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她是我喜欢的人/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呀,餐已经到了,倒是很速度。”

七七绕道慕钰麒的面前,表情凶巴巴的,说:“别和我装傻,快点把东西拿走!”

“为什么要拿走,这些都是我买来孝敬叔叔阿姨的。”慕钰麒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看向七七爸妈,说,“之前的事,有误会,希望叔叔阿姨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七七爸爸的表情倒是很平静,他问:“有什么误会,能成为你欺负七七的合理借口?”

“我并没有欺负七七,相反,是她在欺负我。”

哈,什么叫指鹿为马,七七今天是见识到了。

七七不怒反笑,等着慕钰麒,问:“慕钰麒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欺负你了?”

被七七瞪着,慕钰麒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前些日子,你在学校里发生了点事,无处可去,最后是我收留你的,对不对?你生病了,也是我照顾你,直到痊愈,对不对?现在人没事了,说走就走,还对我冷若冰霜,你是不是太现实了一点?”

慕钰麒的指责,让七七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七七爸妈也是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最后,还是七七父亲用颤抖的语气,问:“你们两个,住到一起了?”

七七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还有初雪,就是我打工店的老板,我们三个一起住的。”

哎,这话不说还好,说出来了,怎么反而更暧昧了呢。

就在七七急的抓耳挠腮的时候,学长在旁边开了口。

“叔叔阿姨,你们别急。我相信七七的人品,她不会做出过分的事。”

学长温润的声音,安抚了七七的心。她不断点头,并用期待的目光看向父母。

接着,学长又扭头看向慕钰麒,神色中,带了一丝不屑。

“遇到一点难事,在朋友家借住也是很常见的事,以此玷污七七的名声,可不是朋友所为。”

“谁说我们是朋友了,”慕钰麒也不是吃素的,一招用过。又扔下一记惊雷,“她是我喜欢的人。”

听了慕钰麒的话,七七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看着慕钰麒的眼,心想这个家伙,就是个祸害啊……

见众人被自己的话惊到,慕钰麒很满意。

嗯,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七七是自己的女人!

嘴角微微勾起,慕钰麒看向石化的七七父母,道:“先不说这些了,这些酒菜,都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手艺,味道很不错。我特意买给叔叔阿姨,算是前两日我任性之为的道歉。我想,你们也不会欢迎我留下来一起享用,所以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

说完,慕钰麒向二老欠身。然后离开。

慕钰麒关门的身影,倒还有几分落寞和孤独,让人看了,忍不住颤了心尖儿。

七七先是呆了瞬,在慕钰麒肝门之后,才回过神来。

捂着自己扑通扑通乱跳的心口,七七冷哼了声,心想行啊,臭小子,还学会苦肉计了。

可是,他用苦肉计就用呗,自己干嘛要心慌,脸色发红?该死,七七啊七七,你要淡定!

七七默默平复着心绪,可她的心,更慌了。

突然,她的手心传来一丝温度,让七七一愣。

抬头,七七跌进一片星空般的碎光中,然后,整个人慢慢平静下来。

学长对七七笑笑,说:“我看了下,这里面有排骨哦,你不是想吃吗,过来吃点吧。”

七七撅着红唇,一副很有志气的样子,说:“这可是慕钰麒买来的,我不要吃。”

“你不吃,那不就浪费了吗?你虽然和慕钰麒是生气,但是这些美味都是无辜的。我猜,它们也不想被慕钰麒那样的人买走吧。”

“嗯,也很有可能啦。”

“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还是别和慕钰麒一般见识了,坐下来,好好享用大餐吧。”

学长说着,按着七七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来。

然后,学长又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七七父母,几个人一起坐下来,品尝美味、美酒,表面上看,倒是其乐融融。

可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味同嚼蜡,吃的心不在焉。

大餐过后,七七和学长一起去倒垃圾。

在楼下,七七迟疑了片刻,叫住了学长。

“那个,我和慕钰麒真的没有……没有……那方面的关系。”

“我相信你。”

七七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学长简单的四个字,就将七七后面的话,堵了个严严实实。

见七七呆萌地看着自己,学长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笑说:“你那是什么反应?”

“啊,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信任我。”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自己判断,而不是通过别人的三言两语,就给你贴上标签。”

学长的信任和支持,让七七勾起嘴角,笑容有些苦涩。

“哎,我真是越来越庆幸,能和你相识。能被人相信的感觉,真好啊。”

“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有人不信任你似的。”

七七不想回忆起那段不开心的经历,便摇摇头,说:“都过去了。对了,我们明天去哪里玩?”

