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七七却对学长的示好视而不见,双臂环胸,皱眉盯着学长。

无奈之下,学长告饶道:“好啦,我知道,我受伤的事,不该瞒着你,抱歉。”

“原来你还知道不对啊,”七七眉头拧得更紧了,道,“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除了我,也不认识别的人,更没有照顾你的人。这种情况下,你却什么都不说,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我的不信任!”

“没那么严重吧?”

“就是这么严重!”

看着七七认真的模样,学长浅浅笑了下,说:“其实,我这边有医生护士在,他们对我照顾的很好,通知你,只会吓到你,让你担心。”

“可生病是人心最脆弱的时候,最需要有人陪伴。”

“这是你的经验之谈?”

眼睛眨了眨,七七错开了目光,说:“这属于正常人都会理解的范畴吧。”

七七的躲闪,让学长轻轻叹了一声,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因为心虚,七七不想再聊这些,问起学长受伤的缘由。

“说起来,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呢?”

学长摇头,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说:“我也不清楚,走在路上,被五个人围住,也不说话,上来就找茬。”

七七对此,深感不解,喃喃说:“你在这里初来乍到,不应该惹到谁,人家干吗只找你的麻烦?”

学长耸肩,说:“谁晓得,或许,他们就是看我不顺眼吧。”

七七皱起,歪着头,似是自言自语一般,说:“这也太莫名其妙了,总觉得不太对劲儿。”

“好吧,别想这事了,我已经报警了,就让警察处理吧。”

学长表现的很大度、洒脱,但是七七却是满心愧疚。低着头,道:“好好来这边度假,却发生这种事,我真是觉得很抱歉。”

“傻丫头,这和你没关系,你为什么要道歉。相反,我很庆幸能住院。”

抬眸看着学长,七七好像在看一个呆子,说:“你被打傻了吧,住院还值得庆幸?”

学长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变得郁郁寡欢。

相反,他露出真诚的笑,双目直盯着七七,说:“我没傻,我只是知道,只有这样,你才会心甘情愿地坐在我身边,而不会时时刻刻想要溜走。”

学长的话。让七七愣住。

就算七七神经再大条,也能感觉到学长眸光下的深情。

此刻的他,不再加以掩饰汹涌澎湃的感情,他甚至想要得到七七的回应。

可是七七却躲开了他的目光,不敢回应,只能假装糊涂。

但学长这次,并没有给七七逃避的机会,既然她在装糊涂,那自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

“七七,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

纵然七七知道学长好像对自己有好感,但是亲耳听到,冲击力仍旧不小。

“我……你……那个……”

七七试图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但七七大脑一片空白,能言善道的小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那个慕钰麒的。”

她没有话说,但是学长有。

而他的话,还是一针见血。

七七对此是打死不会承认的,嘴硬道:“谁会喜欢那个自大狂,我不喜欢他,一点也不会!”

七七越说,声音越大,在回答学长的同时,也在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在不合适的人身上,浪费多余的感情。

看着七七像只小狼狗一样捍卫自己的尊严,学长笑了下,摇头说:“别自欺欺人,没有用。你不会相信,我不会相信,慕钰麒也不会信。既然你不想同他在一起,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你们断的一干二净,慕钰麒以后也不会再骚扰你。”

学长的话,让七七动心了,瞪圆了眼睛,问:“什么办法?”

“让他放手,让你自己解脱,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真正的感情。”说着,学长拍了拍自己,说,“你看,像我这样优秀的人,就是不错的人选。喜欢你,还心甘情愿被你利用,多好。”

学长故作轻松的语气,却透着一种浓浓的心酸和无奈。

眼前的男子,那样优秀,本该配上同样优秀的女子,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可他怎么就想不开,看上自己了呢?

这个问题,让七七很是困扰。忍不住开口询问:“学长,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我的条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和你站在一起,还是有些高攀啊。”

“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的全部,我有什么办法?”学长倒是坦诚,“你看似精明,实际上糊涂得可以。别人对你好一点点,你就会很感动,恨不能对人家掏心掏肺。这样的你,很容易被骗,虽然我们那时候认识不久,但我就是舍不得让你伤心难过。便将你弄到身边来,时不时提点你一二。或许是这样一来二去,你就住在我心里,再也赶不走了。”

学长说完,见七七还是不吭声,他沉不住气了,说:我说了那么多,你不应该有点表示吗?哪怕说声‘谢谢’也好。”

“唔,谢谢。”

平时不听话,这个时候却言听计从,真不晓得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

学长轻轻叹了声,无奈道:“真是被你打败了!”

