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她的选择,并不是你/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止如此,还不能让慕钰麒自己说出去,这点,要提前和他通好话,别说漏了嘴。

心里如此想着,萧钰麟回房间去找慕钰麒。

可一进包厢,却并没有发现慕钰麒的踪迹。

“咦,人呢?”

萧钰麟狐疑地走出包房,拽住一名服务生,问:“刚刚在这里的人呢?”

“已经离开了。”

“走了?”

“是,大概五分钟之前。”

“该死!”

慕钰麒喝了那么多酒,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现在的他,就是个定时炸弹,必须把他找回来才行。

见萧钰麟抬脚就要走,服务生立刻拽住他,说:“先生,这是账单,麻烦您付一下。”

不是吧……

萧钰麟一脸无奈的表情,然后刷卡走人。

走出酒吧,萧钰麟想办法联络慕钰麒。

可是慕钰麒手机关机,车子还停在停车场,想找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在萧钰麟束手无策的时候,慕钰麒已经坐着私人飞机,飞向七七所在的城镇。

慕钰麒的脑袋很晕,很胀,好像快要炸开了一样。

此刻的他,意识有些模糊,朦朦胧胧的,却知道自己需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踉跄地走到七七家门口,慕钰麒抬手就砸在门上。

身子有些无力,慕钰麒就靠在门框上,口齿不清地喊道:“七七,七七你开门,我有话要和你说!”

“别以为你不吱声就可以躲过去,你躲了我那么久,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打扰你,你必须从你那个龟壳里走出来!”

“还不说话?那也不会影响什么,我就这样讲好了。”

慕钰麒闭了闭眼,轻笑了下,说:“你呀,是我见过最蠢的姑娘,笨笨的,什么事都做不好,总是让人替你担心。但你最笨的地方,是你竟然会拒绝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知道吗,错过我,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而且,你看人的眼光真是不咋地,错过对的,却把那些垃圾一样的人当做宝贝。你觉得你那个学长就是一身正气?哼,都是狗屁!等你发现真相的时候。肯定会哭……”

慕钰麒的话还没说完,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慕钰麒身子踉跄了下,差点摔倒。

堪堪站稳了身体,慕钰麒不满地皱着眉,嚷嚷道:“干嘛啊,要开门不提前……”

眨了眨眼,慕钰麒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七七,而是七七的父母。

七七爸妈皱眉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衣衫不整,一身酒气,让人看了就想捂鼻子。

再加上他刚刚的胡言乱语,让七七父母对他的印象更加糟糕了。

脑子清醒了点,慕钰麒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补救一下。

“叔叔阿姨,刚刚,是我唐突了。”

“你的行为。的确很唐突。”七七父母对他也没客气,绷着脸,说,“我女儿已经做出了决定,她的选择,并不是你。”

“我……知道。”

“既然知道,就不要在来打扰我们的生活。虽然我们只是小门小户,但也不会任由人欺负到头上来!”

“但是我还想和七七最后再见一面,和她说句话。”

“没有这个必要,七七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很幸福,无所谓的话,不需要讲给她听。”

男朋友……

这三个字深深刺痛了慕钰麒的心。

还以为,喝了那么多的酒就可以麻痹自己,却不想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慕钰麒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的,他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行走在街道上。

突然,慕钰麒想起来,七七曾经说过,那个狗屁学长受伤住院,那么现在,她会不会在医院?

想到这种可能,慕钰麒立刻让手下的人去调查,很快就打听到学长住在哪所医院。

此时,学长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完全可以自行活动。

但是他还是懒洋洋的样子,靠在枕头上,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学长倒不是装病,他只是很喜欢看到七七为自己忙碌的样子。

那感觉很充实,让人觉得心满意足。

而七七也不觉有他,认认真真地帮学长削平果。

苹果削好,七七将其递给学长,说:“好了。”

学长并没有接过苹果,说:“我想吃小块的。”

“哦。”

七七将苹果切成小块,放到碗里,递给了学长。

可是学长还是没接过来,说:“怎么没有叉子啊。”

“等一下。”

找来一个叉子,插在一块苹果上,七七再次将盘子递了过去。

左右看了下,学长鸡蛋里挑骨头,说:“这苹果块乱糟糟的,看上去没有食欲。”

拿着碗,七七想了下,然后用沙拉酱在上面挤了几个S型。

学长只是在和七七开玩笑,却没想到她一点脾气都没有,反而处处迎合着自己。

露出无奈的笑,学长说:“七七,你也太好脾气了吧。”