“嗯,我在来之前,听说这边有个公园,不定期会举办艺术展,里面有不少厉害的人物,我想去看看。”

“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公园,明天我们就去碰碰运气。就算没有艺术展,那的园艺也很棒,好多婚纱摄影会馆去那里取景呢。”

“也好。”

两个一边聊,一边往回走,却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在楼上,冷冷打量着两个人。

慕钰麒承认,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他非但没屈服在自己的名望之下,反而不卑不亢地抗争着,目前来看,成效不错。

说实话,慕钰麒很欣赏这样有勇有谋的人,但两个人这次争抢的,可是慕钰麒的心上人,他绝不会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

所以那个年轻人,不管多么优秀,都注定了是个炮灰命!

……

今天是礼拜一,七七和学长只是碰碰运气而已,没想到真的有艺术展,两个人都很开心,好像中了彩票一样。

只不过,七七对这些艺术品没什么见解,看了一会儿,就没了兴致。

学长倒是同一个艺术家聊了起来,两个人很投机,聊的热火朝天。

见学长兴致那么高,七七也不好扫兴,站在一旁,望着池塘里的睡莲在发呆。

“七七,你要不要吃冰激凌?”

七七正无聊呢,突然停到冰激凌三个字,精神一振,忙不迭地点着头,说:“好啊好啊。”

学长笑笑,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买。”

“可是,你刚刚不是在聊天吗?”

“聊几句就可以了,总不能因为旁人,而冷落了你吧。”

学长的声音好像带了磁性一样,让人听了,心里酥酥麻麻的。

可七七就好像绝缘体一样,明知道学长温柔体贴,就是没办法对他产生磁场。

见七七躲避自己的目光,学长也没说什么,揉了揉七七的头发,便起身去买冰激凌。

在甜品站旁,有个人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不怀好意地盯着学长。

学长好像没看到他一样,买了两个草莓冰激凌,转身就要走。

“和草莓比起来,七七更喜欢巧克力味的。”

学长脚步微顿,然后回头,说:“不管是什么味道的,只要是我买的,七七都会喜欢。”

对方的话,成功激起慕钰麒心底的火气。

他攥了攥拳,不想再和这个家伙废话,便说:“你,从七七身边离开,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学长轻笑一声,说:“呵,你总算找我聊这个话题了。”

他的笑,让慕钰麒眉头紧皱,问:“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你觉得呢?”

“我猜,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算给你笔巨款,也不会心动。没关系,我还有别的办法,总会让你从七七身边消失的。”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慕钰麒嘴角勾起,漫不经心地说:“据我所知,你父母老年的子,非常疼你。若是你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定会很心疼。但若是他们出了什么事,你会不会也很心疼?”

很明显,慕钰麒在威胁学长。

而他的威胁,也是学长的软肋。

但学长并没有立刻认怂,而是面露不屑的神色,说:“哼,这就是你想的办法?还真是卑鄙!”

慕钰麒倒是无所谓,耸耸肩,说:“好用就可以了,我是不在意过程的。”

“那七七呢,她也不介意吗?如果她知道你用这种无耻的办法,只会离你越来越远。”

学长的话,让慕钰麒眼神恍惚了瞬,却很快就恢复如常,说:“这不需要你管,我自然会有办法,你只要从我们的生活中小时就好了。”

“若是我不同意呢?”

“哎,那就不能怪我心狠了。”慕钰麒做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说,“你爸爸还是国画大师,若是以后再也无法欣赏到那样的佳作,会是很多人的遗憾。”

慕钰麒边说边摇头,好像真的很惋惜。

“真不愧是是慕钰麒,看来七七不选择。是个明智的决定。”

“混蛋,你说什么!?”

慕钰麒作势就要挥拳,可是学长却不紧不慢地转过身,说:“若是你不介意被七七知道你跟踪我们,尽可以动手。”

学长的话,让慕钰麒硬生生停下动作,看着他的背影,头顶升烟。

他,堂堂慕钰麒,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嘲笑了!!

而这些,都要怪七七,是她让自己有了软肋。

可是那个女人却一点自觉都没有,甚至帮那些始作俑者一起捅刀子,将自己伤的血肉模糊。

看着学长的背影,慕钰麒眉头拧的像麻花,怒道:“果然是个胆子大的,既然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那我就认真一次,让你知道知道。惹恼我的代价是什么!”

