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缩头乌龟/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疑地看着叶初雪,慕钰麒道:“可是你刚刚不是这样说的。”

什么叫打脸,叶初雪这就叫打脸啊!

叶初雪尴尬的笑笑,说:“那是我考虑不周,七七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那我就去学校找她,总会碰面的。而且,我还要布置一会儿呢。”

什么惊喜啊,还要布置一下,看来这阵势还挺大的。

可会有多少希望,就会有多少失望吧……

叶初雪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只能沉默下来,看着慕钰麒转身离开。

慕钰麒并没有发现叶初雪眼底的担心和焦虑,满心所想,都是如何给七七一个完美而难忘的夜晚。

……

七七正在宿舍里收拾行李,突然听到楼下有骚动。

但是七七并没有理会,考研结束,总会有人要忘我庆祝,会发出一些异样的声响也很正常。

可这次的动静,似乎有些大呢。

七七一面收拾着,一面想这些人真是越来越疯狂了。如果再声音再大点,可能就把学校领导引来了,到时候若被老师批评几句,甚至留下处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七七心里碎碎念的时候,有人跑到她的寝室里来,急道:“哎呀,七七你怎么还在收拾东西啊,快到外面来看看!”

七七头也没抬,笑说:“我就不凑热闹了。”

“这事和你有关,你还不凑热闹?那我们还有什么热闹可看啊!”

对方的话把她弄愣了,还没等七七回过神来呢,人就被拖走了。

七七一直被拽出了寝室楼,站在楼下面,然后,瞬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夜幕降临,灯火初上。

但是今天的寝室楼下,却格外的明亮。

因为有人在下面点燃九百九十九根蜡烛,拼成了心的形状。

在旁边,还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烛火的照应下,娇艳又明媚。

在在旁边,坐在一个男人,手中抱着吉他,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七七。

这样的场景,真是浪漫死了,众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要当众表白啊!

而表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慕钰麒。

今日的慕钰麒换下一身西装,穿了一身运动休闲的衣服。头发软软的贴在耳边,微微遮住眼睛,掩住一部分犀利,让他显得青春不少。

而这,也是慕钰麒期待的效果。

自从看到七七和学长在一起之后的画面,慕钰麒就对自己的年纪很介意。

以前的他,可从没有介意这些。慕钰麒是骄傲的,他觉得除了自己,没人能打败他。

可现在,他竟然在一个女人面前自卑起来,甚至想要用一些手段,拉近自己和她之间的差距。

这样的话,说出去肯定没人会信吧,就连慕钰麒自己,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可那又如何?人生中,总要有点不一样的事情和经历吧,况且这是为了七七,慕钰麒并不后悔。

说实话,此刻的慕钰麒还有些紧张。

他倒不是不自信,而是,他不知道七七会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和这样的表白方式。

慕钰麒在忐忑,可是其他人却被这样的慕钰麒晃瞎了眼。

真是太帅了,简直让人晕倒那种帅啊!!

要说平日里的慕钰麒,是高高在上的,像是一个商业帝国的主宰者。那么此刻的慕钰麒,就是平易近人的,轻轻柔柔的气质,更让人心动。

那感觉,就好像慕钰麒从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变成了现实,让人忍不住上去将他生吞活剥。

看到面前的慕钰麒,七七先是愣住,完全搞不清状况。

她想不通,慕钰麒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这里。

难道他是和人打赌打输了?

嗯,很有这个可能。

就在七七胡思乱想的时候,慕钰麒突然深呼吸了下,紧接着开口。

“七七,你说你喜欢会弹吉他,唱歌给你听的男生。虽然我对这样的幻想,不屑一顾。但是你喜欢,我就为了你去学。我将自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也希望你会喜欢这样的我。”

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

七七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吞了下口水。

烛火照应下,慕钰麒满面温柔,指尖轻拨,温柔的曲调如月光般流淌出来。

那是首动人的情歌,七七很喜欢,在甜品店打工的时候,经常放出来听。

但她没想到慕钰麒会将这样的小细节也记在心里,这让她有点感动,也有点无措。

慕钰麒本来就长的帅,在柔柔烛火的照射下,在琴声的烘托下,简直要迷死人了。

女生们都对着慕钰麒流口水,而男生们则自叹不如,甘拜下风。

至于七七,至始至终,都是一脸懵逼状。

一曲结束,众人如痴如醉,慕钰麒则站起身,从旁边拿起一束花,径直走向七七。

慕钰麒深情地看着七七,他说:“虽然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很幼稚,但是谁让你喜欢呢,我也只能由着你。”

