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保守秘密/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说我要逃走?我只是不喜欢没有礼貌的人,想替六哥清理门户罢了!”

喽啰快哭了,问:“我何时对你没有礼貌了?”

“刚刚我问你问题,你却没有回答我,难道这不是没有礼貌?”

“我、我那是要替我们老大保守秘密!”

段依瑶不屑地哼了一声,说:“这又不是机密,有什么可保密的?就算你不告诉我,我出去一路寻找,不是一样能找到吗!”

“可是,外面都是把守的人,你寸步难行!”

“还真是个笨蛋啊,”段依瑶笑笑,满是不屑的说,“六哥身边尽是你这种蠢货,那离自取灭亡也不算远了。”

喽啰自己被羞辱也就算了,可是因此连带上六哥,这让他非常不满。

可是,他刚要抬头对段依瑶说些什么的时候,段意义抬手就打在他的后脖颈上,喽啰眼睛一番,就晕了过去。

“真是啰嗦!”

嫌恶地丢开喽啰,段依瑶站起身,拿起饭菜,说:“就咱们两个吃饭多没意思。走,找饭搭子去!”

“谁?”

“六哥啊!”

“什么!?”

段依瑶被震惊到了,完全理解不了段依瑶此举的寓意。

但段依瑶也没有向谢安娜解释,拽着她,就出了门。

俘虏自己走出房间,这可是件大事,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便有人冲过来。要对段依瑶下手。

可段依瑶的一句话,就让所有人偃旗息鼓。

“你们老大,让我去见他。知道路的,在前面领路,再来个帮我们拿饭菜的!”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听她的。

“快点,一个两个都是聋子吗!”

段依瑶一声呵斥,让众人不由打了个机灵。

在段依瑶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她的眼睛一瞪,让人忍不住腿软。

终究,有人沉不住气,对段依瑶言听计从。

他们觉得,段依瑶既然敢走出来,堂堂正正的去找六哥,一定是六哥准许的。不然,她干嘛给自己找晦气?

而且这些天,他们也都看到六哥对谢安娜是什么样的态度,很有可能,六哥对这个小妞有点意思,段依瑶是她的好友,都不能得罪。

思来想去,人群中,没人阻止段依瑶和谢安娜。两个人,就光明正大地走到了餐厅,坐在六哥的对面。

“一起来吃饭吧。”

看到眼前的景象,六哥脸色黑的像锅底,皱眉斥道:“谁允许你们过来的!”

“也没人不让我们来啊,”段依瑶说的那么认真,好像这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而且房间里太闷,我们想来餐厅吃饭。”

“记住,你们是俘虏。”

“俘虏也要吃饭,不是吗?”

“滚回你们的地方去!”

六哥态度很恶劣,可是段依瑶却笑的很灿烂。

双手交叠,放在下颚,段依瑶说:“我们只是想心情愉悦地吃一顿饭,你在紧张什么呢?”

“我紧张?真是开玩笑!”

“如果你不紧张,干嘛不能容忍我们留下来?不过是吃顿饭而已,我们还能吃了你不成。”

这不是吃饭的问题,而是对六哥信誉的挑衅!

若是只有谢安娜一个人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同谢安娜共进一餐。

可对面的人,是段依瑶,一个连自己都无法完全掌控的女人。

眸子微微眯起,六哥说:“女人,你的话太多了,很容易送命!”

段依瑶轻轻笑了,说:“你还是第一个,说我话多的人。在别人眼中,我可都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

“那是在外面,在我这里,我才是主人,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好吧,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只能先回去了。”

段依瑶无奈地看着谢安娜,然后端起饭菜,起身就走。

谢安娜看傻了眼。

她是很了解段依瑶的,她认准的事,没那么容易放手。

怎么这次,被六哥说几句就走人了呢?

谢安娜觉得莫名其妙,却也只能乖乖跟在段依瑶的身后,离开。

看着那两个人的背影,六哥神色阴冷地命令道:“刚刚谁放她们进来的,一个不留!”

“是。”

和段依瑶回了房间,谢安娜不解地看着她。

相比谢安娜的不明所以,段依瑶吃的很开心,好像胃口很好的样子。

谢安娜忍不下去了,她凑过去,问:“依瑶姐,刚刚你那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啊?”

段依瑶左右看了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来,放在谢安娜面前。

谢安娜仔细看了看,然后,吃惊地捂住了嘴巴。

这、这、这,分明就是个窃听装置!原来,段依瑶刚刚演那出戏,就为了布置这种东西。

可是。她刚刚什么时候动的手,自己就坐在她身边,怎么没发现呢?

谢安娜满面不解,但她也不好意思问,只是乖乖地坐在那里,等待着段依瑶的解释。

“我们从线人那里得到情报,六哥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就是唯独吃饭的时候,要有仪式感,所以每次吃饭都不会对付,要规规矩矩坐在餐厅里用餐。而那里,就是消息交流的最佳地点,能听到重要的信息。”

原来是这样。

谢安娜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说:“就算我们听到了重要的消息,也没办法告诉叶先生他们啊。”

“我敢一个人来,自然也有办法和他们联络上。放心吧,一切都在按着计划来,最后,我们肯定能离开这里。”

看着段依瑶自信满满的笑脸,谢安娜也勾起了唇角。

可是,此刻的她却没有了吃饭的心思。

搅动着碗里面的勺子,谢安娜笑容苦涩,说:“你们都那么有办法,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有我,什么都做不了。”

“术业有专攻,我原本就是个军人,会这些手段,不足为奇。而你是个演员,拍戏、唱歌、走台步,这些是我无法做到的。所以,你不要灰心。你只是不适合做这些而已。”

看的出来,段依瑶很认真地安慰谢安娜。

如果谢安娜还在记挂,那还真是不知好歹了。

抬头,谢安娜勉强露出一丝笑意,说:“依瑶姐,谢谢你。”

“和我,你客气什么。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成为一家人。”

段依瑶的话,让谢安娜脸色微红,低头喃喃道:“可是,我还没有变得足够强大。”

“经历这次变故,你已经不是原来的谢安娜,你当然有资格站在萧钰麟的身边。”

“真的吗?”

