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疑点/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七七按下开始按键,轻缓的音乐流淌在病房的每个角落。

伴随着音乐,七七回想到那个让她难忘的夜晚。

如果,当时她同意了慕钰麒的追求,今天的一切,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

若是能重新来过,七七一定不会再做出违心的选择,她要勇敢一些,遵循自己的心意,不再考虑别人的目光。

可惜,发生的事不可能重新来过,错误已经铸成,一切都来不及了。

想着她和慕钰麒之间的种种,七七难过地闭上了眼睛。

七七在房间里面哭,学长就在病房外,一错不错地看着她。

学长不喜欢七七哭,他会想尽办法,让七七变得快乐。

可惜事与愿违,此刻的七七,一点都不快乐。

那,是自己做的不好吗?

“不给七七喘息的时间,一刻不停地监视她,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好?”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嘲讽的声音,让学长立刻寒了眼神。

见学长根本就不理自己,叶初雪冷声道:“喂,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答我!”

“和你,无话可说。”

“哈,好像我愿意和你说话似的。我只是让你看看,人家才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你机关算计,也不过是个炮灰而已,所以就别白费心机了。”

回头看向身后的叶初雪,学长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一向温和的脸,变得疏远而冷漠。

“和你们比起来,我这真不算机关算计。真不晓得,等七七发现真相的时候,还会不会拿你们当朋友。”

学长洞悉一切的眼神,让叶初雪不由自主地躲开了目光。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初雪平息了火气,可是学长愈发犀利起来,毫不留情地说:“有些事,适可为止就好,否则,就事与愿违了。”

见这家伙咄咄逼人,叶初雪眼睛都要冒火了。

如此嚣张,她可真想把这个男人的脑袋打开花!

学长目光清幽,唇角微微勾起,问:“怎么,想打我?我猜你的朋友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千万不要对我使用暴力,不然就是在帮我。”

叶初雪磨了磨牙齿,说:“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要挟,很好,你已经成功激起我的兴趣。我倒是想看看,你还能有什么能耐!”

说完,叶初雪浑身杀气地离开。

南宫昭刚停好车子,正准备去找叶初雪,便和她打了个照面。

“初……”

“给我调查七七身边那个男人,资料越详细越好!”

还没等南宫昭说什么,叶初雪便冷冷命令着。

叶初雪的表情有些吓人,南宫昭忙谨慎地问:“你要干嘛?”

“既然敢挑衅我,那我就好好陪他玩玩!”

“那,你调查人家的资料有什么用?”

“我就不相信,这人从小到大就没有黑点。只要抓到把柄,就可以揭露他的真面目!”

叶初雪信心满满,可结果,却让叶初雪失望了。

人家从小到大,还真没什么黑料,一直都是乖乖学生,拿奖拿到手软。

这样完美的人,简直就是别人的家的孩子,想找黑点。难啊。

紧紧盯着手中的资料,叶初雪都快看对眼了。

伸手拿过资料,南宫昭说:“你就别看了,很完美的人生,没什么黑点。”

叶初雪表情愤恨,说:“没有黑点,那才是最大的问题啊!总觉得这家伙太虚伪,所谓的优秀,都是在掩饰些什么。”

南宫昭直摇头,说:“你呀,分明就是看人家不顺眼,所以好的地方,也都变得不对劲儿了。”

这话叶初雪可不爱听了,她皱眉看着南宫昭,问:“我说,你究竟是哪边的人,为什么总是指责我?”

见叶初雪矛头要指向自己,南宫昭忙双手打叉,说:“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这总可以了吧。”

叶初雪撅着红唇,伸手一把抢回资料。

可是抢夺的过程,有一页资料掉到地上,叶初雪俯身去捡,然后,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了。

“这个是什么?”

南宫昭凑过去看了看,说:“学习散打的经历。”

叶初雪的眼神变得很玩味,说:“学了三年的散打,会被人打成得那么惨?”

南宫昭无奈的笑笑,说:“拜托,这是他小学时候的经历,长大后就荒废了,不是很正常吗?”

“这个怪胎,学过多的东西,就没有荒废的,”说着,叶初雪拿出几张照片,说,“小提琴是小时候学的,但现在也是业余爱好。小学时学的书法,现在反而变成了书法协会的成员。十岁的时候参加美国大使馆举办的夏令营,接触到望远镜,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和几个朋友研究的星空望远镜已经获取专利。你看看,这些都是小有涉猎,但是也没影响他长大之后继续学习啊。”

南宫昭垂眉想了想,反问:“所以,你的意思是?”

