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失败的苦肉计/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呢,早就准备好了。”

谢安娜拿出一个大箱子,神秘兮兮地打开,里面是各样精美的礼物。

“原来这箱子里装的是礼物啊,我刚刚还以为是酒呢,要不早就打开看看了。”

众人聚过来看热闹,谢安娜则自信满满地说:“这些可是我精心挑选的,和那些艳俗的东西不一样,每一件都很独特。大家挑挑看,有没有中意的礼物。”

七七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伸手拿了过来,笑道:“这盒巧克力,看着就很好吃。”

“就知道你会喜欢巧克力。”

叶初雪捧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满面惊喜,说:“啊,这个是威尔顿的烘焙模具,我中意好久了。”

“以后做出更好吃的甜点,给我们品尝啊。”

七七和叶初雪在里面挑挑拣拣,段依瑶则在旁笑看着。

谢安娜见段依瑶没有动作,便问:“依瑶姐,你不挑点什么吗?”

“我不着急,她们挑剩下的,送给我就好了。”

看着箱子里的化妆品啊。香水之类的东西,谢安娜懊恼地说:“之前不知道你怀孕了,不然,我就可以买些婴儿小衣服做礼物。现在这些,可能都不太适合你。”

“哪会,”段依瑶在箱子里看到一个娃娃模型,弯腰捡起,笑说。“这个模型,我很喜欢。你的心意,我收下喽。”

段依瑶的善解人意,让谢安娜笑容甜甜。

可是这笑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一伙不速之客,击得粉碎。

“在分礼物啊,那有没有我们的份?”

看到萧钰麟等人进来,谢安娜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戒备道:“你们怎么进来了?”

萧钰麟耸了耸肩,笑说:“这里也没人不允许我们进啊。”

谢安娜皱起眉,扭头看向身后。

被她的目光扫过,叶初雪忙摆摆手,说:“安娜,这事和我没有关系,我可没有通知他们地点!”

“这事的确和初雪没关系,我是从她的手机里找到了预约电话,打听出来的。”

说话的,是南宫昭。

听了南宫昭的话,叶初雪的眼神都快杀人了。

“臭南宫,你这不是陷我于不义吗!”

南宫昭很无奈,露出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别怪南宫,是我出的主意。大家难得有时间,就应该在一起聚一聚,何必还要分男女。弄的很见外。”

叶景琰一开口,众人也没敢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如何想的,不得而知。

场面有些尴尬,段依瑶倒是无所谓的样子,笑说:“既然来了,就坐下来一起吃吧,反正这里还有空位子。”

段依瑶是孕妇,这里孕妇最大,她都允许了,其他人也不好说个不字。

慕钰麒本想坐在七七的身边,却被萧钰麟给拽了回来,他们四人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与四位女生,遥遥相对。

这架势,怎么看都比较像是在谈判啊。

南宫昭走到门口,向外面喊了一声:“服务员,拿菜单来,我们要点菜。”

服务员闻声走过来,一开门,这一屋子的俊男美女,差点没闪瞎了他的眼。

接过菜单,萧钰麟先看向谢安娜,笑问道:“安娜,你还想吃什么?”

谢安娜神色冷冷,说:“我想吃什么有用吗,最后做决定的人,又不是我。”

“今天你们女人帮最大,当然由你们说了算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谢安娜眸子转了一圈,说:“那我们不想吃菜,只想喝酒,你们可奉陪?”

“当然没问题。”

“服务员,上酒!”

谢安娜气势十足地吼了一声,让那服务员都哆嗦了下。

很快,酒水被端了上来。

放在女士面前的,是度数低到可以不计的女士酒。

而在男士面前的,则是真刀真枪的各种烈酒。

萧钰麟看着面前的各色酒瓶,苦笑道:“这么比,不太公平吧。”

谢安娜哼了一声,说:“觉得不公平,你可以走啊,我们又没勉强你接受这种不公平。”

南宫昭忙从旁调节,道:“哎呀,喝酒而已,哪里来的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喝的开心就好嘛。”

“嗯,这句话,深得我意,南宫。我们对饮一杯!”

