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剑走偏锋/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七七怒瞪着慕钰麒,脑子飞转,在想着对策。

可七七的父母却是一惊,忙问:“什么,七七,你生病了!?”

七七表情有些难看,说:“就是,小毛病,拉肚子而已。”

“那能有多少钱,还给人家就是了,还至于到家里面来要钱吗。”

慕钰麒仰头打量着房间,语气平淡道:“钱是不多,把这个房子卖了,刚刚好。”

这话,让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变了脸色。

学长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难得冷下脸来,警告道:“你别太过分了!”

“像你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当然不知道顶级医院一天会花费多少,请全球顶尖的专家,又要花费多少钱。”

被人用钱打脸,尤其是慕钰麒,这让七七心里很不舒服,脸色通红地说:“不就是欠钱吗,我还就是了!”

慕钰麒却晃了晃头,慢条斯理地说:“我不需要你还钱,只想,让她做我的向导,带我在这里转转,然后就两清了。”

七七冷哼了一声,伸手就向门外推搡着慕钰麒。

“做什么向导,你快走,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可以,但是警察来了,就只能公事公办,用你的房子做抵押。”

“你……”

“好了,住手!”

不想见女儿和一个陌生人拉拉扯扯,七七爸爸叫住了他们。

沉吟片刻,七七爸爸做了某种决定,抬抬手,说:“行了,来者是客,想在这玩是吧,那就别剑拔弩张的,找个地方住下来,明日再安排吧。”

“还是伯父明事理。”

说完,慕钰麒拿出手机,低头摆弄着。

七七真是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见他在磨磨蹭蹭的,便不客气地催促道:“你怎么还不走?”

慕钰麒头也没抬,说:“我看隔壁挂着出售的牌子,刚刚让助理把这个房子买了下来,现在,我们是邻居了。”

敲打完最后一个字。慕钰麒抬头,对七七露出惨白惨白的牙齿。

他的笑容中,充满了挑衅,这让七七怒火中烧,直想冲过去,抓花这个家伙的脸!

“慕钰麒,你差不多就可以了!”

七七咬牙切齿的,极力克制着自己,才没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可慕钰麒并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说:“我一个人住,也不会煮饭,以后就来这里蹭饭了。”

“有能耐买房子,就没本事雇人给你煮饭吗?”

“那里没有家的温暖。”

“这是我家的温暖,和你有毛线关系!”

挑眉看着七七,慕钰麒说:“谁说和我没关系,很有可能,这里以后也会是我的……”

慕钰麒没有将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但谁都看得出。这个男人眼底的暧昧和挑逗。

混蛋!

七七低头四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慕钰麒见状,转身就溜。走到门口,才回身对房间里的人,说:“先这样吧,有什么事,再慢慢聊。”

“聊个毛线!”

七七随手抓了个瓶子就狠狠砸过去,摔道门框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砰——

虽然门被关上了,可是七七仍旧恶狠狠地盯着那里,好像要将那里灼出两个洞来似的。

“七七,你和那个慕少,到底什么关系?”

七七妈妈的声音,幽幽从后面传来,让七七一愣。

硬着头皮转过身,七七眼神乱瞟,说:“没关系。”

“没关系,你生病了,他会送你去医院?”

显然,七七爸妈对这句话,是不相信的。

“那个,我之前在甜品店打工,他和店主是亲属,然后就认识了。后来我住院,他帮忙,我还挺感谢他来着,没想到想敲我的竹杠。”

七七换了个说法,但七七爸妈还是心存疑虑。

“人家那么有钱,会在意你这点毛票子吗?这人大费周章的来,我总觉得不单纯。”

的确是不单纯,可如果让七七爸妈知道慕钰麒的心思,恐怕拿着菜刀就要冲过去了。

不行不行,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七七默默握了下拳,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慕钰麒从她的生活里面消失!