学长回到七七的身边,将冰激凌递给了她。

七七兴冲冲地接过,却满面狐疑的表情。

“咦,冰激凌好像化掉了。”

“哦,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朋友,就聊了两句,耽误一点时间。”

“你怎么在这里也会有熟人啊?”

“我以前学过画,师从名师,和一些人有交集,会在这里碰上,很正常。”

七七点头,说:“嗯,说的也是。”

“快吃吧,一会儿全都要化掉了。”

七七舔了两口,说:“嗯,还是巧克力的最好吃。”

她的话,让学长嘴角勾起,说:“巧克力吃多了,会变黑的。”

这话让七七立刻改了决定,说:“那我还是吃草莓的吧。”

看着七七那乖巧的模样,学长忍不住伸手掐着她的脸,笑说:“嗯,像草莓一样纷纷嫩嫩的,这才招人喜欢。”

“不要掐我的脸啦,本来就大,这样会肿的。”

“没关系,我觉得你好看就可以了。”

学长眉眼温柔,含情脉脉地看着七七。

这让七七无力叹了一声,心想怎么又来了,他这样,真是让人无法招架啊!

从旁经过的人,看到一对金童玉女,尤其是男孩,还在温柔看向女孩,眼底满满都是情义,让人忍不住感慨年轻真好。

前方的画架正好空了出来,学长拽着七七过去,兴致勃勃地说:“七七,我给你画张画像吧。”

“你还会画画?”

“嗯。快,你先坐好,不要乱动。”

学长按着七七坐好,然后找了个角度最佳的位置,开始用简单的线条,描绘出七七的生动。

开始的时候,七七还觉得很新鲜,老老实实地坐在,一动不动。

可时间久了,她就坐不住了,左看右看,好希望学长能快点画完。

等着等着,七七瞌睡虫爬了上来,眼皮也越来越越沉,不断地点着头。

“好了。”

好了?什么好了?

七七迷糊地擦了下嘴角,然后直视前方,在看清学长的脸之后,才反应过来。

起身活动下僵硬的四肢,七七走到学长身边。打量着画板。

“哇,你的水平不错嘛,比本人还要漂亮。”

不得不说,学长画的真不赖,他笔下的七七,灵动活泼,隔着画,也能感觉到七七神韵。

见七七很喜欢,学长在旁边弯了眉眼,笑说:“我的手法,只能描绘出你本人百分之一。真正的你,远比这画作要生动可爱。”

学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深沉,好像要告白。

这可就尴尬了啊。

七七摸着自己的头,故意转移话题,说:“哈哈,我哪有那么好啊,明明都睡着了,你肯定没好意思画我的丑态。对了。我有打呼噜吗?”

学长并没有被七七的插科打诨糊弄过去,他直视着七七的眼睛,说:“我是认真的。七七,我……”

“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还没等学长说完,七七就像只兔子一样,“噌”的跑了出去。

看着七七的背影,学长无奈的笑笑。

看来,七七已经发觉了什么,才会这样逃避吧。

轻轻叹了一声,学长从后面跟上,说:“那我送你吧。”

见学长不再纠结刚刚的话题,七七轻轻松了口气,回眸对着学长笑:“嗯,好。”

七七不在躲避学长,两个人肩并肩走着,许久,谁都没有先开口。

微微垂下眉,七七心思忐忑。

她在想,是不是刚刚的举动惹学长不开心了?这样打断别人的话,的确不礼貌。如果学长并不是想告白,而是要说些正经的话,那不就乌龙了?

七七越想越懊恼,觉得是自己搞砸了今天的气氛。

“七七?”

就在七七胡思乱想的时候,学长突然开了口。

忙看向身边的人,七七打起精神,问:“什么事?”

学长沉默了瞬,说:“那次慕钰麒来培训班找你,我看你们两个相处的很融洽,并不像现在这样尴尬呢。”

七七怎么也没想到,学长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说这样的话。

想起那个男人,七七心底五味杂陈,也弄不清楚自己对慕钰麒,究竟是什么感觉。

但有一点,七七很清楚,那就是,她暂时不想和这个男人有所牵扯。

“学长,咱能别提他吗。”

学长并没有理会七七的抗拒,目光深远,说:“其实,我有时候还挺羡慕他的。”

这句话,让七七很意外。

在平日的接触里,七七觉得学长对慕钰麒甚是鄙视,此刻,为何会说这样的话?