说着,叶初雪亲自为南宫昭倒了满满一杯。

看着面前的酒杯,南宫昭真是有苦说不出。

叶初雪喝光了杯中酒,见南宫昭动也没动,挑眉问:“你为什么不喝?”

轻轻叹了一声,南宫昭端起面前酒杯,一口气喝光。

见他喝的那么急,叶初雪心中一紧。想要说什么,却只是嘴唇动了下,没说一个字。

这样喝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集体阵亡了……

萧钰麟想了下,决定先发制人。

笑看着谢安娜,萧钰麟说:“安娜,和你说件事啊。你看你搬出去住了,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没意思。正好,慕钰麒那的房子空了出来,我和南宫两个,决定搬到他那住几天。”

一听这话,谢安娜勾唇笑了下,声音中带着三分讥讽,问:“怎么,抱团啊?”

“没有啦,就是三个孤身男人凑在一起,热闹一下,多点人气。不然我们各自回家,只能对着墙壁发呆,多可怜。”

“你们都已经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反正现在没人管,你们就放飞自我吧。”

“谢谢老婆。”

明知道谢安娜不愿让这几个人凑到一起,可是萧钰麟就好像没听出来一样,还故意说着反话气谢安娜。

谢安娜有苦说不出。扭过头,不想去理萧钰麟。

自从进到包房之后,慕钰麒都没有机会和七七说句话。

看着心上人在自己面前笑啊笑的,而自己只能像个痴汉一样远远凝视,这让慕钰麒很心急。

趁着谢安娜同萧钰麟说话,慕钰麒趁机凑近七七,近距离地看着她的一颦一笑。

见慕钰麒靠过来,七七立刻坐直了身体。如临大敌。

“七七,这两日还好吗?”

“挺好的。”

“有按时吃药吗?”

“现在已经不需要吃药了。”

“那很好。复习肯定很累,要照顾好自己,别太辛苦。”

“哦。”

七七低着头,露出美好的侧面,让慕钰麒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思念之情,满溢出来。

轻轻呼吸了下,慕钰麒就想说出自己的思念。

“七七,我很想……”

“你们聊什么呢。”

话还没说完,谢安娜走了过来,笑容中带着几分警告。

“没什么。”

“没什么?刚刚还热火朝天的呢,我一过来,就支支吾吾的,肯定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话。”

谢安娜说话不留情面,萧钰麟担心慕钰麒会发飙,忙从旁调节道:“安娜,人家聊天,你就不要插嘴了。”

“聊什么天,现在喝酒呢,大家就要燥起来。”

“喝酒是吧,那我和七七喝了这杯酒。”

慕钰麒说着,就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而后,又替七七斟满。

将酒杯递给七七。慕钰麒眸中尽是深情。

可一只素手,从旁斜插过来,不由分说地拿过酒杯,说:“这杯,我替七七喝。”

慕钰麒终究动怒了,他沉着脸色,说:“七七可以自己喝的。”

“那不行,七七要复习,酒喝多了,会让脑子反应变慢的。”

一听这话,七七忙摆着手说:“那我还是不喝了。”

七七的拒绝,让慕钰麒没了脾气。

哎,在谢安娜面前,自己还是棋差一招啊。

慕钰麒有些认命地叹了一声,举杯,对谢安娜说:“好吧,那咱俩喝。你是七七最好的朋友,我敬你。”

“这两者,有关系吗?”

“没关系,但这也不影响我们喝这杯酒吧。”

谢安娜挑了挑眉,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然后看向慕钰麒。

被谢安娜这样盯着,慕钰麒连作弊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一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让慕钰麒的心,也跟着火辣辣的。

酒过三巡,叶景琰双目盯着礼物盒子,问:“这些礼物,可有我们的份?”

