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真相揭晓/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六哥眸色沉了沉。

许久,他才幽幽吐出两个字:“继续。”

见事情有戏,段依瑶勾起嘴角,说:“冤有头债有主,你找叶家兄妹算账,解决不了问题,就算他们因你丧命,也不明所以。相比之下,你同叶家长辈见面,那意义就不一样了,也许他们一看你,就明白了前尘往事,你的种种行为,才有了意义。”

“所谓报仇,就是要让仇人痛苦。杀了叶家人,他们会痛,却不会苦。唯有让他们精神上也受到打击,才能让他们活在人间地狱,被折磨一辈子。”

段依瑶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很难想象,那些残忍的描述,是在说她的枕边人。

而她的反应,也让六哥心起疑虑,问:“据我所知,你和叶家人的关系不错。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说归说,你做归做,这是两码事。而且,我可以趁机带着安娜逃出去,这才是比较重要的事。”

段依瑶的话,让六哥颇感意外,喃喃说:“你竟然告诉我,还真是自信。”

段依瑶无所谓地笑笑。说:“没错,我就是这样有恃无恐,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告诉你,你也可以阻止我,看看我们谁更有本事。”

“你果然很有胆子。”

抬眉,挑衅地看着六哥,段依瑶道:“话呢,我已经说完了,现在就看看你,有没有胆子应战了。”

“好像我不同意,就显得很孬种。”

“没错,我已经全盘交代,如果这样,你还不肯同意,那我真是无话可说。”

玩味地看着段依瑶,六哥说:“看来,我只有同意的份儿了。”

“如此甚好。”

见事情一步步按着计划进行,段依瑶微微放下心。

现在,就看叶景琰那边安排的如何了。

……

叶少辰和慕薇薇高高兴兴地来到英国,探望同样来这里“度假”的孩子们。

却没想到,等待他们的,竟然是一个意外的消息。

听了叶景琰所描述的经过,叶少辰气的直想打人。

慕薇薇忙抚着叶少辰的胸膛,示意他要冷静。

可发生了这种事,他怎么能冷静得下来?

叶少辰呼吸急促,瞪着叶景琰,质问道:“你们真是糊涂。发生这种事,竟然瞒着我和你母亲!”

叶景琰低着头,说:“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深呼吸了下,叶少辰先平稳下情绪,而后问:“现在是什么情况,依瑶和那位安娜小姐,都在对方的手上?”

“是。”

“难到你就没派人去找过她们吗?”

“这个六哥似乎很熟悉我们叶家的实力,我派出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

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敢找叶家的麻烦了。

这个年轻人,成功激起了叶少辰心底的火气。

“哼,不过是个年轻人罢了,他倒是很有胆子。”

叶景琰抬头,看着叶少辰,意有所指地说:“爸,我觉得这个人,似乎和咱们叶家颇有渊源。”

“哦,怎么说?”

“他对叶家的恨,很深。”

眼睛眯了眯,叶少辰问:“你的意思是,他是叶家的仇人?”

“也不完全如此,若说他是仇人,抓住初雪的时候,并没有虐待她,反而好好照顾。他前后的行为,颇为矛盾,我根本看不懂这个人。”

“既然你看不懂,那就让我会一会他!”

“这个男人很危险,我们务必小心。”

“不小心还能怎样,你的老婆不是还在人家手上吗!?”说起这事,叶少辰就很窝火,“你还真是有出息,竟然让自己的女人为了咱们叶家,赴汤蹈火!”

听了这话,叶景琰什么也没有说,低着头,掩盖住眸底所有的心思。

看他这幅样子,慕薇薇就知道他又多痛苦。

轻叹了一声,慕薇薇对叶少辰说:“算了少辰,我想景琰心里,也很不好受。如果能有别的办法,他绝不会让依瑶以身试险。事已至此,你就算把他骂死也没用,还是快点想出对策,将依瑶和安娜小姐救出来。”

“等把人救出来,我再好好和你们算账!”

见父亲还是有很大的火气,叶初雪讨好地看着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刚到英国,先好好休息,吃饱喝足,脑筋才能转得活嘛。”

慕薇薇也趁机开了口,说:“是啊。咱们也好好想想,认识的人中,是否有这样的仇家。”

“我已经多年不问正事,估计,是很久之前的恩怨了。”叶少辰皱眉想了下,对叶景琰命令道,“你去把这个六哥的资料送过来,我仔细看看。”

“知道了。”

吩咐过后,叶少辰和慕薇薇回了房间。而叶初雪准备让厨房多做些好吃的。

饭菜准备好,一大家人围在一起,去看不到叶景琰和萧钰麟的身影。

叶初雪去叶景琰的房间找他。

敲门,走进去,问:“哥,你不吃饭啦?”

叶景琰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说:“不吃。”

“好歹吃一些吧,别让爸妈担心你。”

“现在时间很紧张,我必须研究出一条最佳的路线,根本没时间吃饭。”

“可是……”

“让人把饭菜送到我房间里来吧,等一会儿我再吃,可以了吧。”

等一会儿?这一等,恐怕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叶初雪轻轻叹了一声,然后走出房间,回到餐厅。

慕薇薇见只有她一个回来,问:“你哥哥呢?”

