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照顾/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弄清楚,是什么刺激让慕钰麒能枉顾生死,不珍重自己的生命。只要慕钰麒有一点理智的话,就不会疯狂驾驶,好像要故意寻死一样。”

故意寻死!?

这四个字,犹如重锤一般,狠狠砸在七七的心上,让她身体一晃。

学长立刻扶住七七,并握住她的手掌,给她力量。

叶初雪看到两个人交握的手掌,眉头微微蹙了下,说:“不会的,慕钰麒的承受力,不会那么弱的。”

但是南宫昭还在执着寻一个答案,问:“你,到底对慕钰麒说什么了?”

“我……我只是告诉他,我要同学长在一起,要他以后不要来找我,就当我们从来都不认识一样。”

说完这话,对面的两个都沉默下来。

七七忍不住抬头看着叶初雪和南宫昭,发现这二人皱眉紧盯着自己,眼底有着深深的不赞同。

心底有些慌,七七问:“这话也没有很过分,分手的人,不都是这样说的吗?”

“这不是过分不过分的问题,七七,慕钰麒对你的心思,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又怎样,就一定要接受吗?这句话,似乎没什么道理。”

还未等七七回话,学长便替她先回了叶初雪。

学长本来是个沉默的存在,可有可无。

但是他一开口,立刻让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抬眸正视着学长,叶初雪发现眼前的年轻人,看上去温温和和的,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但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底,有一抹冰冷和倨傲。

既然对方不客气,叶初雪也没必要再伪装和气,冷笑着开了口,说:“你说的对,但是带着女朋友来她前男友这里耀武扬威,就不怎么地道了吧。”

“我没有这么想,七七念着以前的旧情,想看看慕钰麒,仅此而已。”

“所以,你不会反对七七去见慕钰麒,对吗?”

叶初雪反将一军,学长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说:“七七来,就是想看看慕钰麒,进去也无不可。”

说完,学长低头看着七七。说:“七七,去吧。”

可是七七却连连摇头,表情很是抗拒。

“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慕钰麒呢?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笨蛋,是你逼着慕钰麒酒驾的吗?不过是被你拒绝了两句就会想不开,也难怪会被些阿猫阿狗抢走女人。”

叶初雪的话,让七七更加无地自容,对慕钰麒的愧疚,更盛。

而叶初雪呢,说这话的时候一错不错地盯着学长,眼里尽是挑衅的神色。

南宫昭知道,以叶初雪的脾气,可能下一句话就要和人家吵起来了。

这里毕竟是医院,没必要将那点小事弄的人尽皆知,便从中调解,道:“有时间在这里说些有的没的,还是进去看看吧。”

“就是就是。七七走啦走啦!”

挑衅地看了学长一眼,叶初雪便将七七推走了。

七七本来不想去的,可奈何叶初雪力气太大,学长又不帮她,最后还是被推搡着去了病房。

刚一看到慕钰麒的瞬间,七七立刻掩住了嘴。

所有的描述,都没有亲眼见到现场惨状来的震撼。

正如慕钰麒,明明已经知道他身受重伤,在亲眼看到他安静躺在病床上,呼吸轻不可见的时候,还是让人难以接受。

那个喜欢招摇过市的男人,那个笑起来,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的男人,为什么变成这副模样?

此刻的慕钰麒,面色全失,身上被绑带缠着,半边脸肿得没了形状。

在没看到慕钰麒之前,七七还抱有希望,她希望慕钰麒并没有受伤,这一切,都是他在骗自己的。

可是看到之后,一切幻想都破灭了,眼前的男人,真的走在生死线上,或许下一刻,他就会……

不不不,不会的,慕钰麒是个祸害,一定要贻害千年的!

眼泪忍不住流下,七七捂着唇,后退了两步。

听到声响,谢安娜和萧钰麟回头。

看到七七,谢安娜的眼底,划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向房间内看了一圈,叶初雪问:“舅舅和舅妈呢?”

“已经回去了。”

“回去休息休息也好,他们这两日也很辛苦。”

和叶初雪简单的聊了几句,谢安娜便将视线落在七七的身上,说:“你这丫头,还知道出现吗,之前给你打了电话就没消息,我还以为你被人拐卖了呢!”

叶初雪看了看学长,撇唇说:“这不是拐卖,而是洗脑。”

七七好像没听出叶初雪的戏谑一般,垂首说:“对不起,这两天有点忙,这才空出时间来。”

“就算再忙,抽空来一趟总可以吧。”

“我……”

还没等七七想好如何回答,叶初雪先开了口,哼道:“人家忙着恩爱呢,哪有时间管咱们啊。行了,人呢,你也看过了,可以回去了。”

见叶初雪张口就赶人走,众人立刻唤了她一声。

“初雪!”

