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我的双胞胎兄弟/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女人,很眼熟啊……

慕钰麒想了会儿,一拍手掌,笑道:“谢安娜!”

听到他在喊自己的名字,谢安娜这才回过神来。

看了看慕钰麒,又看了看萧钰麟,谢安娜觉得自己好像就是面镜子,里里外外地照着两个人。

“他……你……”

谢安娜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萧钰麟好心解释道:“他才是照片的男主角,也是我的兄弟,慕钰麒。”

什么!?

谢安娜被这个答案震得呆住了。

慕钰麒笑看着谢安娜,用纸巾擦了擦手,然后起身,对她笑道:“你就是谢安娜吧,幸会幸会。”

看着慕钰麒伸出来的手,谢安娜犹豫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和其握手。还是拒绝。

萧钰麟趁机走过来,将谢安娜挡在身后,问:“难道你忘了,我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吗?”

萧钰麟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对谢安娜说,但实际上,他一直在盯着慕钰麒,暗示他小心一点,别给他找麻烦。

慕钰麒忙给萧钰麟一个眼神暗示,然后对谢安娜解释道:“因为前阵子出国拓展事业,都没机会好好和你认识一下。今天有幸,我们一定要好好吃顿饭。”

“不必了。”

“别客气嘛,一顿而已,你也会饿的。”

谢安娜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吃,她总算明白过来,萧钰麟是在故意戏弄自己!

扭头看向萧钰麟,谢安娜质问道:“你……刚刚为什么不和我说出真相?”

“提前说出来,怎么能让你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萧钰麟一副很有礼的样子,义正言辞地说,“你这是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别人随便一挑拨,你就深信不疑。你说,应不应该惩罚你?”

谢安娜也知道自己搞了乌龙。

但她也很无辜啊,为自己辩解道:“这也是事出有因。毕竟,那照片上的和人,和你那么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

“双胞胎嘛,本来就很像。”

短暂的慌乱之后,谢安娜冷静下来,开始为自己辩驳。

“那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我发那种让人误会的照片?我给你打电话,还关机,不让人误会都难。”

听了这话,萧钰麟面色微沉。

“这件事,倒是值得仔细查查。”

“什么意思?”谢安娜想了想,问,“难道,是有人故意发那张照片给我看的?”

“没错。”

谢安娜迷茫了,喃喃道:“给我看照片,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哼,现在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萧钰麟冷哼了一声,谢安娜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自责地低下头,谢安娜说:“因为我的任性,害得初雪不见了,她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不然,我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被冷落许久的慕钰麒听了这话,忙问:“初雪怎么了?”

“她和安娜一起来英国,被人掠走了。”

“啊?!”

“这次的事,并不简单,很显然,有人冲着咱们来的。”

拆掉身上作假用的绷带,慕钰麒说:“那还等什么,赶快找人啊!”

“南宫昭已经去了,如果有消息,肯定会告诉咱们。”

“南宫昭毕竟才来英国,没我对这边熟悉。要不,我再带人去找找。”

慕钰麒说着,就开始集结人手。

可是还没等他出发,南宫昭就回来了。

看着南宫昭脸上的表情,萧钰麟就知道这事不妙。

走到南宫昭面前,萧钰麟问:“有消息吗?”

果然,南宫昭摇摇头。

拍了拍南宫昭的肩膀。萧钰麟扭头,对其他人说:“去找露西聊聊吧。”

“找她干嘛?”

“我的手机,是她偷走的。照片的事,也只有她能解释的清楚。”

说完,几人一起去了露西的房间。

听到一串杂乱的脚步声,露西立刻警觉起来。

待门被人打开,走进一伙人之后,露西忙后退,质问道:“你们要干嘛?”

看到露西的一瞬间,谢安娜就认出她就是照片里的女人。

虽然穿着衣服,但依然掩盖不住她的好身材。

再低头看了看自己……

谢安娜突然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坐在露西对面,萧钰麟说:“你别紧张,只是来找你问些问题。”

“什么问题?”

“我的手机,是你偷的,对吗?”

“是。”

“为什么要偷手机?”

“为了伪造你吃回扣的证据,必须偷走你的手机,做伪证。”

“你做伪证就伪证吧,为什么,还要发送床照?”

听了这个问题,露西的眼神有些闪烁。

萧钰麟知道,露西肯定知道什么。

他也没有催,只是慢悠悠地说:“都这种时候了,没有人会保你,只有与我们合作,才能保你一条性命。”

露西知道,萧钰麟的话是对的,如今她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跟着萧钰麟。

轻抿了下唇,露西说:“有一个人联络我,说,如果我能帮他们一个小忙,就可以帮我除掉竞争对手。”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可是,总是和我作对的一位副总突然出了车祸,退出公司管理层,我才相信了他的话。”

“我相信对方的实力,也想让他帮我更多,所以,就决定同他合作。只是,他的要求很奇怪,只是利用你的手机,发照片这么简单。”

“我觉得这种小事,随便一个小偷就能做到,没必要让我亲手做。但我没们之间只是合作的关系,不需要向对方解释什么,所以,我也没有说别的。”

“那你们是如何联络的,手机吗?”

“不是,靠信件。”

“信件?”

这个回答,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这个念头,还在写信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而对方这样做,是因为个人趣味,还是别有目的?

在众人的质疑下,露西继续开口。

“说起来。我也觉得很荒唐。但对方好像知道我心里最在意的事,开出的条件,让我很心动。况且这样做,对我也没什么坏处,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就同意了。”

“你要把信件邮寄到哪里?”

