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错打错着/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死,大葱的汁液弄到眼睛里了!

叶初雪真是要被自己蠢哭了,起身就要去洗手间去洗眼睛。

可抬步的时候,被放在地上的篮子绊了下,身子踉跄了下。

下意识地用手撑着桌面,好巧不巧,叶初雪的手掌就扎到剪刀上。

“啊,好痛!!!”

叶初雪的手掌流了很多血,可是她的眼睛也很痛,弄的她已经不知道该先处理哪一边了,只能站在那里哇哇大叫。

慕钰麒回到公寓取资料,刚一进门,就听到叶初雪震耳欲聋的喊叫声,当下眸子一眯,抬步就跑了过去。

开门的瞬间,慕钰麒先是被刺鼻的味道辣了眼睛,待他看到浑身狼狈的叶初雪时,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女人,是猪吗!?

慕钰麒拿起叶初雪的手掌看了下,然后就准备去找药箱。

但叶初雪的另一手却抓住他,哭哭啼啼的说:“我眼睛好痛,快帮我处理一下。”

此刻,叶初雪的眼睛已经红肿起来,泪眼婆娑的,睁也睁不开。

慕钰麒真是无语了,只好先带着叶初雪去洗手间,帮她清洗眼睛。然后再取来药箱,帮叶初雪处理伤口。

“啊,好痛!”

慕钰麒下手很重,疼的叶初雪脸都变形了。

消毒之后,慕钰麒便要给叶初雪包扎。

可每次一包扎,绷带总是绑不好,伤口的血很快就渗了出来。

叶初雪忍着痛,问:“你到底会不会包扎啊,怎么血流的更多了呢?”

慕钰麒皱着眉。神色凝重,说:“我也没学过,当然不能和专业的比。”

“就算你不专业,也不能害人啊。慕钰麒,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想挤走我,这样你就可以对七七为所欲为了!”

再次解开打结的纱布,慕钰麒额头都流汗了,说:“纱布不够了,我再去拿一些。”

好吧,从慕钰麒的表现来看,他根本不会包扎。等他处理明白了,可能自己的小命也就没了。

叶初雪很悲观,她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要命丧在此了。

可就在叶初雪准备拟遗嘱的时候,有人坐在她的对面,然后用冰冷的手,然后握住叶初雪的手,动作熟练地帮她包扎好。

整个过程,快速又果断,看的叶初雪都呆住了。

“七七……”

包扎完伤口,七七便坐在椅子上,微垂着头,好像一尊雕塑。

看了看七七,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绷带,叶初雪觉得,刚刚是不是初选幻觉了啊?

就在叶初雪错愕不已的时候,慕钰麒再次推门走进来。

看到叶初雪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慕钰麒皱起眉,说:“既然你自己会包扎,干嘛还让我跑来跑去的,你是在戏弄我吗?”

一点点转过头,叶初雪说:“你是不是傻,如果我真的会包扎,干嘛还让你蹂躏我的伤口啊!”

心思一凛,慕钰麒忙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初雪的下巴,向七七的方向抬了抬,眼睛里的光,亮晶晶的。

就在那一瞬间,慕钰麒明白过来了,立刻握住七七的手,紧张地说:“七七,七七你看到我了吗?你是不是已经恢复正常了,你说句话好不好?”

“哪能那么快就恢复正常,我猜,是我刚刚的狼哭鬼嚎又吵到她了,所以,才会出手帮忙,只为快些让我闭嘴。”

叶初雪的话,让慕钰麒将信将疑。

他伸手在七七面前挥了挥,果然,七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哎!

慕钰麒沉沉叹了一声,有种希望幻灭的感觉。

而叶初雪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托着腮,沉思了会儿,说:“我怎么觉得,你不在的时候,七七就会有进步呢。”

希望破灭,慕钰麒本来心情就不好,听了叶初雪略带嫌弃的话,心里立刻生气一团无名火。

“这是巧合,能代表什么!”

