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不许抵赖/闪婚神秘老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谢安娜是抽空过来的,和七七聊一会儿就要走。

这些天,她很担心这丫头,没事就会来看看她的状态。

而正如她担心的那样,七七越来越沉默寡言,她强颜欢笑的样子,让人更加心疼。

因为七七受过心理创伤,谢安娜很怕这次的事触动七七敏感的神经,引发旧疾。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谢安娜眸色沉了沉,决定找叶初雪谈谈。

想起叶初雪,谢安娜才发现来医院之后,还没看到过她呢。

“对了,初雪呢,还没来吗?”

“来过了,但是没一会儿就走了,说是甜品店有点急事,慌慌张张的。安娜,如果你们有事就不要跑来了,这里有我。”

对此,谢安娜未置可否。

她站起身,戴上墨镜,说:“好了,继续你和慕钰麒的二人世界吧,我不打扰你们了。”

“我送送你吧。”

“送什么,当我是客人吗,真是见外。”

谢安娜白了七七一眼,转身走出了病房。

房间内重新安静下来,七七回身看着慕钰麒,无奈第叹了一声。

傍晚的时候,有医生来为慕钰麒做例行检查。

七七可以在这个时候出去透透气,换个心情。

因为昨天没睡好,七七现在眼皮都在打架。为了让自己精神一点,七七去咖啡店买了一杯咖啡。

拿着咖啡往回走,七七却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儿。

脑袋,怎么越来越晕呢?脚步还越来越沉,好像灌了铅一样。

伸手扶着墙壁,七七闭着眼,想缓一缓。

有护士从旁边经过,见七七这副样子,忙扶住她,问:“小姐,你没事吧?”

深呼吸了下,七七睁开眼,目光空洞地说:“我没事。”

护士皱着眉,说:“可是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我建议您还是做个检查吧。”

“不用,真的不用。”

慕钰麒的检查应该做完了,她现在要回去陪着他。

七七努力迈开步子,可还没走两步,就晕倒了。

“小姐!”

手中的咖啡洒了一地。七七躺在冰冷的地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最近她真的很累,心累,身体更累。

所以这一晕倒,她干脆睡了个昏天暗地。

在睡梦中,她做了一个接一个的梦,真真假假,虚虚浮浮。

有时候,七七睡的正香,却听到争吵声。

那声音听上去很熟悉,争吵的内容,好像还和自己有关。

但七七并不想听,她只想好好睡觉。

她要起身告诉那些人闭嘴,可身体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四肢想动也动不了。

慢慢的,周围重归平静,七七心满意足了。继续安睡。

可睡着睡着,七七发现点问题。

她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呢,是……是……

是什么来着?

七七努力的想啊想,终于,一个名字钻到她的脑袋里。

慕钰麒!?

一想到他,七七竟然睁开眼,瞪圆了眼睛,茫然看着四周。

缓了缓神,七七发现,原来自己还是在医院呢。

只是,自己怎么睡在这?

就在七七迷糊的时候,有人走了进来。

“你醒啦。”

说话的人,是个护士,七七并不认识她。

“我怎么了?”

“你精神紧张,睡眠不足,又营养不良,晕倒了。”

七七一向都挺强壮的,会有那么多的问题?

七七将信将疑,又问:“那我睡了多久?”

“有四天了。”

一听这回答,七七瞪圆了眼睛,问:“那么久!?”

“是啊,你休息不好,还有过病史,就给你用了安定,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我还有人要去照顾啊。”

七七急了,掀开被子就要走。

“你回来!你现在就是病人,还照顾谁啊,乖乖躺下来。”

护士不由分说地将七七按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这个护士力气大,还是七七现在太虚弱,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像个小鸡仔一样,被按了回去。

七七自知争不过对方,便苦苦哀求道:“那,我就去看看他,他就在你们医院里,好不好?”

“这……”

“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不吃饭,不配合治疗,现在就出院!”

七七的恐吓,让护士无奈又为难,最后叹了一声,说:“哎,真是拗不过你。那我带你去吧,提前说好,看过之后,你就乖乖和我回来休息。”

七七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好,一定的。”

护士带着七七去了慕钰麒的病房,隔的很远,七七就有些紧张了。

推开熟悉的病房门。七七却发现,病床上的人不见了。

七七傻了眼,看着身后的护士,问:“人呢?”

护士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就去找知道的人来啊!”