但叶初雪并不想改变主意。还反问着:“我有说错吗?也许在人家看来,咱们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和人家的男朋友,比不了。”

“好了,你别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你们看现在的七七,哪里还是我们当初认识的那个女孩了?她……”

叶初雪还在那里抱怨,谢安娜的视线,却被某处吸引了。

仔细盯了片刻,谢安娜满面震惊,死死拽着萧钰麟的手,喊道:“动了,动了!”

“什么动了?”

“慕钰麒刚刚的手指动了!”

一听这话,众人均是一惊。

萧钰麟还算冷静,立刻按下床头铃,叫来大夫。

很快,大夫们便呼啦啦地走进来,将七七和学长挤到了后面。

听到谢安娜的话,七七的眼,就一直死死盯着慕钰麒,希望他能转危为安,生龙活虎地坐起来。

眼前的忙忙碌碌,显得那么不真实,好像做梦一样。

如果可以,七七宁愿这一切都只是个梦,梦中的慕钰麒,从来都不认识自己。

侧头看着面色苍白的七七,学长握了握她的手,轻声说:“七七,要不我们先回去?”

七七不想走,她的眼神,表达了一切。

学长也看出七七的决定,但他并不认同,说:“我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成为累赘。”

叶初雪看到两个人在交头接耳,便凑了过去,听到学长在游说七七。

当下,叶初雪冷笑了下,插嘴道:“留下来等个答案不好吗,如果慕钰麒没能挺过去,你应该会喝酒庆祝吧。”

调转视线,学长看着满面嘲讽的叶初雪,语气淡淡地说:“我的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你……”

被反将一军,叶初雪一时语塞,怒瞪着学长,就要发飙。

南宫昭及时阻止了叶初雪,皱眉说:“安静会儿,非要在这个时候吵架吗?”

“我没想吵,是这个家伙不知好歹!”

“对,我是不知好歹,所以就不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了。”

说着,学长拽着七七的手就要走。

可是七七却没有动,她的眼依旧盯着慕钰麒。

七七的反应,让叶初雪底气十足,顺便挑衅地瞪了学长一眼。

学长并没有将叶初雪的挑衅看在眼中,他看着失魂落魄的七七,眼底尽是心疼。

经过检查,大夫得出结论,回身对众人说:“我们已经替病人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变化。”

谢安娜不死心地说:“可是刚刚慕钰麒的手指的确动了啊。”

“这说明病人对某种刺激有良性反应,你们应该继续,或许会对病人有利。”

“刺激……”

叶初雪沉默了下,然后瞪圆了眼睛,握紧了七七的手,说:“七七,一定是慕钰麒听到了你的声音,他想和你说什么,才会有了反应!”

“我?”

“是啊是啊,就是你!那你就留下来照顾慕钰麒好了,你也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对吧?”

听了叶初雪的话,众人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七七犹豫了,还有些不知所措。

她身旁的学长眉头皱了下,声音微冷,说:“你们这是道德绑架,慕钰麒康复与否,和七七何干?”

“就凭他们之前的情谊,留下来帮帮忙不可以吗?七七可不像你那么冷血,她一定会留下的,七七,你说是吧?”

看着叶初雪的眼睛,七七嘴唇动了下,却没有说话。

叶初雪知道,七七是想留下来的,但她还不能过心里那一关,便在旁继续游说着:“难道,你真的能看着慕钰麒去死吗?熬不过这一关,他真的会死的!”

谢安娜也在旁帮衬道:“就算你不想和慕钰麒在一起,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若慕钰麒真因此而送命,你日后会不会后悔?”

会后悔,而且会让后半生都活在悔恨中。

七七不想让自己后悔,更不想让慕钰麒去送命。

轻抿了下唇,七七抬头,看向学长。

“学长?”

此刻的七七已经有了答案,不管学长说什么,她都不会改变主意。

学长自然不会做这个恶人,笑笑之后,有些无奈地说:“如果真的想留下来,那就留下来吧,反正,这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见学长没反对,七七露出灿烂的笑,连连点头,说:“那好。我先留下来,照顾慕钰麒。”

这一刻,学长觉得自己有些可怜。

悉心的陪伴,还是比不过那个男人在她心里的位置吗?只是照顾一个病人而已,就能让她如此开心。

那开心是发自肺腑的,没有一丝一毫的伪装。相比之下,七七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是谦和与礼让。

两者亲疏,不言而喻。

心底划过淡淡的失落,学长却没有表现出什么。

一旁的叶初雪可没放过这个奚落人的机会,轻哼了一声,说:“七七啊,没事的时候,多陪陪他,聊聊他爱听的话。至于不相干的人,就不要领过来了,免得惹慕钰麒不开心。”

叶初雪的话,让场面有些尴尬。但学长却根本没放在心上。语气平淡地说:“没关系,我会在医院大厅里等着。”

这家伙,脸皮还真够厚的。

叶初雪蹙了蹙眉,说:“你不受伤了吗,干嘛不去好好休息?”