七七思虑了瞬,问:“羡慕他什么,有钱?”

学长摇头,说:“不,羡慕他,能看到你最真实的一面。”

这话让七七直皱眉,问:“你是说我,在你面前伪装吗?”

这丫头,怎么总是理解不到正确的地方呢?

学长无奈地看着七七,解释说:“我的意思是,你只有在慕钰麒面前,才会放肆的笑。无所顾忌。和我在一起,你总是设有防备,好像我会吃了你一样。”

七七想也没想,立刻摇头,说:“我没有。”

“没有的话,就不要总是和我那么客气,我们也是朋友,不是吗?”

“哦,好,我知道。”

看着七七那小心翼翼,生怕惹怒自己的样子,学长就知道,七七根本就不知道。

哎,任重而道远啊。

学长轻叹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七七,说:“明天还是休息一天吧,整日玩,也很累。而且,我也不好霸占你太久,不然叔叔阿姨该对我有意见了。”

一听这话,就是不了解七七爸妈,他们恨不得七七日日呆在外面,和学长日久生情呢。

不过学长的决定,正和七七的意,她点着头,说:“好,那你什么时候想出去玩,就给我打电话。”

“没问题。”

七七回到家,天色刚刚要黑,家里的灯火,蒙蒙亮着。

推门走进去,一种异样的气氛,扑面而来。

不知道为何,还没见到爸妈呢,七七就觉得家里的很诡异,心底泛出忐忑。

脱掉外套,七七提高了嗓门,说:“爸妈,我回来了。”

听到七七的声音,七七爸妈从房间里走出来,七七妈妈声音沙哑地开了口。

“七七啊……”

只是念了下七七的名字,七七妈妈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见母亲如此,七七心底一惊,忙走过去握住母亲的手,问:“妈,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是哭过了?到底发生什么了?”

一瞬间,七七脑袋里出现各种悲惨故事,而母亲又低头不说话,急的她都快哭了。

最后,还是七七爸爸开了口,语气沉重地说:“当初在学校发生那种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就一个人承受那些,真是可怜我的乖女儿啊!”

一听这话,七七脸色变了变,暗想爸妈肯定知道了什么。

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气定神闲地问:“爸妈,你们都在说什么啊?”

此刻,七七妈妈平静了不少,看着七七,眼底既有心疼,又有不满,说:“你就别掩饰了,学校里发生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七七啊,被人误解的滋味,不好受。没人能诉苦的感觉,更是难以承受。别人不能挺你,但是爸爸妈妈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你为什么不和爸妈讲呢?”

“是啊,若是我们能早点知道,就可以由我们出面,和你的老师联络,甚至和学校领导联络,替你做主。”

到了这一刻,七七心头升起一种无力感。

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妈妈?答案很简答,别看妈妈平日里风风火火的,但是她的心脏不好,不能受强烈的刺激。

平日工作忙,已经够让妈妈吃不消了。若是再被她的事情烦,肯定会发病的。

正如现在,妈妈身上就有一股中药味,肯定刚刚才吃过速效救心丸。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而且掩盖的很好,根本不会让爸妈知道的,可现在,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呢?

眉头紧紧皱着,七七并没有说话。

见七七不说话,七七妈妈心里更急了,说:“到现在,你还想瞒着我们?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把事都闷在心里。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妈妈该怎么办?”

深呼吸了下,七七抬头看着父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我可是你们的女儿啊,这点风言风语,不过是对我的历练而已。之前是我心里不够强大,才会被攻击的体无完肤。但是现在不一样啦,我已经成长了,你们放心好了。”

“放心?你都住院了,还患上心理疾病,我们怎么可能放心啊!”

知道的还够全面的,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将这件事透露给爸妈的。

而这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七七握了握拳,眼底划过一片冷意。

七七妈妈还在哭泣,七七爸爸安慰着她,然后叹了一声,看向七七,语气沉重道:“我们也是担心你,七七,日后不管发生什么,爸妈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七七露出一丝笑意,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关系的。你们看我现在,也不好好的吗。人生总是要经历什么,才能长大嘛。现在的我就和过去的我完全不同,内心强大了不少哦。”

看着女儿无所谓的笑,七七妈妈反而更心疼了。

她握住女儿的手,说:“可我们想照顾当时的你啊,没能在你最脆弱的时候,陪在你身边,将会是我们一辈子的遗憾。”

母亲的泪,让七七深感愧疚。

她回握住母亲的手,语气郑重,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这样故作坚强,我保证。你们就别难过了,好不好?”