“当然,你是个很优秀的姑娘,你要对自己有自信。”

段依瑶的话,又给了谢安娜信心。

如果,她能度过这次难关,她一定要大声的告诉萧钰麟,自己很爱很爱他!

入夜之后——

段依瑶和谢安娜在房间里安睡。

听到旁边沉稳的呼吸声,段依瑶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坐起身,看了看身边的谢安娜,然后蹑手蹑脚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天走了那一趟,段依瑶已经将这里的路线摸熟。所以此刻,她可以不过问任何人,自己找到书房。

段依瑶身手利落,她这一路上也看到了保卫,但他们却没看到段依瑶。

而且,段依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里的守卫,全都换了。

哼,六哥这个男人,还真是小心眼儿。

心底暗暗冷哼,段依瑶走进书房,随便在书架上找了本书。

风水八卦。

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喜欢研究这种东西。

段依瑶向口靠在椅背上,随手翻书,心不在焉地看着。

六哥和手下的人交代完事情,一走进书房,就看到段依瑶神态慵懒地坐在那里,霸占着,属于他的位置。

这下,六哥可不干了。

“谁允许你出现在这里的?”

“也没人不允许我来这里看书啊。”

又是这个借口!

六哥脸色阴沉,怒道:“那么现在,我命令你,不许离开房间一步!”

“这个提议,我不同意。”

“什么!?”

放下手里的书,段依瑶毫无畏惧地看着六哥。说:“我虽然自愿做你的俘虏,但我们也是有合作关系的,你不能把我关起来,这会让我心情很糟糕,没办法兑现当初的诺言。”

“什么诺言?”

“带你,去和叶家长辈见面。”

六哥眸子眯了下,说:“我怎么不记得你说过这种话。”

“虽然我没说出来,但你却知道我的想法,不然,也不会将我带来此处。六哥,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段依瑶猜的没错,他将段依瑶带回来,的确藏了私心。

但这种见不得光的想法,还是默默存在比较好,没必要被公之于众。

眸色危险地盯着段依瑶,六哥斥道:“别以为你会点本事,我就拿你没办法!”

“我可没这样想过,我只是闲的无聊,来这里看书打发时间。”

“这里不欢迎你,回去!”

段依瑶并没有因为对方下逐客令而有任何不快,相反,她知道,今天的机会来了!

身子微微前倾,段依瑶笑容危险,说:“其实,我对叶家的了解,并不比叶家兄妹少,难道,你不想和我聊聊吗?”

“知道我想听什么?”

“大概知道吧。”

六哥冷哼了一声,说:“那你先说说,我听听看。”

鬼知道你爱听什么。你这个阴晴不定的人!

内心冷哼了一声,段依瑶缓缓开了口。

“叶先生和他的妻子非常恩爱,几十年感情未变,真是羡煞旁人。虽然当年也经历过波折,却没能将二人分开,可见,他们的感情,犹如磐石。”

“犹如磐石?那可未必!”

六哥的眼中,尽是嘲讽的神色,好像听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

侧头看着六哥,段依瑶问:“看样子,你好像知道什么,不如说出来分享一下。”

这话让六哥眯起眼睛,他斥道:“不是你要对我说点什么吗,怎么反过来让我说?”

“聊天嘛,总是要有听众的。不然多没意思。”

“听到不该听的,你可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被灭口,是吗?”

“既然知道,就管好你的嘴巴!”

段依瑶轻笑了下,端着臂膀,说:“放心,我嘴巴很严,不会说些不该说的。其实。我是个很好的听众,和叶家有些联系,却不是叶家人。了解叶家的大事小情,却没什么利害关系。”

“但是我对你,无话可说。”

“你没话说?那换我来,我可是有许多话,憋在肚子里,难受得很呢,”段依瑶含笑看着对面快要喷火的男人,说,“你并不是真的要杀叶家兄妹,”

六哥毫不迟疑地否决了她的话,道:“谁说的,我只是要让他们承受痛苦,受尽折磨之后,再杀了他们!”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看他们痛苦,我就会很开心!”

显然,段依瑶不相信这些话。

轻笑了下,段依瑶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说这些没人会信的话,毫无意义。”

段依瑶自信从容的样子,让六哥起了杀心。

“别总以为自己知道很多,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想杀了你!”

“但你不能杀了我,最起码,现在不能。所以,我们来合作吧。”

六哥完全没想到段依瑶会说这种话,眉毛一挑,问:“合作?”

“没错,就是合作。”

眯眼看着段依瑶,六哥道:“据我所知,你是叶景琰的妻子,关系亲厚,没理由背叛他。”

“谁说同你合作,就要背叛他?”

“那你知道,同我合作要做什么吗?那可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事,而是,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别总是说些狠话,我只看到,你善待初雪,而且,没有伤害安娜,我们之间,完全有合作的可能。”

将头扭向一边,六哥哼道:“我只是懒得对方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如果这样就让你误会了什么,那真是没有必要。”

“有没有误会你,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你对我的合作项目,感不感兴趣。”

“那,先说说你的建议。”

“叶先生和夫人,下个礼拜将来英国,探望他们的子女。而我,可以促进你们见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