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对峙,筹码在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折中的办法?”

“是,能让双方都觉得公平,而且,能暂时偃旗息鼓。我们总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对峙吧。”

萧钰麟恶狠狠地盯着六哥,道:“交出谢安娜,别的,没有可谈的。”

可是六哥完全没把萧钰麟放在眼里,不紧不慢地说:“她可是我手上的王牌,我怎么可能现在就将王牌交给你?”

“那就是没的谈了?哼,先让我打他个半死,再看他能否还这么嘴硬!”

“我倒是有个好办法,你们可以听一下。”

面对六哥这个硬骨头,萧钰麟已经不抱有希望了,觉得现在只能看看是谁的拳头比较硬。

但是碍于段依瑶的面子,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暗暗做着准备,算计好,一会儿先从哪里下手。

“让我去和安娜见面,并且可以随时同外界联络。”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住了,包括六哥。

不敢置信地看着段依瑶,慕钰麒说:“依瑶,你疯了吗!我们本来就有一个人落在这家伙的手上,沦为人质,你现在自投罗网,岂不是增加他手上的筹码?”

“人质嘛,一个两个没有差别。我过去了,还可以帮忙照顾安娜,你们也可以放心。”

叶景琰眉头紧锁,问:“那你呢,我该怎么放心?”

段依瑶压低了声音,对叶景琰说:“他要对付的人,是你们叶家人,而我是外姓人,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你们应该趁机查出六哥的目的,才能想办法和我里应外合,救出安娜。”

“不行,这太危险。”

“难道我不插手,这事就不危险了吗?这个男人很危险,他的存在,会让你们叶家一直处在危机中,不能放任不管。所以,必须要利用这次机会,让真相水落石出!”

“那也是由我出面,而不是让你身陷险境。”

“这种事,谁的身份比较方便就由谁来做,不分彼此。”

叶景琰还要说什么,段依瑶立刻阻止他,说:“好了景琰,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会让事情越来越麻烦。再者,你也要对我有信心,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种小角色,我可以对付。”

叶景琰紧紧盯着段依瑶,内心还是拒绝的。

六哥本来是不想同意段依瑶的建议,可是,看到叶景琰那不舍的眼神,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喂,你们商量好了吗?”

段依瑶回身,语气笃定,道:“已经商量好了,这就是我们的办法,你可同意?”

六哥耸了耸肩,笑说:“有人自投罗网,我怎么会拒绝,求之不得呢。”

“很好,那么,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

其他人还要再劝劝段依瑶,却被段依瑶全部拒绝。

段依瑶是个很有主意的女人,她一旦认准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变。

“放心,我这次,一定会带着安娜平平安安的回来。”

段依瑶环视众人,然后,跟着六哥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当段依瑶从叶景琰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叶景琰伸手握住她的手。

反手捏了捏叶景琰的大掌,段依瑶笑了下,然后缓缓抽出自己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最终,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抬手狠狠捶在栏杆上,慕钰麒忿忿道:“这算什么事啊,本来是我们设计把六哥引来,怎么还让他把依瑶带走了呢!?”

叶初雪心烦意乱地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眉,道:“你别说了。”

“可我不甘心,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那你觉得,事情应该是怎样的?”

“抓住六哥,狠狠折磨,逼他交代安娜的下落。”

叶初雪频频摇头,说:“如果事情真能那么简单,我们会让六哥带走依瑶吗?”

“就算依瑶厉害,可她被六哥带走,也会被羁押,毫无施展能力的机会。”

叶景琰沙哑地开了口,说:“依瑶此去,一是帮衬安娜,免得她被六哥欺凌,二,也是订了一份契约。”

“什么契约?”

“让六哥,同叶家长辈见面,好好聊聊他们的恩怨情仇。”

慕钰麒恍然,道:“原来,这才是依瑶隐藏的计划,哎,她可真是用心良苦。”

段依瑶的确是用心良苦,可她越是如此,叶景琰就越心疼,越无地自容。

他刚刚的确想不顾一切,阻止段依瑶离开。

可段依瑶根本不会听他的,两个人都太熟悉彼此,所以段依瑶才会商量都不商量,自己做了决定。

终于,他还是亏欠了段依瑶。

……

段依瑶被蒙住了眼睛,塞到车上。

开车过程中,段依瑶一句话也没有说。

而她的举动,却引来六哥的嘲讽。

“你就别白费心机了,我故意绕道,你根本不可能计下来。”

六哥说的没错,他让手下七拐八绕地开车,一会儿途径热闹的市场,一会儿路过毫无人烟的废墟,毫无章法可言。

轻叹了一声,段依瑶身体放松,可见,她是放弃了记路这个法子了。

但她还是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要考虑。

六哥也懒得理她,只要人在他的手上,不管多厉害,都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

道路两旁越来越荒芜,段依瑶甚至感觉到了沙子扑面。

就在段依瑶若有所思的时候,车子开始盘旋向上,似乎在走山路。

颠簸了一阵子,车子停下,有人打开车门,将段依瑶带了出去。

穿过一处拱门,面罩被突然拿掉。

眼前明晃晃的光,让段依瑶眯了眯眼,然后,很快适应。

她打量着周围,发现六哥藏身的地方,和自己想象中并不一样。

身子抖了抖,喽啰说:“就算你们杀了我,也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的!”

这一串动作实在太快,喽啰还没反应过来,小命就已经交到了别人手上。

喽啰不想理会段依瑶,可是段依瑶突然动手,抢过喽啰腰间的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这算什么烂借口?