慕钰麒的气急败坏,并没有打消叶初雪的猜想。

她盯着慕钰麒,挑眉问:“难道说,你就是七七心里最大的介怀?若是如此,或许可以以你为药,刺激七七。说不准,会有很好的效果呢。”

“什么药引,你说什么呢?”

“哎呀,就是让你也受伤一下,这样一来,就能让七七为你担心。然后她一着急,就会从房子里走出来,恢复正常了!”

叶初雪越想越开心,越想越觉得这个计策可行,转身就拿起剪刀,面泛寒光地看着慕钰麒。

她这幅疯狂的样子,让慕钰麒皱了皱眉,问:“你要干嘛?”

叶初雪晃了晃剪刀,笑容中充满诱惑,说:“来吧,我会轻一点,不会弄疼你的。”

这次。慕钰麒总算弄懂叶初雪的意图,不由皱着眉,斥道:“叶初雪,你肯定是疯了!”

说着,慕钰麒起身就跑。

叶初雪在后面不甘心地跟上,道:“别这么说,只是让你有个小伤口而已,然后全靠你的演技,让七七信服了。”

“你那架势。怎么可能就是个小伤口,非死即伤啊!”

“我说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七七,怎么做的事,都那么没种啊!流血流泪怕什么,只要能让七七恢复正常就好啊。”

“那你也先把那东西放下,该怎么受伤,我自己权衡,才不要把自己的生死交到你手上!”

“你这是信不着我的技术?哎呀,放心吧,有了刚刚的经验,我肯定能掌握好分寸,不让你受太多苦的!”

说着,叶初雪还晃了晃手上的剪刀,并露出白到瘆人的牙齿。

“你们,好吵!”

就在叶初雪和慕钰麒互相对峙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让两个人均是如遭电击。

一点点转过头,慕钰麒看着七七,眼中尽是不敢置信。

叶初雪先一步冲到七七的身边,满目殷切地说:“七七,你终于肯说话了!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两天有多担心你啊!你……”

叶初雪还想再说什么,可是慕钰麒一下就将叶初雪挤到一旁,双目殷切地看着她。

“七七,你看看我,还知道我是谁吗?”

黝黑的眸子,总算有了反应。

七七看着慕钰麒,又好像穿过他。在看一个虚无的时空。

“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

因为太久没有说话,七七的声音沙哑而凛冽,听得人很心疼。

慕钰麒想要张口说话,可是叶初雪却拦住他,给他做了个暗示。

此刻的叶初雪,并没有和任何人谈话,她好像陷在自己的回忆里,在和回忆里的慕钰麒控诉着什么。

现在,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听着七七的宣泄,弄明白每个细节。

“我明明和你没有关系,却被所有人误会,还被人那样羞辱,连本该属于我的名誉也被剥夺,这不公平!”

“我认真复习,努力工作,就是想让自己的未来光明一片,怎么能因为这样可笑的借口就背负一辈子的骂名!?”

“还要那些嘲讽我的人,他们连真相都没弄清楚,就一味地指责我,他们有什么资格!!”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一个人快要承受不住了,怎么办……”

七七说着,眼泪开始止也止不住地流下来,而且越哭越凶,到最后,哭的嗓子都哑了。

听着七七的控诉,慕钰麒觉得心很痛,伸手就将七七搂进怀里,无声地给她安慰。

而旁边的叶初雪也红了眼眶,觉得七七真是不容易,一个女孩子要面对这么多谩骂和指责,身边却连个能够安慰她的人都没有。

这样的痛哭也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七七的哭声慢慢减弱,她抬手擦着泪珠。这小动作,和以前一模一样。

感受到怀里的人突然平静下来,慕钰麒轻轻松开她,并抬手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

温柔的触碰,好像在七七坚硬的外壳上敲出一条裂纹,让七七慢慢钻出壁垒,睁开眼,重新打量着这个世界。

纯粹的目光,犹如心生婴儿,七七好奇地盯着慕钰麒,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慕钰麒!?”

