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叶少辰出面/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这次,谢安娜却没有听从段依瑶的安排。

“依瑶姐,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去做吧。”

眉头一皱,段依瑶似乎很吃惊。

“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知道,”谢安娜轻轻笑了下,说,“但是论演戏,我可是专业的,这可是你说的哦。而且有我出面,也能多些说服力,降低六哥的戒备心。”

“六哥狡诈成性,你那些小把戏,未必能骗得过他。”

“依瑶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好歹也是获过奖的一样是演戏给人看,只要他能相信,我们就赢了。”

“但是……”

“依瑶姐,相信我一次吧,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谢安娜满面坚定的神色,而海的那边,已经能够看到六哥的船只了。

段依瑶的手下火急火燎地说:“少夫人,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没办法,段依瑶咬了咬牙,说:“一定要小心,如果扛不住,就把他往武器库引,我可以搞定他。”

“好。知道了。”

不再浪费时间,段依瑶扭头和手下去了武器库,海边,只剩下谢安娜一个人,和一地的死尸。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海浪机械地拍打在海岸上。

谢安娜手脚冰冷,身体颤抖。

她害怕,已经不是因为旁边的死尸,而是她。即将要面对的男人。

段依瑶说的没错,六哥狡诈成性,自己的表演,未必能骗得过他。

可是,她现在也有了要保护的人,她必须牟足了劲儿,拖延时间,保护段依瑶!

深呼吸了下,谢安娜不再胡思乱想,从地上抹了几把血,涂在自己的脸上、身上,然后半跪在海边,任狂风肆虐,任海水打湿自己的衣裙。

六哥的船只,越来越近,谢安娜反而更加冷静。

她半伏在海边,静静的等待,静静的等待。

直到,她看到一双黑色的鞋子,站在自己面前。

就是现在!

谢安娜缓缓抬起头,眼泪流了满面,神色悲痛地看向六哥。

看到谢安娜的一瞬间,六哥一愣。

这女人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眼神变得很复杂。

有畏惧,有希望,有可怜。有无望。最后,化作两行清泪,流落两腮。

“救命,救命!”

这四个字,几乎用尽谢安娜的全部力气。她颤抖得好像片叶子,那么无助,让人忍不住怜惜。

伸手,握住谢安娜的手,将她扯了起来,六哥不由自主地放柔了声音,问:“发生什么了?”

这次,谢安娜没有反抗六哥的触碰,她脸色惨白地说:“你一离开,依瑶姐就要带我离开。可是马上就要跑到海边,她被子弹打中,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我拜托你去救救她,她快要死了!”

听了这话,六哥哼道:“就知道那个女人不会安生!”

轻轻扯着六哥的衣袖,谢安娜可怜巴巴地说:“我知道我们错了,求你先去救人,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救她?”

谢安娜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你留着我们,不是还有用吗?我保证,我们不会再逃了,就乖乖等在这里,好不好?”

“你的话,还勉强可以相信。但是段依瑶嘛,就不好说了。”

“依瑶姐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就算她想做些什么,也没那个能力了。求求你,就帮帮她吧!”

六哥沉默了会儿,而这短短的瞬间,让谢安娜度日如年。

终于,六哥再次开口,问:“她现在在哪里?”

心底轻轻松了口气,谢安娜说:“就在海边那里,我带你去!”

谢安娜迫不及待地带着六哥向前跑。

待跑到一块巨石头之后,谢安娜停下脚步,神色茫然地看着四周。

“奇怪,人呢?”

看着周围空空如也,六哥问:“你确定,她在这里吗?”

“是的,她就倒在这里,身上都是血,脸色苍白的躺在这里。”

谢安娜指着一块空地,那里被海水冲的,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突然,谢安娜脸色一白,神色惊恐地喃喃道:“糟了,她不会被海水冲走吧?这可怎么办,我要怎么向叶景琰交代?”

轰——

话音落下,海岛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六哥突然眯起了眼。

“你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向我交代!”

谢安依旧是一副惊恐的模样,好像没听懂六哥在说什么,问:“我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那边着火,我们是不是要逃命?”

“那你的依瑶姐姐怎么办,不管了?”

“我……”

还没等谢安娜说完,六哥突然露出狰狞的笑,说:“不管也好,反正。她来这里也没打算救你出去,她只是想帮叶家解决我这个麻烦罢了。只有你,一直傻乎乎的信她。”

说着,六哥伸手就握住了谢安娜的手腕。

谢安娜心底一惊,忙问:“你要干嘛?”

“既然我们是天涯沦落人,就带上你,一起去听陈年故事吧。”

“你……要带我去见叶先生?”

“看来你懂的也不算少呢。”

谢安娜抗拒地向后缩,摇着头说:“这可是秘密,被外人知道,不太好吧。”

“谁说你是外人,在我心里,你的地位,非比寻常。”

“我……不要……不要……”

谢安娜用力躲闪,但在六哥面前,她的反抗微不足道,还是被推上了船。

段依瑶带人跑出来,然后,就看到六哥带着谢安娜坐船离开。

“可恶!”

段依瑶拿着冲锋枪,就跳到了船上,满面杀气。

“少夫人,您要干嘛?”

“当然是追上去,把安娜救回来!”

“少夫人,谢小姐在六哥手上,就算我们追上去,也拿他没有办法啊!”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安娜被那个混蛋带走了!?”

“不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让您犯险!”

说着。几个手下联成一排,以身体阻挡段依瑶。

眼底划过杀气,段依瑶用枪指着他们,斥道:“混蛋,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我相信,但这也不能阻止我们的信念!”