七七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很凶,和刚刚的小可爱判若两人。

护士哆嗦了下,转身就跑了出去。

很快,她就带了一个大夫过来,来的时候,还躲在大夫的身后,生怕七七又突然变身。

看到大夫,七七忙问:“大夫,这里的病人呢?”

大夫表情严肃,看着七七问:“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对方的态度让七七心里“咯噔”了一下,舔了下嘴唇,说:“我……是他的朋友。”

大夫很同情地看了七七一眼,说:“那,请节哀顺变。”

这句话,让七七身子踉跄了下,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七七的身子在颤抖,她不断地喃喃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见七七这样,护士要来扶住七七。

可是七七却立刻瞪圆了眼睛,斥了一声:“不要碰我,你们都出去!”

七七好像要咬人一样,护士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看向大夫,大夫却对她摆摆手,说:“病人情绪不太稳定,我们先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

“听我的,走吧。”

大夫和护士离开病房,七七则瘫软在地上,神色茫然地看着四周。

房间里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再也没有慕钰麒的气息。

她想留住什么东西,能和慕钰麒有关,却发现,在七七的生命中,有关那个男人的一切,都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心里的疼,慢慢涌向四肢百骸,让七七生不如死。

抬手掩住眼眸,七七哽咽着,说:“慕钰麒,你不能走,你回来好不好,我很想你,我不能没有你。”

“既然如此,那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七七愣住。

一点点回过头,七七就看到慕钰麒含笑站在身后,虽然脸上还有伤,但那笑容非常暖。

缓缓伸出手,七七小心翼翼地触碰着慕钰麒。

指尖的温暖,让她知道,慕钰麒是真的活着呢。

“慕钰麒,原来你还活着。”

慕钰麒笑容灿烂,可笑的太夸张,裂到嘴角的伤,让他的表情狰狞了下。

龇牙咧嘴地缓了会儿,慕钰麒说:“你这话,究竟是想让我活着,还是想让我去死啊?”

七七并没有回答慕钰麒的话,而是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很快,泪水就打湿了慕钰麒的衣襟。

再次感受到慕钰麒的怀抱,七七恍若隔世。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时间可以静止,让一切都停留在这一瞬间。

抬手,轻轻抚摸着七七的发丝,慕钰麒下巴轻轻摩挲着七七的发顶,神色多情。

许久,慕钰麒才开了口,说:“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刚刚的话……

七七反应了下,红着脸站直身体,开始死不认账。

“说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了?我还记得呢,我讲给你听啊。你说不能没有我,还很想我,要……”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你听错了,我才没说。”

想到那些话竟然是自己说过的,七七就觉得脸红。

看着她这副模样,慕钰麒勾起嘴角,说:“要抵赖?那可不行。”

“我就是不承认,你能如何?”

七七转身就走要跑。

慕钰麒想去追,可是他的身体还很虚弱,别说跑了,光是自己走几步都成问题。

看着七七视线中满满消失,慕钰麒生气了,大吼了一声:“七七你站住!”

可七七好像没听见似的,还是在跑。

“我说了,要你站住!如果你不站住,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说着,慕钰麒向窗边走了几步,就要跳下去。

七七回头看过去,脸色一白。“慕钰麒你疯了吗,快回来!”

慕钰麒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说:“你是不是真要等到我死了,才会发现我对你有多重要?那好,我现在就可以去死!”

慕钰麒身体晃晃悠悠的,好像随时都会掉下去似的。

七七的心狠狠揪了起来,急道:“别闹了,你快过来,站在那里很危险!”

慕钰麒颓废道:“你不喜欢我,我活着也没意思,还不如一死百了,还能在你心里占点位置。”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如果我不喜欢你,会日日照顾你吗?”

“可你也日日照顾你的学长。”

“对他,我只有感激。可是你不一样,我喜欢你!”

侧头看着七七,慕钰麒问:“真的吗?”

七七连连点头,说:“真的,听话。你快下来吧。”

“那,你只能做我的女朋友。”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可以。”

听了这话,慕钰麒突然咧嘴笑了出来。

“你们都听到了,要给我做证。”

话音落下,叶初雪和谢安娜等人都走了出来,含笑看着七七。

七七被眼前的情景弄晕了,茫然地看着众人,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在?”

脑子转了转,七七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子一凝,质问道:“你们联手骗我!?”

慕钰麒忙解释道:“他们没有骗你,只是一个两个还没弄清楚状况,就开始乱传话。我只是昏迷一段日子,没他们说的那么夸张。”

“那刚刚大夫,为什么要让我节哀顺变?”