“菲林普路,234号。我没有写名字,对方告诉我。只要邮寄道那里,自然会有人接收。”

得到这个线索,众人精神一震。

“走,去那看看。”

在谢安娜离开之前,露西突然开口唤了一声。

“谢安娜小姐!”

谢安娜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萧钰麟见状,护在她的身边,好像生怕露西会用什么诡计。

果然是她啊……

露西看着瘦瘦小小的谢安娜,被萧钰麟保护的好好的,心里突然觉得很悲悯。

原来,他也会体贴入微,真心关怀一个人。

只可惜,那个人不可能是自己。

到现在,露西才意识到,她输的一败涂地。

脸上露出自嘲的笑,露西淡淡地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

谢安娜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还没等她问什么,就被萧钰麟带走了。

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前途未卜,萧钰麟并没有将谢安娜带在身边。

谢安娜很着急,但是她也知道,前路危险,有她在,未必能解决什么问题,反而会成为他们的累赘。便留了下来。

一众人赶到露西提供的住址之后,他们才发现那间房子,没有人住。

四处看了一圈,慕钰麒说:“看样子,已经很久都没有人住了。”

“但是最近,有人来过这里。”伸手指着前方,萧钰麟说,“你们看。沙发和床上,都是灰尘。只有桌子上,很干净。很显然,有人来过这,只要有人在,就一定会有线索。”

萧钰麟想了下,对自己的手下命令道:“四处看看,找找看,有没有垃圾。”

“是。”

萧钰麟手底下的人,都是训练有素,很快,便找到一张卡片,明显不属于这里。

看着手下递过来的名片,萧钰麟眯了眯眼。

慕钰麒凑过去看热闹,一眼,便咦了一声。

“这是一家很有名的酒吧,我经常去呢。”

酒吧的名片……

萧钰麟拿在手上,仔细看了看,说:“这名片有些旧,看样子,揣在口袋里,有段时间了。”

“这说明,他有可能是那家酒吧的常客,还要提前打个电话,定个位置什么的。”

慕钰麒突然笑了,自信满满地说:“我也是那家酒吧的常客,认识那里的酒保,或许,能从他那里问出点消息。”

“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此时,酒吧才刚刚开门,并没有客人,也没有往日那般吵杂。

看到慕钰麒,酒保笑着和他打招呼。

“慕少,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今天不是来喝酒的,是有点事要向你打听。”

“您说。”

“你每天在这里,熟客什么的,应该会有印象吧。”

“当然,我可是这里的酒保,需要了解客人的品味。如果是熟客。会记得更劳。”

“那,谁是左撇子?”

就在慕钰麒想,要问点什么的时候,萧钰麟先开了口。

只是,他的问题,却让众人有些莫名其妙。

“左撇子?”

萧钰麟点头,并拿出了名片,说:“这名片左边被磨平了。应该是他用右手拿名片,左手拨打号码。”

嗯,有道理。

酒保看到萧钰麟手上的名片,不由开口说道:“咦,这名片,是两年前的版式,我们现在已经换了新名片。”

听了这话,萧钰麟眼睛一亮,问:“也就是说,这名片的主人,最起码是两年前的客人,对吗?”

“是的。”

“左撇子,两年前的客人,如此缩小范围,你觉得可能是谁?”

酒保开始仔细冥想,最后。给出一个答案。

“有可能是那个大胡子的肌肉男。”

“你有他的联络方式吗?”

酒保摇头,说:“没有,而且,他也有阵子没来了,最起码,有两个月了吧。”

“那他还有别的特征吗,比如,喜欢喝什么酒,有什么爱好之类的。”

酒保认真回忆着,说:“他是个大块头,手上有老茧,喜欢喝月桂牌伏特加。哦,这款伏特加,只有东区的一家酒水店有卖。如果他不来酒吧的话,就会去那边买。”

得到这个重要线索,众人精神一震。

慕钰麒拍着酒吧的肩膀,对他笑说:“多谢了,改天带人来照顾你生意。”

话音落下,慕钰麒便和其他人一起离开酒吧,赶往那家酒水店。

酒水店很好找,店长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文质彬彬的。

看到店里突然涌进那么多亚洲面孔,且眼中还有杀气,店长愣了。

“那个,你们不要乱来,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店长偷偷拿起手机,但还没等他拨打号码,就已经被萧钰麟的人制服了。

见对方还会功夫,店长更是面如土色。

慕钰麒拍开了那些人,然后走到店长身边,笑容满面。

“你别怕,我们不是来砸场子的。只是向你打听个人。”

经过刚刚那阵仗,店长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忙不迭地点着头。

“你这里,有没有一位顾客是个有络腮胡子的肌肉男,他还喜欢在这里买伏特加?”

“络腮胡子……”店长反应了下,忙点着头,说:“你们说的人,应该就是刚刚在这里买酒的客人。”

“刚刚……”

“是啊是啊,才走五分钟吧。”

一听这话,萧钰麟等人又呼啦啦地跑了出去。

面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店长懵了。

他还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自己报警的电话该打还是不该打。

店长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报警的念头。

至于萧钰麟他们,在四处寻找着大胡子男,最后在路人的指引下,走向一处木状小屋。

想到关键人物就在里面,南宫昭很着急,几次都想强冲进去,将人抓出来。

可这个人物太重要了,如果他死了,这条线索又断了。

重新收集证据还不知道要几天,这对叶初雪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

没办法,慕钰麒便看住了南宫昭,不许他轻举妄动。

直到,萧钰麟做了个手势,众人才前后夹击,冲到房子里。

但是房间里,空荡荡的,又是空无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