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流言蜚语/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七七的身影消失不见,慕钰麒才开车离开。

可是他一走,有个身影从暗处走出来,神色阴冷。

快要迟到了,七七忍不住小跑起来。

而这一跑,让她的腹部隐隐作痛,不是很舒服。

可就在七七准备忍痛上楼梯的时候,却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堵在七七面前,眼镜男一错不错地盯着她,面色有种说不出来的阴森。

七七没耐心的皱起眉,说:“让开一下!”

眼镜男好像没听到似的,质问道:“你昨天和谁出去了?”

“我和谁出去,和你有关系吗?”

“你是我女朋友,怎么没有关系!”

七七哼笑了声,斥道:“你神经病吧,谁是你女朋友啊!快点让开,我要迟到了!”

说着,就要从眼镜男身边跑过去。

可是眼镜男却一把拽回七七,动作粗鲁,弄疼了七七。

“现在怕迟到,那你昨晚为什么夜不归寝?你说,你昨晚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

七七甩开眼镜男,皱着眉。道:“我再说一遍,这和你没有关系,你别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

这家伙,大早上就给自己找不痛快,真是讨厌。

七七满面抗拒,不愿和眼镜男多说。

可眼镜男好像没看出来似的,表情狰狞地盯着七七,问:“快说。是不是和刚刚送你回来的男人在一起!”

七七被他问的很烦,挑衅地说:“是又怎么样!”

她的话,让眼镜男眼底最后一丝期待也消失不见。

眼镜男冷哼了一声,说:“班长和我说,你是个见异思迁的女人,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傻傻相信你!七七,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出去厮混!还彻夜不归!!”

“你脑袋里装了什么东西啊,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才没你想的那么龌龊!”

“哼,孤男寡女在一起,怎么可能是朋友!你们两个就是男盗女娼,一对下贱东西!”

眼镜男的话,激怒了七七,她攥着拳头,恨恨看着他,威胁道:“混蛋,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

“应该挨揍的人,是你吧!我给过你机会,还以为你会悔改,没想到你骨子里犯贱。倒贴人家老公,做小三!”

眼镜男越说越气愤,心想自己瞎了眼,才觉得七七清纯可爱。此刻的她,在眼镜男眼里怎么看怎么虚伪,她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是为了勾引男人。

而七七却被眼镜男的话弄愣了。

“你说什么呢?什么小三?”

见七七还在和自己装傻,眼镜男吼道:“你当我眼睛瞎吗,那男人不就是谢安娜的老公吗!亏你还是谢安娜的好朋友,竟然背着她勾引她的男人!我真是瞎了眼,会喜欢你这样的贱人!”

原来,他以为慕钰麒是萧钰麟。

七七既生气又觉得好笑,说:“我看你眼睛是真的瞎了!”

眼镜男还以为七七在嘲笑自己,眼睛一瞪,斥道:“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难道不是吗?他不是萧钰麟,而是萧钰麟的弟弟,慕钰麒!他们两个是长得有些像,但也没到分不出的地步啊,你是怎么认错人的呢?再说了,萧钰麟现在和安娜在度蜜月呢,会分身术啊,还跑回来和我偷晴!”

愤怒的眼镜男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他说:“狡辩,你这就是狡辩!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了!”

七七也懒得再说,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和自己也没关系。

倒是现在,马上就要上课了,七七不想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迟到,便皱着眉,催促道:“鬼才要你相信,现在赶快让开!如果你还不让的话,我就要喊保卫了!”

眼镜男死死盯着七七,那眼神阴冷而充满了杀气,恐吓道:“七七,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敢玩弄我的感情,你一定会付出代价!”

说完,眼镜男转身就走,而七七则满面莫名,觉得很晦气。

这人,脑袋有病吧,出现臆想症了!就这脑子,还考什么研,应该先去看看大夫。

七七对着眼镜男的背影飞了个白眼儿,然后小跑向教室。

时间刚刚好,七七并没有迟到。

只是,从七七走进教室开始,她总感觉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从班长身边经过的时候,那女人还冷哼了一声,一副嫌弃的样子。

这些人都怎么了,才一晚上而已,怎么都像变了个人似的……

七七找了个位置坐下,正拿书本呢,班长阴阳怪气的声音传过来。

“喂,你还敢和她坐在一起。小心被染上病!”

旁边的女生一听,忙起身去了别的地方。

七七还以为对方是在说自己患肠炎的事,忙抬头对班长皱眉说:“你有没有常识啊,这病不传染。”

见七七自己“承认”了,班长的嗓门一下就提高了。

“哈,你自己都承认了吧,像你这种伤风败俗的女人,怎么就分到我们班上了呢?咱们班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荣誉,就被你一个人给毁了。”

今天早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碰到的人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呢?

七七皱着眉,说:“我不过是得了肠炎,怎么就和伤风败俗联系起来了呢?”

“哼,真是狡辩,谁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病!”

“你……”

“老师来了。”

一触即发的争吵,因为老师的出现而止戈。但双方都互不服输地看着彼此,互相较劲。

七七坐下,周围的同学立刻散开,好像她身上有什么有毒气体似的。

七七有些郁闷,虽然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七七很肯定,那就是,自己被孤立了。

下课之后,同学们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室,只有七七一个人。形单影只地走出去。

抬眉看到几个相熟的女生,七七快步走过去,拦住她们。

“一会儿一起去喝奶茶吧,我请客?”