“谁晓得,或许,他觉得我是个祸害,留下来,不是什么好事吧。”

看着身边的朋友,七七又问:“那大家呢,为什么躲起来却不让我知道?”

“我就知道你会反悔,所以才让大家给我作证,让你想反悔也反悔不了。”

七七觉得这事说不通,连连摇头,说:“这不算,总而言之,你们就是在欺骗我的感情!”

谢安娜走到七七身边,说:“不管我们什么做了这些,都是想让你看清楚自己的心,难道,这不是件好事吗?”

七七躲开谢安娜的手,说:“我明白我的心,不需要你们帮我。”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肯正视?”

“因为……我……哦,我喜欢的人是学长!”

听了这话,叶初雪哼了一声,说:“还想用他做挡箭牌吗?可惜,这面挡箭牌,没什么做用了。”

“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害他受伤的人,根本不是慕钰麒,而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就连前阵子甜品店出了问题,也是他在做手脚,目的就是缠住我,别找他的麻烦。”

这个回答让七七目瞪口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打手已经全部都招了,主使人就是你的学长,不信的话。你可以去警局自己查笔录。他本身就是个散打高手,遇到小混混却不敢还手,就是怕你会发现什么。”

七七脑子很乱,太多的信息冒出来,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此刻的她,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她需要自己好好想想。

七七后退两步,转身,失魂落魄的离开。

见七七走了,慕钰麒抬步就要追上去。

谢安娜却拦住慕钰麒,说:“给七七一点时间,让她好好想想。”

“不能让她自己想,万一又掉到坑里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让七七吐露心声,如果再被那个学长拐跑了怎么办?”

叶初雪在旁边拍着慕钰麒的肩膀,说:“放心吧放心吧,咱们手上有那个学长的把柄,他这次。是没办法翻身了。”

谢安娜也点头说:“而且,七七需要自己想明白,我们不能一直当你们的智囊团。未来的路,还是要靠你们自己才行。”

这二人的话,让慕钰麒冷静下来,不再冲动。

见慕钰麒肯听二人的话,叶初雪松了口气,而后又警告道:“总而言之,你别着急就是了,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七七就是你的囊中之物,跑不掉的。倒是你,我们费力帮你追到七七,你可一定要对她好,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慕钰麒肃然点头,说:“这点你放心,我肯定会让七七幸福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

七七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医院,她直奔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而去。

电梯来的太慢,七七爬楼梯去了五楼,敲开最边上的一间房门。

学长开门,就看到气喘吁吁的七七,表情一愣,而后恢复平淡的表情,问:“身体好点了吗?你晕倒之后,他们就不让我再见你。我知道,他们都是你很亲密的人,也就没急着找你。”

七七抿着唇,声音有些沉重,说:“我很好。”

“可是你的脸色,并不太好,先进房间坐一会儿吧。”

说着,学长握住七七的手。

可七七却甩开了他的手,脸色有些苍白。

“学长,有件事,我想问你。”

看到七七这副表情,学长已经猜到了什么。

一向挂着浅笑的嘴角弧度消失,学长道:“先问什么,你说。”

七七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没办法说出口。

这是她一直信任和依赖的学长,如果他真的做了那些事,这让七七情何以堪?

七七眼底光芒闪动,她带着一丝希冀,问:“初雪告诉我一件事,她说,你受伤一事,是你自导自演,和慕钰麒,根本没有关系。这,是真的吗?”

学长沉默下来,并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让七七眼底的光芒越来越灰暗,到最后,一片死灰。

“你回答我啊,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是。”

听到这个答案,七七感觉自己一直以来所信任的东西,崩塌了。

七七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她皱紧了眉,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没有笑容的学长,身上意外多了几分煞气。

他说:“因为慕钰麒配不上你,他不能给你安稳的生活。只能让你哭泣和彷徨的人,凭什么站在你的身边?”

“可这不是你欺骗我的理由!我多信任你啊,在我最彷徨的时候,是你支持我,可到头来,你却是让我彷徨的始作俑者,这算什么啊!”