七七也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些敷衍,她纠结的挠着自己的头,眉头拧的像麻花,想了会儿,说:“我现在心情有点乱,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我的脑子已经不会运转了。”

“嗯,说的也是,你那么笨,这件事的确超出你能承受的范围了。”

前一刻还在向你表白,下一刻就留开始毫不留情的损人,这究竟是什么套路啊?

七七眉头一皱,气哼哼地问:“你说谁笨呢!?”

“就是在说你啊,”学长回答的理所应当,回忆起过去,眼神又有些朦胧,“在补课班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可爱,努力又上进,还很善良。只是脑子有点笨,我都表示的那么明显了,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你有意思,只有你自己,还傻乎乎的以为我没有私心的。”

学长表白爱意手段高深,不着痕迹,让人没有强迫感,却又透着满满的情谊。

可纵然是这样的深情,也没能打动七七的心,反而让她觉得更尴尬了。

垂下头,七七躲过学长热切的眼神,说:“我那是相信你,谁想的到,你这家伙掩藏的那么深。”

“明明是你笨。”

“是你更狡诈一点。”

“好吧,我是狡诈,那你要不要考虑下我的建议?”

话题又绕了回来,七七无奈轻叹,然后说:“可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的主意。”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能赶走那块狗皮膏药?”

七七摇头,有些无奈地说:“暂时还没有。”

“那就听我的,我们演场戏。好不容易有了假期,我可不想让个自大狂给毁掉。我们就彼此配合,先解决外部矛盾,然后你再慢慢考虑我们的事。”

抬头看着学长,七七觉得自己好像个罪人。不能回应学长的感情,还要明目张胆地利用,她真是坏透了。

可正如学长所说,除了这个办法,她还能想到别的吗?

“学长……”

看着七七的眼睛,学长就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

但他并没有宽慰七七,反而用玩笑的口吻,说:“怎么,被我的深明大义感动了?”

七七也明白,学长并不想逼迫自己,有些话,点到为止,就不会在提。

学长不愿碰雷池,七七自然也不会主动提及,便笑笑,道:“你想太多了,我是想问问,你现在饿不饿。”

学长深深叹了一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七七啊,你还真是个十足的吃货。我在想,是不是我变成一个肉包子,你就会选择我了?”

看着学长戏谑的目光中,隐藏着浅浅的情深,七七嘴角的笑容,多了几分苦涩。

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学长呢?如果喜欢他的话,自己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学长的话是对的,忘掉一段感情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他这么优秀,也许慢慢接触,就会爱上他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慢慢变淡,终有一天,她会忘记慕钰麒,让她本来就平淡的日子,重归安宁。

轻轻抿着唇,七七的眼底,透着一抹凝重,却坚持的光。

……

通过几日的疗养,学长的伤势好了很多。额头上的纱布也被拆掉,只剩下脸上,还有青青紫紫的痕迹。

两个人都刻意绕开一个人的名字,好像,他们的生命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但七七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慕钰麒就像是海水里的浮球,越是用力向下压,他就会越顽强地挺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家伙,倒是安静了很久。

难道他已经放弃了?

想到这种可能,七七深呼吸了下,觉得这也很好,让两个人都解脱了。

她刻意压下心里异样的想法,不断麻痹自己,接受现状。

可就在七七快要成功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一切伪装的平静。

这日,学长去做身体检查,七七在病房里静静等待。

无聊的时候,她拿出手机看新闻,却因为心里烦乱,什么都没看进去。

一片安静中,学长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七七瞥了一眼,并没打算理会。

可那个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七七担心会有什么重要的事,便替学长接了起来。

“喂,你好。”

电话那边,是公式化的语调,说:“你好,这里是警察局,关于被害人遇袭一事,已经有了最新的进展,方便的话,可以来警局咨询。”

握紧话筒,七七忙问:“请问,你们是已经找到凶手了吗?”

“暂时还没有,但是我们已经掌握很重要的线索,找到凶手,只是时间问题。”

“什么线索?”

“我们抓到了打手,他已经供认不讳,说是受人指使。但他不肯说是谁指使他,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

受人指使?