“我担心那么多头狼盯着,七七这只小绵羊,躲也躲不过去。”

别看学长语气平和,但言辞犀利,论起含沙射影,叶初雪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听了学长的话,叶初雪心里的火气立刻冒了出来,提高了嗓门,说:“你和七七才认识多久,我们都是她最好的朋友,会算计她!?真是开玩笑!!”

“真的从来都没算计过吗?”

学长深邃的眼眸,让叶初雪心慌了瞬,好像心里的秘密,被人知晓。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叶初雪用更高的嗓门,喊道:“我们都是为了七七好!”

相比叶初雪的自乱阵脚,学长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语调,用词也是咄咄逼人。

“以爱护的名义算计人,才更让人寒心。你们不是当事人,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吗?”

叶初雪咬了咬唇,咬牙切齿地说:“真不愧是老师,口才很不错嘛。”

“你们对我的了解也很可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专门调查过我。”

“哼,就你那底细,还用查吗,随便打听一下……”

“初雪!”

叶初雪一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生懊恼。

怒瞪着学长,叶初雪愤愤道:“你算计我!”

面对这样的指控,学长淡淡笑笑,并没有否认。

学长的态度,不易于给了叶初雪一耳光,让她气的要杀人。

就在叶初雪磨牙齿的时候,七七问了一句话。

“你们,查学长干嘛?”

担心叶初雪又说错什么话,谢安娜先开了口,解释道:“还不是担心他会是另外一个眼镜男,会对你不利。我们这样做,也是关心你。”

七七听了这话,眼底划过一抹异样的光。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那是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

可还没等七七说什么,学长再次开口。

“说好听了,这是关心,不好听的,就是控制。你们都是有名有利的人,唯有七七,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傻白甜。能操控别人的人生,这滋味肯定还不错,是吧?”

叶初雪真是忍不住了。冲向学长就要揍他,还好被南宫昭拦了下来。

“你别拦着我,这种家伙,就应该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再胡言乱语!”

学长无所畏惧地看向叶初雪,说:“我有哪里说错了吗?”

“从头到尾都是错的,你这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挑拨离间!我们对七七的感情,岂是你能离间的!?”

“真正的感情,是不会被离间的,除非,这感情本身就不牢固。”

“你……”

叶初雪根本就不是学长的对手,继续吵下去,只会让七七误会更多。

所以,谢安娜打断了叶初雪,皱眉道:“好了,大家别吵了。这里是病房!”

听了谢安娜的话,众人都冷静下来,不再说什么。

但各自的心里,有了各自的盘算。

七七走的匆忙,还没和父母打过招呼。学长同她去给家里打电话,替七七圆谎,顺便准备些东西。

他们一走,叶初雪就对着空气拳打脚踢。

“那个家伙,简直就是祸害,留不得!”

谢安娜和学长有过接触,知道他不是个简单角色,说:“这时候对他下手,你是怕七七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吗?”

叶初雪昂着头,说:“咱们和七七的感情,是他能比得上的吗!”

谢安娜轻叹了一声,说:“恐怕,这次是你自作多情了。”

叶初雪反应了下,才明白谢安娜的话是什么意思。

显然,叶初雪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她瞪圆了眼睛,说:“你觉得七七会怀疑咱们?才不会呢,那丫头虽然反应慢了点,但还不算蠢,知道谁对她是真心实意。”

“咱们对她是真心,那个家伙,未必就不是真心。”

叶初雪气鼓鼓的,不满道:“你怎么总是在替人家说话,咱们就那么差劲儿吗!”

“我只是具体分析而已,要你别那么乐观,”谢安娜语气停顿了下,说,“看到那人身上的伤了吗,听说,就是慕钰麒弄的。这,也是他同七七关系破裂的导火索。”

眼睛眨了眨,叶初雪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这点小事,慕钰麒怎么能留下把柄,让人发现?”