七七在咆哮,她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曾经熟悉的人,掉了面具,用另一幅面孔面对自己,这让七七惶恐不安。

这样的七七,让学长很心疼。

从他开始筹划的时候,他就知道,真相揭露的时候,就是七七远离他的时候。

学长以为这一天永远不会来,当他带着七七离开这个是非地之后,他们就会过上正常而幸福的生活。

却不想,梦境终究是梦境,是时候梦醒了。

学长想伸手去触碰七七的脸,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了。

垂下手,学长声音沙哑,说:“我只是不想让你痛苦,相信我,你和慕钰麒在一起,真的不会幸福。”

七七嘲讽地笑笑,道:“幸福与否,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看出你的虚伪。你说别人操控我的人生,但你又何尝不是在操控我的人生?”

“我只是不想让你走错路。”

“对我来说,究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七七的质问,让学长语塞片刻,而后有些狼狈地错开目光,重复着那句话:“慕钰麒不适合你。”

“学长,真正不适合我的人,是你,你甚至从来都不曾了解过我。”

“所以,你的决定是慕钰麒,哪怕和他在一起。你会遍体鳞伤?”

七七垂下头,已经有了答案。

她和慕钰麒错过了好久,既然失去那么痛苦,那就勇敢的在一起吧。

而且,自己不是已经答应过他了吗?如果这时候反悔,一定会被他唠叨死的。

想到慕钰麒还健健康康的活着,七七脸上浮起一丝浅笑。

“经历过失去,我才知道慕钰麒在我心里是什么位置,我不想失去他。”

听了七七的话,学长脸色晦暗。

他,到底是输了。

那么纯真的女孩,终究不属于他,哪怕他违心算计,做了不喜欢的事,仍旧改变不了结局。

此刻的学长心底怅然,幽幽叹了一声,说:“好,我尊重你的选择。这次,要换我说一声,对不起了。因为我的自以为是,让你痛苦,我很抱歉。”

学长的道歉,让七七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切尘埃落定,学长反而放松了一些。

脸上重新扬起笑意,学长说:“心底没有秘密,果然轻松不少,感觉晚饭都能多吃一碗饭呢。”

学长的话,让七七勾了勾嘴角,却没有露出笑意。

“七七。”

“嗯?”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七七沉默了瞬,抬头看着学长,说:“你是我的学长,一直都是。”

“也只能是学长,对吗?”

七七听言,点点头。

轻轻笑了下,学长说:“这个假期,真像是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梦。现在梦醒了,我也该回去了。你呢,要留下来?”

“是。”

“那叔叔阿姨呢,你会告诉他们真相吗?”

“会的,他们迟早都会知道。”

“相信他们知道那一日,肯定会有场风波等着你。”

岂止是风波,简直就是风暴好吗!

想到那种画面,七七就觉得很头疼。

“还有,小心一下你身边的那些人吧,别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像我这种演技好的人,不在少数哦。”

学长的话,让七七微微皱起眉。

“什么意思?”

学长目光悠远,看向远方,说:“欺骗你的人,不只是我,还有你所谓的那些朋友们。”

什么!?

“慕钰麒受伤入院,的确不假。可他的病情明明没那么严重,为什么你的朋友没一个人告诉你?非但不说,反而看着你为了慕钰麒而伤心欲绝,这算什么事?”

七七低下头,目光闪烁道:“他们……或许是有苦衷的吧。”

轻轻哼笑一声,学长说:“他们的苦衷,就是帮慕钰麒搞定你。由此可见,你幸福与否并不重要,慕钰麒开心就好。还有,我虽然隐瞒了我会散打的事实,但你的朋友们肯定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有那日的小混混找茬,我为了保守秘密而忍下那些拳脚。”

七七神色逐渐变得空洞,问:“你的意思是。那晚的事,是有人刻意为之?”

“对。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话自己去查,如果你动作快点的话,或许在他们毁灭证据之前,能找点些什么。”

话音落下,七七许久都没有说话,眼神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紧盯着七七,学长的眉头越蹙越紧,说:“七七,我说这些话绝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不要被别人的所为所行蒙蔽了双眼。你说你要自己选择,那么,就避开外界干扰,好好想想吧。”

慢慢抬起头,七七目光悠远,说:“是啊,我也该好好想想了。”

……

慕钰麒相信七七会自己想通,乖乖回到自己身边。

他追了那么久,也是时候坐享美人恩了。

可是等啊等,慕钰麒都没有消息,心里越来越不安。

他不想再等下去了,给七七打电话,却发现她的手机一直关机。

这下慕钰麒可慌了。

从病床上站起身,慕钰麒批了件外套就要往外走。

谢安娜等人正好来探望他,见慕钰麒要走,便问:“你要干嘛去?”