“我要亲自谢谢他的盛情招待。”

“问这个干吗?”

看着面前的美食,段依瑶歪着头,问送饭人:“你们老大在哪里吃饭?”

虽然被囚禁,但是谢安娜和段依瑶的伙食不错,甚至可以用丰盛来形容。

段依瑶对谢安娜露出一抹浅笑,让谢安娜心安不少。

没办法,谢安娜只能将疑问暂时记在心里,有些无措地看着对面的段依瑶。

谢安娜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段依瑶伸手在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是,就这么简单。”

谢安娜一字不漏地听完,然后有些吃惊地看着段依瑶,问:“就这么简单?”

段依瑶笑了下,然后在谢安娜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扭头看向段依瑶,问:“依瑶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但她必须要坚持下去,她还没有变成足以匹配萧钰麟的优秀女人,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无数种可能在等着她,怎么能在这不知名的地方,慢慢凋落呢?

她坐在段依瑶的身边,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大海,总觉得离开这里,比登天还难。

见段依瑶不想说,谢安娜也没有追问。

“就是……”话还没说完,段依瑶自己逗觉得太荒唐,笑了笑,摇头说,“没什么,不过是我的胡思乱想罢了。”

“什么可能?”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见段依瑶不说话了,谢安娜问:“依瑶姐,你怎么了?”

这番话,让段依瑶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个六哥,还真是个奇怪的人,表面上对叶家人喊打喊杀,却从没有真的伤害过他们。”

听了这话,谢安娜脸上浮现古怪的神色。

“她还不错,没受到虐待,好像还胖了一点。”

“嗯,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会不遗余力。对了,初雪呢,她还好吗?”

“好了,我们就别互相揽责任了。一会儿我和你好好说说这次的计划,有的地方,还要你帮忙呢。”

谢安娜忙摆手,说:“千万别这么说。”

“别胡思乱想,六哥实力不俗,别说是你了,就算是我们,和他过招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胜算,你就别自责了。而且深究下来,你遭此劫难,还是因为叶家牵连,是叶家对不起你。”

想到这次完全是因为自己,才让事情变得这么复杂,谢安娜很懊恼,垂着头说:“哎,又是我拖累了你们,我可真是个笨蛋啊!”

“的确如此。”

如此一来,她就没办法多说什么,只是皱紧眉,喃喃说:“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

谢安娜还是觉得很危险,但现在来看,这件事不只和她有关系,更多的,是与叶家的恩怨。

“疯子又如何,只要有了死穴,一样可以操控,”段依瑶笑笑,说,“这次的事看似凶险,实际上,却暗藏希望。这个六哥,恐怕与叶家颇有渊源,他会留着我们,直到,他与叶家长辈见面。而我们就可以趁机逃出生天。”

“依瑶姐,这样太危险了,你不了解六哥,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她连连摇头,觉得这个主意真是太疯狂了。

段依瑶神色平静地描述,谢安娜却听得心惊胆战。

“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以我内应,保护你的同时,也能和景琰他们,里应外合。”

“简而言之呢,我们发现六哥留在身边的内线,然后做了个局,引君入瓮。虽然抓住了六哥,可是因为你还在他的手上,我们也不能将他如何。”

这让谢安娜紧张又不解,问:“依瑶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六哥的表现很明显,他绝不会放过这里的两个女人。

收回视线,六哥转身离开房间,走的时候,还满是鄙夷地说了句:“真是天真!”

但那又如何,和叶家沾染上关系,他都不会放过的!

这女人,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段依瑶冷静的出奇,这倒是让六哥颇为意外。

“你反胃与否,和我没有关系。只希望这段时间,我们能相安无事。”

不屑地哼了一声,六哥说:“别装作你什么都清楚的样子,很让人反胃!”

感觉到谢安娜的恐惧,段依瑶将她护在身后,面不改色地说:“真正自身难保的人,未必是我。结局如何,我们走着瞧。”

看得出,谢安娜很害怕这个六哥,有他在的地方,就变成了浑身戒备的小猫。

身后幽幽走出一个人来,这让谢安娜立刻变得很紧张。

“哼,你自己都自身难保,还谈什么保护别人!”

段依瑶并没有仔细解释,只是安哄着谢安娜,说:“有我在,会保护你的,别担心。”

谢安娜这下完全懵了。

“啊?”

安抚地拍了拍谢安娜的手,段依瑶说:“不,是我主动跟他来的。”

“依瑶姐姐,你怎么在这里?”谢安娜立刻跑到段依瑶的身边,握住她的手,紧张地问,“难道,是六哥设计,把你掠来的?”

不敢置信地抬起头,谢安娜瞳孔一缩。

“安娜!”

此刻的谢安娜,正坐在房间里愁眉苦脸,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一位熟人。

六哥也没和她计较,对身边的人做了个手势,示意将她带去见谢安娜。

转过身,段依瑶面不改色,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问:“安娜呢,我要见她。”

嘴角微微勾起,段依瑶说:“那太好了,我最喜欢大海,能每天睁开眼就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也是桩美事。”

难怪六哥如此有恃无恐,原来,他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踱步至窗边,段依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小岛上,周围都是汹涌的海水。

虽然段依瑶没说什么,但是她的眼睛可没闲着,迅速观察好地形,了解这里的特点。

对此,段依瑶冷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让人给段依瑶倒了杯茶,六哥笑说:“你可以随便看看,这里,将是你接下来,要生活很久的地方。”

这里古色古香,从装修到布置,都非常考究,根本不像一个穷凶极恶的人的喜好,反倒像个文绉绉的学者,花了很多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