“普通人是不能,但那家伙看着很无害,倒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手段也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一直没说话的萧钰麟突然叹了一声,说:“如果那么容易对付,慕钰麒也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了。”

“你们一个个都怎么了,不就是个年轻人吗,怎么被你们说成了洪水猛兽?我就不信了,他一个人能对付我们几个。”

看着叶初雪跃跃欲试的表情,谢安娜忙说:“初雪你别乱来,和他只能智取,决不能硬碰硬。反正七七会留下来,咱们的机会很多,不急于一时。”

“是啊,七七会留下来,那个讨厌鬼也会留下来。我真是一刻也不想见到他了,一定要想个办法赶走他!”

谢安娜有些无奈。看向南宫昭,对他点了点头。

南宫昭知道,谢安娜想让他拖住叶初雪,别让她来添乱。

可叶初雪要做的事,他可没办法让其改变主意,很有可能,他还要帮着叶初雪,免得她闯祸。

见南宫昭摇头,谢安娜无力抚额。

拍了拍谢安娜的肩膀,萧钰麟说:“别太担心,一切就顺其自然吧,若真是留不住七七,你们也不要勉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们能陪伴一段旅程,已经是万幸。”

“可是……”

“别忘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慕钰麒康复。”

这话堵的叶初雪哑口无言,此刻的她,说不能说,做不能做,简直要呕死了。

“你们,真是太讨厌了!”

叶初雪跺了跺脚,转身就跑了出去,南宫昭紧随其后。

看着叶初雪的身影,谢安娜眼中尽是担忧。

萧钰麟用额头碰了碰谢安娜,安抚道:“好了,有南宫陪着,不会让初雪有事的。”

谢安娜深深叹了一声,说:“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

直到挂了电话,七七爸妈也没有发现什么破绽,这让七七长长出了口气。

眸光流转,七七见学长正噙着浅笑,看向自己。

那目光中,饱含太多深情,让七七无法承受,便下意识地垂下头,不与学长对视。

七七看出叶初雪他们对学长的敌视,若是学长继续留下来,肯定还会被刁难,便说:“学长,这次的假期肯定泡汤了,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我有闲时间了,肯定会补偿的。”

学长却无所谓的摇摇头,说:“反正我也没事,在哪里都是呆着,没关系的。而且,这里还有你,若是离开了,我会魂牵梦萦的。”

七七装作没听见后面那半句话,说:“可是我不想让你莫名遭受攻击。”

学长自信地笑笑。说:“放心吧,他们肯定不会攻击我。此刻,恐怕还要同我划清界限,免得让你误会。此一时非彼一时,他们最多就是逞嘴上功夫,伤不到我。”

学长自信满满,好像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可是七七太了解叶初雪了,她是个直性子,若是谁惹了她,她就会用最直接、最原始的办法让其付出代价。

显然,学长已经触到了她的逆鳞。

抿了抿唇,七七问:“学长,我的那些朋友,之前没对你怎样吧?”

“没有,他们只是调查我的背景而已,别担心。”

“他们都是好人,可能嘴巴坏了点,但是人心不坏。调查你,也只是担心我被骗而已。”

对此,学长未置可否,只是嘴角轻轻勾起,多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笑。

“哦,还有我爸妈那边,也谢谢你帮我圆谎。”

学长叹了一声,怅然道:“哎,我多希望,有一天我的谎言能成真,而不是用谎言自我安慰。”

七七知道,学长在等自己的承诺。

可是此刻的她给不出任何承诺,只能低着头,说:“学长,对不……”

“千万别再说对不起,你答应过我的,不会再说这几个字。”

“好,我不说。”

明明是七七无法给出承诺,但看她的表情,好像更委屈似的,这让学长有些无奈。

伸手揉了揉七七的头,学长说:“你呢,不要勉强自己,遵循自己的心意,不要留有遗憾。其他的,顺其自然吧。”

“嗯。”

“那你收拾吧,我先出去了。等你收拾好,我带你去附近的小吃店吃好吃的。”

七七笑的有些勉强,点头说了声“好”。

第二天——

七七如约出现在慕钰麒的病房内,看着面前昏迷不醒的男人,眼底尽是痛楚。

身后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其中还有高跟鞋的咚咚声。

擦了擦眼角,七七起身看着身后,面色平静。

叶初雪先是打量下病房,见没有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脸色才稍微见缓。

“自己来的?”

“没,学长在外面等着我。”

一听这话,叶初雪的脸色又冷了几分。

“哼,他倒是说到做到。”

见叶初雪对学长很有意见的样子,七七忙说:“初雪,学长人不坏,还帮了我不少,我不想你们彼此之间有误会。”

“这不是误会,而是欺骗。那家伙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只有你还把他当好人!”

