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找到我的心上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胡子突然像发了疯的猛兽一样,向萧钰麟冲过去。

萧钰麟抬起脚,轻轻松松就将其踩在脚下。

大胡子的脸已经扭曲了,他愤怒的咆哮道:“混蛋!”

“真正混蛋的人,不是我,而是识人不清的你,还有你背信弃义的主人!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同我合作,救出我的人。要么,你们一家人就去地下面团聚吧!”

听了萧钰麟的话,大胡子许久没有动。

萧钰麟见状,冷哼了声,转身就走。

“等一下!”

大胡子忙叫住了他,眼中,神色忽明忽暗。

“决定了?”

“就算我告诉你我所知道的真相,你也没办法帮助我的家人。”

他心动了。

“我当然有这个能力,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六哥一个人,能只手遮天的。”

听了这话,大胡子的瞳孔缩了缩。

在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大胡子一狠心,说:“好,我告诉你。但如果你言而无信,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废话少说,交代你所知道的一切。”

深呼吸了下,大胡子开了口,道:“在你身边。负责同我联络的,是煮饭的大婶。”

那个其貌不扬的女人?

萧钰麟皱了皱眉,说:“哼,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那大婶不是黑道的人,她只是收了钱,帮忙传话。”

“你当我是蠢蛋吗?一个普通大婶,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弄走一个人?看来,你还是没说真话。”

大胡子不愿再多说,微垂着头。道:“我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最起码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

萧钰麟听后,没再多问,转身离开。

慕钰麒在外面等着他,见他出来,忙问:“情况怎么样?”

萧钰麟将自己听到的,大概讲了一遍,这让慕钰麒也是神色凝重。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一半一半。”

“都这种时候,还这么狡猾,干脆做掉算了!”

“我现在没时间浪费在这家伙身上,先找到做饭大婶,一级一级向上查!”

“好,这事就交给我。”

第二天——

失去露西这枚有利棋子,项目又投资失败,在家族竞争中,又处于劣势,露西的老板。真可谓是四面楚歌。

然后,就在刚刚,让他头疼的问题又多了一个。

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东方男人,老板的眉头,拧的像麻花一样。

“你怎么又来了?”

萧钰麟姿态优雅地坐在那里,修长的双腿交叠,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说:“之前的事还没解决,我当然要找你聊聊天。”

老板面目狰狞。斥道:“我已经从项目中撤出来,所有的利益都归你,你还想怎么样?”

面对老板的愤怒,萧钰麟依旧面目含笑,说:“我可以不要钱,还可以帮你,掌控公司。但是你必须无条件帮我一个忙。”

虽然这个条件很诱人,但是老板却戒备地看着萧钰麟,说:“能许我重诺,恐怕你的这个忙,也没那么容易做到吧。”

“对你来说,肯定是小事一桩,只是找个人罢了。”

“找谁?”

“我的女人,谢安娜。”

手指托腮,老板问:“她被人劫了?”

“是。”

“谁?”

“江湖上的六哥。”

“六哥……”

老板一副迷茫的神色,表示没有听过。

“他的眼睛,是紫色的。”

听了这话,老板立刻变了脸色,摆摆手,拒绝道:“这笔生意,我不接。”

眸色一暗,萧钰麟问:“你害怕了?”

“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他心狠手辣,做事不按常理出牌,谁和他作对,下场都会很惨,我可不想蹚浑水。”

“你的家族。可是英国的老牌黑道势力,竟然会怕外来的新势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实不相瞒,家族的势力,已经外强中干。倒是最近新发展起来的几股势力,势头迅猛,不容小觑。”

“本来,我在家族的地位就岌岌可危,若是再自找麻烦,恐怕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杯子,萧钰麟笑容淡然,但是眼角,却划过危险的光。

“在中国,有句古话:生于安乐,死于忧患。你避开六哥的锋芒,的确会有短暂的安稳。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能趁机做掉六哥,那你的名望和地位,将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不得不说,萧钰麟很有蛊惑人心的能力,短短几句话,就能让人心动不已。

见老板动心了,萧钰麟身体微微前倾,继续游说。

“而且,还有我在旁出力,你将如虎添翼,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你……是认真的?”

“当然,我的女人还在他的手上,会比任何人都出力,这点,毋庸置疑。”

老板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说:“好,我就拼一次!”

见老板同意了,萧钰麟嘴角微微勾起。

虽然是个笑的表情,但是在他的眼里,却流动着凶狠的光。

……

从睡梦中幽幽苏醒过来,谢安娜神色迷蒙地看着四周。

“你醒了?”

幽灵般的声音,让谢安娜打了个冷颤。

她缓缓抬头,看向门口的位置,然后,和一个男人对上了视线。

果然是他,这一切,并不是梦……

谢安娜的心狠狠沉了下去,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

看着谢安娜这幅模样,六哥觉得很有趣。

他站起身,靠近谢安娜,脸上带着邪恶的笑。

“你害怕了?”

废话,和一个魔鬼交流,怎么能不害怕?

谢安娜努力让自己冷静下,用平静的声调,问:“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六哥向前探着身子,双眸一错不错地盯着谢安娜,那眼神,好像锁定一头猎物。

他伸手,想抚摸谢安娜的脸颊,却被谢安娜嫌恶地躲开。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指,六哥冷笑了下,说:“我那么喜欢你,你却说这种话,可真是让人伤心。”

谢安娜微微蹙着眉,说:“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种虚伪的话。没必要说。”

上下打量着谢安娜,六哥笑了下,声音中带着嘲讽,说:“你变了,和上次的感觉,很不一样。怎么,爱情的威力就那么大,让你可以为了那个男人,将自己改的面目全非?”