这样的回答让七七皱紧眉。

学长来这里才多久,一共也没认识几个人,如何能得罪人?而且以学长的脾气,实在不像是会同人起冲突的样子啊。

七七觉得这事很诡异,而对方接下来的话,让她瞳孔猛缩。

“对了,打手无意中透露出来,雇主是帝都口音,不差钱,出手阔绰,语气中,满满的优越感。你们自己也好好想想,是否得罪过这样的人,也好提供一些重要的线索。”

帝都……趾高气扬……那不就是……

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里栽种下,就会以最快的速度生根发芽,待七七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

是了,肯定是慕钰麒做的好事。学长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唯有和慕钰麒起了冲突。

就在不久前,慕钰麒还放下狠话,要教训学长。再联想种种细节,凶手必定是慕钰麒无疑!

慢慢握紧了手掌,七七眼底尽是愤怒。

挂断电话,七七拿起自己的包就跑了出去。

慕钰麒安静了这么久,也许他早就回帝都了。

但七七还是想碰碰运气,如果让她碰到慕钰麒,她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七七的愤怒化作力气,狠狠砸在门板上,“咚咚咚”的声音,让人心慌。

许久,里面都没有回应,七七以为这家伙不在。

可刚要转身,就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听到开门声,七七立刻回过身,眼中都是愤怒。

见七七用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慕钰麒一愣,然后不满道:“你那是什么眼神,好像要吃人似的。”

慕钰麒同七七闹了矛盾,本想给这丫头点教训。但公司出了点事情,需要他亲自回去处理。

所以,这两日他就去处理公事,这才空出时间回来。却不想刚回来,就被七七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心里自然有火气。

“慕钰麒。原来真的是你!”

慕钰麒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指责弄懵了,反问:“什么真的是我?”

“你别装傻,学长被人打伤送去医院,这下你满意了吧!”

听了这话,慕钰麒露出欠揍的笑,说:“他被人打了?哈,真是老天开眼啊!”

“你竟然还在幸灾乐祸,慕钰麒,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慕钰麒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我讨厌他,幸灾乐祸有什么问题吗?我就是不喜欢他,就是看不得他好。”

“所以,你就找人教训了他,是吗!”

这话让慕钰麒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说:“虽然我很想这样做,但这次还真不是我。”

“慕钰麒,你真是敢做不敢当!”

“这种小事,有什么敢做不敢当的?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我慕钰麒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说谎。”

慕钰麒表情认真,可是七七根本不信他,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处理公司的事已经很让人疲惫,慕钰麒连夜回来,面对心心念念的女人,却遭遇这样的质疑,这让慕钰麒心里十分恼火,也透着心寒。

“你不信我?”

七七斩钉截铁地说:“不信!”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慕钰麒的笑容中,透着疏远。

“上次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又要往我头上泼脏水吗!”

“是不是泼脏水,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七七眸子依旧清亮,但她看着慕钰麒的眼神,却很冷漠。

那种冷漠,刺痛了慕钰麒的心,让他特别有揍人的冲动。

若是被人误会,慕钰麒才懒得理会。

可眼前的女人是七七啊,他不想让两个人之间有误会和隔膜。

所以,他耐着性子向七七解释,说:“我承认,我是找了人,要教训教训那个男人,但他仇家太多,被人捷足先登,我心里也很不爽。”

七七冷哼一声,说:“鬼话连篇,我才不要相信你的话!”

见自己卑躬屈膝地解释,七七还是不相信,慕钰麒的火气一下就冒出来了,咆哮道:“好,你不信我,那你就去找你的学长好了,蠢女人!”

七七今天来。只是让自己死心而已。

而慕钰麒的表现,让七七很失望,她是真的失望了,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对这样的人心动呢?

若是慕钰麒敢承认,七七还会承认他是个有血性的人,现在,她只想和这么孬的人划清界限。

“去就去,我还不要和你这种两面三刀的家伙待在一起呢!”

说完,七七转身就走。

看着七七的背影,慕钰麒真是要气炸了。

这女人是猪吗,为什么就不肯信自己的话?难道在她心里,自己就是个不可信的小人!?

看着七七的背影,慕钰麒越想越生气,死死握着拳,吼道:“七七,你肯定会后悔的!”

七七头也没回,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了你!”