再次从七七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慕钰麒觉得自己何其幸运。而这份幸运,远比他获得任何名誉都要来的强烈。

握住七七的手,慕钰麒声音轻柔,好像生怕会吓坏七七似的。

“是我。”

抬头,七七又看到眼圈发红的叶初雪,歪头问:“初雪你怎么哭了,是有人欺负你了吗?”

叶初雪忙摇着头,一边笑一边流着泪,说:“不是,是这里的味道太熏人。”

七七听言,深呼吸了下,立刻皱眉,说:“真的哦,有大葱的味道,我不喜欢。”

听了她的话,慕钰麒忍不住紧紧抱住七七。

在这一刻。慕钰麒才敢相信,七七真的回来了。

可是慕钰麒的举动却让七七觉得很突兀,脸色还有些发红,忙用力推着慕钰麒。

“慕钰麒你干嘛,这样会吓到七七的!”

叶初雪忙用力分开两个人,心想慕钰麒就算真情流露,也不急于这一时啊,万一七七被他的热情又吓回去怎么办?

七七还有些不自在,她只觉得今天的慕钰麒和叶初雪都好奇怪。

抬头环视一圈,七七露出讶异的表情。

“咦,这里是慕先生的家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叶初雪直视着七七的眼睛,问:“七七,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记得了?”

“之前的事……好像做梦一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你说说看,我帮你判断一下。”

七七努力回想着,说:“在学校的宣传栏里,有一张公告,说要取消我的获奖资格,还公开批评,以儆效尤……”

七七越说,脑子越清晰,脸色也愈发苍白。

她看着叶初雪,有些难过的问:“这是真的,不是梦,对吗?”

叶初雪忙解释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委屈。但那都过去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没做那些事,一切,都是你那两个同学在捣鬼。而且已经找出证据,证明他们散布谣言,诋毁中伤你,不但被学校开除,还被拘留了,他们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

这样的处理结果让七七一愣。问:“班长和眼镜男被拘留了?”

提起这件事,慕钰麒浑身煞气,说:“是,当然,这样的处罚远远不够,我会让他们很痛苦,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哎呀,这种时候就不要说这种煞风景的话了,总之,七七肯恢复意识,这是天大的好事,我们一起吃点好吃的,庆祝一下吧!”

嘴唇动了下,七七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可她并不想替那两个人求情,做了什么事,就应该为之付出代价,否则。自己所受的委屈又算什么?

既然有人愿意去处理这件麻烦事,那七七乐得轻松。她受够了被人误会的日子,她现在只想重归平静。

叶初雪为七七倒了杯水,七七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那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和慕钰麒对视了一眼,叶初雪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七七实情。

“这些不愉快的事对你刺激很大,让你封闭自我,不肯说话。这段时间。你真是吓死我们了,还好你现在恢复正常,不然啊,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啊?”

七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像鸵鸟一样,逃避事实,不由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那这段时间,都是你们在照顾我吧。”

“嗯,亲力亲为呢。”

七七挠挠头,说:“真是麻烦你们了。”

“客气什么,只要你能康复就好。哎,为了照顾你,我真是十八般武艺都练出来了,厨艺也是大为长进呢!”

听了叶初雪的话,慕钰麒不由回头看了她一眼,心想这样昧着良心说话,她的良心不会痛吗?

叶初雪当然不会痛。因为她根本不承认那是黑暗料理,相反,若不是发现七七会抗拒,他们肯定还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刺激七七呢。

这么想来,自己还是个大功臣呢,嘿嘿嘿!

就在叶初雪沾沾自喜的时候,七七再次开了口。

“我记得,在我意识不清的时候,有人喂给我奇奇怪怪的东西。”

叶初雪笑容一凝。

“呃。奇怪的东西?”

“那个家伙,该不会喂我吃了狗屎吧?”

听了这话,叶初雪的脸色才比较像吃了狗屎。

而慕钰麒则在旁边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