几个女生收敛笑意,表情中还带着嫌弃的神色。

“还是算了,你上次不是嫌弃我们胖吗,现在减肥呢。”

说着,她们就要走。

什么胖啊瘦啊的。都是玩笑而已,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现在,她们却用这样的理由搪塞自己,可见这几个人是想和自己划清界限了。

七七皱着眉,再次拦住几个女生,直截了当的问:“你们到底都怎么了,好端端的,干嘛都不想理我了?”

“那是因为以前没发现你是那种人,还觉得你很单纯,才愿意和你交朋友的。但是现在,你的假面具被戳穿了,我们才不要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呢。”

屡次被人污蔑人品,七七再好的脾气也要生气了。

“我这样的人怎么了,你说清楚!”

“这是你要听的,别怪我们说话难听。”一个女人昂起下颚,说,“你明明有男朋友,却还和有钱人朝三暮四。若你能堂堂正正的谈恋爱也就算了,偏偏做人家的小三。而你三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最好的姐妹!”

“这些事,做一件就够让人唾弃了,你却一样不落,你说,还怎么让人把你当朋友啊!以后见面。也不要和我们打招呼,免得我们被人误会,是和你一样的人呢。”

这些话,气的七七在发抖。

的确,这样的女人真的很让人讨厌,就连七七也不喜欢这种两面三刀的碧池。

可这个人不是自己啊,什么劈腿、小三,都和她一毛线关系都没有!

七七紧紧盯着对面几个女生,问:“这都谁告诉你们的?”

“大家都这么传啊。”

“别人传你们就信?众口铄金你们懂不懂啊!”

“如果没发生,谁会那么缺德编排这些事,造你的谣?”

“就是,而且那天好多人看到你和萧钰麟一起去图书馆,举止亲昵。”

七七都快疯了,她揪着头发说:“我再说一遍,那不是萧钰麟,而是慕钰麒!”

可惜,七七的解释并没有被接受,似乎女生们根本不在意真相是什么,只要有一个被攻击的对象,她们就可以跳出来踩两脚,凑热闹。

正如现在,明明有证据可以洗脱七七的罪名,她们却视而不见,甚至否认它的真实性。

“我们又不认识那俩兄弟。怎么知道你说的对不对。”

“就是,哪怕这是你编的谎话,我们也不知道。”

“又或者,你为了掩盖真相,故意让他们两兄弟互换身份,蒙混过关呢。”

女生们肆意消遣着,而七七真是要绝望了。

她微垂着头,喃喃道:“你们不知道就去打听,怎么能因此就认定一个人有罪呢,这太荒唐了!”

“我们没时间调查那些真真假假,反正,和你这样的人保持距离就好了,免得引火上身。”

“你们……”

七七还要说什么,但是几个女生已经抬步离开,好像躲避瘟疫一样。

看着她们的背影,七七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

记得之前,谢安娜也面对了不少的流言蜚语。

但那时候,还有自己陪在谢安娜的身边,安抚她,给她力量。

可是现在呢,就只有自己面对这些了。

被人诬陷的滋味,还真不好受啊……

七七轻轻呼吸了下,垂头丧气地走着。

其实七七的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加上被同学们孤立,心情不好,她下午是不想去甜品店打工的。

可是一想到昨天已经请了假,七七就不好意思再向叶初雪张口,便只能硬着头皮去打工。

来到甜品店,七七看到叶初雪对着电脑研究什么,便向她打招呼。

“初雪。”

看到七七,叶初雪立刻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七七,感觉好一点了吗?”

虽然七七生病了,但叶初雪的反应似乎有些夸张,好像七七不是生病,而是被人给摧残了。

哎,今天看到的人,都变得好奇怪。

七七勉强笑笑,说:“嗯,好多了。”

“但是,我感觉你脸色不太好看。”

哎,被人那样诬陷,心情好就怪了。

“就是学校里……”

七七本来想有一说一,但后来一想,就算初雪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她操心而已。

所以。七七后来改了口风,笑着摇摇头,说:“没什么。”

看七七欲言又止的样子,叶初雪便明白这丫头肯定有事。

至于是什么事,还需要慢慢问了。

但不管怎样,肯定和慕钰麒脱离不了干系。

看着七七这样子,叶初雪在心里将慕钰麒骂个狗血喷头,还想着。等见到慕钰麒的时候,一定要狠狠收拾他。

人家好好个孩子,单纯又善良,偏偏被慕钰麒染指,变成现在这幅郁郁寡欢的样子,连她看了都心疼呢。

为了不让七七再被慕钰麒哄骗,叶初雪准备和七七聊聊。

握着七七的手,叶初雪示意七七先不着急工作。

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叶初雪开诚布公。

“七七啊,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和慕钰麒走的太近吗?”

若是以前,七七不会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可偏偏发生了之前的种种,让七七此刻的心情,变得很敏感。

轻咬着唇,七七未答反问道:“你也觉得我应该和慕钰麒保持距离?”

叶初雪想也没想,便点头说:“是。”

“就是为了避嫌而已?”

“不止如此。也为了保护你。”

“保护我?”

这话,让七七有些不解。

“是,慕钰麒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天生撩妹成性,或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让别人爱上他,而无法自拔。”

“说好听点,他是个天生的情种。说难听的。就是滥情。而你呢,涉世未深,又很单纯,和他在一起,很容易被他吸引,然后无法自拔。”

“明知道他只是玩玩而已,何必让自己深陷进去?除了一身情伤,你还能得到什么?”

叶初雪的话,让七七沉默了瞬,然后点点头,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着七七泛白的小脸,叶初雪都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可这些话必须说清楚,若是让七七走错了路,选错了人,未来的日子会更加痛苦。

“七七,我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我比你要了解慕钰麒,也看到很多女孩为了他痛彻心扉,所以,才不忍你走她们的老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