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被人绑架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少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相比老板的和颜悦色,萧钰麟面色稍显严肃,嘴唇紧抿,下颚绷紧。

严肃冷冷的扫了下老板和露西,二人心中一紧,接着,就听到萧钰麟语气沉缓,道:“露西小姐,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动手伤我的弟弟!?”

脸色一下变得煞白,露西质失态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是我在胡说八道吗?你约了我弟弟吃饭,然后你没事,而他却在居酒屋出事了,这难道和你没关系吗!”

听了这话,露西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了。

原来,萧钰麟又在玩身份互换的把戏,他是想将自己摘脱干净,然后让自己背黑锅!

不行,不能再让萧钰麟这样颠倒黑白了!

露西扭头看着自己的老板,语气凄厉地说:“老板,和我吃饭的人是萧钰……”

“住口!”

谁知,露西的话还没说完,老板已经呵斥住她。

“露西,我那么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私人恩怨,而对慕少下手!”

什么!?

听过这话,露西先生怔了瞬,而后缓缓回过身来。

看来,老板是要把自己当牺牲品了。

面色慢慢变得惨白,露西觉得自己完了。

她盯着萧钰麟,眼神里有着刻骨的恨意。

可是萧钰麟却对这样的反应不是很满意。

“你们两个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明明是一起串通好的,装什么无辜。”

“萧少你误会了,这事,我真的不知情。露西一直都是我的得力助手。因此,才疏于防范,被她钻了空子。萧少千万不要因此,而和我生了嫌隙。”

萧钰麟冷笑了一声,说:“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萧少,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露西,你快告诉萧少,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

在老板凶狠的瞪视下,露西缓缓垂下头,像是任命了,也像是暂时收起羽翼。

露西语气沉重地开口,道:“是,一切都是我做的,和我们老板没有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害慕钰麒?”

“因为,我喜欢他,可是他却没把我放在眼里。我想公开我们的关系,他也不允许,一生气,就动了杀心。”

“露西小姐,你可知,你这样说,会有什么后果吗?”萧钰麟含笑看着露西,声音却像个魔鬼,“你会坐牢的,到时候,你什么都没有了,这漂亮的脸蛋,在牢里会遭遇什么,我想你会很清楚。”

身体打了个激灵,露西仰头,恳求道:“萧少,求你给我一条生路。”

萧钰麟冷冷勾起唇角,说:“生路?哼,你在动慕钰麒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给他一条生路?”

“你……”

“好了,萧少说的很对,露西,你就应该接受应有的惩罚!”

老板训斥着露西,让她不敢再说一个字,只能含怨背锅。

扭头看着萧钰麟,老板讨好地笑道:“萧少,我一定会处置露西,给你一个交代的。”

“这事不需要你出手,直接交给我,送去警察局就好了。”

“这……”

“怎么,你心软了?是因为露西跟着你多年于心不忍,还是因为,你们是同伙?”

老板立刻严词拒绝,道:“怎么可能,我绝不会纵容我的手下,做这种事的。”

“那就让我带走露西,真相如何,一查便知。”

说着,萧钰麟对自己的手下用了个眼色,便将露西拽起。

露西奋力反抗,吼道:“老板,我不能落到萧钰麟的手上,他一定会折磨死我的!”

可是她的老板,却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只顾着和萧钰麟商谈什么。

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冷下来,露西知道,老板这是要舍弃自己了。

死死咬着唇,露西被人推走。

在离开会客室之前,她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老板,希望他能开口留下自己。

可是最终,还是让她失望了。

没有露西,老板更加肆无忌惮,将所有的事都推到了露西的头上,希望萧钰麟不要迁怒于他,继续完成合作。

现在。正是争权的关键时刻,不能出现任何纰漏。所以,就算卑躬屈膝,也要稳住萧钰麟。等大事完成,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萧钰麟何尝不知道老板的小算盘,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他不同意,也不反对,让老板根本摸不透他的想法,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萧钰麟就是在等对方自乱阵脚,然后,他就可以执行接下来的计划。

听着老板絮絮叨叨讲了近一个钟头,萧钰麟找了个借口离开。

就算在离开之前,萧钰麟也没明确表态。

本来,老板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却没想到情况急转直下,他不但失去了一张王牌,还损失一员大将,地位已然岌岌可危。

坐在沙发上,老板满面怒火,叫来了助理。

“萧钰麟这是要借题发挥,决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那我们要怎么做?”

眸子一眯,老板语气阴森道:“找人做了露西!”

