险。“我是看在你长相不赖的份上,想给你一条活路。可是你自己不想活,就怨不得别人了!”

见露西如此不知死活,萧钰麟哼了一声,说:“我已经很久没听到别人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了,虽然你很蠢,但是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你不用说风凉话,谁能笑到最后,还是未知数。”

说完,露西起身就走。

此刻的她,毫无优雅从容,高跟鞋踩的“咚咚”响,头顶都快冒烟了。

而萧钰麟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清酒,享受着服务生刚送过来的美味。

走出居酒屋,露西眼神凶狠,活像一条美人蛇。

看到露西,立刻有几个西装男走过来。

“露西小姐。”

紧紧捏着拳,露西回头看着居酒屋,眼神里有刻骨的杀意。

“萧钰麟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死了也是他活该!你们现在就动手,不用留活路!!”

“是。”

接到命令,西装男就准备潜入居酒屋。

可他们的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枪响。

这样的变故,让西装男和露西都愣住了。

呆愣的功夫,里面传来了惊叫声。

“露西小姐,现在怎么办?”

露西咬了咬牙,命令道:“先躲起来,看看情况。”

大概五分钟之后,有救护车赶来,将居酒屋里的伤员抬了出来。

露西定睛一看,发现那人正是萧钰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露西紧皱着眉,觉得事态有些诡异。

带着心底的迷惑,露西回去找老板复命。

老板已经知道萧钰麟受伤的事。看到露西,便大加赞赏。

“你真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可是,露西没有任何雀跃的神色,反而凝重地看向老板,说:“这次的事,不是我做的。”

“什么?”

露西咬了咬唇,说:“萧钰麟,不是我伤的。”

老板拧了拧眉,问:“那是谁?”

“我也不清楚,当时我就在居酒屋外面,正准备动手,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枪响。”

“所以,并不是咱们的人下的手?”

“不是。”

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老板皱着眉,喃喃道:“难道,萧钰麟还有别的仇家?可是这寻仇。也太巧合了一点吧。还是……”

老板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助理就小跑进来,气喘吁吁的。

老板本来就心烦,看到自己的手下如此不淡定,立刻板着脸,训斥道:“那么慌干嘛,连门都不知道敲!”

助理来不及解释这些,他呼吸急促,道:“老板,萧钰麟来了!”

“你说什么!?”

老板满面震惊,看了看露西,而露西也是副懵逼的状态。

老板在办公室里绕圈,脑子飞速运转,在想萧钰麟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老板,现在怎么办?”

脚步一停,老板咬牙说:“我现在就去会会他!”

心思忐忑地走到了会客室,老板一眼就看到了萧钰麟,正好端端地坐在那里,红光满面。

虽然心里面有诸多疑问,老板还是要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眯眯地走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