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处理结果/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钰麟从她身边经过,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问:“怎么了,表情这么严肃?”

谢安娜皱眉看着萧钰麟,说出了心底的担忧:“七七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她的表现,很不对劲儿。”

“那就和她聊聊。”

“聊过了,可是她不肯说。我猜,她是不想让我担心吧。可是七七越是这样,我反而越会担心她。”

萧钰麟想了下,说:“那给初雪打个电话,她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也好。”

谢安娜立刻拿出手机,给叶初雪拨了过去。

因为谢安娜也不知道七七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并没有明着问,而是向叶初雪问了问七七的工作情况。

“七七啊,还好啊,工作蛮认真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她刚刚打电话来请假了,说了这两天学业忙,要休息两天。”

一听这话,谢安娜敢百分之百肯定,七七一定发生了什么。

谢安娜媒体紧锁,又问:“你有没有发现七七最近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哦,我的意思是,她会不会因为复习,太紧张了。”

叶初雪想了下,摇头说:“那倒没有。都挺好的。如果没有慕钰麒打扰她,就会更好了。”

这话让谢安娜听着迷糊,问:“怎么又和慕钰麒扯上关系了呢?”

提起这事,叶初雪就生气,好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道:“你们是不知道,这位花花公子有多过分,他竟然在打七七的主意!?如果不是我从中阻拦,恐怕七七就要成为慕钰麒的盘中之餐了!”

还有这事!?

谢安娜和萧钰麟对视了一眼。心想会不会是因为慕钰麒的纠缠,才让七七表现的很反常?

“好,我知道了,没什么大事就好。那先这样吧,等有时间我们再聊。”

“嗯,你和萧钰麟在外面也要保重身体。”

谢安娜又说了两句,便挂断电话,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萧钰麟。

萧钰麟见谢安娜这眼神,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是叶初雪那丫头说了什么?”

听了这话,谢安娜缓缓点头。

“哎呀,你快说吧,她到底和你聊了什么,你现在的表情,让我觉得毛毛的。”

谢安娜轻咬着唇,然后缓缓开口。

“你觉得,慕钰麒是个花花公子吗?”

“那是自然。”

萧钰麟想也没想,便承认了。

他的同胞兄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不过,慕钰麒虽然花心,却不会脚踏两条船,他只是有些博爱罢了。

萧钰麟的话,让谢安娜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她说:“我担心,慕钰麒会纠缠七七。”

“不可能,慕钰麒的口味不会那么差……呃。我的意思是,不会那么清淡的。他喜欢性感妖娆类型的,七七真不是他的菜。”

在谢安娜的盯视下,萧钰麟改了口。

但他的意思没有变,那就是,慕钰麒不会对七七动心。

可谢安娜却不放心,她问:“因为我们都没在身边,事情如何,我们都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是不是应该给他打个电话,提点一下?”

“你想给慕钰麒打电话?”

“嗯。”

萧钰麟想也没没想,便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那就打吧,要说什么,提前说清楚,免得心里有疙瘩。”

谢安娜对萧钰麟笑笑,然后接过手机,打给慕钰麒。

此刻,慕钰麒似乎在开会,电话接起之后,他还对身边的人交代什么,停顿几秒钟,才开口说话。

“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慕钰麒,是我,谢安娜。”

听到谢安娜的声音,慕钰麒一愣,而后声音紧张,问:“怎么是你给我打电话,是你们那边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一切都挺好的,你别担心。”

“真的?”

“真的。”

得到谢安娜的承诺,慕钰麒才松了口气。

“呼,那就好。”

握着手机,谢安娜突然有些紧张。

“那个,我打电话,就是想问你个问题。”

慕钰麒听过之后,笑了,说:“安娜,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别用那种语气,听的我心里毛毛的。”

嗯,真不愧是萧钰麟是亲兄弟,连反应都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和七七认识?”

听到七七的名字,慕钰麒停顿了瞬,而后用无所谓的语气说:“认识啊,她不是你的同学吗。”

“那,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呢?”

“没什么关系啊,我和她才见过几次面,连朋友都算不上。”

嗯,的确没见过几次面,不过是吃过几次饭,还去他家里留宿过罢了。

“仅仅如此?”

“是,”慕钰麒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你给我打电话,问这些,该不会是因为初雪那丫头和你说了什么吧。”

被慕钰麒一猜就中,谢安娜干脆也不再隐瞒了。

“初雪的确和我说了什么,所以我想找你证实一下。”

慕钰麒语气无奈,说:“她啊,就是太紧张了,我和七七说句话,她也能觉得我是在勾引七七。我说。在你们心里,我是不是真的那么饥不择食啊?”

谢安娜忙解释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刚刚和七七通过电话,觉得她的状态非常不对劲儿。开始还以为是和你有关。如果不是这样,那她怎么了?”

“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她前两天得了肠炎。”

一听这话,谢安娜心底起疑,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事?”

慕钰麒沉默了瞬,然后说:“我也是从初雪那里知道的,上次去她的甜品店,听她聊起来的。”

慕钰麒的解释很合理,虽然谢安娜觉得有些古怪,却也无法反驳什么。

垂下头,谢安娜低低叹了一声,说:“七七不是那么矫情的人,生病就生病,告诉我也无妨。但是刚刚,我很明显的感觉的,七七在隐瞒什么。她是个多乐观的姑娘啊,却在电话里哭了,我真的很担心她。”

谢安娜的话,让慕钰麒的心微微抽痛。

七七怎么会哭呢?究竟是谁惹她哭了?