人家都这样说了,谢安娜也不好扫了对方的面子,语气淡淡地说:“若是喜欢,尽可以挑。”

谢安娜虽然这样说,但任谁看了她的眼神都不会自讨没趣。

可叶景琰不是一般人啊,无视谢安娜的眼神警告,还真的蹲在礼物盒子旁,说:“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这个家伙……

七七咬着嘴唇,然后其他几个男人,也加入了叶景琰的队伍。

嗯,几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蹲在那挑礼物,这场面怎么看,都觉得好诡异。

“这里面都是女性用品,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用,也不太合适。”叶景琰挑选了一会儿,并没有选中什么心仪的东西,倒是对七七手旁的巧克力,比较感兴趣。

“七七,你那盒巧克力,也是礼物之一吗?”

被点到名字,七七一愣,而后说:“啊,是的。”

“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尝尝。”

“当然。”

七七说着,还将巧克力盒子递了过去。

虽然七七表面上很大方,其实心里却是在滴血的。

这么多人,每个人尝两块。这盒巧克力就没有了,没有了!

七七只希望那几个男人对巧克力不感兴趣,尝两块就会放下。

可谁知,那几个男人就跟没吃过巧克力似的,吃起来没完没了。

当最后一块巧克力也被消灭的时候,七七真是绝望了。

我的巧克力啊!!

南宫昭一脸满足的表情,点头说:“果然很好吃。”

叶初雪在旁气的直咬牙,怒道:“这是送给七七的礼物,你们都把它吃光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叶景琰看着空掉的巧克力盒子,表情有些尴尬,说,“这样吧,我们再送给七七一盒,以做补偿。”

话音落下,叶景琰还没等谢安娜有何反应。扭头看着慕钰麒说:“我记得你在意大利有朋友,不如,就让他们捎回来一盒,再送给七七好了。”

慕钰麒点头,说:“可以,这件事交给我就好了。”

这个帮家伙……

就算再笨,谢安娜也看出这几个家伙的把戏,这就是曲线救国啊。

眼睛眯了眯。谢安娜突然露出一丝笑。

看着谢安娜的笑,萧钰麟心底慌了瞬。

她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就代表了有人要遭殃。

今天,谁又会是这个倒霉蛋呢?

就在萧钰麟暗暗揣测的时候,谢安娜开了口。

“你们几个人,刚刚吃了十多块巧克力,对吧?”

“好像是的。”

“好吧,作为回馈,你们吃了多少块巧克力,就喝多少杯酒,这很公平,对不对?”

谢安娜的话一说出来,女生给她暗暗比起大拇指,而男生那边,就只剩下苦笑的份了。

谢安娜起身,为众人一一斟酒。脸上还带着狡猾的笑。

看着面前的酒杯,男人们或大声或小声的叹息,暗想:却无一人敢反驳什么。

今天,怕是要不醉不归了。

两个小时之后——

对比之前的帅气逼人,此刻的男人们,东倒西歪,勾肩搭背,显然是喝的不省人事了。

而桌上。还摆放着十多瓶烈酒空瓶。

谢安娜挥了挥手,觉得这里的空气很糟糕,便转身去开窗子,并对段依瑶说:“依瑶姐,咱们走吧,别累到你。”

段依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淡淡地说了声:“好。”

叶初雪倒是满面愁色,问:“安娜,你有没有过一个问题。”

“什么?”

“他们喝了这么多,连路都走不动,谁送他们回去?”

嗯,好倒是个问题。

可谢安娜却并没有心软,还冷哼了一声,说:“这简单,留在这里醒酒呗,睡醒了,自己回去。”

如此冷漠的反应,让七七眉头微蹙,说:“这样不太好吧。”

“那是你能扛他们回去,还是我能扛他们回去?”

听了谢安娜的话,七七垂下头,不再说什么。

“行了行了,我们走吧。”

说着,谢安娜招呼女人们离开,走之前,还特意将包厢的门关好。

门外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包房里的男人们则慢慢坐直身体,眼神晶亮,哪里还有刚刚的醉意?

扯了下领口,南宫昭皱眉问:“怎么苦肉计不奏效啊?”

慕钰麒也是一脸的不解:“是我们露出什么破绽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