瘦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慕钰麒的视线中。

下一瞬,慕钰麒就转身,将所有能砸碎的东西,砸的粉碎。

刚刚还很整齐的房间,转瞬,就变成了垃圾场,慕钰麒站在其中,呼吸急促。

拿出手机,慕钰麒让助理订了最近的航班,准备回帝都。

慕钰麒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定是被驴踢了,才会放着花花世界不去享受,在这里被那个蠢女人折磨!

现在,就让一切都停止吧,他受够这种日子了!

……

今天难得提前收工,谢安娜早早回了家,却发现家里面空无一人。

咦,萧钰麟还没回来吗?

谢安娜有些不开心,拿出手机拨给萧钰麟。

电话接通,谢安娜带着几分不满,质问道:“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回来陪我吃晚饭的吗,怎么现在都没看到你的人影?”

“老婆,慕钰麒回来了。”

萧钰麟并没有多做解释,只这一句话,便让谢安娜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深深叹了一声,谢安娜叮嘱道:“少喝点,早点回来。”

“嗯,知道。”

“老公,你说,七七和慕钰麒之间,是不是真的不合适啊?”

萧钰麟那边沉默了会儿,说:“这个问题,咱们旁观者真没办法说什么,合不合适。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谁也不比谁轻松。”

谢安娜扬了扬眉,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不认同,她说:“不轻松的人,应该只有慕钰麒吧。”

萧钰麟摇摇头,解释道:“我很了解那个家伙,若是他死心了,被七七伤了个彻彻底底,他肯定会去个没人的地方,过上三两个月颓废的日子,然后重新回归,依旧生龙活虎。而现在,他心里还有希望,也正是因为这星星点点的希望,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听了萧钰麟的话,谢安娜感慨道:“听你这么说,他也是个可怜人。”

“可不可怜,我不知道,只希望他们日后,不后悔。好了,不说了,我现在要开车去酒吧。”

“嗯,路上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谢安娜满心感慨。

虽然她同萧钰麟之间也充满了坎坷,但他们毕竟守得云开见月明。

可七七同慕钰麒之间,怕是没那么幸运了。

又叹了一声,谢安娜将手机放到一旁,准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虽然在没有老公在,但谢安娜也不愿委屈自己,准备一份咖喱牛肉饭,配上啤酒,要犒劳犒劳自己的胃。

就在谢安娜准备开动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了下,谢安娜发现打电话的人,是七七。

笑着接起电话,谢安娜说:“小馋猫,我做了咖喱牛肉饭哦,香喷喷的,特别好吃。可惜你吃不到,只能眼馋了。”

话音落下,谢安娜许久都没有听到七七的回应。

这让谢安娜觉得奇怪,可还没等她再次开口,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

“安娜……”

一听这声音,谢安娜立刻收起玩笑之意,皱眉问道:“七七你怎么了,是在哭吗?发生什么了,你慢慢说。”

此刻的七七,已经做好了决定。可为什么,心里会那么痛呢?

和慕钰麒争执的时候,七七表现的很决绝。

但实际上,她很难受,刚一转身,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为了不被慕钰麒发现,她走的很快,生怕慢了,就会忍不住回过头看他。

既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那就干脆一点。心痛算什么,再深的伤口,都会慢慢被抚平的。

深呼吸了下,七七努力用冷静的声音,说:“安娜,我……决定和学长在一起了。”

谢安娜停顿了片刻,问:“你是认真的吗?”

“是。”

谢安娜声音平稳,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看的出来,你现在并不快乐。”

谢安娜的话,安抚了七七的慌乱,让她慢慢冷静下来。

擦了擦眼泪,七七表情坚定,说:“这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我会忘了慕钰麒,提起他的时候,就好像在说一个陌生人。”

无声地叹了一声,谢安娜说:“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谢谢你,安娜。”

“咱们是朋友嘛,我当然要挺你。那么现在,能说说发生什么了吗?”

“发生什么,还重要吗,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好了,我还要照顾学长,不说了。”

照顾学长?

谢安娜正想要问些什么,七七已经挂断了电话。

看着“嘟嘟”响的手机,谢安娜屋里地摇摇头。

哎,这两个人啊,何必呢。

与此同时,另一边——

慕钰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好像在喝水一样,看的萧钰麟直咧嘴。

手指挠了挠额头,慕钰麒说:“我说,借酒消愁,也不是这个办法吧。难道你叫我来,就是看你喝醉,然后将你抗回去?”

