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放她一马/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服务生将菜单送来,叶初雪将其推到七七面前,说:“你要喝点什么?”

七七想也没想,便说:“拿铁。”

“果然,”叶初雪笑着摇摇头,然后对服务生说,“那麻烦你,一杯拿铁,一杯蓝山,一份甜品套餐。”

“请问您是要A套餐还是b套餐?”

“A吧。”

这个答案让服务生不得不出声提醒,道:“A套餐里的东西有很多,两位能吃的完吗?”

“普通人是不能的,但我们这里有两个大胃王,这些小点心,很轻松。”

见叶初雪坚持,服务生没再多言,只是轻轻点头,说:“那好吧,您稍后。”

七七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很好奇这个A套餐里,都包含了什么东西。

探头看了眼菜单,七七看了下图片,然后眼睛都圆睁了。

七七伸手在上面数了下,发现这个套餐里,竟然有十块蛋糕。

抬头看着叶初雪,七七说:就算胃口好,可这是两个人无论如何都吃不光这么多点心啊。剩下的,肯定会浪费。初雪,要不咱们换个套餐吧。

眼睛眨了眨,叶初雪笑眯眯地说:“那就慢慢吃喽。再说了,是我提议带着你出来散心的,就要让你吃饱喝好,千万不能怠慢了。”

七七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可就算我敞开了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啊。”

“哎呀。我相信你的实力。”

听叶初雪如此说,七七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边的叶初雪在玩手机,七七则看着窗外的风景。

转头收回视线,七七突然看到一个人的身影,然后一愣。

那边低头打扫的女服务生,不是班长吗!?

看到班长的第一眼,七七还以为班长也出来打工赚钱。

可是转念一想,班长已经被学校勒令退学,不再是学校里的学生了。

以这种方式看到班长,不由让七七心里五味杂陈。

叶初雪发现七七傻傻地看着一个方向,便问:“七七,你怎么了?”

七七低下头,说:“没事,看到个熟人。”

“那要不要过去打招呼?”

“不了,我想,她根本不想见到我。”

见七七不想多说的样子,叶初雪也没继续聊下去。

恰好点心被送过来了,叶初雪便开始品尝起来。

因为她是专业做甜品的,对点心的要求也会比较高。

不过,看她此刻享受的表情,就知道今天的点心还是比较过关的。

看着这些点心,七七想到叶初雪的甜品店,问:“你这么多天不去甜品店,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啊,有南宫帮我管理,我很放心。”

叶初雪将全部的时间都花费在自己身上,反而将她的事业扔到一旁。这让七七觉得很过意不去。

“其实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了,要不然,你还是回去吧。”

这话让叶初雪神色一变,问:“怎么,你也要赶我走?”

七七忙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让你和你男朋友彼此分开,连累你了。”

“嗨,这算什么,找机会和他见面就好了。就好像现在,南宫一会儿就来,这也算是约会了吧。”

原来,叶初雪有这样的打算,也怪不得她会点这么多的甜品了。

喝了口咖啡,七七说:“这里离省图很近,我一会儿去那看看书,不会耽误你约会啦。”

“说什么呢,是我把你约出来的,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扔下。”

“可是……”

“哎呀,一起坐下来喝点东西,聊聊天,也挺好的。而且南宫他特别佩服你,竟然能拒绝慕钰麒的追求,很有个性。”

这话让七七脸色有些羞赧,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还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可真是太低估自己了。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就像个女英雄。”

叶初雪越说越夸张,让七七觉得很难为情。

还好,南宫昭很快就到了咖啡店,解救了七七。

南宫昭和叶初雪聊了一会儿店里的事,便似笑非笑地看着七七,眼神里还有探究。

这样的眼神,让七七食不下咽,皱眉告饶道:“拜托,你们能不能别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我啊?”

“谁让你的确很稀有呢,能拒绝慕钰麒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虽是第一个,却不是最后一个,以后你们就会习惯了。”

“哈,那我可就不习惯了。每有一个女人拒绝了他,他就找我喝闷酒,借酒消愁,想想就很惊悚。”

听了这话,七七神色一凝。

她没想到,慕钰麒会为了自己去借酒消愁,难道自己的拒绝,真的对他产生那么深的影响?

七七低着头,抿唇不语。

看她这幅样子,叶初雪便推了南宫昭一下,说:“明明是你们男人馋酒,想一醉方休,别用我们女人做借口。”

南宫昭很快就明白了叶初雪的意思,点头说:“是是是。是我措辞不当,七七你别放在心上。”

对方的掩饰,反而让七七更加不自在,只好以笑容掩饰过去。

这三人相互聊天的画面,被班长一错不错地看在眼中。

她真的好恨,明明是七七水性杨花,为了钱而攀上有钱人,为什么要他们替她受罚!?她的人生,全都毁了!!

现在。她刚从拘留所出来,费了好大力气才找到一份服务生的工作,累死累活的赚那点微薄的工资。

而七七却能姿势优雅地坐在那里,享用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凭什么!?

就凭她那狐媚人的手段?她真的好不甘心!!

眯着眼,班长气势汹汹地走到七七面前,突然喊着她的名字。

“七七!”

看到班长,七七还以为班长要往自己脸上泼热咖啡什么的。

可对方竟然膝盖一软,直接跪在自己面前,开始声泪俱下。

见了这阵势,七七也是吓了一跳。

虽然她和班长之间有旧仇,可她已经接受了该有的惩罚,自此之后,便再也瓜葛。

其实班长也不愿意向七七低头,可是现在情势迫人,慕钰麒有赶尽杀绝之势,在这样下去,可能连这份咖啡店的工作都要保不住了。

为了生存,她愿意向七七低头,至于其他,只有以后再说。

双目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七七,班长说:“七七,我求求你,让慕钰麒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也不敢再找你的麻烦,我现在已经被学校开除,我不求别的,只要给我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就好。求慕钰麒,别再找我的麻烦了!”