挤好沙拉酱,七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都是小事,干嘛那么斤斤计较。”

“你这性子,很容易吃亏的。”

七七笑笑,说:“你太夸张啦,切苹果这种小事。也能上升到人格问题上。”

见七七总是在跑题,学长摇摇头,感慨道:“哎,还真是个傻妞。”

学长的话,另有深意,但七七不想深究,抬头问道:“你到底要不要吃,苹果都氧化了。”

学长向前伸了伸脖子,说:“你喂我吧。”

“这个要求,就有点过分了。”

“还知道反抗啊,我还以为你会逆来顺受呢。”

七七端着盘子,手都酸了,而学长还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

收回盘子,七七自己戳了块苹果,塞到嘴巴里,说:“看你精神状态这么好,是不需要这个苹果了,那我还是自己吃吧。”

苹果很甜,七七吃了一块又一块,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见属于自己的大苹果,被人咔嚓咔嚓地嚼着,学长舔了下嘴唇,眼神无辜又渴望地看着七七。

学长的眼神实在太无辜了,让享用独食的七七觉得自己简直罪大恶极。

无奈之下,七七只好向学长妥协,说:“好了好了,分给你。”

学长拿到苹果,露出满意的笑。

“嗯,这才对,你的行为如果让外人看到,还以为你在虐待病人呢。”

七七为自己据理力争,说:“我才没有,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吃,我是不想让食物浪费,才勉为其难的吃掉,可不是在虐待病人哦。”

“嗯,也对,这个说法不太严谨,应该说,你是在虐待你的男朋友。”

这话让七七愣了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

空气突然安静,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然而始作俑者,却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还在向七七招手。

“七七,过来坐。”

“干嘛?”

“当然是吃苹果啊,不然呢,吃你吗?”

学长的逗弄,让七七有些无奈。

“学长……”

学长笑笑,说:“好了,不逗你了,我是真的有些口渴,想吃点苹果。”

和学长认识的久了,七七才发现他并不像表面上认识的那般一本正经,学长也喜欢开玩笑,偶尔还喜欢捉弄人。

但学长能把握好度,不会让人觉得难堪,就像此刻,明明被学长占了便宜,但学长笑容纯粹,实在没办法想歪。

轻叹一声,七七觉得自己也应该找个机会反击一下,不能总是被学长抓住机会开涮。

但一想到要动脑子,七七就觉得很累,觉得保持现状也不错。

想到这些,七七还是乖乖地给学长喂了苹果,任劳任怨。

七七的息事宁人,让学长有一种无力感。

这丫头,以前是多活泼的姑娘,叽叽喳喳的,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可是现在呢?整个人都萎靡不振,让人看了,就觉得很心疼。

学长不喜欢看到她这样魂不守舍的样子,便决定用个小计谋,让七七恢复一点活力。

“表情很乖,那,就给你一个回礼好了。”

说着,学长就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下。

学长的举动,让七七呆住了。

“你……”

还没等七七的话说完,学长突然附在七七的耳边,用很暧昧的态度,说:“他在门外呢。”

仅仅是这一句话,就让七七浑身都在颤抖。

七七的反应,让学长既心疼,又不甘心。

这丫头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从来不会有那样的反应。唯有在听到慕钰麒的消息时,才会变得生动起来。

七七虽然嘴上说,她不在意慕钰麒。但她的行动胜过了千言万语,此刻的她,就是个矛盾体,疯狂地想看看慕钰麒,却又担心会暴露。

要不,就只回头看一眼,装做不小心的样子?

这个念头刚冒出头,就不受七七的控制,让她忍不住回过身,想去看看慕钰麒。

可七七刚动了下,就被学长阻止了。

“别回头,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手掌紧紧攥着,七七的身体有些僵硬。

看出七七的挣扎,学长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然后压低了嗓门,说:“七七,靠过来一点,将头搭在我的肩膀上。”

“为什么?”