“当然不是,”慕钰麒沉着脸,将一瓶酒放到萧钰麟的面前,说,“陪我喝。”

看了看酒瓶,又看了看慕钰麒,萧钰麟直摇头,说:“这酒不明不白的,我不喝。”

皱眉看着萧钰麟,慕钰麒声音微冷,问:“你什么意思?”

“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喝的酩酊大醉,我干嘛要喝?”

“我失恋了。不行吗!”

“咳咳——”

慕钰麒说的如此直白,萧钰麟直接被口水呛到了。

“我没听错吧,你可是慕钰麒,竟然会承认自己失恋了?”

“你没听错,我,慕钰麒,失恋了。这个原因,值不值得让你陪着我一醉方休?”

“这个……”

“别废话,是兄弟,就干了这杯。”

说着,慕钰麒将满满一杯的伏特加推到萧钰麟面前。

看这一杯酒,萧钰麟都要哭了。

“你这是要人命吗?”

“喝!”

“好吧,兄弟你难得失恋一次,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说完,萧钰麟屏住呼吸,仰头一口喝光。

火辣辣的酒穿肠过肚,让萧钰麟直皱眉。

缓了一会儿,萧钰麟眉头依旧紧皱。擦了擦嘴角,说:“既然决定放弃,就潇洒一点,彻底忘了吧。”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慕钰麒心里一慌。

忘了她?

让这个女人,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出现过的样子?

这样很好啊,她不知好歹,大家就桥归桥,路归路吧。

明知道这样的结果是最理智的,可慕钰麒的心里,却空落落的,让他不知所措。

这感觉让慕钰麒觉得很懊恼,烦躁地揉了揉额头,气急败坏地说:“那是当然。”

“既然如此,那就认识认识其他女孩子,换一个心情。安娜肯定认识不错的女孩子,人美身材好,最重要的,不会是个白眼狼。”

听了这话,慕钰麒出于本能地说:“七七不是白眼狼。”

说完话,慕钰麒一愣。

那个女人如此可恶,自己为什么还要替她说话?为什么在听到别人诋毁她的时候,心里还会忍不住抽痛?慕钰麒,你能不能有点骨气!?

慕钰麒内心懊恼,抬头的瞬间,同萧钰麟戏谑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扭头错开目光,慕钰麒语气僵硬,道:“她,只是有点蠢而已。”

萧钰麟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说:“不管是白眼狼,还是蠢,那都是别人的事了。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找几个妹子陪着你玩。保证让你忘了今夕是何年。”

“你不怕谢安娜撕了你?”

“我就说是你找的呗,把账算到你头上就好了。”

“哼,真够无耻的。”

“哎呀,这不还是为了让你开心吗。”

说着,萧钰麟就要用手机喊人。

可慕钰麒却拦住了萧钰麟,微眯着眼,说:“今天不要妹子,只想喝酒,你别想逃。”

计谋被识破,萧钰麟无奈的笑笑,说:“你呀,嘴巴再硬,心里还是没放下人家,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

慕钰麒觉得烦躁,挥挥手,说:“你的话太多,喝酒!”

“好,我喝我喝。”

萧钰麟接过酒杯。硬着头皮喝下去。

可他才喝完一杯,慕钰麒那边已经喝完半瓶了。

这喝酒速度,太过惊悚,萧钰麟担心他会出事,便和他闲聊,转移他的注意力,减慢二人的喝酒速度。

但慕钰麒才不管这些,你说你的,我喝我的,两不耽误。

最后,萧钰麟已经放弃游说,任命地喝着酒。

胃受得了,膀胱也受不了,萧钰麟起身去了洗手间,顺便在洗手间里给谢安娜打电话,汇报情况。

谢安娜再三叮嘱萧钰麟,让他照顾好慕钰麒,不行的话,就给爸妈打电话,武力镇压。

可萧钰麟却拒绝了这个提议。

开玩笑,如果让爸妈知道慕钰麒这个德行,肯定会受惊的。

然后,就要压着他各种相亲,直到他走入婚姻的坟墓……不,婚姻的殿堂。

想想这个过程,萧钰麟就觉得很无望。

慕钰麒不开心,就会喝酒解闷。而自己作为他的好兄弟,就会当仁不让地陪酒,不喝个不省人事,绝不会罢休。

以前的话,喝也就喝了。

可是现在,他还要积极和老婆执行造人计划,怎么能喝的浑天暗地?

所以,谢安娜决不能将这件事泄露给父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