深呼吸了下,七七语气坚定,道:“不就是玩几天吗,我耐着性子,哄他开心了,人自然就离开了,爸爸妈妈不用担心。”

“可是……”

“叔叔阿姨,我也会帮着七七,不会让别人欺负她的。不管对方再如何有钱有势,这里毕竟是法治社会,由不得他胡来。”

七七一个人的话,力度不够,学长在旁帮忙开口,让七七父母迟疑了片刻。

“那,七七就拜托给你了。”

“七七是我师妹,帮她,也是理所当然。”

学长说着,低头看着七七,眼底尽是鼓励和支持。

在这种情况下,能得到体贴的安慰。这让七七觉得异常暖心。

“学长,谢……”

“感谢的话,就不要再说了。”

七七会心一笑,说:“那,我会带你好好玩玩,绝对让你难忘。”

“好,我很期待。”

与此同时,慕钰麒走到了小区门口,并在那里,看到了谢安娜和萧钰麟。

两个人此刻都有些气喘,脸上,还带着焦急的神色。

发现萧钰麟,二人忙上上下下的打量,见他没事,都松了口气。

倒是慕钰麒,看到二人扬了扬眉,问:“你们两个怎么没走啊?”

谢安娜喘了口气,皱眉道:“慕钰麒,你坐飞机过来的啊,怎么那么快!?”

“你们有你们的办法,我也有我的办法。现在,我和七七变成了邻居,日日接触,就不相信不能让她动心!”

慕钰麒信誓旦旦,可萧钰麟和谢安娜却心中一沉。

“你刚刚见到七七了?”

“见到了。”

“也见到……学长了?”

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慕钰麒说:“见到了。”

“那你们没打架?”

“和谐社会,干嘛要打架?再说了,让七七钟晴于我,靠的是真心,而不是武力。”

嗯,这话从慕钰麒的嘴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觉得很诡异。

但不管怎么说,两个人没打架就好,不会让场面变得那么难看。

可眼前的男人是慕钰麒嗳,有人敢在他的女人身边转悠,他会就这样善了?怎么想都不可能。

哦,对了,他刚刚说自己和七七做了邻居,这是怎么回事?

谢安娜问出自己心里的疑问,而慕钰麒则慢条斯理地说:“我将七七家对面的房子买了下来,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七七做邻居,日日见到她了。同时,也能向七七爸妈展现我的能力,让他们放心将女儿交托给我。”

呃,这家伙还真是雷厉风行,可是,他会不会太自信了一点?

凭谢安娜对七七爸妈的了解,二老对慕钰麒,肯定会敬而远之。相比之下,还是学长比较能入他们的眼。

“喂,你们不是还有事吗,快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就好了。”

抬眉看着慕钰麒,谢安娜问:“你确定?”

“当然,我纵横商场这么多年,难道连个毛头小子都对付不了吗?”

慕钰麒语气自信,可谢安娜却觉得这事,可能不太靠谱。

轻轻呼吸了下,谢安娜说:“希望最后不要被自己打脸。”

“你们就放心吧,这次,我绝对取得美人归的!”

谢安娜还想说什么,慕钰麒的助理开车过来,上面还装了不少生活用品,各色各物,倒是很齐全。

看样子,这是打算长住啊。

慕钰麒和助理一起去回房间忙碌,而谢安娜和萧钰麟站在楼下,一副无语的样子。

最后,还是萧钰麟拍了拍谢安娜的肩膀,安慰道:“既然他心里有了主意,咱们就随他去吧。”

在敌人的对面安营扎寨,这是大大的挑衅,七七一家岂会心平气和的同慕钰麒相处?恐怕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谢安娜抿了下唇,说:“不管怎样,你不能伤害七七,不然,我就让你好看。”

“放心,如果他真的敢做什么什么浑事,别说是你,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看着前方,谢安娜眯了眯眼,问:“不过,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有自信了。”

“可能,是觉得对手是个小菜菜吧。”

小菜菜?