将手里的花束递给七七,慕钰麒说:“七七,我们在一起吧。”

听了慕钰麒的话,七七一点点抬头,看着慕钰麒,总觉得眼前的画面,那么不真实。

慕钰麒向自己表白了呢,还是以自己醉憧憬的方式,让她成了所有女生嫉妒艳羡的对象。

在七七的白日梦里,她做过无数次这样的梦。

可是当梦境变成了现实,她却觉得冷静无比,好像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

难道,自己不应该激动一下吗?有人在给自己弹唱,多像偶像剧里的桥段呐……

七七在反问着自己,而她的沉默,让慕钰麒本就紧张的心,微微一紧。

周围的看客不明所以,开始起哄,道:“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慕钰麒无视其他人,他直直看着七七,也不催她,似乎在等七七自己做决定。

呼喊声越来越大,由不得七七继续做缩头乌龟。

此刻,她必须给出一个回应。

“我……我……”七七咬着唇,然后高喊了一声,“我尿急,要上厕所!”

说完,七七扭头就跑了,速度比兔子还要快。

啊,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都懵了,侧头看着慕钰麒,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当众表白,女主角却跑了,他这个男主角,应该会气急败坏吧。

然而,事实再次出乎意料,慕钰麒竟然笑了。

他猜到了,七七不会当着大家的面,接受自己的追求,她会躲,也很正常。毕竟这个惊喜太突然,七七一点准备都没有,会不知所措。

慕钰麒会给七七考虑的时间,明天,不论如何,一定要从她这里得到答复!

眸子眯了眯,慕钰麒转身就走,潇洒又无所谓,看的人心神荡漾。

哎,这么优秀的男人,七七怎么能做到不同意呢?该不会是欲擒故纵吧。嗯,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天底下,有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追求?

怪不得人家能拴住慕钰麒,有手段啊!

众人议论纷纷,而七七坐在寝室里,心乱如麻。

能被慕钰麒如此用心对待,七七心生庆幸。

可是之后呢,要同意他的追求吗?自己,和他真的合适吗?

学长的话,不由自主地在七七耳边响起,那么这次,慕钰麒也是在用他的办法,逼迫自己选择他吗?

好烦啊,这种复杂的事,真的好烦!

七七烦躁地揉揉头发,觉得今天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发生这种事,毁了一切?

还有,自己已经告诉过慕钰麒,自己和他不合适,为什么他还要总是缠着自己?难道自己真长了张任由人算计的脸吗?

不行,这次,绝不能让慕钰麒将自己捏在手心里!

第二天——

谢安娜昨晚有应酬,睡的很晚,正在朦朦胧胧之际,突然听到门外有喧哗声。

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谢安娜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谢安娜并没有多想,转过身,接着睡。

可是外面的声响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人在呼喊什么,让谢安娜无法忽视。

被吵的睡不着,谢安娜干脆坐起身,顶着一个鸡窝发走出房间,看看外面到底在吵什么。

见谢安娜走出来了,慕钰麒立刻指着她,说:“正好人出来了,我问问她!”

萧钰麟忙拦住慕钰麒,皱眉道:“别发疯了,安娜昨晚睡的晚,不许你影响她休息。”

“算了,我已经被他吵醒了,你就让他接着说吧。”

谢安娜打了个哈欠,然后坐在沙发前,睡眼惺忪地看着慕钰麒。

绕过忿忿的萧钰麟,慕钰麒提高了嗓门,质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七七的老家在哪里!?”

“知道啊。”

“给我地址,我现在要去找她!”

慕钰麒杀气腾腾的样子,让谢安娜瞌睡虫渐失,戒备地问:“你要干嘛?”

“干嘛?当然要找她问问清楚!”慕钰麒握着双拳,眼底划过狠厉神色,既有愤怒,也有懊恼,“我昨日当众向她表白,她当时没给我答复,我也没说什么,还给她一晚上的考虑时间。可她倒好,今天早上,人竟然失踪了,我一打听,原来收拾行李,回了老家!!现在给她打电话也不接,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呃……

谢安娜端着水杯,本想喝口水。

可是听了慕钰麒“悲惨”遭遇之后,整个人都愣住,水杯端了半天,然后才问:“你是不是吓到她了?”

“怎么可能,我很温柔的好不好!七七说她喜欢男人弹吉他,我特意练习,只为了给她一个没有遗憾的告白。可她倒好,不声不响就走,真是辜负我的一片苦心!”

提起这事,慕钰麒就满腹委屈。

他可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会为一个人如此费心?

而七七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肆意践踏他的真心,简直可恶!