助理愣了下,抬头看着老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斜目看着助理,老板冷声质问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助理忙垂下头,连连说道:“是,知道了。”

老板烦躁地挥挥手,说:“行了,下去吧!”

露西被萧钰麟带走之后,安排道自己的隔壁房间,有任何风吹草动,动会在第一时间知晓。

所以,当他听到隔壁有异响的时候,直接走到隔壁,开门,将试图逃跑的露西抓了个正着。

最后的机会也被萧钰麟堵死,露西面色灰败,充满怨毒地喊道:“萧钰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吧,你暂时还做不了鬼,只要,你别自寻死路。”

“你这样算计我,不就是在给我寻死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休想让我帮你指证我的老板,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话别说的那么绝对,免得日后打脸,很疼的。”

说完这些话,萧钰麟便离开了,剩下露西在房间里大呼小叫。

萧钰麟走到走廊的尽头,推门走入另一间房。

里面有个男人,躺在床上,脸色很难看。

听到开门声,慕钰麒看了一眼,然后便自怨自怜起来。

“想我一个大好青年,在这样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只能躺在床上虚度光阴,真是没道理啊!”

萧钰麟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水,并没有理会慕钰麒的风言风语。

见萧钰麟不理自己,慕钰麒干脆坐直了身,充满怨气地质问道:“喂,我还要趟多久啊?”

“这要看,露西和她的老板,能忍到多久。”

哼,说了等于没说!

慕钰麒重新躺回床上,气哼哼地说:“以后再也不要和你打赌了,每次都是我输,没劲。”

“难道你没听过,愿赌服输吗?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哭着也要走完。”

“哼。你就说风凉话吧。”慕钰麒抬起一条腿,说,“过来,我的腿痛,帮我揉一揉。”

“你在开玩笑吗?”

“这是病人的福利,怎么,做不到?那我就下床溜达溜达,缓解一下。”

“我可以帮你揉,前提是,你别叫出来。”

萧钰麟走到慕钰麒身边,抬手,就要给他按腿。

可是,萧钰麟的手指还没触碰到慕钰麒呢,一声惨叫就传了过来。

“啊——”

慕钰麒忙对萧钰麟摆摆手,说:“这不是我叫的。”

“我知道。”萧钰麟诡异地笑了下,说,“看来,有些人已经等不及,这么快就动手了。”

“快点吧快点吧,要装下去,我都要疯了。”

“放心,这些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起身离开房间,萧钰麟去了露西的房间。

只见房间里,多了几个黑衣人,均被制服在地。

而露西缩在床角,满面惶恐。

看到萧钰麟,有人走到他面前,低头说:“萧少,这些人已经全部被控制住。”

“这女人受伤了吗?”

“只是受了点惊吓,并没有受伤。”

“很好,把人带出去,我要和露西小姐单独聊聊。”

其他人离开,露西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双眼戒备地看着萧钰麟。

向前走了几步,靠近露西,萧钰麟俯下身,说:“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这些人是谁派来的吧?”

露西并没有说话,只是浑身都在颤抖,脸色惨白。

她不说,没关系,自然有萧钰麟替她讲。

“看到了吗,在你老板眼里,你不过是个棋子。有用的时候,拿来用用,没用的时候,就丢掉。这样的人,值得你为他卖命吗?现在,最希望你死的人,就是你的老板。”

瞳孔缩了下,露西眼中愤怒的神色,在一点点聚集,最终,燃起滔天之火。

“替你卖命,不是一样要死?萧钰麟,你不用跟我装好人,我变成今天这幅样子,都是拜你所赐!”

“这你可说错了,我只是想让你说出一些事情的真相,从没想过让你死。是你的老板要你死,而我,却要你活。等这边的事情结束,我就会送你离开英国,去个没人知道你的地方,重新开始。”

“你会那么好心?”

“不管我是好心,还是私心,你现在只能相信我,我才是能救你出火坑的人。”

虽然气的想杀人,但是露西知道,萧钰麟说的是对的。

死死盯着萧钰麟,露西咬牙切齿地说:“萧钰麟,你可真是个魔鬼!”