谢安娜轻哼一声,说:“太低估对手,会输的很惨的。”

见谢安娜并不看好慕钰麒,萧钰麟不由开口问道:“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七七的爸爸妈妈,和你说过什么?”

“我见过七七的父母,很明显,他们只是想过安生日子的普通老百姓。慕钰麒对他们来说,齐大非偶。”

“也就是说,慕钰麒越是用钱砸人,越会招人反感了?”

“没错,”谢安娜表情严肃,点头说,“反观学长,人好背景单纯,对和七七也算是郎才女貌,对他们来说,是不二选择。现在只要七七点头同意,叔叔阿姨恨不能现在就去学长家里提亲去。”

听了这话,萧钰麟深呼吸了下,说:“看来,慕钰麒是前途未卜啊。”

“正是如此。要我说。你也在旁边点点他,别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萧钰麟点点头,说:“你也给七七打电话联络一下,问问情况如何。咱们虽然不能插手,但能给慕钰麒提供点有用的讯息也好。”

谢安娜点头,说:“哎,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话音落下,二人再次看向七七家的单元楼,一起叹了一声。

……

因为七七爸妈中午和人有约,今日的午饭,只有七七和学长两个人吃,便一切从简,煮面吃。

七七手艺一般,只做了两份炸酱面,黑乎乎的,没什么食欲。

但是学长很给面子,唏哩呼噜的。吃的很香。

看他这幅样子,七七稍稍放心,坐在学长身边,开始吃自己那份。

只是亲自品尝之后,七七才发现这碗面实在一般,学长能吃的那么香,也真是难为他了。

七七放下碗筷,说:“学长,要不咱们点外卖吧。”

“为什么要吃外卖,这面挺好吃的。”

“这哪里好吃,酱咸面硬,快别吃了。”

七七说着,还伸手要去拿学长的碗筷。

可是学长却拦着她,说:“挺好吃的,真的。我家是南方的,很少吃这种口味的面,我很喜欢。”

学长表情真挚,让人没办法怀疑他的话。

但是七七知道,学长只是太善良了,不想刺激她敏感的自尊心而已。

看着学长,七七笑了下,然后拿起筷子,也跟着吃了起来。

嗯,和学长在一起,这面似乎也没那么难吃了。

两个人边吃边聊,气氛很温馨,不知不觉,一碗面就吃光了。

就在七七抚着肚子休息的时候,一串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砸的人心慌意乱。

擦擦嘴角,七七小跑过去开门。

可是刚打开,她又用力关上,好像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慕钰麒攒了满脸的笑,却吃了闭门羹,脸色慢慢沉下来,在门外喊道:“七七,快开门!”

门里面没有动静。

哼,很好,装死是吧!

慕钰麒冷笑一声,说:“你不开门,我就到楼下去喊,让大家都知道知道,我对你的情谊,天地可鉴!”

这个混蛋!

七七很生气,觉得他就是个无赖,开门就要和他讲道理。

可是学长却提前握住了门把手,示意七七稍安勿躁。

看到学长的眼睛,七七慢慢平静下来,然后默然后退,让学长站在自己面前。

七七正在气头上,若是直接和慕钰麒面对面,很容易针尖对麦芒,让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考虑至此,七七也没有和学长争抢。决定让他来处理。

转身,学长推开了门,神色微冷,看着门外的人。

“有事吗?”

慕钰麒没想到开门人,是学长,脸色一冷,从他身边就挤了进去,毫无客气地坐在七七面前。

看着空掉的两个碗,慕钰麒问:“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没有!”

“那他吃的是什么?”

七七耐着性子说:“炸酱面,最后一碗。”

“那就再煮一碗好了。”

面对慕钰麒的颐指气使,七七握紧拳,咬牙切齿地说:“没面了。”

慕钰麒想了想,突然笑了下,凑到七七身边,笑说:“那咱们去超市买一些,回来你煮。顺便再买点排骨,我想吃红烧排骨。”

七七瞪着慕钰麒。怒道:“慕钰麒,你的要求太多了!”

