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真相,扑朔迷离/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谢安娜越来越绝望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

谢安娜立刻跑了过去,然后,看到两个女人走进来。

那是两个金发碧眼的美人,但是一开口,却是流利的中文。

“刚刚,是你大喊大叫吗?”

谢安娜无视对方眼里的不耐烦,急切道:“这里有人晕倒了,你们快救救她!”

可是对方根本不理地上的叶初雪,连看都没看一眼。

“喂,我说有人晕倒了,难道你们听不到吗?如果将人质弄死了,你们要怎么找人谈判?”

对方似乎被说的烦了,皱着眉道:“放心吧,她死不了,只是让她别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免得节外生枝。”

听对方的语气,好像对叶初雪很熟悉一样。

女人上下打量着谢安娜,警告道:“如果你不想被迷倒,就最好老实一点。”

“所以,初雪是被迷药晕倒,不是生病,对吗?”

“是。”

得到这样的答案,谢安娜就放心了。

可是对面的两个女人,却架起她就要出门。

谢安娜一惊,忙问:“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去另外一间房。”

“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开?”

“你的话太多了!”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不走,更不会配合你们做任何事。”

谢安娜说着,用力向下坠着身体,负隅顽抗。

见她这幅样子,对方冷冷一哼,问:“你觉得我会怕你?”

“那就试试看好了,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谢安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让这两个女人动了杀心。

但她们最终也没敢动谢安娜,只是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人开了口。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也改变不了什么。那个女人,对我们有用,而你,不过是个小菜菜,如果没事了,可能先放你回去。”

谢安娜一听这话,不由愣住。

“什么,你们不是来抓我的吗?”

对方真的没了耐心,皱眉斥道:“你这女人,脑子有毛病,耳朵也有毛病!刚刚我已经解释过了。现在闭嘴,和我离开这里!”

说完,便推搡着谢安娜离开房间。

谢安娜一个人,没办法反抗,只能看着昏迷的叶初雪,离自己越来越远。

刚刚在后备箱里,谢安娜和叶初雪听到外面有枪声。

她们还以为,是萧钰麟的人来救她们了。

可是被送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她们不过是从虎穴,走到了狼窝。

诡异的是,对方的绑架目标都变了,不是谢安娜,而是叶初雪。

而且这次,绑匪的智商高了很多,把叶初雪迷倒,又将两个人分开囚禁。

虽然事情变得扑朔迷离,但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最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肯定很了解叶初雪。

叶初雪只是个普通姑娘,不会和人起恩怨。

最有可能的,就是对方和叶家有仇,企图利用叶初雪,对方叶家。

叶家的仇人……

谢安娜闭上眼,觉得头很疼。

以她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知道叶家的仇人是谁。

一切推断,似乎到这里就已经终结。

她只能继续呆在这里,等待被人救援。

生死被人掌控,这滋味很不好受。

在另一间房内,谢安娜将头埋在掌心里,紧紧蹙着眉。

……

一众人出现在荒野上,围着一辆车子,眉头紧锁。

突然,他们听到引擎声,回头看过去。立刻眉头舒展。

是萧钰麟。

接到手下的消息,萧钰麟便和南宫昭火速来会合。

眯眼看着前方的车子,萧钰麟问:“就是这辆车子?”

“是。”

“快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萧钰麟的手下仔仔细细地检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但是萧钰麟却觉得,车子出现在这里,就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走到车子旁边,萧钰麟语气缓缓,道:“车子被遗弃在这里,他们应该就在附近藏身。”

“可是这里荒郊野岭的,根本没有藏身的地点啊。会不会,他们在这里换了一辆车子?”

“这周围没有车轮印痕,不可能是换车。”

双手叉腰,看着四周,南宫昭又急又气,恨恨道:“没有车轮印痕,也没有脚印,怎么好像凭空消失了似的!”

凭空消失……

这四个字提醒了萧钰麟,他离开回过神,对手下命令道:“在车子周围向下挖掘,快!”

虽然大家不明白萧钰麟所为何意,却还是听之从之,拿着工具开始挖土。

过了会儿,有人抬头,高声喊道:“萧少,这里有一个地窖入口!”

听了这话,萧钰麟眼睛一亮,命令道:“开门,进去看看。”

“萧少,这太危险,还是让我们来吧。”

“我的女人在里面,我必须亲自去救她!快开门!!”

手下见萧钰麟坚持,毫无办法,只好听话开门。

地下隧道阴暗不已,萧钰麟等人以手电筒照明,小心前行。

穿过隧道,前方道路豁然开朗。

这里灯火通明,犹如阳光普照,设施齐全,很有生活气息,且视野开阔,房间整洁。

可见,这里的主人并不是简单地将这里当做一个暗无天日的牢笼,倒像是一处温馨的生活住所。

萧钰麟一间间房子排查,最终,在最角落的一间房里,发现了昏迷过去的谢安娜。

眸子紧缩,萧钰麟立刻俯身抱起谢安娜,轻轻唤着她的名字。

“安娜,安娜!?”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

谢安娜睫毛动了动,努力睁开双眸。

只见萧钰麟紧张地看着自己,眼中满满都是心疼。

“萧钰麟?我不是在做梦吧?”

见谢安娜无事,萧钰麟松了口气,然后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地说:“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感受到萧钰麟的温度,谢安娜一直紧绷的弦松了下来。

眼睛一红,谢安娜靠在萧钰麟的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轻轻拍着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轻声哄道:“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别哭,你现在安全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

这边的两个人互相依偎,而旁边的南宫昭已经急的火烧眉毛了。

“安娜,初雪呢?”

一听到叶初雪的名字,谢安娜立刻清醒过来,说:“她在走廊右边的房间里。你快去,她被人用了药!”

