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谢安娜失踪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转身,看到了一双邪魅的眸子。

“你……”

谢安娜的话还没说完,就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衡水码头——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钰麟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叶景琰有些担心。

躲在暗处的南宫昭利用隐藏对讲机,同叶景琰交流。

“时间到了,那个混蛋怎么还没出现?而且萧钰麟那边也没有消息,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叶景琰眯了眯眸子,说:“再等一等,你们两个藏好,千万不要被他发现。”

“好。”

指针已经指向了八点零五分,衡水码头熙熙攘攘,没有一点异样。

但叶景琰等人,却越来越不淡定了。

终于。万众期盼下,萧钰麟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萧钰麟。

扭头接起电话,叶景琰问:“怎么才打电话,找到初雪了吗?”

电话那边,还有杂音,萧钰麟的声音,也有不可自抑的慌乱。

他大声对着叶景琰说:“初雪没事,你们快点离开码头!初雪说,他偷听了别人的谈话,他们在码头藏了炸药,要让你们全部粉身碎骨!”

眸色一变,叶景琰立刻狂奔向段依瑶的方向,同时用对讲机联络南宫昭,道:“快走!”

“发生什么了?”

“这里有炸药,很危险!”

此刻,叶景琰已经冲到谢安娜的身边,听到了叶景琰的话,眉头立刻拧在一起。

“炸药?可是这里有那么多平民百姓,他们怎么办?”

“管了那么多,逃命要紧!”

叶景琰不管不顾地握住段依瑶的手,努力向外跑。

可是段依瑶却无法做到漠然不管。

不行,不能让这么多无辜的人为他们送命!

段依瑶眸色一沉,然后拿出手枪,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恐怖袭击。快跑!”

段依瑶怒吼了一声,百姓们听到之后,立刻疯了一样向码头的出口跑过去。

看着身边的女人,叶景琰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佩服她的才智和勇气。

因为消息发布的及时,码头里的人都跑的差不多了,才发生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虽然没能见到神秘人,但救出叶初雪,也算是成功。

坐在车上,叶景琰给萧钰麟打去电话,询问事情的整个经过。

萧钰麟的声音还有些疲惫,开口说:“初雪的确在附近的一个马场里,我们费了点力气,才把她救出来。”

虽然萧钰麟并没有说的很详细,但是叶景琰知道,整个过程肯定充满凶险。

具体的事,就等见了面详谈吧。

“初雪呢,她怎么样?”

“她很好,只是受到了惊吓,现在睡了过去。”

“那就好。”

“你们那里,情况如何?”

叶景琰眯起眸子,哼道:“没事,只是也没见到那个家伙。”

“真是没种的东西,就会做这种龌龊事。”

“不管了,先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众人驱车回到萧钰麟的住所,刚进门,就碰到萧钰麟三个人开车到了楼下。

看到叶初雪,叶景琰做好了准备,打算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是叶初雪却奔向南宫昭,一头就扎了进去,眼睛都哭红了。

南宫昭紧紧抱着叶初雪,好像在捧着失而复得的宝贝。

身边的段依瑶,拍了拍叶景琰的肩膀,给他一个浅浅的笑。

叶景琰有些无奈,那感觉,就好像嫁出去女儿,人和心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平复下心情,叶初雪才想到自己还有个哥哥呢。

抬头看向叶景琰。叶初雪走到他面前,红着眼睛喃喃了声:“哥!”

拍拍叶初雪的肩膀,叶景琰说:“你做的很好,哥哥找到了你,现在没事了。”

“我真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叶初雪说着说着,又流下眼泪。

段依瑶懒着叶初雪的肩膀,轻轻揉了揉,给她无声的安慰。

抬手擦掉眼泪,段依瑶问:“抓到那个混蛋了吗,竟然敢绑架我,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让他跑了。你被关押的时候,可有什么发现?”

叶初雪想了想,说:“我每天都被关在小木屋里,和我接触的,只有两个女人,她们负责给我送饭,和换洗的衣服。”

“你那的伙食,是不是还不错?”

叶初雪脸色有些古怪,问慕钰麒,道:“干嘛这么问?”

“因为我感觉你好像胖了呢!”

叶初雪神色大窘,为自己抗议道:“那是哭肿了!”

“哎呀,你承认了也没关系,有的人在压力之下,食欲就会比较好,也没什么的。”

“可明明不是啊!”

见叶初雪被人戏谑,南宫昭替她说道:“看来那家伙并没有为难你,最起码,对你还不错。”

嗯,这倒是。

慕钰麒端着臂膀,纳闷道:“真是看不懂这家伙,感觉他对你们叶家的感情,好像很矛盾似的。”

“不管他的感情是怎样的,敢动叶家人,就要付出代价!”

叶景琰满面杀气,似乎要将敌人千刀万剐。

“不只是你,萧钰麟对其也是恨之入骨啊。对了,萧……”

慕钰麒正要同萧钰麟说话,扭头的功夫,却发现这个家伙不见了。

“萧钰麟!”

声音落下,没一会儿的功夫,萧钰麟就走了出来。

与众人平静的神色不同,他满面焦急,六神无主。

“萧钰麟,你怎么了?”

“安娜不见了!”

“什么!?”

萧钰麟刚一回来,就要把好消息告诉给谢安娜。

可是里里外外都没有她的身影,真是让人心急。

“她会不会呆着无聊,去附近溜达去了?”

萧钰麟摇头,说:“她所有的东西,包括护照和钱包,都在这里,她能去哪?”

众人去了谢安娜的房间,发现她的房间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一切都很正常。

段依瑶眯了眯眼,说:“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是不是对方很厉害?”

叶景琰接着段依瑶的话说:“不,说明咱们这里,有内鬼。”

“内鬼!?”