慕钰麒耸肩说:“难道这不是你应该做的吗?”

“你……”

七七有要发飙,学长挡在她的身前,神色不卑不亢,说:“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不太好吧。”

挑衅地看着学长,慕钰麒冷然道:“你让她煮面,就是理所当然,我让她煮面,就是欺负人?这是什么道理!”

“你我情况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对我,七七是心甘情愿。对你,则是避无可避。”

这话让慕钰麒简直要气吐血了。

嘴角上扬,慕钰麒的笑,充满冷意。

“小子,还挺嚣张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学长站在七七的身边,两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看的慕钰麒很想揍人。

回身拿起外套,并替七七穿好,学长对慕钰麒笑笑,说:“如果你想留下来,请自便。但是我和七七要出去转转,失陪了。”

说这,学长握着七七的手臂,就要往外面走。

慕钰麒依旧坐在那里,只是身体有些僵硬,吼道:“没我的允许,你们谁敢走!”

可是那两人并没有在意慕钰麒的吼叫,头也不回地离开,将慕钰麒自己留在家里。

听到关门时,慕钰麒抬手就将桌上的两个瓷碗扔到地上,愤怒的像一头狮子。

他呼吸急促,起身就要追出去。

可是脚底,却踩到一块碎瓷片。

慕钰麒犹豫了下,还是耐着性子将瓷片扫干净,然后才出了门。

他自己也知道,他在七七爸妈的心里形象不太好。

若是被他们知道,自己在他们家里打碎了碗,还不收拾,印象肯定会更糟糕吧。

哎,想想也真是唏嘘,他慕钰麒,何时会这样委曲求全了?付出这么多辛苦,偏偏那个女人根本就没当回事,真是让人呕死了!

不管,这次不论如何,都要把那个男孩赶走,他要独占七七!

眸子眯了眯,慕钰麒马不停蹄地跟了上去。

此刻,七七和学长站在路边等公交车。

她将脸颊藏在厚厚的围巾里,遮住了半张小脸,显得愈发我见犹怜。

低头看着这样的七七,学长先是叹了一声,而后道:“若是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回去吧。”

“不要。”七七也也没想,就拒绝了,说,“现在回去,可能会和那个家伙打照面。我现在不想见到他。”

“你不想见他,是讨厌他的穷追不舍,还是因为,你怕自己会动摇?”

七七先是愣了下,而后义正言辞地拒绝道:“当然是讨厌他的穷追不舍了,我是有多疯,会为了他动心。”

“可慕钰麒也是很优秀的人啊,就是霸道了一点,不太理会别人的感受。我看他对你,还是很不错的。”

七七双手握着,脸上还有不自在的表情,冷声说道:“哪里不错了,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想法,什么都要按照他的意愿来!如果脱离了掌控,他就会像今天这样,胡搅蛮缠!”

学长看着前方某处,点头说:“嗯,最后这四个字,我是很认同的。”

七七发现学长在盯着一个地方看,便侧头看了下。

而这一看,让她刚刚平静的心情,再次起了波澜。

“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只见前方,慕钰麒坐在车子里,正神色冷冷地盯着两个人看。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不要!”

“想赶走他?”

“那当然。”

学长点点头,说:“那我帮你吧。”

说着,学长伸手握住了七七的手。

这个动作让七七一僵,抬头看着学长,满面不解。

对此,学长则解释道:“那人不是想让你答应他的追求吗,如果他知道,你心里有了别人,或许就会放弃。”

七七面色有些为难,道:“那不就是用学长做挡箭牌吗,这不太讲究。”

“没关系的,我乐意效劳。”

看着笑容温柔的学长,七七心生愧疚,说:“你这样帮我,会让我觉得欠了你好多。”

“如果你真觉得欠我,那就好好想想,带我去哪里玩玩吧。”

“那是当然。”七七想了下,说,“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我带你去野生动物园,那里有动物表演,很好看。”

“好。”

说话间,公交车远远驶过来,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上了车。

而角落里那位,眼睛都要喷火了。

混蛋,那个男人竟然敢握住七七的手!