“这样做,才能让他彻底死心。不再纠缠你。千言万语,都比不过眼见为实来的震撼。”

七七有些抵触,学长也没强迫她,他一直等着,等到七七最后妥协。

垂下眼睫,七七还是靠在学长的肩膀上,眼底有着破碎的光。

肩膀一沉,学长感受到七七的重量和温暖。

但此刻的他,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开心,反而觉得很心疼。

嘴唇轻轻蹭了蹭七七的发顶,毫不意外的,七七身体再次僵硬。

但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并没有动。

学长看不到七七的表情,但他猜,此刻的七七肯定是面如死灰吧。

哎——

不知过了多久,学长拍了拍七七的肩膀,说:“好了,他走了。”

这话让七七如蒙大赦。立刻坐直了身体,并偷偷擦了下眼角。

七七不敢抬头去看学长,声音沙哑地说了声:“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用你做我的挡箭牌了。”

“这不就是我的作用吗?我很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的位置。”

学长自嘲地话,让七七愈发无地自容。他越是这样识大体,七七就觉得自己欠他更多,似乎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学长……其实你可不必如此委屈自己的。”

学长笑笑,说:“你怎么知道,这对我来说是委屈呢?我为什么,不能乐在其中呢?”

“被人当抢用,谁会开心啊。”

“我啊,我就挺开心的。用伤痛换来你的陪伴,我觉得很划算。”

学长的温柔,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子,将七七牢牢困住,挣扎不得,也没办法挣扎。

七七开始的时候,还会反抗一下。可是现在,她有点任命了,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身后已经没有那个男人了,七七可以肆无忌惮地回过身去看,去看那个,刚刚还有他存在的方向。

照顾好学长,七七起身离开病房。

在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一只手掌突然伸出来,拽住七七的手腕。

“救……”

七七刚喊了一声,嘴巴就被人捂住,然后拖向角落。

那人一身酒气,呼吸粗重,保住七七就死死不松手。

七七很害怕,她觉得自己遇到了流氓。

这种时候,决不能束手就擒,必须想办法甩掉对方。

七七死命挣扎,可身后的人,却幽幽念了一个名字。

“七七——”

一听这声音,七七立刻就愣住了。

是他,慕钰麒!

此刻的七七,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她想见到慕钰麒,却又害怕见到他。

“你……喝酒了?”

慕钰麒动也没动,好像舍不得松开七七一样,要汲取她身上的温暖。

许久,慕钰麒才开了口,声音沙哑的问:“你和他,真的在一起了?”

七七抿了唇,毫不迟疑地说:“是。”

慕钰麒自嘲的笑笑,说:“明知道答案,还是要亲自问一下,才会死心,我这算是自虐吗?”

如此颓废的慕钰麒,让七七很心疼。

慕钰麒就应该是光彩夺目,让人仰视的,怎么能落魄至此?

他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七七狠了狠心,用力挣开了慕钰麒的怀抱,冷漠地看着他。说:“慕钰麒,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这样做有些过分。”

“男朋友?”慕钰麒冷笑了声,说,“就那个虚伪至极的男人,凭什么做你的男朋友?七七,你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

“你少血口喷人,学长才不是虚伪的人!”

“不是?哼,我还是那句话,小心你的学长!”

见这种时候了,慕钰麒还想着抹黑学长,七七不由皱起眉,说:“还是要小心小心你自己吧。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也别打扰我的生活,我们,就当做从来没认识过吧!”

说完,七七转身就走。

看着七七的背影,慕钰麒很想叫住她。

可叫住七七。然后呢?

慕钰麒的确怀疑学长,但也只是怀疑而已,他并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学长做了手脚。

没有证据,不管慕钰麒说什么,七七都不会相信自己的。

若是七七对慕钰麒有一点信任,两人间也不会落到今日这番境地。

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学长比起来,慕钰麒更在意七七的态度。显然,七七的态度伤了慕钰麒的心。

至于七七,她躲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手臂紧紧环着自己,无声地哽咽。

明知道慕钰麒不是自己的良人,却还是傻乎乎地动了心,到最后,被弄的遍体鳞伤,何必呢?

理智上,七七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要放手,做回那个单纯快乐的七七。

可实际上,七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掏空了,此刻的她,就是个行尸走肉,没有了灵魂。

七七很无奈,她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哀的吗?

仰头看着天空,七七神色空洞。

她在想,或许以后,她再也看不到那样灿烂的星空了。所有美好的记忆,都被封存在那个秋天。

……

学长发现七七状态有点不对劲儿,但他并没有追问,而是故意逗她开心,转移她的注意力。

若是以往,这个办法多少会有些作用。

但是现在,不论学长讲了多么好笑的故事,七七都很平静,甚至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地发呆。

当学长再次发现七七发呆的时候,学长面露无奈的神色。

伸手在七七面前晃了晃,学长问:“我讲话,就那么索然寡味吗?”