眸子眯了眯,叶初雪语气坚定到:“继续调查,我猜,这家伙肯定是哪家散打俱乐部的会员。”

“好。”南宫昭一口应下来,但转瞬,他又不解地看着叶初雪,问,“不过,就算他是散打俱乐部的会员,又能证明什么呢?”

“那就说明。他遇袭一事有猫腻!”

这话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却有很大的漏洞。

南宫昭手指托腮,说:“就算他有散打底子,也可以故意输给对方,用苦肉计博取七七的同情。他完全能在这上面大做文章,咱们也不能说什么。”

“他会苦肉计,咱们就不会吗?”

叶初雪的眼睛突然变得闪亮闪亮的,让人心惊。

一看到她这个眼神,南宫昭就知道,某人肯定要遭殃了。

……

起身活动下僵硬的身体,七七看着外面的天色,肚子突然咕噜叫了一声。

有点饿了。

低头看着慕钰麒,七七语气温柔地说:“我要去吃好吃的了,你这个大懒猪,如果想一起来,就快点起来。”

等了瞬,慕钰麒依旧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反应。

七七叹了一声,说:“看来你还想睡一会儿,大懒猪。”

转身,七七拿着外套走出房间,脸上的神色,郁郁寡欢。

坐电梯到大厅,七七一眼就看到了学长,不由吃了一惊。

此刻已经是午夜了,学长怎么还在?

快步走到学长面前,七七说:“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怎么还在?”

“我怕你饿的时候,没人陪你吃饭,你会无聊。”

学长的情深,真是让人无法承受。

七七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学长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揉揉七七的头发,语气宠溺,道:“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七七的确饿了,但是看着外面冷清的样子,七七表情惆怅。

“这个时候,饭店都关门了,什么小笼包啊,炸串啊,烧麦啊,都没有了。”

“谁说的,我查过了,这附近有美食街,二十四小时不打烊。你刚刚说的小笼包啊,炸串啊,烧麦啊,都有。”

七七舔了下嘴唇,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去不去?”

七七连连点头,说:“当然去,吃饱了饭,才能好好照顾慕钰麒嘛。”

“那就走吧。”

正如学长所说,那条美食街的确是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美食也是应有尽有,食客还不少。

七七选了些爱吃的,坐在座位上,吃了几口,就没了胃口。

以前的七七,可是大杀四方,这点东西,连塞牙缝都不够。

然而现在,她虽然还觉得饿,却感觉吃不下去。

将面前的炸串向前推了推,学长说:“再吃一点。”

七七却摇头,说:“我饱了。”

“只吃那么一点,怎么能饱?还是,这些东西都不合胃口?那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

“不是的不是的,这里的东西很好吃,是我吃不下了。”

说着,七七揉着肚子,表示自己真的很饱。

看着七七巴掌大的脸,学长心疼道:“七七,你都瘦了。”

“那不正好吗,我早就想减肥了。”七七倒是无所谓,说,“学长你快点吃,让你陪着我,真的辛苦你了。”

“如果觉得我辛苦,就替我多吃一个鸡腿,让我开心一下。”

学长将鸡腿举到七七面前,示意七七接过去。

无奈,七七只好硬着头皮啃鸡腿。

曾几何时,炸鸡腿可是七七的最爱,现在,却变成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吃过夜宵,七七和学长准备回去。

在途经一条小道的时候,七七发现路边的灯黑掉了。

奇怪,灯怎么坏了呢,每天从这里走,都没这么黑呀。

七七正纳闷着,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几个小混混从七七身边走过去,借着月光,看到七七年轻娇俏的脸庞。

其中一人停下脚步,满面狞笑地看着七七,说:“这妞不错,走,陪哥几个玩玩去。”

说着,抬手就要抓七七的手腕。

学长立刻将七七护在身后,皱眉斥道:“走开!”

混混满面不屑地看着学长,说:“应该走开的人是你,识相点,快滚!”

对方人多势众,且凶神恶煞的,七七有些害怕,说:“学长,我们报警吧!”

“报警?在警察来之前,我们先让你爽一爽!”

对方不再客气,上来就要抓走七七。

七七张嘴就咬在对方的手臂上,死死不松开。

“啊,你这个贱人!”

对方吃痛,甩开七七就要扇她耳光。

关键时刻,学长护住了七七。承受对方的巴掌。

“想英雄救美是吧,那就成全你!”

话音落下,雨点般的拳头落下来,狠狠砸在学长身上。

学长将七七护住,没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可是他自己,口鼻都在流血。

“你们住手,快住手!”