“哎,这孩子啊……”

“好了好了,现在都没事了。我还意外认识了学长,不是因祸得福吗?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七七爸爸轻轻拍着七七的头,说:“七七说的对,我们会越来越好的,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多想无益。但是七七,你要答应爸妈,日后有了什么事,一定要告诉爸妈,不要再一个人扛着。”

“知道啦知道啦,我会的。”

“那在外面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吃过了,妈妈你快休息一会儿吧。”

七七妈妈此刻的确需要休息一下,因为这个意外的消息,她受了不小的刺激,要安静一下。

七七爸爸带着七七妈妈回了房间,而七七站在那里,面色慢慢沉了下去。

她心里有股火,从心头钻出来,燃尽了她的理智,推门就走到对面,抬手用力捶着门。

过了会儿,里面有人打开门,看到七七,扬了扬眉。

“你竟然会来找我,真是稀奇。”

仰头看着对面的男人,七七握紧了拳,愤愤道:“慕钰麒,你真是太过分了!”

慕钰麒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问:“又怎么了?”

“是不是你把我住院的事,告诉给我爸妈了?”

眉头皱起,慕钰麒问:“我没有。”

虽然慕钰麒否认了,可是七七根本不相信他的话,笃定的认为眼前的男人就是罪魁祸首,因为除了他,就没人能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来。

看着面前的男人,七七的眼中,有破碎的光。

“从前,我只以为你很霸道。但是心地不坏。可是现在我却发现,你简直就是个小人!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和我爸妈提起那件事,却背地里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不会怀疑你了吗?简直是幼稚!”

突如其来的指责,让慕钰麒很恼火,提高了声调,质问道:“在你指责我之前,是不是应该把话说清楚,再让我背锅!”

“还说什么,不就是你把我住院的事,泄露给我爸妈的吗!就因为我不听你的话,你就要给我惩罚,还将我的父母牵扯进来!”

七七越说越气愤,但更多的,是失望和伤心。

看着这样的七七,慕钰麒很火大,用更大的嗓门吼道:“我说过了,这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七七,你不能一有这种事就怀疑我吧。”

“可是只有你才有做这种事的动机。”

慕钰麒瞳孔一缩,问:“所以,你觉得我就是个会利用你把柄,威胁你的小人?”

七七想也没想,斩钉截铁地说:“是,没错!”

这样的回答,让慕钰麒的心很痛。

他对七七花费了多少心思,难道这女人自己不知道吗?他是喜欢她,却不会毫无底线!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掌,慢慢捏成拳,慕钰麒说:“如果我是个小人的话,早就把你吃干抹净,还会给你机会,在这里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七七,你是猪吗,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可是慕钰麒的话,并没有换回七七的理智。

“我就是猪,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这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七七的不相信,让慕钰麒突然笑了下。

“你说的对,我也是一样。”

慕钰麒的笑容有些冷酷,那种冷,是七七未曾从他的脸上,看到过的。

这让七七心里很不安,问:“你,要干嘛?”

“我那么喜欢你,当然是要如你所愿了。”

“你……”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晚安,好梦。”

说着,慕钰麒就将七七推了出去,然后毫不留情地关门。

身子踉跄了下,七七看着紧闭的门,用力拍了拍。

可是这次,里面不再有回应。

七七紧皱着眉,警告道:“慕钰麒。你不许乱来!”

因为担心父母会听到,七七不敢用太大的声音,所以,他也不知道慕钰麒到底听没听到。

心思惴惴的回到房间,七七面色阴沉,总觉得最近会发生什么大事。

然而,几天过去了,外面风平浪静的,慕钰麒那边好像搬走了一样,每天也看不到他的人。

可与此同时,学长也销声匿迹了。

虽说要休息两日,可是,他这安静得也太彻底了吧?

难道,他回家了?

出于礼貌,七七给学长打了电话,想问问情况。

“喂,学长,你最近怎么……”

“请问,您是病人的朋友吗?”

七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对方的声音并不是学长的,而他说的话,也让七七一愣。

“病人?”

“是的,我们这里是医院,病人受伤了,脑部受创,正在医院疗养。”

“什么!?”七七满面震惊,连连追问道,“告诉我你们那里的地址,我现在就去!”

医院内——

学长头上裹着纱布,手中端着一杯热水,笑容中带着几分讨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