七七恍然初醒,表情有些茫然,说:“哦,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同你闲聊。”

“哦。”

简单应了一声,七七便低下头,摆弄手上的花枝。

“七七,你……”

学长要同七七说些什么,七七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放下花枝,七七接起电话。

“七七,你快来,慕钰麒要不行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带着惶恐和颤抖。若是不仔细听,甚至听不出那是谢安娜的声音。

七七表现有点懵,问:“安娜,你说什么呢。”

“慕钰麒出了车祸,在帝都的医院,伤情严重!”

“车、车祸!?”

“是啊,慕钰麒这家伙,昨天喝了那么多酒还要开车,结果被大货车追尾,车子都被砸扁了。现在人还在手术室,生死未卜呢!”

听了这话,七七面色一白,接着,手指一松,手机就掉到了地上。

“喂喂,七七?你到底来不来……”

话筒里,还有谢安娜的声音,可是七七已经听不到了,她神色空洞的可怕,呆呆地看着前方。

七七这样子,让人担心,学长皱起眉,问:“七七,你怎么了?”

七七依旧没什么反应,呆呆地,好像没有灵魂的娃娃。

“七七!”

学长大声叫着七七的名字,同时握紧她的手腕,双目同她直视。

瞳孔的焦点,一点点汇集,七七看清了眼前的人,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将七七抱在怀里,学长难得紧张起来,声音微沉,说:“好了,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七七嘴唇动了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慕钰麒发生严重的车祸,生死未卜!”

这个回答,让学长眸子眯了眯。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七七表情迷蒙了瞬,而后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说,“我要去帝都陪着他!”

“你去了,能改变什么呢?”

“可是我能陪着他啊,哪怕只是看看他也好!”

“那慕钰麒想让你陪着吗?”

这话,让七七一愣。

是啊,慕钰麒,还需要自己吗?尤其在说过那些伤人的话之后,他对自己,肯定很失望。

想到自己练探望慕钰麒的资格都没有,七七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哀。

见七七泪流满面,学长将她抱的更紧。

可是他的话,却让七七如坠深渊。

“我想,慕钰麒会出车祸。多少都和你有点关系。经历了生死,慕钰麒未必会再原谅你,而他的家人,也不会容下你。”

是啊,慕钰麒昨日本来就喝多了酒,自己非但没替他考虑,反而处处针对他,让他伤心欲绝。

而慕钰麒喝醉酒,十有**也是为了自己。如此看来,她才是真正的凶手,对吗?

想到这,七七绝望的闭上眼睛,心中尽是懊恼和悔恨。

学长握着七七的手臂,直视着她,说:“好了七七,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担心了,慕钰麒受伤,自然会有无数名医为其诊治。现在,需要治疗的是你。”

茫然地看着学长,七七喃喃了句:“我?”

“现在是时候和慕钰麒真正了断,你,做好准备了吗?”

这种时候,要七七怎么斩断情丝?自责都来不及了。

可除了自责,她又能做什么?

倒不如干脆一点,将这个恶人,做到底吧。

抬眸看着学长,七七眼神木然,说:“好。”

只是一个字而已,却好像用尽七七所有的力气。

她想哭,却觉得根本没有资格哭。

她是个坏女人,坏女人就应该看着别人哭,自己笑,不是吗?

心里如此想着,七七扯出一抹笑意。

可她的笑,却让学长很心疼。

抬手握住七七的脸,学长说:“别笑了。”

“为什么不笑,我成功了,慕钰麒,以后再也不会缠着我了。”

七七笑容加深,可眼角的泪,却越来越多,怎么都止不住。

“七七……”

学长还想说什么,可是七七却摆摆手,转身,离开。

七七表现的很理智,但有些时候,她的情感根本不受控制。

她可以在学长面前,装做义正言辞的模样。

但是夜深人静,她却抑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担忧,越来越想见慕钰麒。

尤其,在做了一个噩梦之后,七七更加坚定了要去找慕钰麒的决心。

天色刚蒙蒙亮,七七就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背着包,走向车站。

七七准备坐头班车出发,可是在站台,她却发现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学长!?”

回头看着七七,学长笑了下,并没有说什么。

可是七七却心虚了。

明明前一天还信誓旦旦的表信心,一转身就食言,这算什么?

