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无可逃避就面对吧/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景琰却不喜欢看到这样的段依瑶,她太要强了,要强的让人心疼。

“你好歹也休息一下,这些事,我来做就好了。”

“不过是坐飞机罢了,有什么好休息的?别浪费时间,现在人家在暗我们在明,必须商量出一个合理的对策。”

看了眼叶景琰,见他点了点头,萧钰麟才开了口,将他所知道的全部信息,告诉叶景琰和段依瑶。

段依瑶仔细听着,然后抬眸道:“带我们去见见那个大胡子。”

萧钰麟在前面领路,带着几个人,去了密室。

大胡子身上还有伤,躺在床上,闭着眼。

突然,他听到开门的声音。

轻轻掀开眼皮,大胡子看了过去。

然后,他看到一个东方女人缓缓走过来。

她长的很美,好像个精灵。

但是她的眼神太凌厉,好像把刀子,能刮肉剔骨。

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大胡子想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可他受伤太严重,又跌了回去。

段依瑶蹲在大胡子旁边,言简意赅地命令道:“告诉你的主人,叶景琰已经来到英国。我们要和叶初雪通话,确定她平安无事,才会同你的主人见面。”

女人的声音干脆果决,让人听了,就想绝非服从。

这个女人,和之前任何一个人感觉都不一样,她是谁?

见大胡子盯着自己发愣,段依瑶没了耐心,抬手就捏住大胡子的伤口。狠狠一挖,并呵斥道:“想什么呢,还不快打!”

真没想到,前一刻还如同精灵一样,下一瞬,就变成了恶魔。

大胡子不敢再胡思乱想,蹲在地上,阵阵哀嚎。

那场面太血腥,谢安娜立刻扭过头。萧钰麟轻轻拍着她的手臂,给她安抚。

惨叫声慢慢消失,大胡子脸色苍白,身体颤抖。

低头,看着被扔到脚边的手机,大胡子伸手将其拿起,心不甘情不愿地拨号码。

有段依瑶在,大胡子也没精力耀武扬威,他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被收服得妥妥帖帖。

看着这样的大胡子,慕钰麒得意地哼了一声,说:“放心,这次我们不会抢你的电话,你可以慢慢打。”

电话接通,大胡子剪短地说了几句,然后,他将手机向前举过去,问:“你们谁要和叶初雪通话?”

南宫昭和叶景琰都想去拿手机。但是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之后,南宫昭向后退了一步。

慕钰麒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一个眼神鼓励。

拿过手机,叶景琰语气低沉地唤了声:“初雪?”

“哥,你在哪啊,快来救我!”

听到叶初雪的哭号声,叶景琰心里轻轻松了下。

“初雪,你别哭,我们现在都在英国,一定会接你回家。你现在好吗,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那倒没有,他们把我关在一间小屋子里,好像监狱一样。只是,总会有难闻的马粪味传来,很讨厌。哥哥,你快来接我,不管他们提什么要求都答应他,我真的受不了了。”

叶景琰死死握着拳,说:“好,我知道,你……”

话还没说完,叶景琰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叶初雪的尖叫声。

尖锐的声音,慢慢变远,很快,听筒里,又传出一道阴冷的声音。

“叶景琰。好久不见!”

那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但好像对叶景琰熟悉无比。

“混蛋,不许动我的妹妹!”

对方露出得意的笑,慢悠悠地说:“如何处置你妹妹,完全看你的表现。叶景琰,你可有胆子,单独和我见面?”

叶景琰不屑的冷哼,说:“告诉我时间和地点。”

“明天早上八点半,衡水码头见。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否则,我就杀了你妹妹!”

“我可以去见你,但是,如何知道你会不会放了我妹妹?”

“放心吧,我的目标只是你,和你见面之后,就会把你妹妹送回去。”

“你的承诺,没有一点保障,我无法信服。”

对方冷笑了声,声音沙哑而残忍,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叶景琰,从你抵达英国之后,你就注定会输,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说完这些,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可恶!