叶初雪轻轻摇摇头,一脸惆怅。

南宫昭幽幽叹了一声,说:“哎,咱们这里面,心理压力最大的,就是大哥了。”

慕钰麒看向自己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叹息道:“这话可说错了,明明还有我们的萧少。”

听了这番话,众人内心均是一沉。

此刻,让众人担心的萧钰麟,正坐在露西的老板面前,喜怒无形。面沉如水。

“让你做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板拿出一张地图,放在萧钰麟的面前,说:“已经调查清楚了,六哥在英国的势力分布,主要就在这三大区域。”

说着,老板在地图上画了三个圈,以做示意。

虽然只有三大区域,但这里面涵盖了经济最繁华的红灯区。而那里,都曾是他手下的地盘。

想到这些,老板心里那个恨啊。

这些财富和荣耀,都是从他手里夺走的,这不只是经济上的损失,更是在黑道人面前打他的脸。如果可以,他真想把那个六哥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萧钰麟自然看的出老板心底的恨意,他语气淡淡地说:“灭了六哥,这些地盘就全部属于你,我一分不要。”

听了这话,老板一愣,似乎不太敢相信萧钰麟的话。

这些财富富可敌国,他真的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钱财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老板扬了扬眉,笑说:“如此看来,我们还真是最佳拍档。这些年,六哥也应该威风够了,是时候,连本带利算算帐了!”

“那么现在,就去找找他的晦气吧!”

抬眸看了萧钰麟一样,老板狞笑着叫来自己的手下,低声吩咐了什么。

简单的几句话,却在英国黑道。投下一枚巨型炸弹。

六哥势力范围内的多家商铺,被人武力摧毁,人员损失惨重。

分支头目支撑不下去,立刻向六哥汇报情况。

面对这种情况,六哥倒是很淡定。

“被打砸的,不可能只有皇后街区的商铺吧?”

“是,还有地利街的地下赌场、钱庄,士普顿广场的夜总会等等,都受到波及。老大,经过这次的事,我们损失惨重,绝不能放过幕后黑手!”

“可查到是谁做的?”

“对方的势力很奇怪,好像有欧洲人,也有亚洲人,我也看不出,他们究竟属于什么帮派。”

“他们不属于任何帮派,你查不出,也是理所当然。”

手下愣了,心想如果不是帮派,对方干嘛找他们的麻烦?

六哥站起身,走到窗前,拿出一支雪茄,轻轻吸了一口。

轻柔的烟雾散到窗上,模糊了六哥的容貌,和他眼底的杀气。

“为了逼我现身,他们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如果我不做点什么,似乎会让他们失望呢。”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是我亲自去看看吧,不然,这场戏就没办法演下去了。”

驱车来到被打砸店铺前,六哥巡视了一圈,发现对方下手的确够狠,现场一片,几乎成了废墟。

“老大!”

看到六哥,有人立刻跑了过来。

“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对方低下头,心惊胆战道:“还没有,我们需要点时间。”

六哥眯了眯眼,说:“不用查了,尽快恢复原状,继续营业。”

被人找了晦气,还损失惨重,这说不查就不查了?

手下的人想不明白,但他们没有胆子质疑什么,只是低下头,领了命令,说:“是。”

坐车准备回去,六哥从倒车镜,看到后面不远不近的一辆车子,然后,嘴角挂上嘲讽的笑。

对方是想趁机追查出六哥的下落。

可是追了一会儿,发现六哥的车子竟然消失不见了!

邪门,怎么又追丢了!

甩掉了尾巴,六哥回到岛上,发现谢安娜的房间,只有她一人在。

看到六哥,谢安娜眼中,尽是恐怖的神色。

谢安娜没想到六哥会突然回来,段依瑶走之前,说六哥碰到了麻烦事,会很晚才回来,所以她才出了门办事。

可是现在,面对六哥,该怎么解释段依瑶不在的事实?

谢安娜满心惴惴。而六哥开口,却没有提起段依瑶。

“你那是什么眼神,很害怕我?”

谢安娜向后缩了缩,用行动回答了六哥。

但六哥好像没有看出一样,依旧靠近谢安娜,语气幽幽,道:“因为有那个女人在,我都没什么机会可以同你好好聊聊。”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聊的。”

“你这样说,可真是让人伤心呢,我可是有一肚子的话,要和你说呢。”

六哥前进一步,谢安娜就后退一步,脸上尽是畏惧的神色。

“我觉得,你不需要害怕我,因为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想对付的,是叶家人。”

“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们!”

六哥不屑地笑笑,问:“呵。你用什么阻止我呢,美人计吗?”

说着,六哥还伸出手,要去触碰谢安娜。

谢安娜立刻偏过头,语气中满是嫌恶,道:“你走开,离我远一点!”

一把握住谢安娜的手,六哥语气阴冷,说:“知道吗。看到你拒绝的模样,我就更想靠近你,好好欣赏你慌乱的小模样。”

“变态!”

“我就是变态,慢慢的,你会喜欢上这个变态的!”

谢安娜是真的害怕了,她隐隐约约的,知道这个家伙要做什么。

如果,如果他真的要……那谢安娜一定会抵死不从!

就在谢安娜决定破釜沉舟的时候,段依瑶突然冲了进来,一把拽开六哥,并用身体护住了谢安娜。

“你在干嘛!?”

六哥的衣领被段依瑶扯乱了,他低着头,轻轻整理一下,改色地说:“和你们的人联络完了?”

段依瑶并没有说话,只是皱眉盯着他。

“告诉叶景琰,他可以派人来,但派多少,这海里的鲨鱼就会有多少点心。”

段依瑶微微昂起下颚。说:“好,我会转告他的。”

六哥满面邪气的笑,慢悠悠地靠近段依瑶。

他们的距离那么近,只要微微侧过头,就会有肌肤之亲。

谢安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很害怕。

可是段依瑶却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雷打不动。

六哥轻轻开了口,声音中,带着刻骨的怨毒。

“你们不会得意太久。很快,我就会让们知道,痛失所爱是什么滋味,你们都不会好过的!”

“曾经,你也尝受过这样的滋味,是吗?”

段依瑶冷笑,反将一军,让六哥神色一愣。

段依瑶轻而易举掌握了主动权,她定定看着萧钰麟,面带不屑的神色,说:“回答我,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