虽然慕钰麒一副很痛心的样子,可为什么,谢安娜却想笑呢?甚至是,有点幸灾乐祸的笑!?

抬手掩唇,轻咳了一声,谢安娜掩盖住眼底的笑意,说:“我会帮你联络到七七,顺便问问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在那之前,希望你能冷静,别做冲动的事,免得你们两个人,愈发尴尬,连和好的可能都没有了。”

“你给我地址,我自己去找就可以了。”

“你这样去,肯定会吓到七七的。”

“但我要找她问清楚,为什么要不辞而别,给我个回应,有那么难吗!”

“她不回答你,就是因为心里纠结。同意和不同意,各占一半。若你现在去闹,可能在七七心里,不同意的比重,就会变多哦。”

谢安娜的话,让慕钰麒一愣。

萧钰麟也在旁边附和道:“安娜说的对,你还是先冷静一下,让安娜去探探情况。咱们可是商人,不能打没准备的仗啊。”

慕钰麒考量了瞬,神色阴沉地开了口,说:“那好,这事就交给你。若你们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就由我亲自出马了。”

说完,慕钰麒离开,而萧钰麟则擦了擦冷汗。

自二人出生以来,萧钰麟还没见到慕钰麒如此严肃萧杀的模样,看来这次的事,真的气到他了。

坐在沙发上,萧钰麟轻轻呼吸了下,感慨道:“老婆,你那个朋友还真是够胆量,据我所知,她都已经拒绝慕钰麒两次了。单单这胆量,就已经让多少人自叹不如了。”

惊讶过后,谢安娜恢复冷静,说:“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天底下比慕钰麒聪明的人多了。可是像七七这样娇憨可爱的姑娘,可就独此一份哦。你们都觉得若七七和慕钰麒在一起,是七七高攀了慕钰麒。但是我却觉得,慕钰麒反而配不上我们七七。”

萧钰麟不同谢安娜辩驳,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所以慕钰才会珍惜嘛,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宠。他如此用心良苦,咱们可得帮一把,你说是吧?”

斜睨着萧钰麟,谢安娜冷哼了一声,说:“宠?拜托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只看到他让七七落荒而逃。”

“能为七七而去学吉他,还在短时间弹的这么好,天赋是一方面,而另一方便,他也肯定是花了时间努力的。慕钰麒虽然急着表白,也硬是等到七七考试结束,可见他心里是为七七着想的。”

萧钰麟语气轻柔,不紧不慢,却让人心里一动。

眸光闪了闪,谢安娜有些无奈,说:“是同意还是拒绝,就在这一次尘埃落定吧。他们两个,要么就是天作之合,要么,就彼此分开,别再缠着对方,我在旁边看着都累了。”

“好,那这次就把决定权,交到七七手上吧!”

谢安娜点点头,然后转头打开电脑,不断操作。

“你在干嘛啊。”

“订票啊,我要去七七的老家。”

一听这话,萧钰麟脸色苦兮兮的,说:“不是吧,又要走!?这种事,电话就能搞定的。”

“你没听慕钰麒说了吗,七七不接电话,估计就是谁的话也不想听,我只能亲自走一趟了。”订好票,谢安娜侧头看着萧钰麟,笑容中多了几分幸灾乐祸,道,“最多一两日就回来了,很快的。再说,你不是也支持我找七七聊聊吗。”

哎,明明是慕钰麒追女人,为什么每次都让自己的老婆鞍前马后啊!?

萧钰麟一脸苦闷,问:“我后悔了,可以吗?”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眼眸转了一圈,萧钰麟突然改了态度,道:“好,我知道了。老婆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

萧钰麟的话,让谢安娜眯眼打量着他。

这家伙,态度变得也太快了,有问题!

但事情紧急,谢安娜没时间和萧钰麟细聊,就回房间准备收拾行李。

七七的老家,离帝都并不远,但那里的环境和帝都的繁华、紧张,截然不同。

在那里,小镇不大,傍水而依,空气中都透着慵懒,让人肆意享受着时光的流逝。

而这,就是七七从小长大的地方。

七七的父母都是老师,但二人很开明,对七七的管教也很放松,这才造就七七活泼开朗的性子。

此刻正值寒假,七七的父母并不忙,一家三口难得聚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只是七七这次回来,脸上偶尔会露出怅然若失的表情,七七父母看在眼中,知道女儿有了心事。

但他们也不急着追问,女儿如果想说,自然会说的。他们只是给七七一个安稳又放松的环境,让七七渐渐放松提防,有一天,能自己吐露心声。

这日,七七出门倒垃圾。

可一开门,就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正搓着手掌,不断哈气。

这里的冬天虽没有帝都温度低,但阴天的时候,还是阴冷阴冷的。

谢安娜全副武装,眼镜、帽子、口罩、围巾,一个都不少,将她的五官遮盖的严严实实。

饶是如此,七七也一眼就认出了谢安娜,满面惊诧。

谢安娜跺了跺脚,说:“我等你好久了,这里的天气,怎么比帝都还要冷啊!?”