见叶初雪坚持己见,七七觉得自己和她没办法沟通了。

谢安娜看了看无奈的七七,又看了看气哼哼的叶初雪,叹了一声,说:“算了初雪,感情这种事,冷暖自知,七七觉得好就行了,作为她的朋友,咱们只要默默祝福就好。”

“哪怕看她被人骗!?”

“就算是骗。也是她心甘情愿。”

听这二人口口声声说欺骗,七七皱起眉。

“你们口口声声说学长骗我,总要有证据吧,若是没有证据,那可就是信口开河。”

叶初雪指着眼睛说:“这还用证据吗,用眼睛看就知道了。他对你,一定有有所图谋!”

“学长的图谋,就是想让我做他真正的女朋友。只是,现在的我还做不到。”

见七七一直替学长说话,叶初雪很生气,说:“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应该答应他!你要管的人,是慕钰麒,慕钰麒为了你变成这样,难道你不应该对他负责吗!?”

回身看着病床上的男人,七七心痛难当,喃喃说:“我……会全心全意地照顾慕钰麒,其他的……”

叶初雪等着七七的后话,可过了半天,她都没有说完整,可见七七还是没想和慕钰麒重归于好。

这让叶初雪愤怒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医院,握住七七的肩膀便吼道:“都这时候了,哪怕你骗骗慕钰麒也不行吗!七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血,那可是慕钰麒,爱你爱到骨子里的慕钰麒,你不能这样对他!”

叶初雪说话的时候,还在摇晃着七七的肩膀,希望能把这个钻牛角尖的女人摇晃清醒。

谢安娜拦住了叶初雪,皱眉说:“好了初雪,别逼她了,让七七自己好好想想吧。”

“自己想?她现在脑子里全都是她的学长,还能想什么啊!真不知道那男人到底给她吃了**药!”

争吵声,让几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谢安娜想缓和一下。却无从下手。

一片尴尬之中,有人出声打破了僵局。

“这是怎么了,吵吵什么呢?”

听到这声音,几个人立刻看向门口,不由自主就收敛了怒意。

“依瑶姐。”

段依瑶走进房间,看了看面色僵硬的几个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七七的身上,笑说:“七七,好久不见。”

七七的确有段时间没见到段依瑶了,段依瑶的肚子又隆起不少,能看出是个孕妇。

七七露出一丝笑意,说:“依瑶姐,你还好吗?”

“挺好的,你……看上去不太好。”

不用段依瑶说,七七也知道她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回身看着慕钰麒,七七的眼中,尽是痛色。

段依瑶立刻明白七七的忧虑。便说:“你别太担心了,医生说……”

“医生说,只要家属全心全意的陪护,一定会发生奇迹的!这里有七七在,她一定会创造奇迹的。”

还没等段依瑶说完,谢安娜便打断了她,替其说完后面的话。

而叶初雪也在旁帮衬,还不时对段依瑶用眼色。

七七的注意力都在慕钰麒的身上,并没有发现叶初雪的小动作。

段依瑶挑了下眉,似乎明白了什么。

谢安娜回头对七七笑笑,说:“好了,我们先出去了,七七,这里就拜托给你了。”

“哦,好。”

其他人都走出房间,病房里立刻安静下来,只有慕钰麒的呼吸机,发出冰冷而单调的声音。

坐着慕钰麒的身边,七七握住他宽大却冰冷的手,轻轻放在唇边吻了下。

她想给慕钰麒温暖,可他的身体却很冷,好像冰块一样,不论七七如何用力,都没办法传递温度。

那种无力感,让七七忍不住哭了出来。

泪珠打在慕钰麒的手背上,七七哽咽道:“他们都说我做错了,是不是你也觉得我是错的?你肯定会这样想,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躺在这里的。慕钰麒,你肯定很恨我吧,因为我这样一个小角色,竟然让你的人生留下了污点。”

七七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显得空洞洞的。

明明是在和慕钰麒聊天,却一直都等不到回应,也许。一辈子都等不到回应,这让七七很绝望,眼泪也流的更凶了。

“慕钰麒,你醒过来,好不好?求求你了,你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只要你醒过来,我就答应你,做你的女朋友。”

说到这,七七突然苦笑了下。

“呵,你现在讨厌我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呢,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慕钰麒,这么讨人厌的我,你肯定想让我离你远远的吧。可是我偏不走,我要等你醒过来。亲自赶我走。”

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慕钰麒都没有一点反应,七七眼底的光,慢慢变得灰暗。

从包里拿出手机,翻了翻,七七说:“我找到那首你弹唱的歌曲。你唱的真不咋地,和原唱差远了。所以我特意找了原唱歌曲,让你好好听听,你和人家的差距有多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