手下不肯让步,而六哥的船越开越远,想追上,已然是不可能了。

“等回去再找你们算账!”

放下枪。段依瑶面色阴沉地上了船,调转方向,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海风烈烈,吹在脸上,模糊了段依瑶的视线。

她拿出手机,联络叶景琰。

叶景琰已经知道她平安的消息,语气平缓了不少。

可段依瑶紧绷着脸,声音沙哑,道:“告诉萧钰麟,安娜被六哥带去,同父亲见面了。”

叶景琰沉默了会儿,说:“好,我知道了。”

正如叶景琰所预想的那般,萧钰麟听了这个消息,一下就疯掉了。

从叶景琰身边冲了过去,萧钰麟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脸色可怖。

叶景琰忙拦住他,问:“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姨夫那边,我要确保安娜平安无事!”

“我和你一起去!”

叶少辰坐在餐厅里,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却没见到六哥。

但是他并不急,一个人,慢悠悠地喝着茶。

过了会儿,他听到了脚步声,抬眸看去。

可这一看,让叶少辰瞳孔一缩。

“你们怎么来了?”

叶景琰和萧钰麟神色慌张地站在叶少辰面前,说:“爸爸。情况有变,谢安娜被六哥绑着,要来和您见面!”

叶少辰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眉头蹙着,说:“谢小姐,我会照顾他,倒是你们,现在就回去。”

萧钰麟一向很敬重叶少辰,可是这一次,他却毫不犹豫地反抗,说:“我不回去。”

“你们太傻,他这是要把你们全部聚来,一网打尽!”

“他又他的计划,我也有我的对策,谁输谁赢,还是未知数!况且姨夫你也在这里,岂不是,您也很危险。”

“你……”

“爸爸,你就让我们留下来吧,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

看着两孩子坚毅的脸,叶少辰无奈道:“算了,既然你们想留下,那就留下吧。”

得到叶少辰的许可,萧钰麟握拳看向餐厅的门口,眸底闪着杀气。

当六哥出现在城区之后,立刻有人将他的行踪。汇报给叶家人。

段依瑶也带人赶到,众人蓄势待发,就等六哥出现,一并解决新旧恩怨。

“少爷,目标出现!”

终于,六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

相比叶家人的紧迫,六哥倒是很放松,带着谢安娜坐在桌前,笑眯眯地说:“大家都在,真是好热闹。”

看到谢安娜,萧钰麟就要往前冲。

叶景琰拽住他,暗示他不要冲动。

心爱的人就在面前,这让他如何能不冲动?他真想现在就将谢安娜拽到自己身边,好好抱抱她。

而谢安娜,何尝不想躲进萧钰麟的怀里?

这么多天的担惊受怕,在这一刻达到极限,她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流下,让人心疼。

叶少辰在看到六哥的时候,脸上划过一抹诧异。

“你……”

“怎么,看我的脸,很熟悉,是吗?”六哥的笑,多了一抹报复的意味,幽幽地说,“认识我们的人,都说我和母亲长的很像。”

眉头微微蹙了下,叶少辰有些了然,道:“原来,你是她的儿子。”

“为什么不说出我母亲的名字,难道,你心虚,没有勇气面对吗?”

堂堂正正地看着六哥,叶少辰道:“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母亲的地方,为何会心虚?”

“哼,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嘴硬吗?是不是要我当着这些晚辈的面,揭露你虚伪的面具,你才会甘心?”

“我问心无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这样的回答。”

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六哥像是一条毒蛇,幽幽地吐着信子,道:“这是你说的,那我就讲一讲,年轻时候的叶先生,是如何丧尽天良,害得别人家破人亡!”

“很好,正好我也想听一听,你口中的故事。”

双手交叠在身前,六哥轻轻吞吐,回忆起当年的往事。

“曾经,我的家庭很幸福,父母恩爱。家境殷实。可因为你的出现,一切都变了。你无耻地勾引了我的母亲,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甚至,还强暴了母亲!”

“母亲为了此事,郁郁寡欢,然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就出生了。而我的眼睛,和你的一模一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说完这些话,六哥挑眉看着众人,欣赏着他们神色各异的表现。

“呵,怎么不说话了?”

叶少辰倒是很平静,说:“这是你爸爸告诉你的吧。”

“是,你想找他对峙吗?那么很可惜,你活着的时候,恐怕没有机会了。”

这个消息,让叶少辰颇感意外,问:“他死了?”

“是,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痛快?”

“是,他是死有余辜!”

叶少辰的话,让六哥勃然大怒,甚至想一枪杀了面前的男人。

见六哥动了杀心,段依瑶立刻抽枪瞄准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而六哥对这些视而不见。此刻的他,只想杀人。

叶少辰无视六哥的愤怒,继续道:“你认为,是我破坏了你的家庭,糟蹋了你的母亲,让你以屈辱的身份活着。但真正让你们不幸福的人,是你的父亲!”

“哼,什么叫颠倒黑白,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三岁孩童,能任凭你胡言乱语?”

说着,六哥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的炸药。

看到炸药,众人均是一愣。

“你干什么!”

六哥勾起嘴角,脸上都是不顾一切的疯狂。

“我今天来,就没想着活着出去,能让你们叶家人陪葬,也不错。”

叶少辰眉头微微蹙起,道:“但是你的母亲,肯定不希望看到你变成现在这样。”

“她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你痛苦的死去,犹如她当年那样!”

“你的母亲,的确很悲惨,却不是我的原因造成的。”

见叶少辰还在胡言乱语,六哥哼了一声,道:“既然你说,是我的父亲造成了悲剧,那么我洗耳恭听,听听你能说出什么可笑的理由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