嘴角微弯,萧钰麟说:“谢谢你对我的夸奖。”

虽然萧钰麟很可恶,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他,充满了男性魅力,能征服这样的男人,一定很有成就感。

可惜,他是个魔鬼,不可能为任何一个女人沦陷的。

默默垂下了眸子,露西想了会儿,终于做出了决定。

露西并不傻,她知道事情已成定局,没必要继续垂死挣扎,重新找到金主,才是最重要的。

而面前陷害自己的男人,也是能拯救她的人。

此刻,唯有和萧钰麟配合,才能重获生机。

只是,她真的很不甘心。

只差一步,只要萧钰麟一死,她就可以获得公司股权和大笔现金,不用再靠男人鼻息而活。

可是现在,她依旧是别人手上的棋子,连生死都不由人控制。

死死握紧了拳,露西声音沙哑,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看露西这态度,萧钰麟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

扬起嘴角,萧钰麟笑容骄傲又得意。

……

派出去的杀手被人擒获,老板很生气。

看来,萧钰麟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

本来,他是想吃掉萧钰麟,以强大自身力量。

可是现在,反倒被萧钰麟捏住命门,随时都有倾家荡产的可能。

这可真是得不偿失。

为了避免功亏一篑,他必须除掉萧钰麟和露西。

但萧钰麟又不是傻子,站在那里等着他去动手,如何行动,真是让人伤脑筋。

就在老板苦思冥想的时候,有人带来了好消息。

“老板,萧钰麟的女朋友来英国了!”

萧钰麟的女朋友……

老板沉吟了片刻,然后露出阴冷的笑。

处理好手上的事,萧钰麟总算空出点时间。

看了下是时间,这时候的谢安娜,应该已经吃过早饭了,为什么还没联络自己?难道,是七七没告诉她自己的事?

眯了眯眸子,萧钰麟再次给谢安娜打电话。

可她的手机,依旧关机。

恰在此时,东子给萧钰麟打来电话。

“有安娜的消息了吗?”

东子迟疑了片刻,说:“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安娜……去英国找你了。”

“什么!?”萧钰麟皱起眉,再也没有云淡风轻的表情,“这丫头怎么都没和我说一声。这样做太危险了!”

“不过,叶小姐和南宫先生陪着安娜,情况能好一点。”

萧钰麟眉头皱的更紧了,摇头说:“你不了解英国这边的局势,他们在,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反而会互相连累。”

“那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就去英国吧!”

“你就算飞过来,也来不及了。算了,这事交给我处理。”

挂断电话,萧钰麟立刻联络叶初雪。

还好,叶初雪的手机接通了。

此时,叶初雪等人刚刚下了飞机,正准备找落脚的地方。

看到萧钰麟的手机号码,叶初雪瞥了眼旁边的谢安娜,然后走到一旁。

“喂,我……”

“我不管你们是抱着什么目的来英国,现在,立刻坐上返程飞机,回帝都!”

莫名其妙被吼了一顿,叶初雪来了脾气,说:“你喊什么喊,你安排的,我们就一定要听吗?我看你,你肯定做了什么,在心虚吧!”

“别胡说八道,听我的话,快回去!”

“偏不,我们还要……喂,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叶初雪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传来喊叫声。

萧钰麟一下变得很紧张,忙问:“初雪,发生什么了?”

可惜,回应萧钰麟的。是手机的盲音。

电话被挂断了。

死死握着手机,萧钰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萧钰麟立刻起身,命令自己的手下,道:“派人去机场,看到谢安娜、叶初雪和南宫昭,不论如何,都要带回来。”

“是。”

萧钰麟的人火速千万机场,而此刻的谢安娜和叶初雪,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险。

……

南宫昭去取行李,叶初雪和谢安娜在拐角被几个壮汉拦住,并推搡到一部电梯里。

电梯门一关,便有人用枪指着这二人,不许她们大喊大叫。

看这情形,叶初雪知道,她们是被人绑架了。

舔了舔嘴唇,叶初雪命令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

可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叶初雪,双目盯着不断跳动的数字,没有一点反应。

“喂,你们是哑巴吗,为什么不说话?”

叶初雪还想再说什么,谢安娜拽了拽她的袖子,小声说:“初雪,他们肯定是听命行事,什么都不会说的。”

眉头微微蹙着,叶初雪心里有些不安。

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扭头,对谢安娜道:“你别着急,南宫昭和萧钰麟肯定会来找咱们的,现在,我们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嗯。”

说话间,电梯到底地下停车场。

推着二人走进停车场,最后站在一辆黑色商务车前面。

“你们两个,谁是谢安娜?”

一听对方是冲着谢安娜来的。叶初雪下意识地挡住了谢安娜,问:“你们要干嘛?”

见叶初雪这样子,对方就知道了她们两个谁是谢安娜。

为首的男人指着叶初雪,对其他人说:“把这个女人处理掉。”

他的话,让谢安娜和叶初雪都是一惊。

紧紧拽住叶初雪的衣襟,谢安娜色厉内荏,斥道:“你敢!”