此刻的慕钰麒很抓狂,看到人,眼睛通红地质问道:“你们不是说,七七不会被拐跑吗,那她人呢!?”

突如其来的质问让众人蒙了,缓了瞬,才问:“什么意思,七七一直都没回来吗?”

“是。一直都没消息!”

这个答案让众人脸色一变,谢安娜更是直接揪住慕钰麒的衣领,皱眉道:“人没来,你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我们还以为七七和你双宿双栖呢!”

“这事还怪我了?是你们要我沉住气,慢慢等的。”

“那你也要用用脑子等吧,这都两天没看到七七,你就不会觉得事情很奇怪吗?”

慕钰麒当然觉得奇怪,但是一面对七七,他的智商总是很捉急。

见慕钰麒一脸痴呆的样子,谢安娜懒得再和他废话,扭头对其他说:“走,现在去找七七的学长,看看他知不知道什么。”

慕钰麒也要跟去,可是大夫却拦住他,说他的情况不适合离开医院。

就在慕钰麒同大夫撕扯的时候,谢安娜等人已经坐电梯去了停车场。直奔宾馆而去。

此刻,学长还没有走,他将行李都收拾好,就等着时间到了,去退房。

门外突然传来慌乱的脚步声,有人推开门闯进来,将学长围在中间,一副审问的架势。

学长倒是很淡定,抬头看向众人,静静等着他们开口。

叶初雪早就看这男人不顺眼了,此刻更是恨不能在他身上动用十大酷刑。

伸手拍在桌子上,叶初雪不客气地质问道:“七七呢?”

气定神闲地喝了口水,学长不慌不忙地说:“我不知道。”

“哼,别装傻,她肯定来找过你。”

学长放下杯子,说:“她的确来找过我,但聊了一会儿就走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查宾馆的监控。”

“你和七七说了什么?”

“真相。”

“什么真相?”

抬眸看着众人,学长悠悠地说:“你们想让她知道,和不想让她知道的一切。”

这话让叶初雪直磨牙。

“我就说这家伙是个祸害,他肯定对七七胡说八道了!”

“可我说的都是事实。”

“狗屁事实,你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今天,我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说着,叶初雪就要抬拳砸向学长。

谢安娜拦下她,皱眉说:“算了,咱们还是先去找七七吧。”

叶初雪一副快炸毛的样子,说:“怎么找,根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现在怎么回去和慕钰麒交代?哎,真是要烦死了!”

学长抬手看了下时间,然后起身,拿起自己的行李箱,说:“临走之前,给你们最后一点建议。别去打扰七七,让她自己好好想想。或许她自己想通了,就会回来了。”

“若是想不通呢?”

“相信凭七七的能力,也会有另一番幸福的生活的。”

叶初雪白了学长一眼,道:“说了和没说一样!”

“想不想听,在你们,我该走了。”

“将我们的生活搅的一团乱,你还想走?”

“真正搅乱生活的人,是你们自己。我只是个小角色,路人甲而已,有什么能力搅乱你们的生活?”

他的话,让众人一愣。

趁着众人发呆的时候,学长推门走了出去。

关门声,让叶初雪如梦初醒。

“可恶,他一定知道七七的下落!”

叶初雪要去追,可谢安娜却说:“别去了,他不知道的。”

“你怎么那么确定?”

“看状态,两个人已经摊牌。以七七的性格,绝不会和学长再有瓜葛。”

“他不知道,那咱们去哪里找七七?那丫头也真是,怎么总是人间蒸发啊!”

叶初雪又急又气,真想什么都不管了。

谢安娜长长叹了一声,说:“先回去再说吧。”

几人回了医院,却发现慕钰麒并不在病房。

拦住一个护士,叶初雪问:“病房里的病人呢?”

“不在吗?刚刚还在这里的。”

眉头皱了下,谢安娜看着身边的萧钰麟和南宫昭,问:“你们谁和慕钰麒联络过了?”

南宫昭摇头,说:“我就今早见过慕钰麒。”

“那你呢?”

在谢安娜高压注视下,萧钰麟心虚地笑笑,说:“那个,我接了慕钰麒一个电话。”

谢安娜忍不住提高了音调,问:“你和他都说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萧钰麟一闭眼,说,“把我知道的都说了!”

这家伙……

谢安娜忍不住去戳萧钰麟的头,急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慕钰麒知道了,只会坏事!你看现在,人都找不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