七七用力嘶吼,却不能改变什么。她急的都哭了,嗓子也喊哑了,内心很绝望。

“老大,有人来了!”

路口有光照进来,混混头头抬脚就狠狠踹在学长身上,然后带人跑远了。

他们一离开,学长的手臂也松开,身子绵软无力地倒在一旁。

七七立刻俯身扶住学长,声音破碎地问:“学长,你没事吧?”

即便浑身狼狈,即便脸上尽是血痕,学长依旧笑容平和。

见七七在哭。学长伸手帮她擦去眼泪,安慰道:“放心吧,就是皮肉伤,很快就会好的。”

“可是你都流血了,走,我带你去看大夫。”

七七将学长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努力带着他向医院的方向走去。

来的时候,七七并没有意识到路途会那么远,此刻的她,真恨自己为什么嘴馋,肚子饿一下有什么关系,若是学长有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七七泪眼模糊,学长侧头看着她,说:“七七,你别哭了,我不疼。”

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可能会不痛?那种安慰人的话,七七一个字都不信。

走出小路,有人看到挂彩的学长,主动帮忙送他们去了医院。

医生帮学长处理好伤口,七七就在一旁看着,眼泪都要流干了。

医生见状,笑说:“年轻人,你女朋友还挺心疼你的,看把她哭的,好像自己受伤了似的。”

听了这话,学长抬头看着七七,说:“七七,受伤的人是我,你怎么哭的那么凶?”

七七哽咽着说:“学长,都是我不好。”

“打我的人,是那些混混,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别自责了,眼睛都哭肿了。”

七七低着头,情绪低落,说:“我觉得我就是个祸害,害的你们都不幸福。学长,等你伤好之后,还是回去吧,离我远一点,免得在害你受伤。”

学长想去拍拍七七的头,可手臂一动,就撕心裂肺的疼。

为了不让七七发现,学长强忍着痛意,若无其事地说:“你呀,就爱胡思乱想。”

“是啊,小姑娘,你男朋友的伤很快就会好,年轻人,为了红颜受点伤不算什么的。”

医生帮学长处理好伤口,出言戏谑着。

本来,七七挺自责的,听了医生的话,红了脸,说:“他不是我男朋友。”

“不是你男朋友还拼了命的保护你,这样的男人可不多。小姑娘你要把握住啊。好了,伤口处理好了,回去不要碰水,三天后来换药。”

“好,多谢大夫。”

七七看向外面黝黑的天幕,说:“学长,要不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天亮再回去。”

“我在哪里休息都无所谓,但是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我不放心。”

“那我今晚也在这里,这总可以了吧。”

看着休息室里唯一的一张床,慕钰麒说:“那好,你去睡床,我在沙发上凑合凑合。”

一听这话,七七忙正色道:“开什么玩笑,你可是病人,怎么能凑合。快,你到床上去,我睡沙发。”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不听,那我现在就走。”

学长还是没能拗过七七,说:“那好吧,如果你觉得累,就告诉我,我们换位置。”

“好啦好啦,别管这些闲事了,快去睡觉。”

七七将学长按到床上,并为他盖好被子,监督他好好休息。

看着七七略微红肿的眼睛,学长说:“能被你照顾,真是件既幸福又难受的事。”

“难受?”

“我舍不得让你为我辛苦,应该是我照顾你才对。”

七七笑笑,说:“一直以来,都是你在照顾我,现在也应该由我来照顾你了。那么现在,请你闭上眼睛,乖乖睡觉。”

“遵命。”

学长含笑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学长的睡颜,七七的瞌睡虫也上来了,靠在旁边,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七七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而学长却不见了踪影。

猛地坐起身,七七瞪圆了眼睛看向四周,然后掀起被子就往外面冲。

到了门口,七七差点和一个人撞到一起。

堪堪错过身,七七定睛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学长。

此刻,学长脸上依然挂着伤,手上,却提着豆浆油条。

看到学长,七七松了口气,说:“一大早上你去哪里了,害我找你都找不到。”

“不是怕你饿吗,特意给你买了早点。还热着呢,快来吃吧。”

说着,学长将早餐放到七七面前。

七七真是又生气又无奈,她说:“学长,你现在是个病人,拜托你有点自觉,不要再乱跑了!”