“哼,我们有什么不敢的?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什么千金小姐,是生还是死,都由我们说了算!”

“你不过是个小喽啰罢了,还敢这样抬高自己?真应该让你的雇主好好听听你的话!”

对方没想到谢安娜瘦瘦小小的,恐吓人的气势很足。

对方听了之后,也只是颜色变得更凶一点,没再说什么。

担心他们会对叶初雪动手,谢安娜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谢安娜,你们让我做什么,我会配合。但如果。你们要敢动初雪,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对方有些不耐烦了,说:“我们不会动她,跟我们走。”

“那初雪呢?”

“她对我们来说,并没有用,扔在这里就可以了。”

这样的话,表面上看,好像在保证叶初雪的安危。

可是,谢安娜却看到了他们手上的枪。

如果将叶初雪留下来,很可能,等待她的将会是……

微微抿着唇,谢安娜不想看到那种情况发生,便说:“她也要和我一起走,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兑现诺言。”

“女人,你的要求实在太多了!”

“你可以不听,然后,你就知道不听的代价是什么。”

谢安娜毫无妥协,对方没办法,只好招招手,说:“好了,把她们两个一起带走。”

有人拿出黑不条,将谢安娜和叶初雪的眼睛绑住,然后再捆绑住四肢,扔到了车子的后备箱,便不管了。

车子晃动了下,看样子,他们已经出发了。

和谢安娜紧紧贴着,叶初雪小声说道:“看来,他们是针对你来的。”

“抱歉,让你受连累了。”

“你要这么说,就是没把我当做朋友。而且这事也不怪你,是那些家伙心思叵测。我们先看看他们到底要晚什么把戏!”

发生这种事,谢安娜都要吓死了。

可是叶初雪好像没什么变化,反而变得有些雀跃。

“初雪。你不害怕吗?”

“怕有什么用,对方也不能因为咱们害怕,就放过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留下暗号,让萧钰麟和南宫昭找到咱们。”

叶初雪说的很有道理。

但谢安娜很迷惑,问:“别忘了,咱们的手脚都被困住,要怎么留暗号?”

叶初雪得意的笑笑,然后将腰贴在谢安娜的手上,说:“你来摸摸我的口袋里,是什么。”

谢安娜伸手摸了摸,说:“一个玻璃瓶,弧度圆润,好像是香水。”

“没错,就是香水。这款香水味道很独特,是我的调香师朋友特意为我调配的。只要南宫昭找到警犬,闻闻我衣物上的味道。就可以追上来了!”

谢安娜眼睛一亮,喃喃说:“果然是好办法。”

虽然被夸奖了,可是叶初雪并没有多少笑意。

“哎,怪不得刚刚萧钰麟让我快带你回去,原来这里有危险,早知如此,就听他的话了。”

“萧钰麟……给你打了电话?”

“嗯,就刚刚咱们刚下飞机的时候,萧钰麟打来电话,让我带你离开。当时,我还以为是萧钰麟害怕咱们发现他的秘密,现在看来,他是想保护咱们。”

想到萧钰麟,谢安娜的神色有些晦暗。

“我现在好想见见他,当着面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机会了。”

“别那么悲观,我们一定会见到萧钰麟的。”

“希望如此。”

“来,现在先拧开香水的盖子,顺着车子的缝隙倒出去。”

谢安娜收拾起萎靡不振的心情,开始配合叶初雪,留下暗号。

另一边……

得知谢安娜和叶初雪被绑走,萧钰麟就去找露西的老板去了。

看到萧钰麟,老板的神色大未转变,早就没了刚刚的卑躬屈膝。

身体靠在椅子上,老板明知故问道:“萧少怎么又来了,难道,你又看中我身边的什么人了?”

萧钰麟不和他兜圈子,神色阴冷地命令道:“把谢安娜和叶初雪交出来。”

“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想要露西,我可以把她给你。”

老板笑容得意,说:“谁说我要露西,那个女人你喜欢,拿走就是了,我可以送给你。如果你不喜欢,就处理掉,别让她回来,碍我的眼。”

“那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的。”

眸子眯了眯,萧钰麟哼道:“哼,你的胃口还真不小。”

“用那些钱,换两个挚爱之人的性命,这买卖很划算。”

“东西拿来吧。”

对方扔了几份文件,到萧钰麟的手边。

“把字签了,现在就让人将那两个女人送到你身边。”

萧钰麟随意看了看,眼底不由划过冷意。

这些,都是萧钰麟暗中吃回扣的伪证。

只要他签了字,就坐实了他吃回扣的事实,到时候对方一发难,他没有立场反驳,只能乖乖退出合作项目,将利润双手奉上。

但是为了谢安娜和叶初雪,萧钰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眸色一沉,萧钰麟拿笔就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大局已定。老板露出得意的笑容。

“哈,萧钰麟,你想不到吧,最后获胜的人,还是我!”