七七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置信地问:“你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是在这边有工作?”

“没有,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是啊,有事要找你问清楚。”

“打电话说不就好了,何必……”

话说了一半,七七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换了手机卡,要人家怎么联络自己呢?

表情讪讪地低下头,七七抓了抓头发。

谢安娜已经被冻僵了,她又哈了哈气,直截了当地问:“哼,你知道我这次是为什么亲自来了?电话打不通的事,稍后再找你算账。这次来,是想问你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我。”

谢安娜语气严肃,让七七也忍不住紧张起来,笑说:“什么问题啊,弄的怪紧张的。”

“你对慕钰麒,究竟有没有想法!?”

七七尴尬地笑笑,说:“这个问题,太让人难为情了。”

“你只需要说是,还是不是。”

“我……”

七七的话还没说完,门里面又走出一对中年男女。

看他们的打扮,似乎要出门。

其中一人,见七七迟迟没回来,便唠叨地开了口。

“我说你这丫头,出门倒个垃圾,怎么这么慢啊?”

话音落下,七七爸爸和七七妈妈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奇怪的女人,从头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的,透着诡异。

担心这人有什么不轨的心思,七七爸妈立刻戒备地问:“你是谁?”

见到长辈,谢安娜忙摘掉帽子眼镜和口罩,神态恭恭敬敬的,说:“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七七的同学,也是她的好朋友,谢安娜。”

七七妈妈一愣,问着自己的老公,道:“谁,她说她是谁?”

“谢安娜!”

“真是谢安娜吗,那个大明星?”

“我看就是她,嗯,本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呢。”

“哎呀,我班里的学生可喜欢她了,光是她的写真,我都没收好几本了。”

“啊,我想起来了,七七以前说过,她在学校里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就叫谢安娜。之前还以为是重名了,没想到就是大明星本人啊。”

见自己的父母唠唠叨叨个没完,七七表情尴尬,说:“好了,当着人家的面聊这些,多尴尬啊。”

“哈,说的也是,是我们失礼了。谢小姐,天这么冷,别站在这里聊,快进屋吧。嗯,今天晚上留下来吃晚饭吧。”

虽然七七爸妈有些唠叨,但是他们并没有恶意,言语间,也很和气,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堪,反而会觉得很亲切,就好像是关爱晚辈的长辈一样。

但留下来吃饭,难免会打扰,谢安娜便说:“我来,只是和七七随便聊聊,就不打扰叔叔阿姨了。”

“看你说的,你在学校肯定没少帮忙照顾七七,我们请你吃顿家常饭,也是在正常不过。”

“算了,别勉强了,可能咱们家的饭菜,没办法入得了大明星的眼。”

“啊,这样啊,是我失礼了。”

这二人一唱一和的,让谢安娜哭笑不得,忙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担心叔叔阿姨太辛苦。”

“这有什么辛苦的,只是多加几个菜而已,家常菜罢了。”

见父母坚持,七七也帮忙游说道:“安娜,你就留下来吧。你在外面不方便,而且天气还冷,我看你也没穿多少衣服,别冻坏了。”

“那,好吧,就麻烦叔叔阿姨了。”

见谢安娜点头同意,七七爸爸妈妈很开心,连连道:“那你去七七的房间坐一会儿,我们正好去买菜。”

“好。”

“快进去快进去吧,七七,好好招待谢小姐,别怠慢了你的朋友。”

“知道啦。”

七七邀请谢安娜回了自己的房间,并为她倒了杯水。

这还是谢安娜第一次参观七七的房间,她抬头打量着这个充满小女生气息的房间,笑说:“好粉嫩啊。”

七七尴尬地笑笑,说:“这是我妈妈帮我选的颜色,她觉得女孩子就应该选一点娇艳欲滴的颜色。”

“的确很娇艳,”谢安娜脱掉外套,然后捧起水杯,借由里面的温度,暖着微冷的手。“不过说真的,你爸妈真好,也很开明的样子,应该是很明事理的人。”

提起自己的父母,七七笑着点头。但很快,她又流露出失落的是很色,说,“他们的确是很好的父母。但是我,却不是好孩子。”

“怎么会呢,你多乖巧啊,也不用爸妈操心。”

“但是这次回来,我觉得爸妈在我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的。我猜,他们肯定看出什么来了,很担心我,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询问。”

看着七七这幅郁郁寡欢的样子,谢安娜轻叹了一声,然后放下杯子,说:“其实吧,这事没那么复杂,你就看你对慕钰麒,究竟是什么心思。事情解决了,你自然恢复正常,身边的人,也不用再担心你。”

见谢安娜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七七有些为难地垂下头,揪着手里的大玩偶,喃喃说:“我……”

一个字,七七却沉吟了很久,都没有下文。

见她这样纠结,谢安娜问:“你喜欢他,对吧?”