眸子一缩,南宫昭二话不说,立刻冲了出去。

可是过来半晌,南宫昭却眼睛通红地走回来。

“初雪不在那里,你确定没有记错?”

不在?

谢安娜皱起眉,问:“在这里,你们看到其他人了吗?”

“没有,除了你,这里空无一人。”

“坏了,他们带着初雪离开了!”

南宫昭一听这话,就要冲出去,却被萧钰麟拦了下来。

“你先别急,要先把事情弄清楚才行。”转头看向谢安娜,萧钰麟问,“你可知道,他们带走初雪干嘛?”

“这伙人不是之前的仇家,他们的目标,是初雪,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初雪!?”

谢安娜点头,说:“是,他们说我什么用,会放了我。现在看来,他们是抛下我,带着初雪离开了。”

谢安娜又想了下,问:“叶家最大的仇人,是谁?”

“为什么这样问?”

谢安娜说:“因为对方很了解初雪,了解她的脾性秉性。可见。他们是有备而来,特意从帝都跟道英国,并在这里下手。”

“在帝都,叶家势力很大,他们无法动手,就一路策划,趁着我被人掠劫,然后下手。”

听了谢安娜的话。萧钰麟沉吟片刻,说:“叶家生意做的那么大,有仇家也很正常。仅凭这一点,很难排查。”

“啊,还有,我觉得这里的环境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却总也想不起来。”

“看来,对方不仅和叶家有仇。还和你有些关系……”

南宫昭已经快要疯了,他没办法再等下去,他现在就要找到叶初雪!

既然是从这里离开,那就从这里入手,一定能找到线索。

南宫昭眯起眸子,开始在地下通道四处寻觅,最终,让他发现还有一条出口。

“从这里出去看看!”

南宫昭准备出去,萧钰麟叫住他。

“我的手下交给你,我先送安娜回去,然后再同你会合。”

“好。”

两人分头行动,南宫昭继续寻找叶初雪的下落,萧钰麟则带着谢安娜回了他的住所。

坐在车子上,谢安娜裹着萧钰麟的衣服,整个人还有些发蒙。

好像,她才从帝都离开。要找萧钰麟对峙,然后就发生了这些难以预料的事。

“安娜?”

听到萧钰麟在叫自己,谢安娜侧头看着他。

“好好的,为什么来英国?”

轻抿着唇,谢安娜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但萧钰麟还在等着自己的回答,躲避,是没有用的。

轻轻闭了下眼,谢安娜深呼吸之后。问:“萧钰麟,我曾经告诉过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请你告诉我,而不是利用别人的口,让我知道。”

“好端端的,说这些干嘛?”

双眸晶亮地看着萧钰麟,谢安娜鼓足勇气,道:“我之所以来英国,就是想问你一件事。不管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请你不要骗我。”

“你说。”

“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萧钰麟忙摇头否定,说:“怎么可能,我喜欢的是你,也只有你一个女人。”

“那为什么,你会和一个外国女人上床?还……还拍了照片传给我!”

想到那张照片上的内容,谢安娜肝肠寸断。

马上。她就要知道真相,但谢安娜又有些胆怯,好像躲起来,一辈子都不要知道真相。

但谢安娜也知道,躲避没有用,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

捏了捏手掌,谢安娜鼓足勇气。看向萧钰麟,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听了谢安娜的话,萧钰麟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问:“你看到那张照片了?”

这句话,让谢安娜的心里防设轰然倒塌。

刚刚还在默默告诉自己,要淡然处之,千万不要让萧钰麟低看了自己。

可是,在听到萧钰麟的话之后。她踉跄了下。

眼中失神了片刻,谢安娜喃喃道:“果然还是有这样的事情……”

见谢安娜误会的更深了,萧钰麟急道:“安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萧钰麟想去握住谢安娜的肩膀,可是谢安娜却甩开了他的手,哽咽道:“不是?你都承认有照片了!”

“照片是有,但事不是真的。”

“哈,萧钰麟,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啊,这种话你骗谁呢!”

“不是我觉得你傻,你是真的很傻。”

萧钰麟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让谢安娜觉得他是故意羞辱自己的智商。

虽然,现在的谢安娜,已经没什么智商了。

但被人当众羞辱,还是自己爱慕的男人,这感觉还是很糟糕。

“萧钰麟!”

见自己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萧钰麟干脆不再辩解,而是说:“好,我不说什么了,一会儿,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两个当事人都在,你自己看,什么都会清楚。”

“那个女人在你哪里?”

“是。”

谢安娜气的身体都在颤抖,指着萧钰麟说:“萧钰麟,你很好!”

哎,多说无益,还是让谢安娜眼见为实吧。

回到萧钰麟的住处,谢安娜抬步就要走。

萧钰麟一把拽住她,问:“去哪?”

“我想一个人静静。”

“先去看答案,然后再静静。”

谢安娜冷笑了声,问:“怎么,连我要做什么,都要听你的安排吗?”

“你先进去看看里面的人,然后再骂我。”

“好,看就看,我倒是想听听,你还有什么高谈阔论!”

谢安娜不想再被萧钰麟看扁,气势十足地推开门。

就在谢安娜以为,自己将会看到什么辣眼睛的场面时,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得张圆了嘴边。

房间里,慕钰麒正躺在床上啃炸鸡,吃的嘴上手上都是油,满面满足的神色。

突然,有人打开了门,那震天响,吓得他差点丢掉手上的鸡块。

不满地看着门口,慕钰麒刚要开口训斥,就见一个美女瞪着自己,好像见鬼了一样。况往良低(16981432),您好,感谢支持正版,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黑岩阅读”,更有海量岩币免费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