谢安娜不允许别人羞辱自己的爱情。辩驳道:“你觉得我是面目全非,但我却觉得,我变得更完美,更优秀了。”

“你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完美是什么,敢说这种大话,完全是因为你坐井观天!”

“哼,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的完美标准是什么?我看。根本就是你太过自大!”

谢安娜的顶撞,让六哥眯起了眸子,声音阴冷道:“很好,还会顶嘴了。”

说完,六哥靠近谢安娜。

阴影蒙过来,谢安娜不断后缩身体,瞪圆了眼睛,问:“你要干嘛?”

“让你知道,我就是权威的,不许反抗我!”

“走开,不许碰我!”

大掌一把抓住谢安娜的手,并将其固定在谢安娜的身体两侧,六哥冷哼一声,说:“让我碰你?哼,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六哥表情阴冷,毫无情欲,似乎是真没想把谢安娜如何。

可既然如此,这家伙为什么作出这样暧昧的动作?

戒备地看着六哥。谢安娜问:“那……你现在是在干嘛?”

“我在纠结,要不要杀了你!”

六哥声音阴冷,眼中,透着杀气。

在那一刻,谢安娜相信眼前的男人,真的会杀了自己。

但她反而冷静下来,沉默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许久,笃定地说:“你不会杀我的。”

“哦?”

“你费劲把我抓回来。绝不只是杀人泄愤,留着我,才能钓大鱼,不是吗?”

六哥坐起身,玩味地看着谢安娜,身上的杀气锐减,说:“女人,你很聪明。”

眼前的迷雾,渐渐消散。谢安娜慢慢冷静下来,就算面对喜怒不定的六哥,她也不卑不亢。

“既然你还想留着我,那麻烦你对诱饵好一点。毕竟,若是诱饵不配合,你也很头疼。”

“刚夸你聪明,你怎么又变笨了呢。”六哥勾起嘴角,那笑容,好像一条灵蛇。在吐着信子,“在这里,就算我杀了你,萧钰麟也不会知道。”

“你才是笨蛋呢,你觉得,萧钰麟在无法确定我是生还是死的时候,会对你言听计从吗?所以,我们现在最好的状态,就是互不干扰。你和萧钰麟去斗法,我老老实实地做我的诱饵。”

见谢安娜各种冷静,犹如脱胎换骨,六哥也对她刮目相看。

“你比上次见面,有趣多了,我都舍不得把你当做诱饵了。”

面对六哥的夸赞,谢安娜却丝毫不领情,反而嫌恶地笑了下,说:“你还是舍得一点吧,我宁愿被你当做诱饵。”

“哎,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你总有后悔的一天。”

说完,六哥转身离开房间。

那个男人一离开,谢安娜就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床上。

盯着天花板,谢安娜还觉得刚刚所发生的一幕幕,是那样不真实。

和六哥冷静谈条件的人,真的是自己吗?

在开口说话之前。谢安娜还以为自己会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予取予求,却没想到她竟然有胆怒对六哥。

虽然这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最起码,可以让谢安娜面对六哥的时候,不那么卑微。

轻轻闭上了眼,谢安娜叹了一声。

萧钰麟肯定知道自己失踪了吧,现在的他,一定非常着急。

可是。他知道是六哥绑了自己吗?就算知道,又会有办法救自己出去吗?

谢安娜的心很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模样。

与此同时,萧钰麟正想方设法调查谢安娜的下落。

其他人也不遗余力地帮忙。

唯有慕钰麒,安安稳稳地坐在餐厅里,仔细品尝着每一样菜肴。

慢悠悠地吃着,萧钰麟笑看着面前的大婶,说:“大婶,今天的饭真好吃,我想再来一碗。”

大婶很热情,笑说:“好,我这就给您盛。”

看着大婶忙碌的身影,慕钰麒双手交叠在身前,半真半假地说:“大妈,你的手艺这么好,是不是有很多人请你去煮饭?”

“哪里啊,承蒙慕先生不嫌弃,留我在这里,让我能养家糊口。”

“这么说,我对你很有恩喽?”

“是啊是啊。”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慕钰麒说这话的时候,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像在开玩笑。

可这话却让大婶整个人都呆住了。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大婶便笑看着慕钰麒,说:“慕先生,您别开玩笑了”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我自认为,对大妈仁至义尽,如果到这时候,你还不肯说实话,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慕钰麒依旧是半真半假的表情,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意图。

但大婶知道,这家伙是认真的。

在对方慑人的目光下,大婶微垂着头,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慕先生,我……”

慕钰麒打断了大婶的话。他没有时间听那些漏洞百出的谎言,神色漠然地说:“说话之前,要考虑清楚,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家人考虑一下。”

慕钰麒是在警告大婶,让她考虑好,骗人的代价是什么。

大婶原本还抱有一线奢望,现在一听这话,脸色煞白一片。

“我……我并没有背叛先生。只是有人拜托,让我帮个小忙。”

慕钰麒自然明白大婶帮忙的人是谁,他冷笑了下,说:“你明知道大胡子是我们关押的犯人,还帮他传口讯,险些让我们所有人丧命,这是小忙?”

大婶愣住,“会有这么严重?”

“严不严重,你自己心里有数。”

大婶慌了。忙摆摆手,说:“我真的不清楚,我去给大胡子送饭,他苦苦哀求我,让我帮忙送封信给他的妻子。我看他怪可怜的,就帮忙送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利用我!”

冷眼看着大婶,慕钰麒说:“大妈,表演很到位,我差点就信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