明知道那两个人是在故意气自己,但慕钰麒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火焰都要将他烧成灰烬了。

公交车启动,慕钰麒就跟在后面,一路走走停停,最后停在野生动物园门口,看着两个人,并肩走了进去。

慕钰麒想了下,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这里的动物表演全国出名,精彩又惊险,让人惊呼不断。

七七带着学长找了个视野极佳的位置,然后开始等待表演开始。

大概十五分钟之后,一只翠绿的小鸟环场飞行一周,同时出现的,还有优雅动听的音乐声。

“开始了开始了!”

七七双眼放光,并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看七七如此感兴趣,学长笑笑,坐在旁边,也开始凝神屏息地等待。

七七并没有夸大其实,这里的表情的确很好看,惊险又刺激,让学长连呼过瘾。

表演进行到一半,几只鹦鹉飞了进来,有红的,有绿的,还有彩色的,大大小小,一共十多只。

七七看过这个表演,便在旁边细心解释着:“这些鹦鹉可聪明了,主持人描述一个人的特征,它们就能从观众席中找到他。”

“该不会有托吧。”

“不可能,都是随机的。一会儿你就能在大屏幕上看……哇!”

七七的话还没说完,一只大鹦鹉就落到她的肩膀上,吓了她一跳。

抬头对学长“嘿嘿”笑了两声,七七说:“看来,我就是被选中的幸运儿呢。”

学长勾了勾唇角,并没有说什么。

“恭喜这位小姐,被我们的鲍妮选中,成为在场最幸运的人!”

掌声雷动,七七对众人笑着点点头。她不敢做出太大幅度的动作,生怕这大鹦鹉为了保持平衡,而伸出爪子挠自己。

“既然鲍妮如此喜欢这位小姐,那就送给你一份精心礼物吧。”

说完,主持人甩了个指响,大鹦鹉便低下头,将一枚晶亮的戒指放到七七的手心里。

“哇!”

那戒指一看就价值不菲,七七都愣住了。

而旁边人,则艳羡的要流口水了,纷纷叫嚷着,让主持人再送一次惊喜。

主持人表情讪讪,而七七则沉着脸,穿过人群,走出表演场。

至于学长,至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说,见七七起身要走,便默默地跟了上去。

走至一处无人的广场,七七拿出手机,面色阴沉地拨打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起。

还没等对方开口说话,七七便狂吼道:“慕钰麒,你出来!”

慕钰麒不紧不慢地笑笑,说:“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我吗?”

“别废话,你快点出来,把你的戒指拿回去,我才不要呢!”

“不要就扔了,我不在乎那点钱。”

“你……”

七七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只觉得慕钰麒就是个无赖,甩也甩不掉的无赖!

学长在旁边,幽幽地开了口。

“既然这戒指无人认领,咱们就交到警察局好了,让警察找失主。我们,现在继续回去看表演吧。”

这话好像点醒了七七。连连点头,觉得有道理。

隔着电话,慕钰麒听到了学长的建议,脸色一黑,没了笑意。

“七七,你敢!”

重新握着主动权,七七面露得意之色,哼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好了好了不和你啰嗦了,我还要接着玩呢。”

说着,七七便挂断了电话。

慕钰麒不甘心,又打过去几次,可都被七七挂断了。

最后,七七干脆关机。

慕钰麒气坏了,握着手机,喃喃道:“七七,以前的你可会不这样。一定是你旁边的臭小子和你说了什么,教坏了你!不行,我不能再容下他!”

……

因为身后时时刻刻都有双眼睛一直盯着,七七根本没心思继续玩下去,随便转转,便和学长打道回府。

学长送七七回家,正好同七七爸妈打个照面。

见这二人一起回来的,七七妈妈满面春风,笑问:“你们去哪里了?”