将手机扔到一旁,叶景琰眼神很凶。

见叶景琰扔掉手机,旁边的人立刻围拢过来,问:“怎么样,对方说什么了?”

此刻的叶景琰,瞳孔微缩,浑身带着凛人的气势。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是生气了。

惹恼叶景琰,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是此刻,叶景琰极力克制着自己,回身,对其他人说:“派人去调查伦敦所有的马场。”

“马场?”

“没错,”叶景琰平复好情绪,冷然说道,“刚刚在通话的时候,初雪给了我一个暗示。她说她周围有马粪味道,可见,她被囚禁在马场内。而且这个马场,离衡水码头不会太远。”

慕钰麒听了这番话,立刻道:“我对英国比较熟悉,找马场的事,就交给我。”

“记住,你只有一晚的时间,找到之后,不要打草惊蛇,等援军抵达,再动手。”

慕钰麒点头,说:“这次,我一定会救出初雪。只是可惜了,没办法抓到那个幕后黑手。”

“为什么不能?”

叶景琰的自信,让慕钰麒一愣,说:“我们救出初雪,对方肯定会得到消息,怎么可能还去同你见面。”

“哼,你以为,那家伙会用真的初雪同我见面吗?这不过是个局罢了!”

“什么!?”

回忆着刚刚那道声音,叶景琰说:“那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但是我能听得出来,他的声音中有满满的恨意。既然他恨我,又怎么会成人之美?”

“这男人,到底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此费尽心机!”

“等抓到他,再好好拷问。你们救出初雪之后,立刻除掉所有人,不能让他们有传递消息的可能。”

慕钰麒点头说:“放心。我明白怎么做。”

“那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南宫带人埋伏在码头周围,萧钰麟和慕钰麒负责救出初雪。”

见叶景琰的安排之中,并没有自己,段依瑶不干了。

“我也要去码头。”

“不行,我们连敌人是什么样都不知道,这太危险了。”

段依瑶毫不惧怕,说:“正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实力,才要做出万全的准备。我刚刚看了看你们的火力准备,根本不够。”

说着,段依瑶将自己的行李箱打开,里面黑黝黝的,尽是各种重型武器。

慕钰麒咂舌,心想怪不得刚刚帮忙抗行李的时候,那箱子死沉死沉的,差点没累断他的腰,原来里面都是些大家伙。

看到这些东西。叶景琰很无奈。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出门之前。”

好吧,能那么快码齐各种型号的武器,也真是没谁了。

这些东西,对谢安娜来说,非常陌生。

她也只是在拍戏的时候,看看道具。

不过现在这些东西,可比道具逼真多了,泛着幽幽的光。

吞了下口水,谢安娜问:“依瑶姐。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全部都是好东西,保证让你们如虎添翼!”

轻扫一眼武器,叶景琰说:“武器我收下了,但是你必须留下来。”

“叶景琰,如果你不让我去,那这些武器你也休想碰!”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退让。

最后,还是萧钰麟开了口。

“就算你不同意依瑶加入。恐怕她也会用自己的办法跟上来。那样,反倒危险。所以还是同意她加入吧。”

叶景琰沉吟了片刻,终于松了口气。

“好吧,但是你不许擅自行动,我不能再承受失去至亲的痛苦。”

叶景琰声音中,竟然带着恳求。

段依瑶恍惚了瞬,郑重点点头:“我明白,不会轻举妄动的。”

第二天——

时间到了,众人做好准备。即将出发。

作为唯一留守的谢安娜,看着众人的身影,心底隐隐泛起不安感。

段依瑶在身上绑上武器,然后看向谢安娜,说:“安娜,你就留在这里,别乱跑。”

“好,我会准备好酒菜,等着你们凯旋归来。”

“一定会的。”