七七低着头,不敢去看学长,指尖微凉。

学长神态自若地走到七七面前,身影温柔依旧。

“没吃早饭吧,给。”

说着,学长还给七七递过豆浆和包子。

但是七七并没有接,低垂的头,掩盖住眼底的羞愧。

“怎么,不喜欢吃?那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学长!”七七突然开了口,声音中带着沙哑。“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知道,我肯定让你失望了,我也说谎了,我其实特别想见慕钰麒,发疯了一样想见他。我现在就要去帝都,不管你嘲笑我也好,讽刺我也好,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看着七七破釜沉舟的模样,学长轻轻叹了一声,问:“值得吗?”

“值得!”

“好吧,我陪你去。”

学长的话,让七七不敢置信。

“你……不会阻止我吗?”

“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我再说什么都是徒劳,倒不如圆了你的心愿。”

“可是,你的伤还没好。”

抬了抬自己的手臂,学长笑说:“在你悉心照料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要你不是去找慕钰麒拼命,就没问题。”

如此体贴的学长,让七七无地自容。

说真的,她宁愿学长指着她的鼻子骂两句,也不想承受这深情厚爱。

那情感太深沉,七七无以回报,她也不知道如何回报。

抿着唇,七七声音低沉,道:“对不起,这样的我,让你失望了吧。”

学长倒是副无所谓的样子,伸手揉了揉七七的头发,笑说:“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姑娘,你会这样做,也无可厚非。而且,见过了,就死心了,这未必不是件好事。”

其实七七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但她并没有解释什么。

二人出发去了帝都。经过一路奔波,赶到慕钰麒所住的医院。

想打听到慕钰麒住哪间病房,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就比较困难了。

学长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个好办法讲给七七听,却发现七七心不在焉的。

伸手在七七面前晃了晃,学长问:“喂,想什么呢?”

七七的双目,依旧紧盯着前方,说:“慕钰麒,就住在那间病房。”

学长回头看了眼,发现那间特护病房房门紧闭,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人。

虽然看不到,但是七七的眼神却透着深情和渴望。

学长的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说:“我知道你很想见他,但你要把我告诉你的办法熟记于心,才不会被人发现破绽。”

“破绽?”七七语气停顿了片刻,然后摇头。笑容惨淡道,“我不会过去的,只要在这里远远的看一眼就好。”

“你别担心,我有办法让你混进去。”

“可是,我真的不想去。”

见七七态度认真,并不敷衍,学长知道,七七是认真的。

“可是你来,不就是想见他一面的吗?”

七七摇摇头,说:“不,我只要感受下他的气息就好。见面……还是算了,他未必想见我。”

说着,七七又深深看了眼慕钰麒的方向,然后转身离开。

可是刚走到电梯门口,七七和两个人碰了个正着。

“七七?”

看到七七,叶初雪和南宫昭都很吃惊。

七七慌了瞬,眼神飘忽,问:“你们……怎么都来了。”

叶初雪沉沉叹了一声,语气中满是抱怨,但是眼底却是掩不住的忧虑。

“发生这种事,我们能不来吗!这个慕钰麒真是作死,竟然酒驾,缺胳膊少腿都是便宜他了!”

话说完,叶初雪才发现七七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咦,这位不是你的学长吗?”

七七没想到叶初雪会认识学长,问:“你们认识?”

“呃……不认识,你给我看过他的照片啊。”

“有吗?”

七七回忆了下,觉得自己好像没给叶初雪看过学长的照片。

可是叶初雪却很坚持,语气笃定,道:“有的有的,你学习太忙了,都没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这……”

“别这了,既然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哎,算了,你还是别看了。慕钰麒现在都没了人模样,你看了,会受不了的。”

提起慕钰麒,叶初雪的脸色重新变得凝重,开始长吁短叹的。

“他……很严重吗?”

“到现在都昏迷不醒,脑子里血块除不掉,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你说严不严重?这身上的器官,就没好的地方了,破破碎碎的,医生都说他没立刻死掉,是奇迹了。”

听了叶初雪的话,七七只觉得天旋地转。

谢安娜在电话里讲的并不清楚,七七也不知道慕钰麒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亲耳听到,不由手脚冰凉,瞳孔紧缩。

“怎么会这样……”

南宫昭看了看七七,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学长,开口问:“七七。慕钰麒去找你,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让他疯疯癫癫的,竟然醉酒驾车回来?”

这话让叶初雪很不满,皱眉问:“喂,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七七还会故意害慕钰麒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