这样的结论。让众人都是一惊。

而萧钰麟的脸色,是最难看的。

“该死,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没把咱们放在眼里!”

萧钰麟抬手就捶到墙面上,声音沉闷,皮开肉裂。

大家都明白萧钰麟的心情,但现在什么安慰的话都是空洞的,还是先找到线索比较重要。

慕钰麒眯了眯眼,喃喃说:“这是个很厉害的对手。而且,对咱们的习惯,了若指掌。只是,我真看不懂他的路数,要说他对初雪下手,是为了要挟景琰,那抓安娜干嘛呢?若安娜真对他有用处,当初又为什么放她走?”

叶景琰将话接了下去。说:“这才是他的高明之处。”

“什么意思?”

“这是连环计,除掉我,还抓到了谢安娜。可见,他和谢安娜颇有渊源。”

叶初雪对此觉得很不可思议,说:“安娜只是个学生,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么复杂的人物?”

萧钰麟眸色凝了凝,说:“不,安娜,的确招惹过一个复杂的人物。”

“谁?”

“六哥。”

段依瑶拧眉,问:“就算我上次和你提过的男人?”

“是。”

叶初雪听的莫名其妙,问:“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六哥?”

“安娜曾经被她的表哥卖给一个男人,我从他手上救出了安娜。而那个买她的男人,就是六哥。”

叶初雪听言,握着拳头,满面忿忿。

“安娜可真惨,早知道这件事,我当初就狠狠教训教训她的表哥了。”

萧钰麟现在已经没心思管那个废人,他心烦意乱地说:“如果真是六哥,事情变得有些棘手。他在黑道很有势力,想偷偷弄走一个人,易如反掌。”

叶初雪神色焦急,说:“决不能让他带走安娜!哥,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叶景琰沉默了瞬。说:“他没能杀掉我,一定会再联系咱们。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他。”

“恐怕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听了萧钰麟的话,众人扭头看向他,就见萧钰麟眼中,有着不顾一切的疯狂。

看着这样的萧钰麟,慕钰麒很担心他。

但从他的角度。也没有什么立场去劝萧钰麟。

犹豫了瞬,慕钰麒问:“你想怎么做?”

“有黑道势力的,不是只有他一个。我完全可以以暴制暴,看看谁的手段更狠一点!”

大家都看得出,萧钰麟的眼里有疯狂的神色。

担心萧钰麟会走极端,慕钰麒说:“要不,这事交给我来做吧。”

“你是在担心我吗?完全没有必要。我会亲手抓住那个混蛋,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那,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先去找大胡子聊聊,等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找你们。”

说完,萧钰麟离开,剩下众人,在面面相觑。

确定萧钰麟听不到了,叶初雪拽住慕钰麒的袖子,问:“六哥,为什么要抓走安娜?”

“你问我,我问谁?”

“你和萧钰麟不是双胞胎吗,他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不知道?”

慕钰麒满面无奈的表情,说:“拜托,谁说双胞胎就一定要会心灵感应?他和女朋友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

叶初雪还要说什么,南宫昭拦住了她。说:“算了初雪,你别难为钰麒了,他最近都在英国,自然没办法知道。”

慕钰麒听了这话,不断点着头。

这话很有道理,可是叶初雪却觉得头都要大了。

神色懊恼地坐在沙发上,叶初雪撅着红唇,喃喃道:“真是要疯了,咱们叶家,到底惹上了什么东西啊!”

“初雪,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叶景琰好像知道叶初雪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语气幽幽地告诫着她。

叶初雪一愣,问:“你确定吗?”

“是,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不必让他们跟着操心。”

叶初雪表情有些为难,道:“可爸妈就在欧洲度假,希望他们别心血来潮,来看咱们。”

听了这话,众人都沉默下来。

见大家的士气低落,段依瑶拍了拍手掌,道:“大家别总是往坏的地方想,萧钰麟比我们都了解六哥,或许,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我们就别愁眉苦脸的,让他看了心烦。明天开始,大家就利用各自的人脉,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六哥找出来!”

受到段依瑶的鼓舞,大家多了几分信心,说:“好,就这么做!”

这边,众人在核对各自的势力,那边,萧钰麟脚步沉重地走到密室。

大胡子半梦半醒,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眼。

他的眼神,和萧钰麟对了个正着。

眼中含着阴冷的笑意,萧钰麟走到大胡子的身边,蹲下,幽幽地说:“再次看到我们,很吃惊,是吗?”

扭过头,大胡子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掩饰了,我已经知道,有人和你秘密联络,他还承诺,可以帮你恢复自由。但是现在看来。他食言了。”

大胡子的眼中,有异样的神色闪过。

而就是这一瞬间,被萧钰麟捕捉到了。

“你的老大已经来过这里,他带走了他想要的人,却将你留在这里,生死不管。”

“你一心一意为他卖命,可是对方呢,只是把你当做一颗弃子。你死了,无所谓。可是你的家人也会因你的愚蠢而丧命,你当真觉得无所谓吗?”

大胡子心里越来越不安,他皱着眉,说:“他们已经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你休想找到他们!”

“真的吗?”萧钰麟冷哼了声,然后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大胡子看。

起身,这照片是手下人之前就发送过来的。但是萧钰麟就赌大胡子心里没底,自己随便挑拨,就会怀疑对方的诚信。

他所有的底牌都没有了,只能等着别人宣判他的生死,这种情况,最容易让人崩溃。

看着大胡子的反应,萧钰麟知道,自己赌赢了。

大胡子努力压抑自己的感情,可是,他的胡子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那这些照片,是从哪里来的!”

“哼,你说呢?你的女儿非常可爱,眼睛很大,很漂亮。如果她长大了,肯定会是个美女吧。但前提是,她能平平安安的长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