一听这话,七七立刻严词拒绝道:“我不喜欢他!”

哎,这个傻丫头,她知不知道就看她这个表情,就已经知道她的回答了?

谢安娜频频摇头,然后说:“如果不喜欢,直接拒绝就是了,就像你拒绝那个纠缠你的同学一样,干嘛话都不说一句,就跑回家了?”

“我……我是不想让他对我死缠烂打。”

“不想让他对你死缠烂打?那好办,直接拒绝他,用最狠绝的话,攻击他。那么骄傲的人,自然不会再纠缠你了。”

七七神色茫然了片刻,问:“可是那样,他会不会很伤心啊?”

谢安娜耸肩,无所谓的说:“那当然了,你可是他第一个费心思追求的女孩子,被拒绝了,会伤他的自尊的。失落是难免的,很有可能,还要低沉一段时间。”

七七一想到那么耀眼的人,会为了自己而郁郁寡欢,七七就觉得于心不忍。

抬头,充满期待地看着谢安娜,七七问:“那,有什么温和一点的办法吗?”

“没有,”谢安娜拒绝的很干脆,她说,“感情的事,要么是皆大欢喜,要么就是两败俱伤,只不过是,伤的多点,还是少点罢了。你想温和地解决一件事,那不可能。”

七七急的都要哭了,她说:“但是,我不想伤害慕钰麒。不管他对别人如何,他对我,还是不错的。”

“那就答应呗。”

“不要。”

“为什么?”

七七神色纠结又痛苦,说:“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而且……我讨厌他用手段逼我。”

“啊?”

前面的话,谢安娜听明白了,也很体谅七七。

可是后一句,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不知道的时候,慕钰麒强迫过七七?

就在谢安娜迷惑的时候,七七垂着头,给出了解释。

“慕钰麒是个成功的商人,而我呢,就是个毫无心机的傻白甜,玩心眼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才会以退为进,逼着我做出选择。甚至,用舆论让我不得不向他低头。”

七七越说,眉头皱的越紧。

可是谢安娜却不能认同。

“七七,慕钰麒如果有这心眼,早就将你收入囊中了,怎么还会让你一个人跑回来?找不到你的人,还让我来想办法。哎,为了你们两个人的事,我可真是要操碎了心啊。”

说这话的时候,谢安娜还在观察着七七的反应。

然而,七七并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半晌,还是谢安娜沉不住气了,主动问道:“那现在要怎么办,你心里有答案了吗?”

七七摇头,说:“就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才躲回家的。”

“可你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啊。慕钰麒是什么脾气,你自己也很清楚。他现在还有耐心,能循规蹈矩。可如果把他惹急了,直接杀过来,当着你的父母摊牌,那要怎么办?”

一听这话,七七立刻摇头,说:“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这事,他们会为我担心的。”

“那就快刀斩乱麻,一直拖下去,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慕钰麒,都百害无一利。”

“要、要怎么斩?”

谢安娜不由自主加重了语气,她握着七七的肩膀,说:“就遵照你的心意,你想怎么做,就去做,不要再瞻前顾后!”

在谢安娜高压注视下,七七舔了下嘴唇,然后,好像有一股勇气从四肢百骸传来,最后凝聚在七七的胸口,让她脑袋一热,便说:“我知道了,我……会找慕钰麒说明白的。”

谢安娜的确在逼迫七七做出选择,但是,她以为七七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会看清自己的心。

哪成想这丫头竟然坚持己见,甚至更决绝了。

“哪怕会让他伤心,也不后悔?”

七七摇头,说:“他只不过是一时伤心,总会遇到下一个让他心动的姑娘,忘掉现在的一切。你说的对,既然不能在一起,就要给个痛快,不能再彼此折磨。”

见七七坚持,谢安娜长叹了一声,道:“好吧,既然你决定了,我就尊重你的选择。”

终于做了决定,然而,七七并没有任何放松的感觉,反而觉得胸口更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