“废话少说,把人给我送回来!”

“放心吧,虽然我们的合作充满波折,但是我这个人,还是很讲信誉的。”

老板说着,对手下的人做了个暗示。

手下得到命令,去打电话。

可是两分钟之后,手下却是铁青着脸色回来的。

那人在老板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老板瞬间冷下脸。

侧头看着萧钰麟,老板知道咬牙切齿,好像要吃人的样子。

看他这反应,萧钰麟反倒放心了。

他站起身,悠悠走到老板的身边,俯身抽过那几分文件。

老板很想阻止。但想了想,还是作罢。

萧钰麟当着对方的面,将几分文件撕成了碎片,然后扔到地上,笑容危险。

“想算计我的人,有很多。但是成功的,还没有一个。敢动我的人,这次,你死定了!”

说完,萧钰麟离开,老板则瘫坐在椅子上,神色惶恐。

坐回自己的车子上,萧钰麟便接到了南宫昭的电话。

嘴边带着一抹笑意,萧钰麟说:“你们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们。”

“接什么,人还没找到,我能去哪里。”

这话让萧钰麟的表情一僵,忙问:“人不是被你救走了吗?”

“不是。”

“不是你?”

“不是我,我晚到一步,找到车子的时候,那些人已经被杀,而初雪和安娜,都不见了踪影。”

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萧钰麟嘴唇抿得很紧。

许久,他才开了口,说:“看来,还有一波人搀和到这件事里。”

“会不会是别的商业合作伙伴,在趁机捡漏?”

“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敢同时算计我们两个。”

得到这样的答案,南宫昭皱着眉,觉得他也没什么对策了。

不过,南宫昭很快眸子一亮,说:“对了,你能不能给我找一条警犬来,嗅觉要超级灵敏。”

“对救人有帮助?”

“是。”

萧钰麟没有犹豫,说:“等我找到。立刻就给你送过去。”

很快,萧钰麟便带着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和南宫昭会合。

接过警犬,南宫昭开始带着它在黑色车子周围绕圈。

就在警犬适应味道的时候,萧钰麟问:“找警犬干嘛?”

“刚刚找到这辆车子的时候,我发现这车子上面有很浓的香水味道。那味道,是初雪最喜欢的香水,而且,我还在这里面发现了空的香水瓶子。”

“好端端的,她们不可能在后备箱打翻香水瓶,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初雪给我留了暗示。”

“所以,你要用警犬去追踪这种香味?”

南宫昭点头,道:“没错。”

“话不多说,现在就开始吧。”

两人合作,一方面,利用警犬追踪,另一方面,萧钰麟派人调取附近监控,排查一切可疑车辆。

很快,他们便将调查方向,集中在一辆灰色皮卡车上。

此刻的谢安娜和叶初雪,已经被转移藏身地点。

而这次的环境,要比车子后备箱好很多,好歹是间房子,空气里,还有淡淡的油墨味道。

只不过,两个姑娘还是被捆着手脚,但眼罩,已经被摘掉了。

谢安娜打量着周围,她总觉得这些装饰风格,很眼熟。

可是一时间,她又回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类似的装饰风格。

而叶初雪收起轻松的表情,脸色凝重。

她觉得,事情变得有些诡异。对手,已经不是那些蠢货了。

叶初雪刚想起身看看周围,身子却不听使唤了。

脸色一变,叶初雪皱着眉,说:“安娜,我腿有些麻。”

“我帮你揉一揉。”

“不只是腿,胳膊也麻了。”

“会不会是绑的时间太久了。”

“不知道,我浑身都不太舒服。”

见叶初雪僵着身子,坐在那里,好像个木头人似的,谢安娜也开始着急起来。

“你别着急,我去喊人。”

蹦跳着走到门口,谢安娜奋力吼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她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回声,可是根本没有人回应她。

而身后的叶初雪,脸色越来越难看。

没办法,谢安娜只能靠自己,把叶初雪身上的绳子解开,希望她能好受一点。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谢安娜打开了绳子。

可是叶初雪却彻底陷入了昏迷。

“初雪,初雪!”

谢安娜无助地唤着她的名字,希望有人能出现,帮帮叶初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