学长的认错态度倒是不错,连连点着头,说:“是,你教训的是,下次不会了。”

学长的脾气很好,认错态度更好,让七七想发火都没机会。

见七七神色见缓,学长忙说:“如果你接受我的道歉,就快来吃早饭,别浪费我的一片心血。”

七七无奈,说:“好,我吃就是了。”

学长一听,笑弯了眉眼,说:“多吃一点,我买了好多呢。倒掉多浪费。”

“知道啦。”

学长帮七七倒了碗豆浆,然后坐在七七对面,笑容满足。

吃了一半,七七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学长,你怎么不吃?”

“你忘了吗,昨天大夫说了,我不能吃油炸的东西。”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七七后知后觉地问:“那你干嘛要买油条呢。”

“因为你爱吃,看着你吃,比我自己吃都开心。”

学长说着,眼底流露着满满的爱意。

这气氛有点尴尬,七七只能不停的吃东西,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喝光最后一点豆浆,七七打了个饱嗝。

天,真是要撑死了!

见七七将东西都吃光了,学长心满意足,说:“嗯,这才是你的食量,之前吃那么少,真让人担心。”

可是吃这么多,也很让人担心好吗……

七七抚摸着自己的肚皮,感觉一下都不想再动了。

但她还要去照看慕钰麒,所以,七七只能强撑着站起身,扶墙走出去。

“对了学长,今天你就不要陪着我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学长刚要说什么,七七抢先开了口。

“如果你非要留下来,只会让我为你担心,难道,你舍得看我劳心劳力,分身乏术吗?”

轻轻叹了一声,学长说:“你啊,这点小心思都用到我这里来了。好吧,那我就回去了,你自己记得按时吃饭。”

还吃?

七七现在一提吃,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了。

见七七这副样子,学长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二人走到医院门口,正好碰到了叶初雪等人。

看到学长,叶初雪不由扬了扬眉,笑问道:“哟,这是怎么了,挂彩了?”

学长根本没打算理她,将头扭到一旁。

七七开口解释道:“昨天遇到流氓,学长为了保护我,被他们打成这样。万幸的是,没什么大事。”

叶初雪很吃惊的样子,问:“对方很厉害吗,竟然能将散打高手打成这样。”

可是她的话,却让七七迷糊了,问:“你说什么呢,什么散打高手?”

叶初雪端着臂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说:“就是你的学长喽,怎么,你不知道吗。他可是散打俱乐部的常客呢。”

说着,叶初雪挑衅地看着学长,眼睛里的光,透着邪恶。

学长面色沉了沉,问:“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清楚这件事?”

“说来也很巧,你常去的俱乐部,正好是我朋友开的,昨天和他打电话吐槽最近遇到的奇葩事,就聊起七七的学长,一来二去,就对上了。”

叶初雪很得意的样子,说:“哎,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呢,你千方百计想隐瞒的事,还是被我知道了。”

听了叶初雪的话,七七暗暗皱起眉。

到现在,她还记得昨晚发生的种种,当时的绝望和难过,她这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可如果学长会散打,他干嘛一点都不还手呢?就算打不过,挣扎一下也好啊,也不会,被打的那么惨。

学长,为什么……

见学长不说话,叶初雪嚣张地凑过去,用很欠揍的声调问:“喂,你该不会被坏人吓破了胆,然后就忘了自己还会散打吧?嗯,这也很有可能,怂人嘛,就会做怂事。”

见叶初雪要人身攻击,南宫昭立刻阻止她。

“初雪!”

叶初雪也知道见好就收,相信今天的事,已经让某个笨女人起疑,这就够了。

晃了晃头,叶初雪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就是了。好了,不打扰你们,拜拜。”

说完,叶初雪和南宫昭离开,背影嚣张至极。

待初雪走远了,七七扭头看着学长,问:“学长,初雪说的都是真的吗?”

学长早已经恢复从容,不慌不忙地说:“我的确学过散打,但玩的不怎么好,只会点花招罢了,实战根本不行。我觉得丢脸,就一直没和你说过,你,不会笑话我吧?”

七七忙摇摇头,说:“当然不会,你已经很优秀了。那,我先进去了。你回酒店好好休息,如果身体不舒服,就立刻给我打电话。”

“好。”

七七转身回了医院,待她的身影消失不见,学长脸上的笑容,慢慢退去。

快步走向慕钰麒的病房,七七知道,叶初雪肯定在里面。

她有话要问叶初雪,可刚推门病房门,就看到叶初雪风风火火地走出来。

“甜品店里发生点事,我要处理一下,这两天可能没办法过来。”

见叶初雪很着急的样子,七七点头,说:“好,去忙吧。如果有什么处理不过来的,就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那慕钰麒这边,就拜托给你了。”