慕钰麒最喜欢七七的笑了,他不能容忍那个爱笑的姑娘,泪流满面。他愿意守护七七,让她拥有最纯粹的笑。

所以,在听过谢安娜的话之后,慕钰麒便不容拒绝地说:“我会找时间帮你去看看她,你别担心。受你的嘱托,会照顾好七七的。”

谢安娜眼睛眨了眨,表情迷糊。

她刚刚,好像没有嘱托过慕钰麒什么吧。

“我还有事要忙,这边的事,就交给我好了,你和萧钰麟继续在外面浪吧,不用担心。”

说完,慕钰麒就挂断电话。根本没给谢安娜反应的机会。

放下手机,谢安娜有些无奈地看着萧钰麟。

刚刚两个人的对话,萧钰麟也听到了。

只是此刻的他,没有刚刚那么轻松。

“慕钰麒在说谎。”

听了这话,谢安娜心里一紧,忙问:“你是指哪方面?”

“他和七七,关系不简单。”

“那还是他欺负了七七?可恶,我现在就要回去,找他算账!竟然敢惹我们七七哭,不可饶恕!”

谢安娜说着,就要打电话订机票,立刻回去。

可是萧钰麟却拦住了她,说:“你先冷静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快说明白,我都要急死了。”

萧钰麟眸色微沉,道:“我收回刚刚的话,或许,慕钰麒对七七,并没有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在乎。”

这话有些绕,谢安娜反应了下,问:“慕钰麒很关心七七?”

“嗯,比我想象的,还要关心。”

谢安娜听了这话,非但没有宽心,反而更紧张了。

“根据你说的,他对七七的关心。有可能会让七七误会,然后傻啦吧唧地陷入情网,最后的结果,不还是遭到抛弃,深受情伤!?不行不行,怎么想,都觉得七七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萧钰麟无奈地环住谢安娜,说:“你别胡思乱想,你怎么知道慕钰麒会伤害七七呢?感情的事,旁观者都说不清楚的。想当初,我们不是也没被看好吗,现在照样开花结果。”

仰头看着萧钰麟,谢安娜说:“可是你和慕钰麒不一样,你自己都说了,他是个花花公子。”

萧钰麟真想抽自己的嘴巴,好好的,干嘛这样评价自己的哥哥?哎,自己挖的坑,就算是哭着也要填平。

下巴蹭了蹭谢安娜的发顶,萧钰麟说:“我们可是双胞胎,我这么优秀,他能差到哪里去?慕钰麒之前游戏人间,只是没找到能让他安稳下来的人而已。相信我,慕钰麒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他不会玩弄别人的感情。”

谢安娜撅起红唇,喃喃道:“他是你的哥哥,你当然为他说好话了。”

手臂微微收紧。萧钰麟语气温柔道:“我是在陈述事实,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如果你还觉得不放心,那我就让他收敛一点,不要有所行动,等我们回去了再说。”

哎,也只能这样了。

谢安娜靠在萧钰麟的肩膀上,轻轻叹了一声,心底的担忧,不少反增。

安抚好谢安娜,萧钰麟找机会,单独给慕钰麒打了电话,想问问什么情况。

可是慕钰麒好像很忙的样子,没说几句,就说要开会而挂断了电话。

萧钰麟无奈,只好以后再找机会,和这家伙好好聊聊。

……

慕钰麒本想直接去找七七的,可是之前都说了,不会再打扰她的生活,现在没有缘由的出现,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若是被叶初雪那女人知道了,肯定会借机奚落自己。

所以,慕钰麒必须找个合理的借口。

只是要找什么借口呢?

慕钰麒正纠结着,他的助理送来一叠文件,需要由他签字。

拿过文件,慕钰麒一份份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手指顿了下。

手中这份,是份捐献协议,捐款用于出资购买高校所需精密仪器设备。

而这所高校正是七七所念的学校。

眸光微沉,慕钰麒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自从出了学校礼堂的事之后,七七便消沉下来,脸上再也没了笑意。

往日,她还会强颜欢笑,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在意流言蜚语。

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力气伪装了,别人想怎么看,怎么想,都无所谓了。

七七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饭,上课,自习,睡觉,有时候,能一天都不说一句话。

原来的七七,整日叽叽喳喳的,让她一天不说话,简直比死还难受。

但现在看来,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没人打扰,也挺好的,最起码可以不用听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现在的七七,要求很少很少。她只想安静复习。

可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也变成了奢望。

这日,七七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周围熙熙攘攘,却与她无关。

食堂前方的公布栏前围了好多人,看着公告,在互相交谈。

突然,有人发现了七七,立刻喊了一声:“快看谁来了。”

听了这话。众人集体看向七七,脸上露出看热闹的表情。

班长和眼镜男也在里面,班长靠在眼镜男的怀里,幸灾乐祸地看着七七。

可七七却好像没听到似的,径直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喂,七七!”

班长却不肯放过七七,出声叫住了她。

脚步微停,七七侧头看向班长,面无表情。

和七七对视的一瞬间,班长吓了一跳。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七七的眼神黯淡无光,空洞的可怕。

但很快,班长就缓过神来,露出残忍的笑:“这上面的公告,和你有关系,难道你不想看看吗?”

视线落在公告栏上,七七本想瞄一眼就走。

可是上面明晃晃的字,让她突然瞳孔紧缩。

看到七七这幅反应。班长端着臂膀,当众奚落道:“要我看啊,只是把你的奖项除名,也太便宜你了,像你这样恬不知耻的人,就应该从学校开除,以正风气。”

班长的话,七七一个字也没听到,她只是定定看着公报。好像被人定住了身体。

公告上宣布,因作风问题,撤销七七的评奖,口头教训,以儆效尤。

这个处理结果,让七七脑中最后一根弦,应声而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