“今天和学长一起去了动物园。”

“哦哦,那不错。你们在外面吃过饭了吧?”

“简单吃了点,如果妈妈做了糖醋排骨,我还可以再吃一点的。”

七七妈妈点着七七的额头,说:“馋丫头,好不容易瘦下来一点,别嘴馋又胖回去。”

听听,这还是亲妈说的话吗,七七简直想哭。

学长对七七倒是很纵容,在旁说:“如果你想吃糖醋排骨,我明天带你出去吃。”

学长的眼神温柔中还带着点暧昧,让七七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了。我不过是随口说说。”

七七妈妈听到两个人的低声交谈,满面红光地说:“哎呀,别不好意思,你不是最喜欢吃张记家常菜的糖醋排骨吗,明天你们去尝尝味道。”

见母亲前后态度截然相反,七七很无奈。

“妈,你刚刚不是还嫌弃我胖吗,怎么现在又让我大吃特吃了?”

“哎呀,和你开玩笑的,你可是我的亲生的,妈妈怎么会嫌弃你。”

这时候想起自己是亲生的了?那之前的吐槽算什么啊?

七七无语凝噎,而旁边的母上大人,已经开始和学长热火朝天地聊起来。

刚见面的时候,七七母亲还不好意思聊些学长的家里情况。

可现在不一样了,七七母亲看的出来,学长来这里目的不单纯。

既然人家都敢单刀赴会,自己干嘛不问个清清楚楚?

没了顾忌的七七妈妈,将学长上下三代都问遍了。越问越满意。

嗯,这孩子家里也是搞教育的,同行呢,怪不得这孩子文质彬彬,怎么看都顺眼。

七七妈妈在这边,是丈母娘看女婿,越快越顺眼。

可七七都快要尴尬死了。

七七想阻止母亲,几次三番对她做暗示,甚至出声阻止,不要让母亲继续问下去,可母亲都视而不见,还越聊越开心。

七七真是没办法了,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

突然,有人在敲门,七七身子一机灵,立刻坐起身,满面戒备。

走到门口,七七从猫眼看了看,见门外的人不是慕钰麒,轻轻松了口气。

开门,门外的人礼貌地对七七笑笑,问:“请问您是七七小姐吗?”

“啊,我是。”

“您好,这是您订的餐,请签收。”

“啊?”七七一脸蒙圈,说,“可是我没订餐啊。”

“但在我们这里留下的地址和联络方式,就是您本人的。而且钱已经支付过了,请您慢慢享用。”

说完,男人和他的同伴将几个保温箱子拿进来,放到桌上,然后一一打开。

那箱子刚打开盖子,七七就闻到菜香味,不由深深呼吸了下。

嗯,油焖大虾!

啊。红烧蹄髈!

唔,西湖醋鱼!

……

一道道精致的菜品被端上来,七七的口水已经泛滥了。

最后,对方拿出一瓶茅台,礼貌地对七七躬身,说:“菜品已经齐全,请各位慢慢享用。”

七七咽了下口水,问:“你们确定,你们没送错地方?”

“没错,这里是502,您是七七小姐,对吧?”

七七刚要点头,可她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眼珠转了转,七七问:“订餐的人,用什么号码和你们联络的?”

对方从口袋里翻了翻,拿出一张打印单递给了七七,说:“就是这个号码。”

七七一看。立刻变了脸色。

果然是慕钰麒!

气势汹汹地走出房间,七七拍着慕钰麒的门,怒道:“慕钰麒,你在搞什么鬼!?”

听到叫嚣的声音,慕钰麒打开门,问:“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别和我装糊涂,你心里很清楚!快点把我家里那些吃的东西拿走,快点快点!”

七七催促得紧,可是慕钰麒却好像没听到似的,慢悠悠地走到七七家里,看了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