七七眉头一皱,问:“你在说什么啊?”

“从拘留所出来之后,我以为该我受到的惩罚,已经足够了。可是慕钰麒还是不肯放过我,扬言,要让我在帝都彻底消失!”

七七眉头一皱,喃喃道:“竟然有这样的事……”

见七七心软,叶初雪出言。犀利道:“让你消失怎么了,就凭你对七七做的事,你就活该被这样对待。”

“我对七七,不过是恶作剧罢了,女孩子之间的嫉妒心,谁都会有,而我,只是做的过分了一点。反观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被爸爸妈妈赶出家门,一个人艰苦度日,相比之下,谁更可怜呢?”

“你们做的事,只是过分了一点吗?”叶初雪冷笑,说,“你可知道,七七因为你所谓的恶作剧,遇到了心理问题,若不是我们日日陪在她身边,积极治疗,她的人生才毁了呢!至于你,完全是自作自受,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求得我们的原谅!”

叶初雪的话,让班长抬起头来。同时,面如死灰,心里最后一份期待也没有了。

班长本以为。自己苦苦哀求,就能让七七放手。

可她没想到七七消失的这段时间,是在做心理治疗,这样一来,就算她求,七七也未必会帮自己了。

想到这些,班长就觉得很绝望,当下坐在地上,就开始痛哭起来。

咖啡店的店长见状,立刻走过来,一面向七七等人道歉,一面训斥着班长,让她赶快起来,不要再打扰客人。

万念俱灰的班长,哪里还顾得了这些,只觉得自己完蛋了,要一辈子过着见不得光的日子,真是连死都不如。

店里其他的客人也向这边看过来,小声议论着。

好端端的约会,就这样被打乱了,叶初雪很烦躁,张口就要说什么。

“我会替你向慕钰麒求情的,你先别哭了。”

还没等叶初雪开口说话,七七便先许诺了班长。

抬头看着七七,班长的脸上还挂着泪珠,不敢置信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信不信由你。”

“那我就信你了,七七。你可不能言而无信!”

说完,班长擦了擦眼泪,起身就走。

看着班长的背影,叶初雪眉头不由皱起,问:“七七,你干嘛要管那个坏人啊,就让慕钰麒收拾她好了。”

七七低头喝着咖啡,说:“她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事就此算了吧。再说了,你看她刚刚哭的那个样子,没玩没了,难道不会觉得心烦吗?”

叶初雪气极,连连摇头说:“你呀,就是心软。那种人就应该让她苦到怀疑人生,才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七七对叶初雪笑笑,然后拍着她的手背,说:“好了,不说她了。咱们是出来散心的,别坏了心情。”

“可是我的心情已经变得很糟糕,不想再待下去。走了走了,咱们换个地方,这里空气好闷。”

叶初雪负气走出去,南宫昭对七七耸了下肩,然后也跟了出去。

七七知道,叶初雪是在生自己的气。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叶初雪也没有错,只是她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会有冲突,也很正常。

这样的情况下,不需要继续纠缠,自己心里无愧就好。

轻叹了一声,七七也走出咖啡店。

外面阳光正好,但是七七的心头,却笼上淡淡的暗色。

接下来,七七不想再做电灯泡,便找了个借口。提前回了公寓,让叶初雪和南宫昭过一下二人世界。

七七本想在公寓里静一静,却没想到慕钰麒也在。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这下可尴尬了。

奇怪,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他怎么会回来呢?

慕钰麒也没想到会遇到七七,叶初雪明明说她们一起出去逛街了,怎么只有七七一个人回来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气氛有些僵硬。

最后,还是慕钰麒打破了平静,语气淡淡地问:“初雪呢?”

“哦,她和南宫昭一起去看画展了。”

眉头微不可见的蹙起,慕钰麒问:“然后就把你一个人丢回来了?这丫头,真是不靠谱。”

七七练练摆手,解释道:“不是的,是我放松够了,想回来看看书。初雪最近日日陪着我。也怪无聊的,有机会和男朋友出去散散心也不错。”

“又没人让她留在这,是她自己非要给自己找罪受,怪谁。”

听了慕钰麒的话,七七表情更尴尬了。

就在七七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慕钰麒开口,换了一副语气,问:“吃过饭了吗?”

七七违心点头,说:“吃过了。”

“那就回房间吧。”

“哦。”

转身离开。七七松了口气。

呼,总算可以走了,刚刚的气氛,真是好诡异。

七七觉得她已经没办法和慕钰麒心平气和的相处,面对慕钰麒,总会想到那些戏谑,然后影响到自己的心情,再看到慕钰麒,也会觉得怪怪的。

七七觉得这样的状态不是很好,可是她也没办法改变。现状,她只能希望随着时间推移,能将这种尴尬稀释,变淡。

回到房间,七七坐在桌前看书。

书本摊开,七七却没看进去多少,脑子里,都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

曾经不可一世的班长,习惯用鼻孔看人的班长。现在竟然在做服务生,这件事对她的打击,一定很深很深。

班长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七七倒不是同情她,她应该为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这无可厚非。

可事情要有始有终,有些事需要画个句点,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个解脱。

七七漫无边际地想了许久。直到,她的鼻尖传来一阵香气。

什么味道,好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