扭头看到谢安娜安安静静地站在那。萧钰麟突然很心疼。

本来,他是想给这个姑娘安稳的生活。

可是等待她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磨难。

萧钰麟很自责,伸手搂过谢安娜,也不管别人的眼光,俯身便在谢安娜的唇上吻了下。

谢安娜还没回过神来,萧钰麟已经撤身,双目深沉地看着谢安娜。

“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安娜知道,萧钰麟看出自己的不安,在安慰自己。

努力扬起一抹笑,谢安娜说:“我相信你。”

“乖。”

萧钰麟又蹭了蹭谢安娜的鼻尖,满面宠溺。

慕钰麒受不了了,无奈道:“差不多就行了,请注意一下我们其他人的感受,好吗?”

谢安娜脸红,后退两步。

而萧钰麟则嗔怪了句:“怎么就你话多。”

“我是受不了你总是发狗粮。不行,哪天我也找个女朋友去。天天在你面前秀恩爱,看你腻不腻歪。”

“行了,走吧。”

目送着众人离开,谢安娜突然开口叫住了萧钰麟。

“萧钰麟,一定要小心。”

萧钰麟回头,对着谢安娜摆了摆手,说了声“好”。

眼前的男人,越走越远,慢慢消失。

而谢安娜心里的某个位置,也空了出来。

不行,不能再自怨自艾下去了。

众人离开,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谢安娜想做点什么,改变下心情,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看书吧,心里好像长草一样。拿出手机,也只是盯着在发呆,打开电视。犹如在做英文听力测试。

烦躁,真的很烦躁!

谢安娜关掉电视,躺在床上,想闭目休息。

昨晚她就没有睡好,总是睡睡醒醒的,导致现在头还很疼。

倒不如趁着现在无所事事,赶快补眠。

想法很美好,但是谢安娜觉得自己肯定睡不着。毕竟今天有大事发生。

但实际上,谢安娜躺下没多久。就沉沉睡去。

刚一睡着,谢安娜就开始做梦。

她梦到自己已经回到帝都,从片场出来,准备回学校。

天色已黑,路上行人稀少,天空还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

谢安娜裹紧衣服,加快脚步,希望能早点回学校。

可是走着走着,她突然发现身后多了个影子。在紧紧跟着她。

谢安娜很害怕,不敢回头看,只能越走越快,希望走到人多灯亮的地方,甩掉后面的家伙。

可惜事与愿违,道路越来越窄,灯光稀少,周围静得,能听到谢安娜自己的心跳声。

快点。再快点!

谢安娜拼尽全力向前奔跑,然而前方等待她的,却是一条死路。

在一瞬间,周围环境巨变,光影浮动,竟然变成了囚禁谢安娜的地窖。

奇怪,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无处可逃,谢安娜惊恐地转过身,死死盯着身后越靠越近的身影。

她抱着自己的背包,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一直追着她的人,从逆光处慢慢走出来,缓缓露出了真容。

他的脸,他的脸……

谢安娜瞳孔紧锁,一个名字,马上就要脱口而出!

“啊!”

关键时刻,谢安娜突然醒了过来,呼吸急促,迷茫的看着周围。

原来是个梦……

谢安娜闭上眼睛,额头上还沁出了汗珠。

虽然只是个梦,但是谢安娜却通过这个梦,回忆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事。

谢安娜终于知道,那个看上去很眼熟的地方是哪里了!

事不宜迟,谢安娜忙找出手机,要给萧钰麟打电话。

“你要给谁打电话?”

阴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谢安娜如坠冰窖。

谢安娜不敢回头,她死死捏着手机,整个人都在颤抖。

但她身后的人。嘴角含笑,,正一步步向她走过来。

“好久没见,你就是这样欢迎我的?”

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谢安娜多希望这也是个梦。

指尖掐入掌心,留下深深印痕,谢安娜知道,这不是梦。

既然无法逃避,那就,面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