说着,叶初雪匆匆离开。

叶初雪走的太急,七七想问的问题都还没问呢,看来,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在聊了。

悄然走到慕钰麒的身边。七七和他面对面地坐着。

拿过干净的帕子,七七用温水帮慕钰麒擦脸和手掌。

她的动作很轻柔,好像生怕吵醒熟睡中的人一样。

口中的语调,也温柔如水。

“慕钰麒,昨晚发生了点事,我当时真的很害怕,还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再和你见面了。”

“还好有惊无险,学长保护了我,让我能平平安安地坐在这里。但学长就没那么走运了,他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帮慕钰麒擦干净脸庞,七七俯身,在他的脸蛋上亲吻了下,然后低声说:“慕钰麒,你已经睡很久了,现在该起来看看热闹了。学长对我那么好,又处处帮我,我真担心有一天,我会在良心上过不去,就开口答应了他。”

“如果你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就醒过来,阻止我,好不好?”

七七语音轻柔,充满了柔情。

而慕钰麒依旧没有回应,安静的可怕。

希望再次落空,七七都已经记不得,这是她第几次失望了。

失望的次数多了,就会让人变得麻木,正如此刻的七七。

她一直都希望慕钰麒能醒过来,可慕钰麒现在的表现,真的很糟糕。

一种浓浓的失落感,铺天盖地的袭来,让七七手足无措。

似乎除了哭泣,她已经无事可做。

七七痛恨这样无能的自己,可她真的黔驴技穷了。

靠在慕钰麒的身边,七七带着恳求的语气,说:“慕钰麒。我求你了,醒过来好不好……”

话音落下,七七突然听到开门声。

立刻擦了擦眼角,七七回过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可七七兔子一般的眼,根本藏也藏不住,尤其是在谢安娜面前,七七所有的伪装,都无所遁形。

看着七七这副样子,谢安娜有些心疼。

面对谢安娜,七七还能放松一点,减少一点伪装。

两个人无声地坐着沙发上,七七帮谢安娜倒了杯水,谢安娜说了声“谢谢”。

安静了会儿,七七开了口。

“你不是很忙吗,这里有我,不用总是跑过来。”

“正是因为这里有你,我才要时不时跑来看看你。”

七七自嘲地笑笑,说:“看我干嘛。我又没有生病?”

“你的问题,并不比慕钰麒的轻松。”

“别开玩笑了,我好好的,哪里有问题?”

“这里啊,”谢安娜伸手指着七七的心窝,说,“你就是想的太多,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对劲儿,让人很担心。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颓废,和过去的七七有多么不一样。”

七七不想谈这个问题,她也不想让谢安娜担心自己,便用戏谑的口吻说:“或许是我有过心理问题,遭遇一点打击,就会这样吧,吃点药就好了。”

“别拿这个做借口,我看,是有人影响了你,带给你太多负面影响。你的心,承载能力有限,却有人非要钻进来,饶的你不得安生。”

“安娜,你在说谁呢?”

“就是……”看着七七憔悴的模样,谢安娜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不说这件事了,喂,你刚刚和慕钰麒聊了什么悄悄话?”

“不告诉你。”

“让我猜猜,该不会是你醒了,我就嫁给你之类的吧?”

七七立刻否定道:“别胡说,才不是呢。”

“害羞什么啊,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就算你想嫁,慕钰麒也醒不过来啊。”

谢安娜的话,让七七脸色一白。

她垂着头,声音低沉,道:“安娜。这两日我一直在同慕钰麒说话,他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他心里很厌恶我,根本不想让我留下来?”

“如果他真厌恶你,又怎么会借酒消愁?”

“那是他还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等慕钰麒苏醒了,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一定会对我恨之入骨。”

“你又不是慕钰麒,如何能替他回答这个问题?你呀,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最后弄的自己疲惫不堪。听我的,先别想这些,做好你陪聊的工作就好了。大夫说了,慕钰麒有好转的迹象,我们一起努力。”

谢安娜的话,让七七立刻抬起头,问:“真的有好转吗?”

“当然,大夫刚刚才和我说过的。你看,现在已经有效果了。剩下的,就是加倍努力。”

看着面前的谢安娜,七七突然恍惚了瞬,好像有两个谢安娜坐在自己面前。

晃了晃头,七七定睛看过去,原来还是一个谢安娜。

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怎么都出现幻觉了呢?

七七深呼吸了下,说:“我知道了。”

见七七心不在焉的,谢安娜说:“别敷衍我,要好好记着才行。”

“好,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啰嗦也是为了你,竟然还嫌弃我,真是没天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